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你也配说血性?

喻兰川长到这么大, 在练武这方面一向很佛, 很少有什么求胜欲。毕竟他活得又“主流”又成功,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家的孩子”,熟知社会上的各种明暗规则。

无论是闫皓迫于长辈期望的挑战,还是那些人为了“面子”起的纷争,在他看来都幼稚可笑得很——自己把日子过得跟狗屎一样, 还急赤白脸地争这些没用的东西, 跟沉迷网游的小孩有什么区别?

甚至是那一次,杨老和韩东升他们为了从保健品传销窝点里捞人, 亲自打上门去, 他也觉得他们这种意气用事治标不治本,不够高明。

喻兰川平生最不缺的就是自信,寒江七诀作为一项兴趣爱好,只是无足轻重的锦上添花而已, 练得好不好,有什么关系?

这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二次,心里被浓浓的无力感拥塞, 恨不能舍弃这具肉体凡胎,突然长出三头六臂,变成他很小的时候幻想过、长大后又嗤之以鼻的大侠形象。

上一次他被无力感哽得喘不过气来, 是在十五年前的那个垃圾填埋场。

两次竟然都是因为同一个人。

可没人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哪怕喻兰川能调动无数社会关系, 横扫燕宁的非法保健品传销市场,他也还是在杨平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人面前束手无策。

就像当年卫骁继承了万木春的绝技,隐姓埋名, 也没能带着他的小姑娘得一个好下场。

警察还在路上,旧案的线索已经湮灭无痕。

他打不过杨平,就是打不过。

“万木春不应该是这样的,”杨平好整以暇地抬脚就走,一边走,他一边说,“我听说过你师祖春先生……应该是这个辈分吧——他动手杀人的时候,哪怕对方的刀剑抵住了他的喉咙,也会送出自己的刀,就赌谁的喉咙裂得快。你方才要是不收,也许是你先割了我的喉,也许是我先把你打死,这都没准,可你收了。”

甘卿单手试图把自己撑起来,无意识扣紧的左手被剃须刀片割得鲜血淋漓,被喻兰川强行捏开,扣住她的手腕。

“功夫姑且不论,你根本就不敢赌。”杨平说到这里,正好走到甘卿面前,他低下头,轻蔑地看了她一眼,“真是你杀了卫欢吗?看不出来啊,不会是卫骁那老小子干完不敢认,推你出去顶罪吧?那你可真孝顺。”

甘卿缓缓地抬起眼。

“你没有血性,”杨平略微前倾,压低了声音对她说,“这正常,女人都没有血性,天生就是这玩意,平时嘴上可能比谁都狠,一到生死关头,就全显出来了。我走了,记着你说过的话……不过你就算食言而肥也没事,手下败将,哈!敢来找我,我随时恭候。”

就在这时,一根高尔夫球棍横在了他面前,喻兰川冷冷地说:“慢着。”

“小喻爷。”杨平假笑一声,“还有什么指教?”

喻兰川小心地把甘卿放好:“跟你打赌的是她,我没同意你走。”

闫皓没什么主意,但够义气,方才还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一听喻兰川表态,立刻也跟着扛起了棍子:“小喻爷,你……你小心!”

闫皓话音突然变了调,因为杨平猝不及防地动了手,一掌劈向喻兰川——这一下的声势比方才他打飞甘卿那一下还可怕,他掌风没到,喻兰川已经有了窒息感,一个文明人,哪见过这种搏命的打法?

喻兰川当时就连退了七八步,球杆在手,差点把从小练熟的招式都忘了。

闫皓心惊肉跳,看得一阵绝望——这还打什么打,能把大魔头安全送走就不错了。

杨平一挑眉:“还来吗?”

喻兰川紧绷的嘴角忽然往上一翘:“来。”

可就算打不过,又怎样呢?

总有那么一些时候,是要放下理智、放下一切,忘记那些高高在上的“策略”,忘记得失,朝着本能和勇气指引之处,头破血流地走。

“你找死!”

