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极乐世界

智能手机和卫星导航, 是当代青年方向感缺失的罪魁祸首。

“看什么看, 都是因为你不接电话, 我给你打了一路,手机才没电的。”喻兰川强行甩锅, “要是有导航, 我还要你干什么?”

但甘卿并没有那么好糊弄, 她是手机关机,又不是挂人电话,对着一个不开机的手机连打一路, 并不能说明此人心急如焚,只能说明他是个手欠的傻子。

甘卿说:“手机带的手电筒确实有点费电,没关系, 小喻爷, 怕走夜路不丢人。”

喻兰川:“谁怕走夜路?”

甘卿看了看他那张严肃正经的脸, 十分大度地一笑:“我怕。”

喻兰川突然发现这个人套路很深, 擅长“以不装为装”、“以退为进”, 不显山不露水, 还老能显得她十分超凡脱俗,非常气人。

还不等他想好应该如何反击,突然,把喻兰川吓成一道青烟的怪笑声又出现了!

那声音极具穿透力,像个怪老头,又仿佛不是人,一嗓子传出去老远。

两个人同时一哆嗦, 只见刚才还“镇定大度”的甘卿手指间细光一闪,亮了刀,手机却没拿住,屏幕向下翻到了地上。背面的手电光朝天打出去,照进张牙舞爪的树枝间隙。

那里蹲着一只……圆头圆脑的猫头鹰。

猫头鹰随便吊两嗓子,被手电光晃了,梗着脖子叫道:“嘎——”

然后愤怒地拍着翅膀飞了。

“怕走夜路不丢人,”喻兰川捡起甘卿的手机,吹了吹钢化玻璃膜上的浮土,好整以暇地递给她,“来,把刀收一收,对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友好一点。下回记住,明人不装暗逼。”

甘卿:“……”

兵荒马乱的周末也是周末,时间流速依然是工作日的二倍,转眼,周老先生失踪第四天了,依然是音讯全无。反倒是参与袭警的行脚帮的黑车团拔出萝卜带出泥,薅出了好多有案底和使用假身份的。

“我们问到了一些情况,”于严来到一百一十号院,对街坊们说,“是这样,咳,根据嫌疑人蒋斌……也就是咱们抓的那个气功大师的供述,我们找到了失踪的林老太太。”

神色萎靡的周蓓蓓猛地坐直了:“这老太太我知道,我爸跟她很熟!她刚失踪的时候,您还到我家里来问过话!怎么,骗走这些老人的是一拨人吗?到底为什么呀?她现在回家了吗?说了什么,见过我爸吗?”

韩东升拉住她的手,轻轻地摇了摇:“听人把话说完。”

“您先镇定一点,”于严把声音放轻了,“我们找到了林老太太,但人已经……”

周蓓蓓愣住,片刻后,她脸色骤变,整个人发起抖来。

“别急别急,”于严连忙说,“蒋斌说,林老太太是去找蒋斌退钱的时候,因为跟他们的人发生争执,一气之下,心脏病突发死的,跟周老先生的失踪没关系。我们也问了好多气功班的弟子,都说周老先生最近不怎么参加他们活动了,打电话也不接,对那些所谓‘师兄弟’们态度也比较冷淡,我们认为他应该是想通了,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了。”

韩东升忙问:“那他能去哪?”

“有个气功班的老大爷说,周老先生前一阵跟他争辩过,说大师卖的那些鸡蛋都是超市里买的,吃了没用,哪本书里也没说过气功能靠食物传递,俩人说得不太对付,还不欢而散了。周老先生临走时候说了一句,他们买鸡蛋的钱,周游全国都够了。”于严小心翼翼地安慰周蓓蓓,“我们乐观一点想,他这话应该不是随口说的,也许老先生真的计划过去旅游,跟家里人闹别扭,一时冲动出门散心了?”

“对!我想起来了,爸最近是买了几本地图解闷!”韩东升连忙站起来,在周老先生的床头读物里一阵翻,惊喜地说,“那几本地图不在,老头带走了,没准警察同志的推断就是对的!”

