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恶鬼

“我姓张,叫做张成岭。”少年坐下来,一张圆脸上黑黢黢的什么颜色都有,然而纵然一身衣服已经被撕扯得破破烂烂,还是能看清楚那锦缎的底色,不是平民百姓家穿得起的,“周……”

他停顿下来,不知该如何称呼这个叫花子模样的落拓男人。
“叫叔就行。”周子舒厚颜无耻地道。

张成岭挤出一个笑容,不大成功,又低下头去,他这么一低头,目光所及之处是布满灰尘和茅草的荒庙地面,心里茫然得很,有一瞬间不知今夕何夕,这一宿变故太大,导致他的心智还没能跟上事态的进展。
顾湘嘀咕了一句:“张成岭?好像有点耳熟。”

周子舒便问道:“你爹可是南河庄主张大侠?”
顾湘一愣,脱口道:“你是张玉森的儿子?”
脸上难以置信的表情一点不带遮掩的,赤/裸裸地表达了“张玉森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废物儿子”的疑惑。
张成岭显然是瞥见了她的表情,将头埋得更低了,一双手紧握成拳,缩在身体的两侧。

周子舒忙打断顾湘那杀伤力极大的精神攻击,他已经发现这姑娘别人不爱听什么偏说什么的本领了,便干咳一声道:“我竟没瞧出来,失敬失敬。”

顾湘噼里啪啦倒豆子似的问道:“你爹似是有些名气吧……我们前日到的,就已经听说过了,据说年轻时候很有点本事,这几年家大业大了,便半隐退似的定居在这,没掺和过什么事,庄子里还住了不少武功不错的清客,也没人想去惹他们的麻烦。这这样的老子,什么人大半夜追杀他儿子?”

她口气里有种事不干己的轻慢,一边的老妇便不满起来,说道:“我家老爷乃是一等一的大善人、大侠客,宅心仁厚,仗义极了,有人遇上困顿来寻他,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仗义疏财出手相助……”

顾湘嗤笑一声,阴阳怪气地道:“行啦大娘,咱们都知道这小子有个有能耐的好老子啦,大侠大英雄能怎么的,不照样大半夜被人追着砍……”

那张玉森年方五十,说一声德高望重,也算名至实归,早年娶妻生子便鲜少在江湖上活动了,但若是有个武林盛典什么的,一般还是要请他过去,以示敬重的。周子舒觉得毕竟死者为大,这姑娘可能无心,可也太不尊重了些,便截口打断她,问道:“方才追杀你们的那个,是什么人?”

张成岭沉默了片刻,低声道:“是吊死鬼薛方。”

“你说谁?”
“你说谁?”
周子舒和顾湘几乎异口同声,周子舒是眉头皱起来,顾湘则一脸古怪的惊诧。
张成岭一字一顿地道:“是吊死鬼薛方,我亲耳听见别人这么叫他的……”
他忽然深吸一口气,好像想起了什么,明白过来什么一样,整个晚上的鲜血,烟火,惨叫,都浮现在眼前,他颤抖起来,脸色青白,浑身抽搐,竟连话都说不出了。
顾湘吓了一跳,指着他道:“他这别是羊角风吧?”

周子舒脸色凝重地扶住张成岭,伸手在他睡穴上拂过,那少年就软到在他怀里,小心得将他放在一边,周子舒才叹道:“这是才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心智受打击太重所致,先叫他睡上一觉吧。”

他转头去问那六神无主的老妇人:“大娘,可是张家遭了什么人暗算么?”

那老妇人瞅着张成岭那样子,又没了主意,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颠三倒四半晌,才算把事情说明白——这天半夜的时候,张家后院突然起火,然后一群不知道从何而来的黑衣人,好像恶鬼似的从天而降。

最可怕的是,那些平日里有点风吹草动都能惊动的“高手”们竟没有一个能起来,都不知何时着了道儿。
只有那老李,是个古怪人,五年前到了苏州河边上,做些摆渡的小活计,一直也暗暗保着张家,却不愿意到庄里来——按他的说法,吃了张家的饭,便是被人养着的清客打手,他不愿意做这个,他是来报恩的。
也亏得有这么个怪胎,才勉强给老张家留下这么一条血脉。

半晌,周子舒才叹道:“那位李兄,当真是风尘中的异人。”他又转向老妇人,这老太婆只是个粗使的老妈子,什么也不懂,脑子里一坨浆糊,只会陪着掉眼泪,“大娘还有什么亲戚么?”

