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万木春的手笔

喻兰川:“你说什么?”

“可能还不止。”韩东升接着说, “小喻爷那时候年纪小, 不知道还记不记得, 大概十几年前,邻省小岗村面粉厂爆炸, 一共死了十八个人, 这件事一开始是按意外事故处理的。”

喻兰川没什么印象, 社交媒体没普及的时候,区域性的新闻很难给人留下什么印象,就问:“不是事故吗?”

“不是, 他们后来找到了两具……两个半具残尸,其他部分不是烧焦就是炸飞了,只有这两块残躯连着头颈部分, 全都是被人一刀划在脖子上, 凶器非常锋利。伤口像画家一笔勾出来的那种弧线, 长三寸二分, 一分不多, 一分不少。”

暖气烧得有些燥, 然而喻兰川从他的话音里听出了一股恶寒。

“小喻爷,你要知道,就算是在纸上一笔画一条三寸二分的弧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何况是用刀划人的脖子。”韩东升顿了顿,又说,“我记得那会, 在世的前辈都聚集在一百十号院里,所有人都说,这是万木春的手笔。”

喻兰川下意识地反驳:“这可不一定吧?”

韩东升有些意外地看着他。

喻兰川想了想:“804这间房子里,在你们没搬过来之前,就来过几个自称‘万木春’流派的,看着也挺像那么回事,可见冒充他们的人还挺多的。”

“这屋之前租客的事,我也听人说了一点。但那不一样。”韩东升说到这,轻轻地打了个寒噤,“我亲眼见了,他们把面粉厂里两具尸体脖子上的伤口,分别描在了纸上,几乎完全重合。”

喻兰川练寒江七诀练到现在,仍然不大清楚自己属于什么水平,周围几个“参照物”也都是些稀松二五眼的玩意。

这种神乎其技的“手艺”,他还从来没见过。

两人大眼瞪小眼片刻。

喻兰川心想:“太离谱了。”

“那年,春老先生已经过世了,算起来,楼上的小姑娘也就不到十岁的样子,这一老一小都不可能,”韩东升说,“万木春一系一脉单传,能有这种功力的,就只有卫骁。”

喻兰川感觉,这时候自己插一句“有没有DNA可以证明”,画风会有点诡异,但他还是觉得,如果判断的依据不能作为司法证据,那这依据恐怕就有不够严谨的地方。

喻兰川:“这个卫骁,后来抓住了吗?”

韩东升:“这种神出鬼没的职业杀手,抓是基本抓不到的,卫骁几乎不在人前露脸,露了,你也不知道他是真脸还是假脸。”

“我以为人/皮/面/具是传说。”

“于警官他们说的‘人/皮/面/具’当然是传说,但高明的易容术还是有的,肉眼贴上去看不出真伪,只不过你我都不会而已。”韩东升说,“这种人作案,连一颗指纹、一个脚印也不会落下。监控根本拍不到,警察能排查到的路他们不会走,杀完人就藏进人海,只留一个独门绝技在现场,作为向金主收钱的证明。大街上和你错身而过的流浪汉,可能就是个刚把手洗干净的杀手。”

也就是说,首先找不到这个人,找到了,也很难有证据起诉他。

韩东升:“春老先生在世的时候,就已经宣布门派金盆洗手,不干老行当了。当然,我们不是警察,卫骁遵不遵师命,我们也管不着。但那天死在他手里的十八个人里,大多只是当地农闲时出来打工的村民,这辈子去的最远的地方是县城,其中还有面粉厂老板的小儿子,才不到十二岁。这就实在是有点丧心病狂了。但是尽管这样,喻老和杨帮主他们还是不愿意下定论。喻老说,他算是看着卫骁长大的,不相信以春老先生的为人,会养出这种弟子。可是有人天天来闹,那一届武林大会吵成了一锅粥,都说要把万木春除出‘五绝’。”

喻兰川想起杨老跟他讲过的事,就问:“是因为这个卫骁以前来武林大会的时候,得罪过很多人?”

