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妖女好色,就喜欢摸人脸

马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紧了警察的大腿, 哭着喊着要求加入被严打的队伍, 人民警察虽然为难,也不方便拒绝群众的进步请求,于是痛快地将他一并请上警车,拉走了。

马哥大大地松了口气,自觉暂时到了安全区, 至于外面的老婆孩子, 暂时顾不上了,只能祈祷他们自求多福。

他没看见方才差点把他吓尿裤子的“女鬼”就在最后一辆警车上。

……正被人捉着擦手。

“你往我手上挤什么?哎……等等, 就这么直接抹手上吗?不黏吗?”

喻兰川臭着脸, 把免水洗的洗手液挤了甘卿一爪子,然后整盒扔进了她兜里:“酒精的,给你消消毒,黏吗?”

甘卿动了动手指, 洗手液果然很快挥发,清爽了。

但还不等她回答,喻兰川就怼了一句:“没你手黏, 你们反派说台词的时候还非得搞点小动作是吧?没有配套动作你能忘词吗?什么东西你都摸!你……干什么!”

他话音刚落,甘卿那只神出鬼没的手就突然伸了过来,狭小的车里没地方躲, 喻兰川被她摸了个正着, 甘卿一触即走,只在他耳畔留下手上洗手液的残香。

喻兰川后颈汗毛一竖,差点把肩耸起来。

“可不吗, ”甘卿理直气壮地说,“我们邪魔外道的妖女好色,就喜欢摸人脸,犯法吗,于警官?”

开车的于严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路面,假装自己是个人工智能,平平板板地回答:“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甘卿问:“哪个词是敏感词?”

“哪个词都是。”于严的目光从后视镜里射出来,“在单身狗面前,二位喘气的姿势都很不和谐,劳驾点注意素质行吗?”

甘卿:“要不我给你留个招桃花的福袋?”

“你福袋早就不灵了,”于严惆怅地说,“梦梦老师,自从你下凡,你的神通越来越不好使了。”

说话间,他又看了甘卿一眼,认识这么长时间,于严觉得她脾气其实很随和,可以说跟忍辱负重的自己不相上下——能忍喻兰川,没点“随方就圆”的本事是不行的——她能说会笑,在人群里不太爱出风头,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钱总是不够花,但穷得很坦荡,没有抠抠索索的感觉,是个性格比一般人还好相处的普通姑娘。她笑起来目光清澈,颇有些岁月静好的意味,跟什么“江湖仇杀”八竿子也打不着。

只是偶尔会有那么几个瞬间,当她露出指间刀片来的时候,会流露出某种仿佛不属于现世的气质,让人闻到那股旧的、野蛮的、无常的江湖气,才突然意识到,她来自另一个世界,路过的,是一条和他们都不一样的路。

“马哥”那张哭丧的驴脸着实没什么好摸的,喻兰川既不是洁癖也不是醋缸,当然不会因为她手欠摸了烂赌鬼的脸就生气,只是方才甘卿轻车熟路地带他们进地下赌场,身上那股掺杂着血腥味的漂泊感太遥远了,让人有种错觉:她只是恰好路过,和他们有了一点交集,坐下喝一杯茶,最终还是要分道扬镳去。

于严暗自叹了口气,心想:喻兰川栽了。

栽的这坑还挺崎岖。

“梦梦老师,”于严说,“刚才咱们抓这人,能知道多少?”

“不少,这个人的人路很广,”甘卿想了想,说,“别看他不起眼,你看他骗得那么多人倾家荡产,受害者们都不敢报警。”

于严:“对啊,为什么?”

甘卿:“报了警倒是把钱保住了,警察行动快的话,没准还能把姓马的这伙人抓住,但他不是一个人,身后还有放高利贷的,以及好多你想象不到的职业流氓。”

喻兰川:“比如行脚帮?”

“唔,弄不好还有许家人。随便派几个人隔三差五骚扰一下,正常人就受不了,是一家老小安全重要还是钱重要?”甘卿顿了顿,“你们现在趁他害怕,切断他和外界的联系,也许可以从他这挖出不少东西,发挥好的话,还可以用这根线钓鱼。”

于严皱起眉:“他会配合吗?”

甘卿的嘴角又泛起那种让人胆战心惊的笑容:“会的,他只不过是个中间人,跟警察交代清楚了,还能争取宽大处理。隐瞒没好处,反正没人相信他能守住嘴,到时候警察不保护他,他那帮朋友没人管他了,我可是还会去找他的。”

于严:“这、这么怕你?”

甘卿的眼睛轻轻一弯,没吭声。

“我不懂哈,说句外行话,你听完别生气。”于严说,“梦梦老师,其实有时候我没觉得你特别厉害。当然,像我这样的文弱书生,你肯定是一口气打八个不费劲,但是跟咱们身边练过功夫的……还有抓起来的那些人比,我觉得你好像也不能‘秒杀’他们。”

她半夜装神弄鬼,在泥塘后巷里溜秃头,结果溜断了自己的鞋带,蹦着回家的。

追个闫皓都能追得胃疼岔气,还没追上。

当然,这些都算朋友,她没动“真格”的。

可是动起“真格”的,每次也很惨烈,不管是跟“极乐世界”的许家人,还是对上杨平,她都差不多是“惨胜”,到现在胳膊上的石膏都还没拆呢。

于严说:“我觉得他们一听说‘万木春’,就跟听见小李飞刀的反应差不多,好像看见你,脖子就已经断了。是不是也有点太夸张了?”

