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杨帮主!

老杨他们的原计划, 是由杨帮主本人亲自进去探个究竟, 看看这到底只是个单纯的诈骗窝点, 还是有大魔头坐镇,等摸清了情况, 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行动。

毕竟里里外外都是不能磕碰的老年人。

喻总亲自帮忙推敲, 几乎考虑了所有的风险点和应对措施, 但其中没有一个是“老杨出师未捷先露馅”。

杨帮主可是个老江湖,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反义词, 如果他也靠不住,偌大武林,还有靠得住的人吗?

假如周老先生再年轻二十岁, 老杨绝对会忍着不出声, 进去找机会再捞人不迟。

可老周七十多了, 连骨肉再心灵, 都已经退化成了生命力稀疏的芦柴棒。古稀之年的人就是这一堆芦柴棒堆的架子, 没有人碰, 他都要无风自动地摇一摇,经不起一等。

许邵文眼睛里的冷意没有褪去:“杨爷爷,您有什么事?”

说话间,三四个穿着白袍子的人冲上来,半强制地揪起老周,老周不知是方才那一个屁股蹲摔坏了,还是人吓傻了, 腿似乎不听使唤,两脚垂在地上,让人拖着走。

老杨好像很吃力地抻长了脖子,按住拐杖,往前蹭了几步,故作惊诧:“这不是……老周吗?他住我们家楼下,他怎么了?这是干什么?”

许邵文眯了眯眼:“这么黑您也能看清,爷爷,您视力不错啊。”

“什么?”老杨好像耳朵不太灵光,往许邵文那边侧了侧头,随后也不接他的话,只一脸迷茫地朝同一辆车上下来的老伙伴们说,“老周是个好人,前几天突然不见了,家里人都急疯了,还报了警,谁知道他在这!怎么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呢?哎,小许,你快让人把他放下,我看得这送医院啊!”

许邵文眼角一跳——这些老家伙们很容易鬼迷心窍,骗他们取钱交钱上贼船容易,但冲动是不能长久的,刚刚到达基地的第一个晚上,他们最容易后悔,也最容易人心浮动。本来就需要很多有套路的花言巧语才能哄住他们。

谁知道花言巧语还没来得及施展,就撞见这么一场意外。刚从车上下来的老人们犹疑不定地互相看着。窃窃私语声四起。

“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怎么觉得怪瘆得慌的。”

“其实我也没给家里说……唉,还是打个电话吧。嗯……怎么没信号?”

“我手机也没信号……”

许邵文耐着性子说:“可能是附近的基站在维修,这两天信号都不好,大家不要着急。”

他话音还没落,就听老杨在旁边大喊了一声:“老周!”

眼看要被架走的周老先生听见声音,艰难地扭过头来,看到熟人,周老先生吓飞的三魂七魄立刻归了位,挣扎起来:“救命!千万别喝他们的水,他们在里面下……”

许邵文:“……”

老不死的!

老周身边的一个男人眼疾手快地揪住他的前襟,在他胸前脖颈间按了几下,老周就像个被人把脖子拉长的老龟,僵硬地梗着脖子,不出声了。

被人拖回了小楼里。

杨帮主瞳孔一缩,倏地攥住了拐杖头。

许邵文:“这个大爷一直被子女虐待,精神状态真的是不太好,下午倾诉会上多说了几句,可能是我们疏导工作不到位吧,晚上就有点神志不清……”

“没有吧!”老杨提高了声音,再次打断他,“老周的子女我都认识,都是好孩子,没有虐待他。”

许邵文的眼神像毒蛇,危险地看过来:“是周爷爷自己说的。”

老杨知道今天已经不能善了,干脆不再装疯卖傻,一字一顿道:“虐待老人犯法,那你们报警了吗?”

“小许,”这时,有个刚从车上下来的老太太第一个开了口,“我怕我女儿找不着我着急,要不然,这次就先不参加了吧,等下回组织活动,你再叫我。”

“小许,我也……”

“车钱可以扣出去。”

“我也想退,你们谁想继续参加?”

戴小红帽的老人们倏地一静,没人开口。

许邵文想,司机说得对,他们这个基地,以前都是培养忠诚的中坚力量的,“门槛”很高。带回来的都是在外面发展好的忠实信徒,才有资格来接受彻底的集中洗脑,回去继续帮他们发展下线。

现在他们为了赶任务、赚快钱,不管傻的呆的都给弄回来,风险是相当大的,因为一旦有人闹着要退钱,局面很容易失控。把他们放回去是不可能的,老年人都抠门,如果认为自己被骗了钱,一定会不依不饶,只要离开基地,没准立刻就能把警察招来。

他说:“来之前让大家签了合同,上面写明了,即使中途退出,也不退款,大家都没仔细看吗?”

