第107章 你啊……真不好养活

原来这个自带馊鸡汤题记的毛绒玩具四肢上绑了鱼线, 绑法乍一看有点像提线木偶, 让人眼花缭乱的,但其实仔细看并不是——相传,古时候有一种机关,平时或是藏在水下、或是虚虚地埋在土里,一旦被触动, 就飞出千万条又细又韧的金属丝。因为力道足够大、金属足够细, 巨大的压强切金断玉能如细线割芋肉——鱼线一端牵在门上,许林想出其不意, 猛一推门, 直接把床上的布偶拉起来跳了段倩女幽魂。

窗外的小徒弟听出屋里动静不对,用弩挑开窗帘,月光一扫,凝在松松垮垮的鱼线上, 散落在屋里,像一张引而不发的网。

许林的后背忽然爬了一层白毛汗。这时,他才借着月光注意到, 这间小卧室里除了床上的玩偶,几乎是个空屋——床单窗帘像是刚洗过的,衣柜半开, 里面空荡荡的, 水杯充电器等必要私人物品一概没有,连床头台灯的电源都没插。

这明显是个没人住的房间。

那行脚帮又是怎么回事?“她几点出去、几点回来,还叫了外卖”听着跟真事一样。

这找不着北的师徒俩, 一个在屋里、一个在屋外,一时都静止了,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举牌玩偶身上,对着默哀反省似的。

好一会,许林才小心翼翼地上前,隔开老远,用小弩捅了捅地上的玩偶,玩偶翻了个身,背后一张没粘牢的字条就飘飘悠悠地落下来,上书俩大字——傻逼。

许林瞳孔一缩:“快走!”

但已经晚了。

他话音没落,楼下忽然爆炸似的响起一声警笛。

至此,许林已经来不及细想这里面的事了,和他窗外的壁虎徒弟掉头就跑。

他俩一个往窗外爬,一个往楼道蹿。

徒弟连架在窗户上的弩都没顾上拆,眼看楼下来了好几辆警车,只能奋力挥舞着四肢往旁边爬去,企图找个背阴的角落溜下去跳墙逃走。

他方才被玩偶惊起的魂还没定下来,一手心都是汗,一边爬一边往楼下看,唯恐被车灯扫到,忽然,一束微弱的暖光打在他身上,异样的感觉攀上他后背,他慢半拍地抬起头,跟隔壁阳台上的人看了个对眼。

那人跟他一样戴着口罩,遮着下半张脸,只露出一双弯弯的笑眼,一手拎着根高尔夫球杆,一手撑着头,也不知道参观了他多久。

大壁虎徒弟差点被这人吓出心梗来,手脚都木了,一根高尔夫球杆蓦地从窗口伸出来,狠狠地砸在了他的手指上,这一下要多缺德有多缺德,十指连心,大壁虎眼泪都疼出来了,他仰起脖子,张开大嘴,连鼻涕再眼泪一起,把惨叫吞了,一边哭一边拼命地往上爬。

然而球杆不给他机会,不等他爬上去,第二杆已经打着旋地转了过来,稳准狠地砸在了他膝窝上,正在攀登的大壁虎哼都没哼一声,直接掉了下去。

这时,一根大铁钩从八楼扔了出来,正勾住了大壁虎的腰带。八楼的韩东升双臂青筋透过厚厚的脂肪层露了出来,绳子飞快地下放,拽住了大壁虎,刚好在他落地前一瞬止住了下坠。

大壁虎的腰带“啪”一下断了,他大头朝下地摔在了一辆警车车顶上,在几个民警的目瞪口呆下,露出了黑裤衩和半个雪白的腚。

他师父许林跑得更加惊心动魄,一百一楼小,结构也非常简单,除了电梯,就俩楼梯通道,底下人一堵就能堵个正着。

许林耳目极灵,刚下到六楼,他就已经听见往上跑的脚步声。紧接着,警察的声音在狭小的楼梯间里回荡。

“两个楼道和楼梯间都看住了!”

“举报人说这伙人就是上次抓的那两伙邪教分子的同党,危险性很高,身上很有可能携带武器,大家都小心点!”

“注意点楼顶和外窗,上次他们就爬楼跑的!”

“他同伙已经落网了!”

“还差一个,男,四十来岁,留分头!”

民警们都不缺钙,跑到六楼也就是一两分钟的事,许林慌不择路,跑到了六楼的公共楼道,一眼看见楼道尽头的垃圾通道——过去的老建筑才有这种垃圾通道,每层有个长方形的口,掀开以后可以直接把垃圾扔进去,通道通往楼下的垃圾箱,由物业定期在楼下清理。

垃圾通道入口上挂着把小锁,许林没多想,用蛮力一把拽了下来。

这条通道按理说是塞不进一个大活人的,可许林身体“咔咔”地响了几声,竟然凭空矮小了一截,这人会传说中的缩骨功!他就像个半身不遂的病人,扭着把自己塞了进去,随后咬牙切齿地把自己的筋骨归位,叼起一个小手电,顺着垃圾道往下爬。

