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半夜三更耍什么流氓

“星之梦真没开门, 我昨天好像看见他们家官博说梦梦老师辞职了, 老板正在找新的顾问,还以为愚人节开玩笑呢。”

“什么?梦梦辞职了!我看她昨天朋友圈还在更新呢,翻译那个什么星盘解析。那她以后是不是都不更了?不是……怎么我追个工具书也坑得这么突然!”

“天意小龙虾也装修,这老孟什么毛病,马上到旺季了他装修, 我看他今年是不想干了。哎……我操你大爷!这路你们家的?走路长点眼成吗?”

两个十三中的小太妹骑着自行车, 穿过狭窄的泥塘后巷,边走边聊, 前面的女孩正偏头跟同伴说话, 突然有个畏畏缩缩的中年男人冲到路上,她车把一晃,差点发生剐蹭,破口大骂。

男人默默地退到路边, 没还口,任凭女孩银铃似的骂着大街掠过,他阴沉着脸, 看了一眼门窗紧闭的“星之梦”和“天意小龙虾”,从兜里摸出手机。

“她可能要跑……不清楚,那个孟天意也不知道去哪了, 店里只留了个外地小学徒, 狗屁也不知道……怎么办?”

那边说了句什么。

男人的目光一边警惕地四下逡巡,一边低声说:“可她住在张……舵主家里……我知道张已经跟咱们一刀两断了,那毕竟是……”

对方打断了他的话。

男人一低头:“他们?你确定吗……好吧。”

当夜, 凌晨一点,一辆低调的黑出租停在一百一十号院南侧的胡同口,开车的司机正是去星之梦踩过点的中年男人。

车刚停稳,两个乘客模样的黑衣男人下了车,一个中年人,一个年轻一些。

中年人的脸从中间凹了进去,像被人一拳杵的,方腮尖下巴,有点咬牙切齿的劲儿,恶狠狠的。

他对司机摆摆手:“谢了,一会你要是害怕,不用等我们,绕开监控直接走就行。”

司机拉下车窗,紧张地笑了笑:“我们行脚帮,自古干的都是赶车摆渡之类的小买卖,实在……”

“知道你们行脚帮的人都胆小,放心,我们‘春字部’办事,牵扯不到你们。”黑衣中年人轻慢地啐了一口,脚尖捻了捻自己喷出去的痰,冲同伴一点头,这俩人在四周游荡了一会,然后一前一后地贴着墙根,顺着一百一小院角落的自行车棚翻了进去。

一个物业清洁工打扮的人在那等着他们。

“清洁工”态度比司机还谄媚,点头哈腰地迎上来:“我在这等二位半天了。”

“许林。”黑衣中年人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旁边的年轻人,“我徒弟,去年我不在,我们‘春字部’的几个小辈人都折在这院里,还以为藏了条什么龙,原来是那个万木春的叛徒,今天特意过来讨个说法,谢谢行脚帮的兄弟们送信。”

“清洁工”就按亮了手机屏幕,给这俩人看手机里的照片——全是偷拍,全是甘卿。

“她今天出去了一趟,中午一点左右回来的。我一直在这盯着,没下来过。1003那屋晚上七点亮了灯,有个送外卖的上去给她送过吃的。”

许林问:“屋里还有别人吗?我听说她是租的房子,房主还跟你们行脚帮有关系?”

“清洁工”回答:“是,不瞒你们说,这房主就是我们行脚帮以前的北舵主张美珍,后来因为一点私事,跟咱们一刀两断了,这个人我们已经帮你们引出去了,我看着她走的,在门口叫的车。”

许林一点头:“她几点熄的灯?”

“十点半,每天都是十点半。这个点钟应该睡死了。”

自称许林的这位听完,走向楼梯口,同时一招手,他身后的年轻人从兜里摸出个口罩,扣上帽子,把脸一遮,顺着一百一小楼一角的管子爬了上去,这二位兵分两路,默契十足。

等他俩走了,“清洁工”才偷偷地溜出一百一十号院。

方才送人来的黑车司机神出鬼没地在一条小路口一探头,“清洁工”把外衣一扒,随手塞进垃圾桶,钻进了车里。

司机问:“那俩傻逼许家人进去了?”

“嗯。”假清洁工点点头,“当年卫欢为了许家人的资源,把师门功夫出卖给许昭,这才有了‘春字部’,现在这帮功夫练得稀松二五眼的玩意跑回来说人家万木春的正根是叛徒,你说好不好玩?”

“打起来更好玩。这帮姓许的在山旮旯里搞邪教搞得膨胀了,拿燕宁当他们家自己后院。”司机轻轻踩着油门,把车开了出去,“那个万木春今天没去泥塘,应该是感觉到什么了,咱们现在人手不够,赶上这波严打,兄弟们不是进去了就是东躲西藏不敢冒头。王总应该也是想尽早解决这事。要是让她跑了,藏头露尾个十年八年的,上哪找去?也是颗定时/炸/弹。”

假清洁工问:“这俩行不行啊?”