老妇点点头道:“我城南有个侄子。”

周子舒便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元宝,交给她道:“您拿着这个,自谋出路吧,我看您跟着张家小少爷到了这地方,也算尽了忠了,也这把年纪了,也别跟着风餐露宿了。”
老妇人接了银子,下意识地拿牙咬了一下,然后又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没眼泪了,口气也轻快起来,说道:“是呢,老奴这么大岁数了,也是拖累少爷。”

她拿了钱,简直一刻都不想在这满是茅草死人的地方呆着,便说要离开,想她一个烧火干粗活的,也不会有人怎么样她,周子舒便没什么表示,看着她千恩万谢地走了。

到了午夜时分,周子舒只觉胸口像被小针刺了一下似的,便知道那七窍三秋钉又作怪了,那种疼法不是皮肉的撕裂之痛,也不是内伤的钝痛,而像是有人拿着小刀子顺着他浑身的经脉一寸一寸地割下来一样。
好在这一年多他已经习惯了,便若无其事地也未曾显露出来,他带着人皮面具,顾湘也看不出他脸色。

又想起她提起张玉森时候的漫不经心,以及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主人,周子舒勉强自己分散着注意力,问道:“今日酒楼上那位兄台么,没和你一起么?”

顾湘一怔,先是问道:“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的?”随后又点头道,“是了,你听见我们说话了——我说我问你那问题的时候,你怎么和我家主人说得一样呢。”
她撇撇嘴,对这种作弊行径十分不屑。

周子舒笑道:“是,你家主人也在这里么?”

顾湘坐在香案上,两条腿碰不到地面,一荡一荡的,歪着头,看起来十分天真可爱,见问,眼皮微微垂下,耸耸肩膀:“会他老相好去了。”
周子舒只道那灰衣人将这么个美貌姑娘待在身边,以为她是侍妾之类,便疑惑地看看她。

顾湘皱皱鼻子,瞪了他一眼,骂道:“你看我做什么?他去睡男人,难不成让姑奶奶在窗外守着听响儿?”

周子舒干咳一声,也有些尴尬,蹭蹭鼻子:“姑娘家家的……”

顾湘像个小兽似的冲他呲呲牙,回头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用脚尖拨了一下人事不知昏天黑地的少年张成岭:“他说的话,你相信么?那个黑衣人是吊死鬼?”

周子舒犹豫了一下:“如果……他的意思是青竹岭、恶鬼众的吊死鬼……”
顾湘略带讥讽地看了他一眼:“你知道得倒多,这世上还有几只吊死鬼?”

周子舒摇摇头,才想说话,胸口的钝痛让他的话音停顿了一下,只能做出深思的样子,半晌,才缓过来道:“传说风崖山、青竹岭有个山谷,人称鬼谷,近些年来江湖中罪大恶极者,寻求庇护者,走投无路了,便去鬼谷,一入鬼谷,不复为人,尘间恩怨便尽了,若能在鬼谷活下来,也算九死一生。而关于鬼谷的传说太过可怖,仇家便也不再计较。我听说那吊死鬼薛方当年是个臭名昭著的采花贼,身上背了二十六条年轻男女的人命,其中还有峨眉掌门的关门弟子,被六大门派联手追杀,不得已躲入了青竹岭鬼谷。”

顾湘眨眨眼:“那你说,是不是那个薛方?”

周子舒笑道:“那薛方成名三十年,乃是穷凶极恶之徒,岂能被你这么个小姑娘三两下打发了?”
顾湘先是要发作,随后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便点头道:“也是,吊死鬼要真让我就这么宰了,那也是我家祖坟上冒青烟了——可是我也没爹没娘,祖坟也不知道在哪,说不定压根就没有,青烟也一定是没有的了,那他肯定不是吊死鬼。”

周子舒不明白冒青烟和吊死鬼是怎么被她联系到一起的,看着她那洋洋得意仿佛想明白了什么的样子,也没好意思打击她,身上疼得厉害了,便默不作声,靠在一边闭目养神,熬着等天亮。
那七窍三秋钉每日后半夜必然发作,所以他总是早早便睡,到子时好养足精神,熬过半宿,不想这日被搅了,后半夜再睡不着了,只得咬着牙默不作声地挨着,一直到东方微微泛了白,才慢慢地缓解下来,周子舒觉得周身已经有些麻木了。

他稍作调息了一下,忽然,本来靠在佛龛上耷拉着脑袋打盹的顾湘一下子惊醒过来,杏核眼转了一圈,短促地道:“有人。”

周子舒皱皱眉,自然也听见了,立刻想要站起身来,竟踉跄了一下没站起来,一偏头,见顾湘正惊奇地望着他,只得一边缓缓地扶着香案站直,一边低声道:“腿坐麻了。”
这理由太烂了,于是顾湘的表情更惊奇了。
周子舒每日黎明时分差不多是最虚弱的时候,方才短短的调息没能让他缓和过来,也不大愿意和人交手,便低声道:“把人藏好,躲一躲。”
“躲?往哪躲?”顾湘瞪着一双无知的大大眼睛望着他。
周子舒一时无力。

