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这种无聊日子有什么好过的

韩东升:“……梦梦老师?”

喻兰川本人就是个半吊子盟主, 好多传说中的“武林规矩”, 他都得靠别人临时科普, 于严跟着半吊子盟主混,更是一窍不通, 他自然而然地把韩东升他们这些人, 视为和喻兰川“同一国”的。

直到听见韩东升说了这么一句, 于严才意识到,韩东升好像并不知道刚才那个神秘的挟持者是甘卿!

而且他还说漏嘴了!

三位“大侠”和一个民警,在四下乱闪的红蓝光里, 集体低头围观着地上奄奄一息的亮哥。

“这个……先不管别的了,”韩东升回过神来,最先圆滑地打破沉默, 指着亮哥说, “我觉得这位都快不行了, 是不是得快点送医院啊?”

“对对对, ”于严正尴尬得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如梦方醒地跳起来, 冲同事叫唤,“叫个救护车!这有个嫌疑人晕菜了!”

喻兰川也回过神来:“那他这伤怎么算?”

“没事,”于严连忙把方才短路的神经接起来,“他带着一帮狗腿子们袭警械斗,我们反抗的时候不留神伤的。我们五个人,手里还有个捣乱的嫌疑人,对方差不多有小一百号了, 现场没法控制,有点意外伤害也算情理之中,你没时间,交给我处理就行。”

喻兰川抬头看了一眼旅馆的监控。

“不用管,”于严摆摆手,“这帮流氓都是惯犯,他们锁门的时候肯定早把监控关了。”

韩东升:“那我岳父的事情,还要麻烦您了。”

“放心放心,”于严说,“先回去走个流程,然后我请大家吃饭。”

喻兰川来的时候自己开车,走的时候搭了警方的顺风车,他无意中一抬头,目光和副驾驶上的韩东升碰到了,忽然,喻兰川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老杨大爷一开始提起“五绝”,从来都会刻意把万木春隐去,哪怕这样显得他不识数。

被人执意追问,也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十分语焉不详。直到过元旦那天,话赶话、赶上了,老杨大爷才向他透露了一点关于“万木春”的事。

虽然说的是好话,但细想起来,这不太合常理——因为老杨帮主是个有仇不一定要报仇、但有恩一定要报恩的人,假如他们真的能确定,当年帮喻兰川逃走的就是“万木春”那支的人,大爷爷和老杨大爷一定会每天在他耳畔念叨一次,唯恐他记不住。

怎么可能这么多年过去,被他反复问起才提一句?

关于万木春,老杨大爷到底隐瞒了多少?

韩东升又知道什么?

他脱口而出的“卫骁”是什么人?

甘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行脚帮的地盘,她不认识亮哥,抓他,是因为看出他是这伙行脚帮众的头头,本意是想给那几个邻居解个围,没想到亮哥竟然脱口一句“卫骁”,还吓得尿了裤子。

卫骁就是她师父。

外人对他讳莫如深,把他传得都快妖魔化了。

其实在甘卿印象里,他只是个沉默寡言的老男人,天天穿一身洗得发白的改良中山装,蹬着二手自行车上班,一双手粗糙又干净,从来不让指甲长长。他不吃死孩子,也不喝人血掺的葡萄酒,嘴刁得很,因为他是个大厨。

从小没地方练刀,他就切菜、雕水果,切完雕完的食材当然不能浪费,于是到处搜罗菜谱,没事就照着做,长大后干脆就以此为业。可怜师祖,一辈子风华无双,老来跟徒弟过,差点吃出小肚子,隔三差五闹腾着忌口,差点“晚节不保”。

他自己却节制得很……当然也可能单纯是挑剔,临到花甲,看背影,仍像个青春年少的小伙子。

他们都说他养生有道,百岁无忧。

可他居然没领到退休金。

甘卿回到泥塘后巷,循着记忆里的小路,往深处走……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了。

“泥塘”也在缩水,前些年,这一头沿街的房子已经拆了,据说是为了拓宽街道。她站在空旷的街头,看过往的车喷出温暖的尾气,茫然地往四下看了一眼,没能回想起自己家以前在哪一块。

“杆儿。”

甘卿早听见了脚步声,没回头。

“那边的小花坛,就是你家门口。”孟天意走过来,在马路牙子上坐下,目光扫过甘卿缠着布条的手,“孟叔给你记着呢。”

甘卿终于动了一下,顺着他的指点看去。那是路边随处可见的小花坛,这会西北风正得势,花坛里只有枯枝,盖着瑟瑟发抖的塑料布,显得有点惨。

“孟叔,”她的声音几乎湮灭在车声里,“您再跟我说一遍,我师父是怎么没的?”

