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有点太可爱了

甘卿早晨出门上班的时候, 已经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寻常。

她上班的点钟, 正好是院里一干退休闲散人员举行集体“绕树”活动时间——所谓“绕树运动”, 就是这些人绕着院里最粗的老柏,团成一圈, 形态各异地摆起个大鹏展翅的造型, 脚踩“太空步”, 虎视眈眈地瞪着树干转圈。

因为老杨帮主也参加这个神秘仪式,所以甘卿一直觉得里头可能有什么玄机,每天经过的时候都会偷偷瞥几眼, 不过至今没参透。

可是今早的“仪式”,老杨大爷不知被什么耽搁了,没露面, 一圈人里缺了一位, 圈子就比平时稀疏, 转树的那几位也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大鹏展翅”时而要变形成“公鸡啄米”——不时有人紧赶几步, 伸长了脖子同前后的人叽咕两三句, 再若无其事地缩回来。

甘卿耳力太好,经过的时候听见了只言片语。

“……我就说,干什么能挣那么钱。”

“还没有对象!”

“可不是,这个最可疑了,多大岁数了还没对象,肯定有问题……”

甘卿觉得膝盖中了一箭,连忙脚下生风, 跑了。

临到下班,她正准备收拾行套去孟老板那蹭饭时,忽然接到了张美珍发的语音。

张美珍说:“你今天晚上晚点回来。”

甘卿的手指掠过屏幕,发现从搬到一百一至今,她和张美珍之间的聊天记录里第一次出现“给我收快递”以外的内容,于是问:“怎么了?”

张美珍回:“院里乱,别搀和,你先在外面找个人约会去吧。”

甘卿:“……”

有些资深美女总觉得“找人约会”跟“找地方吃饭”一样简单——这玩意是说找就能找着的吗?

还不如让她出去绑一个比较快!

就在这时,门口风铃响了一声,甘卿隐形眼镜都抠下来了,连忙说:“不好意思,我们已经打烊了。”

“知道,”来人不耐烦地说,“那么大木牌我看得见,又不瞎。”

“……小喻爷?”

喻兰川此时的形象,就像电视里刚从谈判桌上下来的霸道总裁,衬衫穿得很严谨,眉宇间还带着锐利的杀气。他把外套搭在臂弯里,用一只脚别住星之梦的门,随意地把衣服往肩上一披:“这是风口,你快点,冻死我了。”

他催促的语气太理所当然,甘卿下意识地加快了动作,一头雾水地跟着他走出了星之梦。

孟天意正好探头看:“哎,小喻爷来了,小喻爷是靠谱人,你来我就放心了。”

喻兰川冲他点了个头。

甘卿:“怎么回事?”

“丐帮内乱,”喻兰川简短地说,“一百一现在闲杂人等太多,你先别回去,省得你一露面把水搅得更混。”

甘卿:“……”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好话,到了喻兰川嘴里,总是充满了嫌弃。

“我找了辆车,在路口开不进来,走吧,先找地吃饭去。”喻兰川用一种刻意的“自然”语气,“忙一天了,我还饿着呢。”

甘卿顺口说:“行啊,孟老板管饭,你想吃什么?”

喻兰川:“……”

还当着孟老板的面,他总不好直接说“不吃”,可他下了班连口水都没喝,急匆匆地赶过来,难道就为了在一条黑灯瞎火的小破巷里吃路边摊?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掰开甘卿的脑壳,看看里面泡了些什么的玩意。

幸好孟老板赶紧在旁边劝退:“今天晚上太忙,店里没座位了,你就别跟着凑热闹了,让小喻爷跟你一样在后厨站着吃吗?”

喻兰川眼皮一垂,摆出一副“我怎么都行,但你给我看着办”的神态。

孟天意笑呵呵地说:“小喻爷请客,要不是还得照顾生意,我还想去呢!有好饭蹭还不快走,不像你啊。”

喻兰川一脚踩在星之梦门口的台阶上,蹭了蹭鞋底的泥,带了点挤兑的意思,他抬起一挑眉毛看向甘卿,仿佛在疑惑“为什么我叫你吃饭,你就不像你了”?