“我听人说,你从小就因为身体发育不良,练功事倍功半,”喻兰川飞快地说,“练了小半辈子也没见练出什么名堂,跟人比武还围殴,围殴还被人打得屁滚尿流,后来蹉跎岁月,又被打断了腿赶出丐帮。好的时候功夫不成,断手断脚了反而能逆袭?我不信。像您老这样的人品,居然说比武就比武,打断她一条本来就不听使唤的胳膊就放嘴炮走人,这么得饶人处且饶人吗?我也不信。”

杨平眼角倏地一抽。

“你说证据不足,所以你不怕警察,我同意——那么既然你不怕警察,为什么还要急着脱身?”喻兰川轻轻地眯了一下眼,“我找不到别的解释,只能想到你用了某种作弊的方法,让自己突然变得很厉害。邪功的原理我不太懂,但药物的可能性更大,它的功效有时间限制,是不是?所以你想把我们吓唬住,再也不敢挡路。这个时间限制是多少?五分钟?十分钟?还是限制你用邪功的次……”

喻兰川没说完,杨平好像为了证明他说得不对一样,突然朝他扑过来,球杆和诡异的手掌短兵相接,传导过来的力量竟然比方才还要骇人,喻兰川双手险些脱力,寒江七诀在他手里也走了调,被杨平狠狠地一扭,他右手手腕一阵剧痛,关节瞬间脱开,球杆掉了!

喻兰川平平安安地长到这么大,连车祸和运动事故都没出过一次,还是头回体会到“伤筋动骨”,真的疼,恨不能让人满地打滚的那种疼。那一瞬间,他忍不住想:挑断自己的手筋是什么滋味?

也是这种疼法吗?

不……应该比这更痛苦吧?她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能下这种狠手?

闫皓大叫一声,举着大棒抡向杨平后背,杨平一横胳膊肘就撞飞了他抡过来的木棍,泛着血丝的眼睛恶狠狠地看过来,透出近乎兽类的凶光——发紫的血管已经爬到了他的脸上,蛛网一样黏在太阳穴两侧,这让他看着有点不像人。

闫皓吃了一惊,下意识地往后退。

杨平朝他逼近过来。

喻兰川呼出的白雾不住地颤抖,强忍着没叫出来,硬是挤出了一个冷笑:“这……算什么?新型毒品吗?你跟人分享过吗,你那些拥趸不会也有吧?杨前辈,你说警察抓不着你旧案的把柄,那……吸毒贩毒了解一下?”

杨平怒吼一声抓向他肩膀,突然寒光闪过,正戳向他手肘关节,杨平躲闪不及,袖子上被划了一条破口,沿手筋方向,三寸两分!

“别跟他们玩了,”甘卿吊着一条胳膊,单手捡起了悄悄方才掉的匕首,她指尖微松,几把带血的剃须刀片掉了下来,指尖扫过刀刃和血槽,缓慢而坚定,就好像她的左手不是成年之后才凑合着用,而是从小锤炼过一样,从来没有哆嗦过,“热个身而已,我什么时候……咳……认输了?”

杨平快被他们几个搞疯了,如果说之前动手还讲究个“比武”的姿态好看,这回就是“爆种”后彻底什么都不顾及了,彻底成了一条疯狗。

杨平的伸缩棍一棍敲碎了墙砖,暴风骤雨似的朝甘卿砸去,甘卿是万万没有石头结实的,而且她右臂折断,基本是半身不遂状态,左躲右闪的时候显得拖拖拉拉,几次三番都是快要砸到她的时候险险躲过。

杨平当然发现了,专门针对甘卿右侧,看她哪边不灵便就瞄准哪边……就像当年他们几个人围攻卫骁,看似是卫骁狂妄,以一对多,其实他们几个早就暗中分工明确。那一次也是有同伴使出“缠”字诀,纠缠住卫骁拿刀的右手,让他趁机动手。

他们并不觉得这样不公平,因为同辈都是这个水平,你卫骁凭什么出类拔萃?凭什么这么狂呢?所以一定是你作弊了,又或者万木春一系本身就是邪术,不配和他们名门正派并列五绝,不配和正经武功相提并论。

