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可我还是后悔

“丫头, 我熬点玉米南瓜粥, 你喝不喝?”张美珍在厨房转了一圈,探头问甘卿,发现她面无表情地坐在床边,膝盖上搭着拆开的信封,似乎是想去端水杯, 手伸到一半, 她好像又突然不想喝了,缩回了袖子里, 张美珍奇怪地问, “谁给你寄的什么东西?”

“孟老板,”甘卿眼波一转,像是刚刚活过来的石像,她随手收起了信, 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躺了一天的骨头“咯吱咯吱”地响了几声,“美珍姐, 您刚才说什么?”

“问你喝不喝玉米南瓜粥……”

“喝,”甘卿一口答应,“放点牛奶, 我能喝一锅。”

张美珍还是有点疑惑:“天意?就这么两步路, 吼一嗓子都听得见,他没事给你寄什么东西?”

“不是从他那寄的,”甘卿在喻兰川给她买的一堆药里翻了翻, 找出个医用口罩,扣在脸上,闷声闷气地说,“老孟偷偷拿了我的身份证,给我报了个高自考,考试中心那边寄来的东西。唉,美珍姐,您看看您这宝贝外甥,又调皮捣蛋,有功夫也管管行吗?”

张美珍总觉得这个小丫头片子暗搓搓地占孟天意便宜:“这回又给你报了个什么?”

“还是财会。”甘卿背对着她,披上一件外衣,“我不知道他是对财会有误解,还是对我有误解——我教您怎么做好吃,南瓜别放水——我高中的时候,文科数学卷,最高纪录做到了倒数第二题,还就一次。”

“唔,比天意强多了。”张美珍按照她的指点处理南瓜,“天意小学一年级数学三十二分,从那以后,一直崇拜能跟数字打交道的人,马戏团表演算数的狗都是他的偶像候选。”

甘卿正在清嗓子,一口气呛进去,咳了个死去活来:“天……咳……天赋异禀。”

楼下的牛孩子韩周,据说也是从三年级才开始不及格的。

“是有点早,”张美珍叹了口气,一脸感慨,“天意这孩子,从小就早熟。”

俩人沉默了两秒,同时笑出了声。

张美珍忽然问:“你……本来想学什么?”

如果你拿到的不是“B卷”,如果你是普通人家的女孩,普通地长大,参加高考,毕业工作——

甘卿靠在厨房门口,大半张脸藏在口罩下,看不出端倪。

“没仔细想过,”好一会,甘卿才开口说,“我应该就属于那种考完试两眼一黑,然后报志愿的时候抓阄盲选的人吧。我记得我英语还行,数学拖后腿,其他科目平均,可能会报个语言类的专业。”

学语言类专业的人,毕业以后都在干什么呢?

她没来得及了解过。

当翻译,文案编辑,或者到哪个跨国公司、涉外部门接洽国际友人……也可能做一些不相干的工作。每天像那些一脸困倦的小白领们一样朝九晚六,不大敢想买房买车的事,业余爱好就是回家做饭,一发现电视里放外语节目,就赶紧换台,省得卫骁又来问她“你听得懂吗?来,不看字幕给我翻译一下”。

如果毕业工作以后,还有除了同事以外的人来追她,她一定很开心,既能满足虚荣心,又是平时循规蹈矩生活的绝好调剂,男朋友工作忙不能约会也没关系,反正她宅。就是卫骁那老头大概会不太高兴,老头年纪大了以后,虽然不再争强好胜,骨子里却是有点死板执拗的,可能不愿意她找个比自己收入高很多的男青年,因为知道她又懒散又能混吃等死,这辈子恐怕没什么出息,怕将来日子久了,人家嫌弃她。

甘卿想着想着,突然笑了。

张美珍看了她一眼。

“没,”甘卿摆摆手,“就是突然觉得,我就算考上大学,估计也比现在多挣不了几块钱……对了,美珍姐,杨老帮主怎么样了?”