甘卿为了“像自己、不刻意”,只好叹了口气:“行吧。”

都是张美珍那条破微信搅合的!

孟天意乐呵呵地朝他俩挥手告别,转身回店里,正好撞上探头探脑的小学徒。

“钻什么呢,鬼鬼祟祟的?”孟天意一巴掌敲在小学徒脑门上,“不让你看火呢吗?”

来这种小店当“学徒”的,都是外地来燕宁讨生活的小孩,一边闯荡一边打零工,十来岁,早早不上学了,走得路比谁都远,干过的行当比谁都多,脸上稚气未脱,已经开始有种世故的机灵。

小学徒问:“老板,那人谁啊?”

“一个朋友,”孟老板说,“关你什么事?”

小学徒:“看着是有钱人啊。”

“是啊,”孟老板见缝插针地教育他,“你看你,从小不好好读书,长大就只能在厨房切菜,再看看人家好好读书的,后悔不后悔?要我说啊,趁着你还小,不如回去学……”

“唉,老板,您怎么又来了?上学敢情好,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什么活也不用干,我要是那块料,还用得着您说?”小学徒冲他摆摆手,婴儿肥的脸上露出一点少年老成的忧心忡忡,“您怎么让杆儿姐姐跟他走啊?傍大款没有好下场的。”

“傍……去你的,会不会说话?傍你个头!”

小学徒有点发愁,认为孟天意就像偶像剧里穷苦女主角的拜金老母亲,一把年纪了,心里没点数,天天就知道流着哈喇子等闺女钓金龟婿,于是就苦口婆心地劝他:“谈恋爱是要门当户对的,人家有钱你没有,会拿你当回事吗?玩玩而已。就算能成,人家要吃大龙虾,你就知道炒麻小,能过到一块去吗?时间长了,新鲜一过去,还不是会让人瞧不起。我杆儿姐姐那么好,咱何必呢?”

孟天意:“嘿!你个小屁孩,看不起麻小怎么的……”

“小屁孩也知道人不能老想着走捷径。”小学徒板着脸,一本正经地教育“老而不尊”的孟老板,“敢情吃亏受伤的不是你!”

孟天意逗他:“那是你啊?你对你杆儿姐姐有什么想法?有也不行,你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呢。”

刚才说话还一套一套的小学徒脸一红,吭哧了半天,跑了。

孟老板对着小孩仓皇的背影笑了好一会,笑不出来了,他回头张望了一眼星之梦寂寥的门锁,接着,目光又跳过那些低矮的建筑,落到远处宽阔的马路上,试图回忆起那里拆迁前的样子。

想不起来了。

“你杆儿姐姐啊,”孟老板自言自语似的说,“铜皮铁骨,心狠手辣,谁还能伤得了她?她肯落到地上,尝一尝人间的滋味就很好了,是甜是苦都不挑啊。要是真能伤一回心,也没什么不好,总比没心的鬼混强。”

他说着,叹了口气,背着手,缓缓地走回后厨。

车在泥塘后巷里不太好走,得厘米级的操作,甘卿自己不会开车,坐在副驾驶上,总看着那后视镜心惊胆战,怕它擦了墙皮,直到喻兰川把车开出这一片,她才松了口气,敢跟司机搭话了:“你刚才说丐帮内乱是怎么回事?不会真的跟我有关系吧?要是那样,我……”

“搬家?内乱跟你一个外人有什么关系?就算有也是借口。”喻兰川不紧不慢地打断她,“这些年除了那些流氓团伙,大家都各过各的,没精力讲究那些门门派派的,也就剩丐帮还算硕果仅存。之前找人、盯梢,都是麻烦老杨大爷。他们人多,能量大,眼线又密,有人就有势力,有势力就有权力,就能变现,老杨大爷这么多年压制着他们,不按照一些人的想法‘发展壮大’,早有人不满了吧。”

“不能这么说,让人有借口,就是给人抓到把柄。”甘卿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居然是你说出来的话,我希望你谨记这句话,”喻兰川叹了口气,“你又不长胡子,天天带那么多剃须刀是要干什么,不觉得坐地铁不方便吗?”

