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敲门的砖

嘴里的机关被硬掰下来, 悄悄崩了牙, 不由自主地松了牙关,匕首也脱了手,喻兰川的警棍飞快地扫过她双臂麻筋,身后捂住她嘴的人同时别过她的膝盖,仗着身高优势, 把悄悄压在了地上。

悄悄轻功好, 只是因为肉少骨头轻、资质得天独厚而已。十七八岁的年纪,骨肉还没长全, 不算真正的成年人, 小时候跟母亲练的那一点功夫也只能吓唬手无寸铁的普通人。

她既没有十五年功底的寒江七诀,没有三寸二分破而后立的庖丁解牛。

她甚至连蛮力也没有。

然而她被压得单膝跪地,却仍在剧烈地挣扎,喉咙里发出不似人声的震动嘶吼, 像草原上被猛兽一口叼住脖子的鹿。

“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是理由吗?

那是凶手啊,那么多老幼妇孺的命丧在他手里,那么多人因为他家破人亡, 怨魂还在湖底沉着呢!

“疯了吗?冷静点!”

“悄悄,嘘——听我说——我对你说过什么,你才十七岁……”

“那什么, 我这还有一副手铐。”

悄悄身边尽是嘈杂, 有人在呵斥,也有人在温声试图唤醒她的神智,他们七手八脚地按着她, 像捕捉一只危险的野生动物,自以为是保护她。

“可我没疯。”女孩想,她的长发散落下来,似乎飘得满世界都是,把她的视野糊成了一片。

如果这个德高望重的杨老帮主,三十六年前没有为了所谓的‘颜面’对真相视而不见,她的舅舅和爷爷就不会死,她的父母会由亲人照料着在燕宁长大,她的童年就没有乡村逼仄的小路,没有那暗无天日的小屋里刻骨铭心的仇恨。

如果他十八年前收到确凿证据时没有包庇杨平,这桩旧悬案早就恩怨了了,她父亲不会把前半生都耗在复仇上,不会在面粉厂里死无全尸。

他说好的,要回家好好过日子。

他们总是把“你才十七岁”挂在嘴边,就好像她这个十七岁过得多么生在福中不知福,多么前途无量一样。

可她不是忐忑地挑选专业的高考生,她前面没有条条大路,她长大的家乡早已经没有亲人故旧,漂泊在燕宁也只有宠物店楼上一角聊以容身。家猫可以活十多年,一两岁还是活力十足的年轻猫,可那些睡在纸箱里的流浪猫,一两岁也许是生命的上限了。

一句“下不了手,对不起”就可以打发她了吗?

凭什么!

老杨上前一步,轻轻地说:“姑娘,我已经黄土没顶了,不定哪天,阎王不叫自己就去了,可你还小呢!”

悄悄的十指狠狠地陷进了草地里。

是啊,他已经黄土没顶了,可他凭什么能寿终正寝呢?

这时,有人在她后颈上敲了一下,悄悄眼前一黑,终于垂下头不动了。

甘卿这才松了口气,抽出了血淋淋的手指,随手在身上一抹,踉跄半步,坐在公园湿润的泥地上,捏着那小小的机关看了看,抛给跑过来的于严:“当心点,里面还有针。”

于严“哎”了一声:“梦梦老师,你的……”

“手”还没说完,他就震惊地看见喻兰川跪在地上,一把攥住她受伤的手,紧张地检查了一遍,发现只是皮肉伤,这才从兜里摸出纸巾,一边小心地擦,一边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讽刺道:“贵派的功夫叫什么‘庖丁解牛’,改名叫‘伤敌一万自损八千堵抢眼神功’好不好?”