张美珍顿了顿:“不知道,还在ICU,家属探视时间都有限,具体什么情况都得等医院通知。”

“抢救时间长的,最后好像一般都没事,”甘卿很玄学地安慰了她一句,“如果……”

“这么多年的老街坊了,我当然还是盼着他好的。”张美珍打断她,“如果什么?如果我俩当年不顾一切地要在一起,现在没准已经相看两厌,还不如当邻居关系好呢。冷静下来想想,我跟杨清就不是一路人。”

杨帮主古板内敛,脸面和原则大过一切,干什么都得“不能让人挑理”。

张美珍完全相反,离经叛道、任情任性,凡事都看自己心情。

就算当年老杨为了张美珍放弃丐帮,或者张美珍放弃尊严彻底背叛行脚帮,真的在一起了,这几十年下来,也少不了磕绊争吵,未必就幸福了。

也是,男欢女爱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再真挚也不行。

“人呢,排队的时候,总觉得别的队伍比较快,回忆过去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如果在某个时点选了别的路,命运就能天翻地覆了,其实这都是自我安慰。怎么选,你也还是你,能比现在多多大出息?”张美珍很潇洒地说,“你看,你也承认,就算你当年按部就班地上大学,也不一定比现在过得好。”

甘卿的眼神落在锅里,玉米南瓜粥在小火上缓缓地冒着泡,眼神被感冒感出来的几层眼皮压得有点黯淡。

温暖的甜味蒸腾出来,弥散在小小的厨房里,北窗外的公共走廊中传来人声,上班上学的都回了家。

好久,甘卿才回过神来,声音有些沙哑地说:“玉米粒再煮要老了,美珍姐,可以关……”

“可我还是后悔。”

甘卿诧异地抬起头,看见张美珍苍老沉静的侧脸,这个潇洒的老太太面朝墙壁,喃喃地说:“不管理智怎么说、阅历怎么说,我还是后悔。”

所有因为没有珍惜、没有拼命挽留而错失的东西,都会成为这一生中遥不可及的执念。它们就像黑洞一样,吞噬一切,而且永远不会被填满。

即使时过境迁,得到了当年的“求不得”。

“不过你就不一样了。”张美珍招呼甘卿自己盛粥,自己走到阳台上抽烟,错身而过的时候,她屈指在甘卿的下巴上弹了一下,“当年我众叛亲离,可没人盼我点好。你人缘比我强多了,活人和死人都盼着你过好日子,一个个都急得伸长脖子,恨不能替你过,好自为之吧。”

杨逸凡从医院直接去了警局,常年冷着脸的苗队已经在那等她了。

警方喜获王嘉可之后,根据她的描述,连夜突袭了软禁过她的小旅馆。

行脚帮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临时扒房逃跑是来不及了,那小黑店根本经不起查,一查发现原先的证照早被吊销了,现在不但是无照经营,里头还收容了不少黄/赌/毒分子。涉事店主、店员还有袭击王嘉可的那个司机都给一锅端了。王九胜故意不让他们跑——事情越扑朔迷离,警察越是要深究,牵扯也就越大,还不如让这几个混混把罪顶下来,反正也关不了几年,家人都有行脚帮“照顾”。

这几位进去以后,把丐帮的大马猴、小翟他们那一伙人也供了出来——不供没办法,因为王嘉可肯定会跟警察说,当时有一伙流浪汉模样的人想劫走她的事。

正邪两派警局聚头,都有默契不把各自的帮派牵扯进来,于是一通胡编乱造。

“坐。”苗队审视着杨逸凡——她这几天都在医院,化妆打扮早顾不上了,一张脸上清汤寡水的,不那么精致,却也不那么咄咄逼人了,看着顺眼了不少,因此苗队难得说了句客套话,“老人家住院的事我听说了,怎么样了?”