再要有动作,已经来不及了,一群蒙面人训练有素地破门而入,一眼见了昏迷不醒地张成岭,二话不说,便气势汹汹地扑上来,周子舒人仍靠在香案上,眼看着一个蒙面人直奔主题地横刀去劈那少年,也未看清他如何动作,人影一闪,那只和脸上人皮面具同样枯瘦的手指便掐在了蒙面人脖子上。

蒙面人连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来,周身抽动了一下,便没气了。

他这狠极的一手还真起到了震慑作用,所有的蒙面人都不禁脚步一顿,戒备地打量着这个仿佛站都站不稳的病夫。
顾湘偷偷吐吐舌头,从香案上跳下来,站到周子舒身后。

周子舒拿眼一扫也知道这些人只是打扮得吓人,单看这般谨慎小心,却必定不是死士刺客——若是以前天窗的刺客,别说是死一个同伴,便是自己的脖子捏在别人手里,也要毫不犹豫地奔向目标。也肯定不是那传说中的恶鬼众,恶鬼们各自为政,不可能像这些人这样整齐划一,看来是有意针对张家的了。

他慢条斯理地整整袖子,好像那身破衣烂衫还是当年滚着银边的长袍似的,动作做了一半,他自己也觉得不合适,便停下来,径自笑了笑,说道:“各位,一大清早的,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这么扑向人家手无寸铁的一个孩子,有失身份吧?”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给温大哥一个正脸……

分享到:
赞(74)

评论26

  • 您的称呼
  1. 他去睡男人哈哈哈哈,我笑到打鸣哈哈哈

    凤凰的三闺女2018/10/11 12:02:33回复
  2. 哦哦哦!我的温客行!

    最爱P大的2018/10/28 10:56:24回复
  3. 是跪搓衣板的节奏吗

    澄宁cp永不拆2018/11/10 22:44:13回复
  4. 我还以为和梁九霄是一对呢

    匿名2018/12/15 22:24:14回复
  5. 你们这群几刷的,,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1/12 08:40:30回复
    • ……大家都是几刷啊?我还云里雾里的呢

      陈栎媱2019/01/15 22:17:08回复
  6. 梁九霄死了…

    匿名2019/01/19 09:25:18回复
  7. 哎别剧透啊这

    没有2019/01/27 00:08:39回复
  8. 好像不算剧透

    匿名2019/02/23 11:18:51回复
  9. 谁攻,谁受啊?

    顾玥2019/03/16 10:07:08回复
  10. 看过七爷也不算剧透了。虽然有联系但是也没扯多少其他什么东西。

    匿名2019/03/26 23:12:56回复
  11. 我曾经也以为他喜欢梁九霄的,唉

    2019/03/27 00:10:31回复
  12. ls那么牵肠挂肚的想必也是喜欢的吧

    小十六2019/04/17 10:31:18回复
  13. 看了七爷后回来……我还以为梁九霄是谁呢……

    没有2019/05/03 22:36:37回复
  14. 唔姆又是一个天生弯……嗳我为什么要说又?

    白银十卫2019/05/04 19:20:56回复
  15. 果然帅哥都去……那啥了

    离言2019/05/10 09:03:52回复
  16. 就应为一句话莫名喜欢顾湘 “睡男银去啦”

    奶油小肥肉2019/05/25 15:10:52回复
  17. 看过七爷的不少,都怀念梁九霄来了…………一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5/29 23:38:00回复
  18. 哇……睡男人……

    读者2019/06/01 19:24:59回复
  19. 看样子子舒是受了,温大哥和闻舟一样天生弯呀

    巍澜入坑2019/06/04 10:02:17回复
  20. 温客行睡男人去了?不是我想的那样吧,要真是那样,那他还干净么

    (要真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啊)

    路鸠2019/06/16 16:07:46回复
  21. 先从镇魂到杀破狼,再到大哥,然后从默读到山河表里,再到坏道,再到逆旅归来,然后到七爷,再到这里,总感觉很奇特

    2019/07/04 02:25:12回复
  22. 我觉得这故乡性格真好

    镇魂女鬼2019/07/20 05:43:39回复
  23. 只有我是一刷吗……

    一声义父定攻受2019/08/01 21:12:35回复
    • 不,你不是一个人.我连七爷也没看过…

      六爻过来的某位2019/08/11 19:08:01回复
  24. 梁九霄在七爷里头就死了啊所以不算剧透

    羊驼大伦2019/08/05 01:48: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