“老红帽”们一听,立刻炸开了锅,有些老同志平时最擅长撒泼打滚,听了这么不讲理的话,撸起袖子就要施展十八般武艺。

“所以,请大家安心享受吧。”许邵文冷冷地一笑,图穷匕见,他话音刚落,周围不知从哪冒出一大帮穿着白袍的人,把他们连人再车一起围住了,“放心,十天以后,我们会把各位安全送回家的。”

韩东升放下望远镜:“杨帮主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刚下车就跟这些邪教组织的人起了冲突,现在被围起来了。小喻爷,怎么办?”

喻兰川简短地回道:“等着。”

但是韩东升不打算再等了,他有时觉得自己听惯了别人发号施令,就成了个六神无主的懦弱男人,只会眼巴巴地等。

等着涨工资,盼着发奖金,期待着能在退休前混个办公室主任……哪怕是副的。

有时做梦,会梦见单位像以前那样,给员工分福利房。

这些所谓“梦想”,又俗气又没出息,少年人听了,非得嗤之以鼻不可。

却其实也很遥远,让蹉跎又困顿的中年人想破了头,也想不出该怎么实现它们。

韩东升拉起外衣拉链,从后备箱里拎起一根棍子,下了车。

老杨把拐杖横在胸前:“小许,你不讲理,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许邵文半侧过头来,脸上带着讥诮,打算看看这些能进历史博物馆的老东西怎么不客气,还不等他看清,眼前棍影一闪,打狗棒“劈”字诀当头落下。硬木的拐杖带起了凌厉的风声,许邵文吃了一惊,慌忙抱头侧身躲闪,那拐杖一招没使老,在中路转成“戳”,一下杵进许邵文两臂间的空门,正捅了他的胃。

许邵文干呕一声,往后退了七八步,被人七手八脚扶住,瞠目欲裂:“打狗棒!你……你是谁?”

老杨绷起脸,被岁月抽干的嘴唇只剩下薄薄的一条线,紧抿着,站直的腰杆竟隐约有渊渟岳峙的气度,他缓缓地说:“年轻人,你们姓许的,未免有些太猖狂了。”

大魔头许昭据说有门徒无数,座下一干弟子为了表示自己是他老人家的孝子贤孙,全跟着姓“许”。

许邵文怒斥一声:“多管闲事的老不死!”

好几个穿白袍的人扑了上来,老杨膀子一晃,五六斤重的拐杖像藤蔓一样灵活——丐帮本来就是个擅长群殴与被群殴的帮派,他老人家的“缠”字诀能让十条恶犬嗷嗷叫着近不了身。

老杨身后的老红帽们头一次看见九旬老人斗殴现场,全体伸长了脖子,感觉自己还能再战五百年。

就在这时,前院方向突然闪起红蓝灯,紧接着是警笛声!

整个小院顿时仿佛炸了窝,穿白袍的邪教成员们集体往后院涌。

老杨挑飞了一个白袍,用拐杖撑地,喘起大气,没敢上前拦着人潮——他毕竟是老了,使巧劲跟懂得尊老爱幼的年轻人比划几招是可以的,挥舞着老胳膊老腿真打架,还是太吃力了。

一个戴红帽的老太太踮着脚拽住他:“您太励志了,开气功班吗?我第一个报名!”

老杨:“……”

逃窜的邪教分子们冲进后院,领头的几个纷纷钻上停在后院的车里,一时间谁也顾不上谁,车门都没关上,就横冲直撞地要往外跑。

引擎发出暴躁的咆哮,开车跑的邪教分子根本不管会不会撞到人。

突然,墙头树影间有数条黑影落下,跳进小院中间。敏捷地把几个傻站在那不知道躲车的老人扑了出去,推到墙角树下等安全位置。

“杨帮主!”

丐帮弟子到了。

老杨这才松了口气,觉得老腰都快扭了:“别让他们跑了!”

“跑不了!”一个丐帮弟子转过头来,冲他一笑,“前院是咱们扔的报警器,警察都在后面呢!”