“杨帮主告诉你的吧?”韩东升点点头,“卫骁年轻的时候替师父来武林大会,有人看不惯他,事后约战……其实年轻人约战很正常,就是切磋一下、点到为止的事,卫骁却说翻脸就翻脸,当场下了狠手——那时候还没有现在的医疗条件,废了就是废了,卫骁也就此跟一帮朋友结了仇,从此以后,他就算来,也是私下拜会喻老他们,再也没有公开露过面,万木春的名声从那时候开始,就不太好了。”

也被人“约”过喻兰川没作评价,心说:先撩者贱。

所有闲得没事、在茶话会后找事约战的都有毛病,挨打活该。

“顶不住群情激愤,喻老出了盟主令,但我听长辈们说,到最后老盟主也没有盖棺定论,说面粉厂的十八个人就是卫骁杀的,他这一份盟主令是‘质询’,也就是朝卫骁隔空喊话,如果不是他干的,让他赶紧回信说一声,以免败坏门派名声。”韩东升说,“但是喻老做到了这份上,对方一点回音也没有。”

“又过了几年,行脚帮内乱,有万木春的人在其中搀了一脚,喻老这才知道,原来卫骁就躲在燕宁,那他就不可能没听说过盟主令的事,如果里头真有什么内情,他早该来找喻老。沉默等同于是默认。”

喻兰川一愣,忽然意识到,当年自己离家出走、独自去泥塘后巷被人绑架,是给大爷爷惹事,而甘卿出手救他,其实也是在给自家大人捅娄子。

“后来呢?”

“听老前辈们说,动手的人虽然是万木春一系,但能看出功夫还浅,”韩东升说,“而且做事有点……呃,活泼过头,也没敢真伤人,所以应该不是卫骁本人,可能是他那个小徒弟调皮吧。喻老这时候虽然失望,但还有回护卫骁的心,所以私下处理了一些痕迹,但是没想到警察那边也找到了一条狗的尸体,而且咱们这边也有嘴不严实的人,事情怎么捂也没捂住,还是传出去了。当时就我知道的,很多人都红了眼似的想掘地三尺,把卫骁挖出来,但是有老盟主在上面压着,这些事都是私下里做的,他们没敢大张旗鼓。”

喻兰川心里倏地一紧:“找到了吗?”

“那我就不知道了。”韩东升摇摇头,“那段时间我父亲身体快不行了,家里的事焦头烂额的,没怎么打听过——不过后来过了几年,那些跟卫骁结过仇的人都消停了,武林大会的气氛渐渐也没那么剑拔弩张了,我听过传言,说卫骁死了。”

这么多年,喻兰川一直担心当年那个小女孩会因为他受到什么伤害,这几乎成了他一块心病,直到前一阵子终于找到她,才发现自己完全是浪费感情。放下心来的同时,多少还因为黑历史在她手里,有点恼羞成怒。

他没想到这么一件小事背后有这么多牵涉。

如果卫骁真的死了,如果卫骁的死因真的和江湖仇杀有关——

那……甘卿知道吗?她知道当年是因为她多管闲事,招来了这些事端吗?她师父与别人的恩怨有没有牵连过她?她的手又是怎么弄的?

她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行脚帮的地盘上?单纯是为了给他们解围吗?

为什么亮哥胆大包天、敢组织流氓袭警的大流氓,见了她会吓成那样?

忽然间,喻兰川有种坐立不安的冲动,想立刻出去找甘卿。

见了她说什么,他还没想好,但非得马上见到她不可。

于是他立刻站起来,仓促地跟韩东升告别。

韩东升却忽然叫住他:“小喻爷,各位朋友都是来帮我的,我不是多嘴的人,你放心。楼上那姑娘的来历,越少人知道越好,武林没有看起来那么消停。”

喻兰川愣了愣,抬腿就走。

甘卿手机关机,朋友圈最后一条还是三天前更新的。

喻兰川先去楼上敲1003的门,这次,张美珍女士被他敲烦了,隔着门朝他喊:“没回来!不知道!你找我外甥问去!下次房租合同里就应该写上,禁止和邻居谈恋爱。”

喻兰川没顾上跟这嘴欠的老太太打嘴仗,打了辆车,直奔泥塘后巷的“天意小龙虾”。

隔壁的星之梦紧锁着,喻兰川看了一眼,闯进了烟熏火燎的后厨。

“干什么!”端着一锅汤的服务员差点撞进他怀里,“你找谁……喂!”