周蓓蓓无措中升起一点希望,殷殷地看着他。

“老年人也是要哄的,老小孩嘛。”于严冲她笑了笑,“等钱花完了,老人家没准就回来了,出门在外,住宿和很多交通工具都得用身份证,这就容易找了,我们也会联系相关部门继续查,您放心。”

于严嘴很甜,三言两语把六神无主的周蓓蓓安慰住了,给喻兰川和韩东升递了个眼神,上了楼。

“怎么?”喻兰川问。

“没我说得那么乐观。”于严小声说,又看了韩东升一眼,“刚才当着嫂子的面我没敢说,那个行脚帮的蒋斌诈骗经验丰富,摸透了中老年人的心理,一口咬定,肯定是有人挖了他墙角,不然‘弟子们’不可能会‘背叛’他……哎,梦梦老师好。”

甘卿听见了他们的动静,开了门,于严一见她,就想起那天被行脚帮包围的事,在水货盟主的对比下,甘卿完全就是个世外高人的标准模板,于严现在觉得她影子里都藏着神秘故事,简直想给大佬鞠躬递茶。

甘卿冲他笑了一下:“接着说,不用管我,行脚帮的怎么样?”

“这些流氓特别知道怎么打擦边球,蒋斌从来不卖三无药,他们平时主要是组织‘气功大师讲座’,直播气功表演什么的,让‘弟子们’刷礼物,好多老年人一激动都成千上万地刷。卖的东西也都是从市场上进的日用品,拿回去换个包装,坑人归坑人,但反正吃不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算被人举报抓了,我们拿他也没什么办法。”于严说,“那货还挺自鸣得意,认为自己给这帮空虚的中老年人找到了精神归宿,是在给社会做贡献!你说气人不气人?”

喻兰川皱了皱眉——有时候科学确实是打不败迷信的,能打败迷信的,只有更天花乱坠的迷信。

“这个林老太,原来是气功班的积极弟子,让买什么买什么,每次气功直播表演,都是刷礼物打赏最多的一个,但是不久以前,她和周老先生他们几个人突然集体要退出,几个人都在这次的失踪名单上。”于严说,“周老先生他们几个手机用不利索,在气功班也就是买买鸡蛋,但林老太不一样,她经常给直播打赏,前前后后大概花了有十来万,年前去找蒋斌,想把这笔钱退回来。蒋斌说钱是不可能退的,而且他觉得林老太当时的精神状态不太对,特别亢奋,说话还有点语无伦次,跟嗑了什么药似的,就敷衍了她一通,结果老太太一激动,直接过去了。蒋斌他们怕担责任,就想偷偷把老太太的尸体处理了,混过去……”

甘卿冷笑了一声:“好无辜啊。”

“当然,尸体还在验,我们也在等结果。”于严说,“但有一点我认同蒋斌,这些老人自己想通的可能性不大。假如不是蒋斌胆大包天,要把所有从他那退出的弟子都干掉,那我们只能考虑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个组织。所以我们让林老太的儿子把家里彻底搜罗了一遍,把所有老太太没扔的印刷品都收集来了,连超市开业的传单小广告都算在内,一共有三百多张,韩哥,我们需要交叉对比。”

“我这就去找,”韩东升转身就走,“两边家里都翻一遍。”

喻兰川这才看了一眼甘卿,插话问:“行脚帮呢?”

“那个‘亮哥’大名叫牛亮,”于严叹了口气,“车是套牌,驾照是假的,非常油,进了局子跟回了家似的,我看他还挺自在。他也不承认什么‘行脚帮’的说法,只说自己兄弟多,人面广,经常有人找他帮忙而已。找他的人很多,他有时候稀里糊涂的,也不知道对方犯了事。这回他说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警察办案,看见我们闯进去,以为有人在他兄弟开的旅馆里闹事,才一时冲动叫了人来,不是有意袭警。”

喻兰川:“那五蝠令呢?他们怎么说?能一次性组织这么多人跟着他打架,我不相信纯是什么江湖义气,里面一定有经济利益。”

甘卿双臂抱在胸前,似笑非笑地说:“看来就是拘留几天的事情嘛,那等他放出来,我再去拜访一下好了。”

喻兰川:“甘卿!”