既然是邪术,不能用常理看,那么多人打一个,当然也是有道理的。

只要能赢。

此时两人动手的速度,旁观的闫皓已经看不清了,这时,远方终于响起了警笛声,与此同时,杨平一拳砸向甘卿的太阳穴。她右臂骨折,根本不可能格挡,如果低头躲,杨平的伸缩棍就会顺势砸在她头顶。

但这一次,甘卿没有躲。

锋利的匕首划破了杨平的胳膊,毫厘不差地沿着那手臂上狰狞的疤痕挑了上去,与多年前卫骁挑断他手劲的那一幕离奇重合,杨平发出了一声惊恐到极致的惨叫,而与此同时,一条胳膊凭空插了进来,正挡在杨平的拳头和甘卿之间,手背碰到了她的脸。

甘卿左脚为轴旋转出去,匕首划到了底,一掰一卡,把他整个人掀了下去。

杨平像是遭到了极大的痛苦,蜷成一团倒在地上,浑身不断地抽搐,赶来的警察们一拥而上,甘卿举起左手,把匕首扔在地上,几不可闻地冲杨平笑了一声:“你也配说血性?”

不明情况的警察们冲上来,迅速把在场所有人都隔离开:“有人受伤!叫救护车!”

杨平嘶声惨叫:“我的手筋!我的手筋!”

“天!手筋?是刀伤,匕……”两个警察艰难地按住杨平,把他翻过来,看清了他紧抱的那条胳膊——上面有一条血线,刚好沿着他胳膊上的一道伤疤划的,与伤疤重叠在一起,显得格外狰狞可怕……

然而再仔细看,那刀伤却只是划破表皮、才刚刚触及真皮层的深度,既没伤筋,也没动骨,这人凝血功能还真不错,这么一会,伤口已经有止血的趋势了。

警察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在地上滚的杨平,又看了看狼狈的甘卿,这么一对比,地上躺的这位宛如一场失智的碰瓷。

“哎,”一个警察头疼地掀开大盖帽,抓了一把稀疏的头发,无奈地说,“大爷,您这手筋是画的吧?醒醒,别装啦。”

杨平充耳不闻。

他曾经以为自己在阴暗狭窄的泥塘后巷里,亲手了结了自己一生的噩梦,为了雪耻,他不辞辛苦地把那些废物们都找来旁观,让他们做人证,证明他把卫骁打得跪地求饶。

可原来没有。

噩梦是不吃自欺欺人那一套的,他粉饰多年的假象薄如蝉翼,被小刀轻轻一刮,就露出狼狈的真相来——

卫骁先被王九胜派人阴谋撞伤,内脏出血、行动不便。

如果不是这样,杨平根本没有再次与他动手的勇气。

“这人怎么回事?”警察看出了他神志不清,疑惑地问,“精神不正常吗……我去,他这脸上和手上是什么东西?纹身吗?”

“不知道,”没穿外衣的甘卿好像才感觉到冷,吸了吸通红的鼻子,被冷风一刺激,眼泪又下来了,她瓮声瓮气地说,“突然就这样了,跟犯病了一样,凶得要命,吓死人了。”

警察的表情严肃下来,显然是联想起了瘾君子的症状:“叫救护车,再联系一下法医的同志……都带回去……哎,这怎么还有个小女孩伤成这样?跟你们一块的吗?成年了吗?”

一个女警连忙跑过来查看悄悄的情况,警察们脚步匆忙,杨平几十年份的惨叫声听起来撕心裂肺。

甘卿有些出神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她的右手是著名的万木春杀人刀,天赋异禀、锋锐无双。

但……当年被她亲手废了。

只剩下一只天生不是惯用手的左手,最开始是在她最茫然无措的几年里,为了方便日常生活随便锻炼的。

这只手以前还没有沾过血。

她抬起左手,轻轻地抹了一把方才被喻兰川的手背磕过的脸颊,隔着人群,向他的方向看了过去——

分享到:
赞(6)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