老杨一愣,只听身后又响起尖锐的刹车声。

方才从后院冲出去的邪教分子们慌不择路,几乎把油门踩到了底,没想到不知谁那么缺德,在路上放满了专门扎汽车车胎的长钉子,大巴小巴一个个放屁似的漏了气,撞做一团。

紧接着,灯光打了过来,七荤八素的邪教分子们这才发现,钉子带后面是一排警车,正安静地伏在夜色里,守株待兔。

“小喻爷说了,这帮老头老太太们被灌输得一脑袋极乐,脑子洗得不剩几滴脑浆了,肯定听不进人话去,关键时刻,一定会坚定地跟犯罪分子站在一边,没准还会给他们当盾牌,想把他们‘解救’出来肯定不现实,只能让这些邪教分子自己抛弃他们。”丐帮弟子乐呵呵地说,“哈哈哈,老帮主,小喻爷这小子真鬼啊!”

老杨扶了扶自己的腰,脸上露出了一点笑意,可他笑容还没来得及展开,就听旁边传来一声惊叫:“那是什么!”

老杨一转头,蓦地变了脸色:“躲开!”

他的话音被一声巨响盖了过去,只见身后小楼一层发出灼眼的强光,玻璃渣子碎得遍地都是,爆炸的响动震得人脑仁跟地面一起哆嗦。紧接着,浓重的烟火升起。

这破破烂烂的农家乐里没有天然气,厨房用的是旧式的煤气罐,有人把那些煤气罐炸了!

北方的冬天天干物燥,本来就是火灾高发季节,冰冷干燥的夜风穿堂而过,火舌瞬间涨了几米来高。

风刮过来,离小楼近的人都闻到了一股火油味。

放火的人不单炸了煤气,还在一楼倒了燃料。楼上全都是没来得及跑出来的老头和老太太!

方才还在傻笑的丐帮弟子笑容僵在了脸上。

突然,一道人影从他身边掠过,径直奔向火场。

“东升!”老杨脱口叫出了那人名字,韩东升充耳不闻,老杨一巴掌拍向旁边傻眼的丐帮弟子,“救火,救人去!”

楼上惊醒的老人们像是身在蒸笼,纷纷挤在窗口,杂乱的哭喊与呼救吵得人心烦意乱,浓烟翻滚着上了天,这地方实在太偏远,消防队不知道要猴年马月才能赶来。原本好整以暇设伏的警察们再也顾不上邪教嫌疑人,全都跑过来救火。

空气又是灼热、又是阴冷,强烈的对流卷起飞灰和沙石,老杨指挥着院里的老红帽们往外跑,一时有点喘不上气来,扶着拐杖按住心口。

这时,有人在不远处轻轻地笑了一声:“我当是谁,原来是杨帮主啊。您看看您,都这岁数了,就要服老,还发少年狂。”

老杨缓缓地直起身,火光照亮了他半张脸。

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穿着黑袍的人不慌不忙地走了出来,手里还拎着方才被老杨捅成大虾的许邵文——这人正是给周老先生他们上课的“导师”。

邪教分子们听见警笛仓皇跑路的时候,他居然不慌不忙地留在小楼里,倒油纵火有条不紊。

老杨大爷握紧了手里的拐杖:“你是……”

“您可能不认识我,我是师父座下首徒,”黑袍笑了一下,松开许邵文,“这不成器的小子是我徒弟,快过年了,出来帮小辈们撑撑场面,刷刷业绩,没想到还有幸见到打狗棍法,真是三生有幸。”

老杨大爷:“你是许昭的徒弟!”

“又给他老人家丢人了。”黑袍人说着,摊开双手,他两手各拿着一根三/棱/刺,“杨帮主,给我个机会,让我找找场子吧。”

许邵文捂着胃退到旁边,脸上挂起阴冷的笑。

黑袍话音没落,就像影子一样,已经到了老杨大爷近前,老杨只能抡起拐杖迎了上去,然而黑袍可不是那群听见警笛声就跑的水货,老杨刚才就觉得腰有点不舒服,硬木拐杖不是打狗棒,又沉得很,勉强接了几招,气力一时跟不上,那三/棱/刺像闪电一样擦过了光滑的拐杖边缘,直指他的咽喉。

老杨闻到了铁腥味。

他心里重重地一跳,心想,老了。

然而冰凉的三/棱/刺几乎碰到他喉咙的瞬间,那黑袍却猛地往上蹿起,狼狈地躲了好几步。

与此同时,一只手托住了老杨往后倒的后背。

老杨大爷惊讶地扭头望去,却只看见一个把头脸遮得严严实实的兜帽——

分享到:
赞(10)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6666,打狗棒的几个诀是金庸小说里的

    懒得起名字2019/06/01 20:26:3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