“不知道,”杨逸凡面带疲惫地说,“您有什么事赶紧问吧,医院那边没准随时叫我回去签病危通知。”

“王嘉可承认那天宴会之后,涉嫌违法犯罪的人里没有你。”苗队正色下来,“至于网上传的其他言论,是断章取义也好、是真的也好,不归我们刑警管,你的嫌疑现在应该是洗清了。”

杨逸凡一挑眉,似乎在问“那你叫我来干嘛”。

苗队说:“有几件事需要你配合调查。关于王嘉可绑架案。首先,吴国盛,男,四十六岁,声称自己身后有个老板能替王嘉可还高利贷,借此诱拐并绑架了她,其实是个开黑车的司机,他是这件案子的主谋。你认识这个人吗?”

杨逸凡:“听都没听说过。”

苗队点点头,吴国盛——也就是绑架王嘉可的黑车司机也是这么说的。

他说自己认识几个帮人放贷催债的地痞流氓,盯上了王嘉可这个傻白甜,一开始只想骗点色,没想到在她手机里还有意外发现。他挑了点劲爆的给朋友看,本想做个谈资,谁知道被人挂到网上,意外引起了轩然大/波,于是这坏胚长了歪心思,他连蒙再骗地把王嘉可藏起来了,打算用这部手机去要挟那些有钱人。

杨逸凡就是他挑中的倒霉冤大头之一。

“那么这个叫翟大安的人,你认识吗?”

杨逸凡一摊手:“哪根葱?”

苗队:“那杨平呢?这个名字你熟吗?”

杨逸凡的嘴角倏地绷紧了:“你说什么?”

苗队盯着她:“我查过你的资料,你高中之后,紧急联系人、家庭成员一直都是杨清先生,也就是你爷爷,你母亲已经去世,父母没有离异,这些年,你父亲杨平实际一直都是失踪状态,可你家人从来没有报过案,能说说原因吗?你和他关系怎么样?”

警方找到了翟大安——也就是丐帮的小翟,男,三十九岁,是一家酒店的大堂经理,自称喜欢交朋友,平时和社会上三教九流的人来往比较多。王嘉可被绑架后试图逃走,翟大安指使了几个人,中途想把人抢走,未遂,还跟原来的绑架犯发生了冲突。

行脚帮的人想把丐帮拖下水,一口咬定小翟他们是同伙,分赃不均才跟他们拆伙。

丐帮当然不能承认,他们的理由也很充分——小翟自称是杨平的朋友,杨平和家里闹翻以后离家出走,虽然很多年没回去过,但心里一直很惦记家人,杨逸凡是他唯一的女儿,听说女儿被卷进这么个破事里,老父亲急得到处找人,他们出于朋友义气,托各种关系找这个王嘉可,想让她出来把话说清楚,消除舆论影响。结果意外发现女孩被那帮拉黑车、开黑店的人渣绑架了,于是设法营救,那些坏胚恼羞成怒,什么锅都往外甩,“交代”的任何事情都是蓄意报复,不可信。

双方各执一词,简直成了罗生门。

而事件中的关键人物“杨平”现在不知所踪,只能把杨逸凡招来问。

“他们说什么?杨平关心我?”杨逸凡嘴角挂起一个古怪的笑容,“我以为自己算见过世面了,没想到在不要脸这方面想象力还挺有限,哈。”

她阴阳怪气的声音十分刺耳,苗队略微皱皱眉。

“知道我花了多少钱,做了多少医美,才把这个疤淡化成这样了吗?喏,现在还有点印,喵队,你知道这是怎么弄的吗?”杨逸凡一伸手,她把左鬓的长发挽了上去,露出颧弓上面一个很浅的疤痕,“杨平出去跟人打架,打输了,被人教训了一通,我小时候,在日记本里写了这件事,被他看见了……这是拿捅煤窝的铁签子削的。”

苗队一时说不出话来。

“小女孩,十岁,”杨逸凡把鬓发在手指上打了个圈,倏地放下,“送医院一看,脸上三道伤口要缝针,总共缝了十八针,半张脸都是疤,可热闹了。”

分享到:
赞(3)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