合上的垃圾通道入口“咣”一声,靠近垃圾通道的一户人家里住了个尿频的大爷,起夜时候听见,推开靠近楼道一侧的窗户张望了一眼,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谁啊,大半夜弄垃圾道玩?非典那年就封了。”

许林一路昏天黑地地爬到了底,坐在地上,跟通道口加了锁的大铁门面面相觑,闻到了一股来自03年的“余香”。

“掉下去的那个安全抓住了,老的经验丰富,应该能跑。”甘卿冲八楼帮了她一把的韩东升一拱手,从兜里抽出张纸巾,把喻兰川的球杆仔细地擦了一遍,扔给他,“有空把窗户换一下吧,你这种老式窗户,从外面一拨就开。”

喻兰川没动过大爷爷的老房子,因为搬来的时候只是为了省一年房租,一直也没想在这个“老破小”久留,更没想到在这捡了一个甘卿。

他没应声,皱着眉打量她。

甘卿平常打扮很随意,自己穿的衣服都是在超市跟菜一起买的,常常不太合身,所以都是宽松款的。半长不短的头发常年披散,没形没款,盖住大半张脸,素颜,因为个子高,走在人群里会微微低头,一点锋芒也没有。

此时,她戴着口罩,穿着一身紧口黑衣服,还有双落地时能悄无声息的运动鞋,头发全扎了起来,只有额角鬓角几缕碎发垂在脸上,凸显出眉目和一小截高挺的鼻梁,眼睛亮得像藏了两把刀。她一手插兜,靠在窗边,干净利落,行将出鞘似的。

喻兰川:“你这身打扮又是怎么回事?”

甘卿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以前的衣服——十七岁以后就没怎么长过个子,那会的衣服比昨天买的还合适。”

鞋是好鞋,轻便又合脚,衣服现在穿出来,居然也不怎么过时。

毕竟,卫骁从来没有像她糊弄自己一样糊弄过她。她小的时候,一应吃穿,虽然不是名牌和山珍海味,也都是他能力范围内供得起的最好的东西,他像养一朵娇贵的小花一样,沉默而精心地照顾着这个捡回来的女孩,不想让她知道自己残酷的来龙去脉。

“小喻爷,我可能马上要离开一阵。”

“你这就要走?”

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声音叠在一起,又同时住了嘴。

“不是商量好的吗?”甘卿先开了口,“想引出王九胜,就得趁着他现在人手不足的时候,让他害怕得睡不着觉。老杨帮主要给过去的兄弟们一个交代,我也要给我师门一个交代。”

喻兰川低低地说:“我没想到这么快。”

“王九胜人在国外,鞭长莫及,什么都没安排好,生怕我跑了他找不着,让他一辈子不安生。所以急急忙忙地动手,就差对着许家人喊一声‘借刀杀人’了,这跟他以前算计丐帮、算计我师父不是一个档次的,说明王九胜这回真是狗急跳墙,”甘卿说,“好事——之后还得靠你们配合了。”

喻兰川心不在焉地一点头:“那……”

“嗯?”

那……交代完呢?

他想,这些苦大仇深的旧事真能了结,重新变成“万木春”的甘卿,还能回来吗?她还能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所有人面前吗?

尽管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但喻兰川从来是走一步看三步,心里明镜儿一样。

甘卿的目光和他一碰,忽然说:“我刚才本来想悄悄地进来落个脚,没想到你还没睡——工作这么辛苦吗?”

喻兰川心里像是压了块石头,恹恹地说:“偶尔吧。”

甘卿叹了口气:“钱赚到哪算够呢?非得过赚五块花十块的日子吗?你啊……真不好养活。”

这像规劝、也像别离,喻兰川隐约从这话里听出了一点不祥的意味,仓皇地抬起目光,还不等看清她的表情,甘卿却忽然越过他,一伸手,从他阳台的书架上抽出了一本旧的口译教科书。

“这个先借我看几天,”甘卿说,“得学点能赚钱的本事了。”

喻兰川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甘卿拿了他的书,冲他笑了一下,从他家大门出去了。

足有一分钟,他才回过味来她是什么意思,心里倏地一跳,转身追了上去。

甘卿已经不见了踪影。

分享到:
赞(8)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千机!

    匿名2019/02/25 23:41:51回复
  2. 楼上想的一样啊!哈哈

    匿名2019/04/05 16:00:50回复
  3. 刚和爸说起这小说的名字,他听了以后说:“买蔬菜呢,还无污染无公害。”
    怕不是要笑死我hhh

    没有2019/05/19 23:09:29回复
  4. 匿名2019/05/31 09:58:37回复
  5. 什么意思啊?

    匿名2019/05/31 09:58:53回复
  6. 千机是p法另一部言情《有匪》里的一种机关,也是丝线这种。

    懒得起名字2019/06/02 21:40:16回复
  7. 打错字了,p法→p大

    匿名2019/06/02 21:40:43回复
  8. 千机,看过有匪的

    巍澜入坑2019/07/12 07:31:4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