“梦梦老师,”于严也很严肃地说,“我也正想跟你说这件事,如果最后证实,他们确实是个有组织的黑/社/会,你可得多小心,你就一个人,他们无孔不入,万一查出你住在这,报复你怎么办?这事交给市里严打的时候办,你——你们都不要露面了。”

甘卿不以为意地一笑。

“我知道你无牵无挂,说走就走,”于严看出她笑容的含义,“可是喻兰川走不了,他三十年房贷,又不能辞职,楼下韩哥他们上有老、下有小,也走不了,还有杨大爷和张奶奶他们这帮在这住了一辈子的老头老太太,也能跟你一样说没影就没影吗?”

喻兰川本想解释“武林盟的核心还在一百一十号院,大流氓们也不敢随便挑战整个武林”,不料他发现,甘卿居然把于严这句话听进去了,并且不吱声了。

他心里一动——说一千道一万,她都爱答不理,一概当耳旁风,远不如一句“你不要连累别人”管用。

哪怕于严这个外人不明白,她其实根本不属于他们这些“名门正派”。

“太独了。”喻兰川想,心里忽然有了点眉目,知道怎么对付她了。

第二天,甘卿就在家门口捡了一对熊孩子。

甘卿:“又没带钥匙?”

刘仲齐哭丧着脸,演技浮夸地冲她深鞠躬:“梦梦老师。”

“吁——”甘卿伸出一根手指抵住他的头,“干什么?”

刘仲齐吭哧半天,脸都憋红了,实在觉得这件事太可耻了,可是他哥承诺,这事办成,不管他期末英语能不能上一百二,都教他打一套拳。

少年为了英雄和武侠梦,一咬牙,把脸皮撕下来踩在脚底下:“求你教我英语!”

甘卿听完十分震惊:“我教你……我是不是忘了自我介绍了?我的学历是高中肄业。”

“我哥说了,只要有小学毕业的水平,教我足够了。”刘仲齐把这句话说得分外忍辱负重,“要是期末考试英语再不及格,他就把我送美国当‘聋哑人’,梦梦老师,我零用钱快用光了,请不起额外家教,现在也来不及了,你不是说你只会考试吗?让我及格吧,我不想当聋哑人。”

旁边的韩周小朋友同情地看着他:“哥哥,我还有三年多就小学毕业了,要不你等等我?”

刘仲齐堂堂一个学霸,在学校也是老师们重点关注的风云人物,为了英雄武侠梦,在这强行伪装学渣就算了,一个数学考四分的小崽子也敢跟着起哄!

他“喀嚓”一声,差点磨碎后槽牙,表情越发狰狞,像是要给英语折磨得走火入魔了。

甘卿转向韩周:“你又是什么情况?”

“我爸妈忙着找我姥爷,我爸说,我要是没地方去,可以来问问姐姐,能不能在你家写作业,睡觉的时候我自己回家,不打扰姐姐。”韩周小朋友说着,摘下脖子上的零钱包,“这是点心和伙食费。”

甘卿没接,眼神复杂起来:“你爸让你来的?”

韩东升不是已经知道她是谁了吗?怎么敢放心把孩子往她手里送,不怕她这魔头的弟子把小崽煮了吃肉吗?

韩周小朋友一点也不懂大人的刀光剑影,充满向往地点点头:“姐姐,咱们今天吃点什么呀?”

“……”甘卿无言以对片刻,“进来。”

韩东升家里,民警们正在一张一张翻看周老先生所有的印刷品——老先生很有条理,减价折扣券全都不舍得扔,整整齐齐地夹在一起,尽管很多已经过期了。保健品和医疗器械分门别类地放,然而令人惊奇的是,他收集的这些东西,真正针对老年人的不多,大部分是女性保健品,以及一些降血脂减肥的产品,很多还做了详细笔记。

林林总总有上百张,每一张他都去听过讲座,详细了解过,看日期,老人家的日程可以说是相当紧张繁忙了。

可是全家人竟然谁也不知道。

上百张广告传单,就像是一座巍峨的孤岛,远远地矗立在城市灯火照不到的地方,圈着一个无人问津的世界。

周蓓蓓无声无息地在旁边掉眼泪。

就在这时,一个民警突然站起来:“于哥,你看,是不是这个?这几家都有!”

周蓓蓓连忙擦干眼睛,探头去看,只见那好像是一张健身房宣传单,上面介绍的是瑜伽一类的课程。瑜伽课程很多,在大街上走一圈能收一打传单,谁也不会注意看。

那张宣传单上写着:“极乐世界”。

分享到:
赞(2)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