“那一阵子他脸色都很差,有时候还走神,恍恍惚惚的,别人问起,他就说是因为过节,饭店客人多,总加班。掌勺也是体力活,我们都劝他,年纪大了就别那么辛苦了,该交给年轻人了……结果有一天果然就出事了,他下班回来太晚,骑车被车撞了。”孟天意说,“当时看着,除了狼狈一点,也没什么大事,就让肇事司机走了。可是……毕竟上了年纪的缘故吧,过了几天,腿突然不行了,在家卧床好一阵,还用上了拐。”

甘卿没有打岔,静静地听着。

“然后有一天……我记得是九月初九,重阳节——卫兄突然架着拐来找我,交代后事似的,跟我说了好多话,还给了我一盒信,让我按信封上标的日期,到日子就寄给你。他说反正你也不回,穿不了帮。”

甘卿的手指狠狠地捏紧了。

“我当时就觉得不好,过了几天,果然……唉。当时的邻居看他门口积了好几天的报纸,又想起有一阵没见过他了,有点担心,敲门一看……说是猝死,中老年人挺常见的,心衰,身边没人,人一下过去了。”孟天意叹了口气,“杆儿,别多想,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就算你那会在燕宁,也不可能一天到晚不出门陪着老头,不一定赶得上那要命的几分钟。赶上了,人也不一定救得回来……多少年了,别惦记了。”

甘卿一字一顿地说:“我师父没有心脏病。”

“好多心脏猝死的平时也……”

“庖丁解牛,”甘卿蓦地转过身,打断他,“出了车祸,会连自己身上的筋骨伤没伤到也不知道?”

孟天意仰起头看着她:“道理你不是都知道吗?他当然知道,但是既然不愿意说,自然有不说的道理。卫兄上了年纪后,闲聊起来,总是后悔自己年轻时候锋芒毕露,做的一些事太过了,如果老来能了结,也无怨无悔。他不想让你知道了心怀芥蒂。”

甘卿冷冷地说:“他当时确实不是病死的,对吧?周围的人都知道他出了车祸、撞了腿,所以即使看见他身上有伤,大家也不会多想。死在家里,看着风平浪静,像寿终正寝,没有家属不依不饶地要查,当然也没有人仔细验尸,就干干净净地按猝死处理了!”

“你别多想,也别听我二姨胡……”

甘卿:“行脚帮的一个杂碎喽啰怎么会一眼认出我,脱口就叫‘卫骁’?”

“甘卿!”孟天意脸色严肃下来,“就算卫兄不是寿终正寝,他心里如果真有冤情,以他的手段,想留下什么线索证据,早就留下了!你想不明白?他过世前,找我寄存遗物,除了你的事,其余一概只字未提,因为这辈子让他挂心放不下的就你一个人!你要是懂事,就该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了,别让他九泉之下不放心。”

“我的日子?”甘卿抬腿走上斑马线,她的脚步很轻盈,于是老远一看,人也显得轻飘飘的,像一阵风就能吹走似的——除了吃喝拉撒,整天在小破店里胡诌,骗一帮小孩听她讲故事,再买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这种无聊日子有什么好过的?

可是这些话说出来怕孟老板伤心,于是她在嘴里过了一遍,又咽回去了,笑了笑,大步过了马路。

喻兰川晚上回去以后,第三遍去敲隔壁家的门,甘卿依然没回来,他想了想,转身去了楼下。

“小喻爷,”韩东升给他开了门,“我就知道你得来,快请进。”

喻兰川:“嫂子不在?”