“本来就是呀。”甘卿一笑,一点也不在意,脾气很好地说,“我师父当年教我的时候就不太用心,基础不行。再说我一个天生的右撇子,强行改左手,手指头能掰开缝就不错了。现在还能在外面混,全是仗着祖荫吓唬人。”

喻兰川掀起眼皮,隔空抽了于严一下:“不懂就少说两句,露怯。”

于严连忙端正姿态:“哎,好,盟主,您指教。”

喻兰川没看甘卿,眼角余光却挂在她身上,淡淡地说:“‘万木春’又不是跟人打擂台的。”

春花嫩得不堪一击,春草又矮又小,每年的河冰都在乍暖还寒的夜里几经反复,岸边杨柳只有一层轻薄朦胧的绿意,可是这柔弱的力量却能无处不在,最终让凛冬彻底败下阵来,销声匿迹。

万木春这一门,世代单传,人单力薄,可是世世代代,总能出人意料,刀锋点到的地方绝不走空。这块招牌从春先生到卫欢、再到甘卿,至今没砸过,仅仅是这仨字,就是阴沟里的噩梦。

可是……

于严听他说了一半,没下文了,追问:“我知道,所以呢?”

喻兰川不吭声了——可那是“万木春”,不是甘卿。

万木春无处不在,而甘卿只是个人。就算是当年的卫骁,也只敢化名“卫长生”,躲过别人的耳目,才能过几年安稳的日子。

如果甘卿按部就班,从此过上普通人的日子,对于那些恐惧“万木春”恐惧得要命的人来说,她就是一个活靶子。到处推销保健品的许家人短暂地撤出燕宁,王九胜也跑国外去了,可这都是一时的,等风头过了,他们腾出手来,非得除她而后快。

如果甘卿想把万木春“噩梦之刀”的传奇延续下去,继续悬在那些人头顶,她在一百一就留不长。

只有不可捉摸才无懈可击,她迟早要去延续祖辈漂泊的命运。

喻兰川想到这,心口像被灌满了冰水,心脏不由自主地往下沉。

这事要说起来,全得赖卫骁。

春先生借着解放后那几年的时代东风,趁势金盆洗手,后辈满可以低调行事,该做饭做饭、该念书念书,不露刀锋,渐渐让“万木春”淡出人们的视野,像无数消失在历史里的门派一样泯然众人。

可卫骁年轻时初出茅庐,偏要让万木春在他身上青出于蓝,偏不舍得埋了这把三寸二分的刀,怀璧其罪,最后被裹进恩怨里,拔不出脚来。

“对了,”于严这货见半天没人理他,又去哪壶不开提哪壶,“甘卿,我们抓了行脚帮这么多人,现在因为杨平涉嫌吸毒谋杀、朱俏杀人未遂的一堆破事,把以前的案子也给牵扯出来了,照这么查下去,不定要查多少人,万一不能一网打尽,你最近还这么高调,他们会不会报复你?”

甘卿满不在乎地一耸肩:“我家大门常打开,欢迎,来。”

于严和喻兰川几乎异口同声:“不是闹着玩的!”

甘卿笑了起来,不等喻兰川变脸,她忽然抬起眼,轻轻地说:“你们知道什么叫‘打草惊蛇’吗?”

她左手指缝间夹着小刀片,像那天在面店里给智障少年表演玩硬币一样,刀片轻飘飘地在她几个指缝间翻,处理得极其锋利的刀锋贴着她的皮肉,冷冷的光滚成一线,几乎有几分惊心动魄——

傍晚前后,甘卿和“马哥”坐下聊天的早点小吃摊上,几个男人坐在了甘卿他们坐过的桌边。

“来了——”老板端着油乎乎的菜单走过来,目光往四下一瞟,弯下腰,压低声音说,“马老六今天被一个女的从场子里拔了份,当着人面拎出来的,那女的个头挺高,帽子遮着大半张脸,桌上这几条痕迹就是她留下的。”

几个男人听完,掏出软绳和尺,仔细地量了桌上的刻痕:“一样长,三寸二分。”

“切面平滑,一刀到底——什么刀?”

“我没看见。”店主小声说,“我就看她伸手在桌上乱画了几下,马老六看着都快尿出来了。”

“那就是指间刀,”其中一个男人说,“卫骁的绝活。”

“马老六可不是什么硬骨头,但我不怕他跟警察招供,”另一个男人说着,伸手敲了敲桌上的刻痕,“我就怕这个。”

“那可是十七岁就能杀卫欢的人。”

“好在她现在就在燕宁,有固定地方落脚。”

几个人对视一眼,店主压低了声音:“我们王总的意思,是不要夜长梦多。”

分享到:
赞(3)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