甘卿轻轻地“嘶”了一声,嘴里狠叨叨的喻兰川立刻放轻了动作,皱起眉,小心得像在故宫修文物。

于严摸了摸鼻子,没往跟前凑,转头看向人工湖边上的两个老人——老杨和张美珍之间隔着一米远,老杨双手拢着塑料拐杖,静静地低着头。即便说得严重一点,他包庇罪犯,十八年过去,追诉时效也早就过了。

而人的语言就是那么匮乏,他除了“对不起”,似乎也没什么话可以说了。

“走吧,我再叫辆车。”于严焦头烂额地抓了一把自己的短毛,“诸位,咱有什么话回去说,别在这坐着了。”

兵荒马乱的周末终于过去,转眼,又是个更加兵荒马乱的工作日。

喻兰川有个观察,不知道对不对——每周一早高峰都是最拥堵的时候,他有时候总疑心是不是有些单位一个礼拜只上一天班。

隐约笼罩在一百一十号院上的恩怨情仇,一下被暴躁的汽车鸣笛惊散了,大家赶公交的赶公交、坐地铁的坐地铁,东西二门的小学和幼儿园门口像雨后池塘,传来一万只蛤/蟆的噪音,风雨无阻的煎饼摊前又排起了一公里的长队。

“手机给我。”喻兰川一大早去敲了甘卿的门,把俩人的手机共享了位置。

甘卿咽下一口豆浆,含糊地问:“嘛?”

“看你在哪,中午等着外卖。”喻兰川飞快地说,“不许碰水,有伤口别去老孟那吃地沟油的路边摊,我走了!”

喻兰川话音没落在地上,脚下已经溜出了十米——他原来的顶头上司病退了,目前部门由分管其他部门的副总兼职,主要工作则是喻兰川代管,既不影响公司正常运营,还能节约管理成本,喻兰川一开始没应声,有事就接着,额外的活也不推,预备好在关键时刻“篡位”,同时勾搭着几个猎头,做好篡位不成就跳槽的准备。他打算在五六年之内还清贷款,尽量在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龄之前实现财务自由,因为暗搓搓地把隔壁那个没谱没调的人加进了未来计划。

甘卿那货显然不是过日子的料,人无远虑,就会像他父母一样,早晚遇到柴米油盐的近忧,他不想把野马拴在家里,只能想方设法地挣出一片草原。

不然怎么敢大言不惭地说出一句“都交给我”呢?

甘卿没来得及说话,他已经没了影。

甘卿:“……孟老板听见,非挠你不可。”

她若有所思地靠在门口,缓缓地把剩下的几个小包子塞进嘴里,说来也奇怪,她以前天天早晨跟喻兰川“偶遇”,从来没往心里去过,这还是头一次从他的背影里感觉到了都市精英的忙碌。刚出家门,喻兰川已经在电梯间里打起了电话,似乎是嘱咐手下人准备好什么材料,语速飞快,用词精简,标点符号能省就省,就这么被时间和工作追赶着被电梯运下了楼,只留下软底皮鞋敲打地面的余音。

好像不管什么狗屁倒灶的破事,都占不了他多少内存,他永远有自己的一定之规。虽然有时候也疲惫、也头疼,也丧得一脸冷漠,却仿佛总是有一种冷静的生命力——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能干什么。

面对任何事,他的眼神都从不躲闪,包括未来。

刘仲齐打着哈欠从隔壁出来,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你在这望什么远呢?”

甘卿:“望尘。”

刘仲齐服了,这种业余时间都不忘了练习装神弄鬼的大骗子,将来一定能成为一代著名神婆。

甘卿冲他笑了一下,转身回了家。

张美珍在自己房间里抽了一宿的烟,一开门白烟翻滚,跟南天门特效似的。她对着餐桌上甘卿给她留的早饭发了会呆,见自己的房客跟往常一样穿戴整齐,准备出门上班。

不同的是,她伤痕累累的胳膊底下夹着一本英汉词典。

砖头那么厚——敲门的砖。

张美珍的目光落在那本词典上,在甘卿迈出门槛的一瞬间,她突然开口说:“三十多年前的事,早该了结。”

甘卿一愣,回头看着她。

“老杨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呢,自诩清高,当年自以为伤心伤神,比谁都委屈,根本不想承担责任,干脆一走了之,白白的让北舵主落到王九胜这种人手里,”张美珍低声说,“也该是我们这些老混账们给前辈后辈一个交代的时候了,给我们点时间。”

分享到:
赞(3)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