“回我岳父那头住几天,怕老人家万一自己回去,”韩东升叹了口气,“我在这管孩子——孩子睡了,不用管他。”

韩东升家里透着狼狈,没了女主人,更是雪上加霜。他找了半天,没找到能待客的茶具,最后只好翻出个一次性纸杯给喻兰川倒水:“见笑。刚搬回来,好多东西没来得及置办,家里又一直出事,都顾不上了。”

喻兰川随口说:“当年没卖房子就好了,租的房怎么也没有自己家住得舒服。”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韩东升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自嘲自己没有投资的命,他沉默了一会:“当时……其实也是没办法。卖房炒股其实是假的,股票什么的,我压根就不懂,哪有那种胆子?”

喻兰川一愣。

韩东升敦厚地笑了起来:“我爸妈没得早,蓓蓓的父母对我特别好,我就一直拿那边当亲生的看。当时我岳母一场大病,家里积蓄都耗光了。爸呢,就是个普通上班的,除了老屋,没攒下什么财产,我跟蓓蓓都没有兄弟姐妹帮衬,总不能让老家儿卖棺材本吧?我就托朋友,把这边的房抵押了,找了个不大正规的民间机构,借来一笔急用的钱周转。只是这笔钱来路不好解释,想说是我父母留下的,但是结婚前谁家里怎么回事,互相都知道,瞒不过去,那会我看周围的人都在说股票赚钱,就骗蓓蓓说父母留下一点钱,我买股票了,好多年一直忘了,最近家里用钱才想起来,没想到赚了那么多。”

喻兰川轻轻地问:“为什么不说实话?”

“她那阵压力太大,我是想,先不告诉她,等事情过去,我慢慢把钱还上,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把抵押一解就得了。”韩东升有些不好意思地一低头,“嗨,那会年轻么,不懂事,哪知道‘钱难赚、屎难吃’,用钱用得急,也没仔细算利息,老人家没救回来,这个钱到底没还上。我没敢跟蓓蓓说,只能继续骗她,本想拖一阵,等她过了丧母的那段情绪再提。结果越拖越不敢说。不过也好,她一直以为我们的钱在股市里,只是套住了,没准哪天就能涨回来,心里一直有期待……不说我家里这点破事了,小喻爷是为了今天帮我们的那个人来的吧?”

喻兰川抬起眼。

“我听小于说‘梦梦老师’,”韩东升说,“我儿子加了楼上那位女邻居的微信,我见过他的备注,就是她吧?原来是个女孩,怪不得当时她不说话。杨帮主他们知道吗?”

喻兰川想了想,上次老杨跟他讲“万木春”的时候,甘卿正开着门清理地板,杨帮主没表现出什么异样,应该是不知情的。

“怪不得。”韩东升嘀咕了一句,“虽说老一辈的事跟她也没什么关系,但是敢直接住进一百一,胆子也够大的。”

喻兰川就直接问:“‘卫骁’到底是谁?”

“是万木春的弟子。万木春亲传的弟子,老爷子在世的时候亲口承认过,这个弟子青出于蓝。我小时候见过一次,就是今天这幅打扮,手指间转着一把小刀,不怎么说话,显得城府很深,一双眼睛看着你的时候,你觉得自己全身两百多根骨头都在他掌握里,他想挑走哪根就挑走哪根……当时身边还带了个几岁的小女孩,啊,就是她吧?”韩东升说,“女大十八变,认不出来了。”

喻兰川追问:“后来为什么不来往了?为什么你说甘卿敢住进这里是胆子大?”

韩东升犹豫片刻。

“这姑娘平时对我儿子挺好的,跟邻居们抬头不见低头见,也特别有礼貌,今天还帮了咱们,我说这些捕风捉影的话不大应该。”韩东升的脸色挺纠结,“但……十几年前,卫骁上过‘盟主令’。”

盟主本人一头雾水——他们还没告诉他“盟主令”是什么玩意!

这盟主当的,真像个居委会的傀儡!

然而还不等他问,就听韩东升继续说:“听说是因为他身上背了十八条人命。”

分享到:
赞(9)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太帅了…………

    懒得起名字2019/06/01 17:23:2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