“楼上那位万木春只有一条胳膊,”司机拉下车窗,点了根烟,“一条胳膊对四条胳膊,你说呢?”

“毕竟人家才是正根……”

“功夫这玩意,学到手里的就是真的,什么正根歪根的。”司机喷了口烟,“不把‘庖丁解牛’完整地榨出来,许家人当年能那么痛快就把卫欢给卖了吗?你看着吧,有一场好打。”

凌晨一点钟的楼道里静悄悄的,黑衣中年人许林缓缓地靠近1003,像一尊塑像一样,悄无声息地在那站了一会,片刻后,手机一震,他知道自己的徒弟已经在窗外就位了,从兜里摸出了工具,开始撬锁。

隔壁的喻兰川还没睡,正在书房审合同,突然,他抬起头,目光射向门口。

新型的门锁不像以前那么容易撬,许林猫着腰,尽可能把动作放得很轻,一门之隔,喻兰川从门后面抽了一根高尔夫球杆,另一只手已经按在了门把手上。

就在这时,他准备拉门的手突然被人从背后扣住了!

1003窗外,许林的徒弟蜘蛛似的攀在十楼窗外,伸出一根小棍,小心翼翼地避开窗户边框,悄无声息地把不太厚的窗帘挑开了一角,往里张望。

小卧室里,床正对着窗户,床上的人睡熟了,一动不动,半长不短的头发搭在枕头上,全然没察觉到自家大门已经快被人撬开了。窗外的黑衣人用工具把自己固定好,从背包里掏出一把弩——和当年甘卿追踪向小满,在黑民宿里遭遇的那伙人手上的弩一模一样——箭尖对准了床上的人。

门口的许林最后轻轻一别,大门悄无声息地滑开了,一股家居香薰的味道扑面而来,浓郁过了头,有点熏人。许林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左手拎着弩,右手拎着匕首,确定其他房间都没人后,他往开了一条门缝的次卧走去。

门缝大约两寸宽,许林大概不缺维生素A,夜视力非常好,射出两道探照灯似的目光,他把目标和窗外守候的同党都收进了眼里,随后猛地推开房门,房门弹开的瞬间,他左手已经放了一支箭,当当正正地钉在了床上的目标,“噗”一声,紧接着抓紧了匕首,准备给对方致命一击。

这时,许林的耳朵捕捉到“咻”一声轻响,有什么东西朝他射了过来,他下意识地弯腰躲开,床上的被子猛地从下面掀开,一道黑影朝他扑了过来。

许林并不意外,如果“万木春”那么好杀,也犯不上让他老人家亲自出马,他瞬间拉开架子,做好了用“庖丁解牛”跟对方一较高下的姿势,与此同时,窗外埋伏的弩/箭见缝插针地发射了。

这师徒俩配合默契,可以说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明暗双线并行。

万木春防了一手,没防住背后冷箭,没来得及到许林跟前,就被冷箭射了下来,摔在了床角。

许林笑了。

喻兰川突然被人从身后靠近,汗毛都炸起来了,捏着球杆的手背上青筋一跳,他沉肘垂肩,寒江七诀里的“平潮”一式已在掌中,准备把身后的偷袭者懒腰砍成两半。

然而就在他将将要把球杆从出去的一瞬,耳边传来“喵”的一声。

喻兰川:“……”

球杆甩自己腿上了。

他又惊又怒地转过头,不知什么时候潜入他家的甘卿轻飘飘地往后退了两步,小声说:“小喻爷手下留情,您一杆能把我打进洞里。”

说完,她目光往下一溜,落在喻兰川胸口上——睡衣本来领口就大,喻兰川在自己家里,本来就只是随便扣了两颗扣子,方才还崩开一颗扣,有胸有腰、有棱有角,室内的微光还给他打了一层恰如其分的阴影。

甘卿:“十多年之后可以刮目相看了。”

喻兰川一把攥住衣襟,伸长了球杆杵了她一下:“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进来的?半夜三更耍什么流氓……你们家什么情况?”

隔壁的许林笑容没展开,就突然僵住了。他汗毛先是一竖,随后意识到了问题——落地声音不对!

一个大活人摔在地上不是这个轻飘飘的动静!

许林猛地上前一步,撕下了那黑影身上的床单——只见那是个毛绒玩具,头顶黏着个人的假发套,地下绑着两个抱枕。

毛绒玩具笑容可掬地跟他大眼瞪小眼,手里还捧着个木牌,上面非常文艺地质问道:“你的一生,将以什么立足呢?”

分享到:
赞(7)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你的一生,将以什么立足呢?

    梧桐叶上三更雨2019/05/03 09:50:39回复
  2. 被盟主的色相诱惑了……

    懒得起名字2019/06/02 21:32:2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