“还……行?”甘卿说,“反正我也不太坐地铁,有点贵。”

喻兰川翻了个白眼,又问她:“好了吗?”

甘卿:“啊,什么?”

“肩上的伤。”

“哦,其实本来也……”

“以后晚上别走,”喻兰川盯着前面的路,目不斜视地说,“我下班顺路过来接你一趟。”

甘卿惊讶地扭过头看着他。

“不是担心你,少自作多情啊。”喻兰川板着脸说,“你在一百一里住着,我只是不希望哪天回来,又听说你把谁砍了……”

“呃……”甘卿想了想,小心翼翼地问,“所以你……为了监督我,还特意租了辆车?”

“谁特意了?”喻兰川冷笑一声,“这阵子天冷,我上下班懒得走路而……”

他话没说完,忽然有电话打进来,喻兰川开车的时候用的车载电话,顺手按了接听,就听见扬声器里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喻先生您好,这里是XX私厨,您今天早晨订了今晚两人位晚餐,我们这边已经准备好了,请问二位什么时间能到呢?”

喻兰川:“……”

这家店可能没有意识到,它正在给自己预定差评。

喻兰川干巴巴地说:“本来约了个合作方的人,晚上谈点事,对方正好有别的事耽误了,只是顺便……”

甘卿不等他话音落下,就连忙点头:“好的,明白。”

喻兰川:“……商务宴请性质。”

甘卿上道地表示:“三生有幸。”

半路上,喻兰川就隐约有些后悔,怀疑早晨的自己是吃错了药,才会选这种饭店,等到了地方,背负着甘卿越发古怪的目光,喻兰川恨不能立刻取消预约,拉她回家煮方便面——考虑甘卿右手受伤,拿筷子不方便,他选了家用刀叉的。

这是一家西餐为主的私房菜,店里放着幽幽的风笛,放眼望去,全是私密的小卡座。

雇的服务员可能都有蝙蝠血统,四下里黑得跟电影院一样,只有每张桌上有一点灯光,灯下还摆了支装着玫瑰的细口花瓶。

因为环境太幽静,客人们都自发地素质了起来,说话的音量很低,从外面往里一走,经过的每一点灯光照的都是一男一女,凝神细听,周遭是一片私语声。

甘卿:“……”

商务宴请性质……

喻总在商场混,怕不是靠美色上位的吧?

堂堂盟主……这有点伤风败俗啊!

体贴的餐厅可能是为了延长大家的约会时间,上菜非常慢,两道菜之间大约能演完一集电视剧,唯恐个别饭桶净顾着吃,没功夫搭理自己的情侣。

每道菜的盘子里都撒了玫瑰花瓣,每一滴酱汁都让人消化不良。

甘卿这一顿饭吃得,简直如坐针毡,好不容易挨到结束,站起来发现腿已经麻了,于是她两条腿走进来,瘸着走了出去。

甘卿:“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有点尴尬。”

喻兰川阴森森地看了她一眼,眼神就像是想把她灭口,永远消灭这段黑历史。

甘卿连忙做了个把嘴拉上拉索的动作。

撑着头沉默了一会,她忽然后知后觉地咂摸出了一点滋味——有人居然会为了接她下班,特意租了辆车,早早订好餐厅。

亦步亦趋地跟着,被发现了,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有点太可爱了。

喻兰川维持着开车时目不斜视的姿势,炸了毛:“你笑什么?”

“没有,”甘卿立刻否认,“反光,你看错了。”

她干咳一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故作正经地说:“这个点钟,闹事的人应该走了吧?”

喻兰川爱答不理地“嗯”了一声,过了一会,他说:“老帮主这么多年了,总不至于连这点事都摆不……”

他话音没落,背后忽然响起汽车鸣笛声,紧接着是“呜哇”的救护车声。

两排司机自发让路,喻兰川的话音被打断了。

救护车与他们擦肩而过的瞬间,他心里忽然轻轻地“咯噔”一下。

分享到:
赞(7)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