“小喻爷?”孟天意不在后厨,心事重重地刚从外面回来,一抬头,惊讶地看向喻兰川,“您怎么……”

“我找甘卿。”喻兰川一把拉住他,“急事。”

孟天意略微有些躲闪地说:“啊……她?这么晚了,还没回家吗?我看她把店门都锁……”

“锁什么门,她今天就没开门!”喻兰川打断他,把声音压成耳语的音量,在孟天意耳边低且快地说,“她今天把自己打扮成卫骁的样子,闯进了行脚帮的场子,当着民警的面,卸了行脚帮领头人的一只手!”

孟天意听见“卫骁”俩字,已经变了脸色,再听见后面半句,汗都下来了。

喻兰川的声音压在牙缝里:“我猜她还想卸点别的,当时把她拦下来了,可是现场太乱,过后一错眼,人就不见了。你是想让我去找她,还是将来刑警去找她?孟老板,我再问你一遍——她、去、哪、了?”

孟天意的眼角神经质地跳了好一会:“707路……她去马路对面坐的707路公交,终点站是东郊墓园……她自己到那边去的时候,不喜欢别人跟着……小喻爷!”

喻兰川已经没影了。

前些日子,燕宁下了一场雪,据说总共加起来大概有几千万粒,跟燕宁人口数量差不多,反正谁也没看见,原来是都落在了东郊。墓园的草坪上落着一层细细的白霜,不凋的松柏呼吸出的水汽起了一层薄薄的雾,冰冷,湿润,密密地往骨头缝里钻。

最里面的照明灯坏了,好久没人修,乌漆墨黑的,只有一点黯淡的月光落下,扫出了一个长长的人影——

此时此地,这人影实在是更像一条鬼影。

墓碑上的名字,刻的是“卫长生”。

卫骁是个让人战栗不安的名字,卫长生,则只是个很好说话的厨子。

他蹬的那个二手自行车还是女式的,脚总是有点伸不开,骑车的时候后背微微弓着,蹬得很慢,等着他的小女孩蹿上后座……小时候还行,大一点就蹿不了了,这车的后座焊得非常细,根本就是个摆设,不是带人用的,甘卿十二岁的时候就把这玩意压断了,一屁股直接坐在了后车轮上,非常伤自尊。

倒霉师父在旁边笑得扶墙,把她气得哭了一场,从此发誓苦练轻功。

……没练出什么名堂来。

师父是个古板的“唯分数论”,她记得自己小时候,他还肯指点功夫,等她大一点,他就不爱教了,一天到晚就知道拿着计算器,比较她跟隔壁小崽子考试差几分,想从他那挖出一招半式难极了,他好像就不盼着她能有点出息。

甘卿小时候还暗搓搓地怀疑,他是不是怕“教会徒弟饿死师父”,武侠小说里那些不把徒弟当人看的反派们都没有他抠门。

“我到现在都是个没有师父领进门的半吊子。”甘卿把墓碑下面落的松针拂去,她已经在这站了不知多久,身上落了一层露水,把外套的兜帽戴上,她抬腿往外走去,“万一功夫不行,死在别人手里,那也都怪你……”

就在这时,松柏林里突然冲出来一道人影,裹着凌厉的风声,转眼到了眼前,一把抓住了她。

深夜、墓园、黑灯瞎火、孤独的石子路、身边两排墓碑似笑非笑地凝视着她……她刚说完死人坏话。

饶是甘卿胆大包天,也差点吓出心脏病,“嗷”一嗓子,脱口叫出来:“师父我错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没写错,是亮哥把她认成了卫骁

分享到:
赞(9)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小心装了个鬼

    懒得起名字2019/06/01 19:22:4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