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卫骁?”

“大师”的体型相当于一个半于严, 断了腿, 还不配合。

于严跟自己的同事、韩东升三个人连拖再拽, 一脑门热汗:“到底怎么回事!”

就算他们方才冲进来抓人的动静很大,可是前后也就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这群流氓瘪三怎么可能集结得这么快?

真有这种本事, 他们还当什么地痞无赖?保家卫国去不好吗?

韩东升实在是不擅长跑, 假发已经被汗浸得挂不住,他摘下来夹在咯吱窝底下,气喘吁吁地回答:“可能……可能是我露馅了, 我刚才进门的时候正碰上一个同事……”

于严服了:“你同事怎么会跑到这来?!”

另一个民警小声说:“朝圣吧……于哥,这地方号称‘情侣一条街’,挺红的。而且在这碰见熟人, 绝对不会互相打招呼, 就……你懂的。”

于严心里异常悲愤, 心想:我一个单身狗, 懂什么懂?

这时, 追得最快的行脚帮众已经挥着各种棍子冲了上来, 韩东升责无旁贷,担起断后任务,他低喝一声,猛地把手里的气功大师推了出去。

气功大师原本是他们仨抬着,韩东升这一下不知用了什么劲,掌力竟然能从气功大师身上传到了两个民警那里,三个人加在一起差不多有五百斤, 被他一双手推出去,一起往上冲了好几层台阶。

然后他赤手空拳,迎上了对方的棍子。

韩东升用胳膊抵在太阳穴边,硬抗了一棍,随即肩走弧线,一推一撞,将对方手里的棍子夺了过来。

旅馆的楼梯间很窄,韩东升一人持棍,差不多就把通道给堵住了。

他那厚实、平时好像总也挺不直的背影像一座山。

于严好不容易刹住脚步,吃惊地回过头去。

因为周老先生的缘故,他几次与韩东升接触,对这男人的印象都是“没脾气的老实人”。在电视剧里,“老实人”要么是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要么是蒙在鼓里的接盘侠。这些角色往往缺灵魂、短智慧,因为毫无萌点,只配当个加剧剧情冲突的道具。

现而今,“老实”俩字,基本是骂人的话了。

即便当着外人的面,他泼辣的妻子有时都按捺不住脾气甩脸色,私下里,一定叫过不少声“窝囊废”。

要是她看见这个背影,一定就不会再说出那三个字了。

于严握紧了警棍,嗓音变了调子:“兰爷,这人你接一下!”

“不管。”

“喻兰川!”

于严的吼叫声还没落下,一道人影突然与他错肩而过,快得看不清。

这楼梯间窄得能让韩东升一个人堵住,到了喻兰川那里,却又不知怎么,显得很宽,他一阵风似的与于严他们错身而过,彼此连衣角都没碰上,就像一个没有厚度的人。

与此同时,于严手里一空,警棍被人抽走了。

喻兰川:“闪开。”

韩东升听见耳后传来风声,猛地侧身避开,一个一米高的不锈钢垃圾桶“呜”一声,擦着他飞了过来,把冲到最前面的几个人撞了出去,连累了后面的一群。几个行脚帮的擦着边绕过同伴往上跑,喻兰川伸手一拍韩东升,同时一棍子递了出去,在那人胸口处一点,对手自然而然地格挡,警棍却忽地往上一撩,狠狠地掀了他的下巴。

韩东升:“好剑。”

“练剑吃亏,”喻兰川抖了一下手腕——把警棍当剑使,还是太沉了,非常不顺手,“比如刚才这句,我就觉得你是在骂我……还过不了安检。”

于严:“你又不坐地铁!”

“他们拿铁棍……”喻兰川一脚踹飞了一个人。

这时,行脚帮的也学聪明了,后面冲上来一大帮举着木椅板凳当盾牌的,木腿朝前,硬往上撞。椅子腿当然比胳膊和警棍都长,喻兰川被迫顺着台阶往上跑了几步,然后猛地回身,一跃而下:“我拿有刃的金属剑——

喻兰川手里的警棍像闪电一样从对手头顶劈了下来,首当其冲的来不及把木椅举起来,以为自己要开瓢,下意识地闭上了眼。

可是出乎意料的,那警棍并没有照着他的脑袋砸,落下来的时候偏了一点,顺着他的耳朵削下来,到了下颌骨附近,猛地变砸为横扫,两颗带血的大白牙当即飞了出来。

喻兰川冷冷地问:“到时候怎么鉴别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说得清楚吗,警察同志?”

于严先是啼笑皆非,随后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又有点笑不出。

所谓“走正道的人”,就是这个人所能得到的一切荣誉、努力所能达成的一切结果,都是基于社会公序良俗的——托福是一分一分考出来的,论文是一点一点磕出来的,年薪是无数个加班熬点熬出来的。

而半辈子的努力成果,可能都会因为“防卫过当”四个字而全盘崩溃。跟这些什么都没有的底层流氓们对上,怎么都是投鼠忌器。

“高高跃起,拿警棍往下砸”与“用自己的臂力扫”,这两种方式差好几个力量级,前者能把人脑袋砸成个烂西瓜,后者顶多让他懵一会,甚至不会失去行动能力。

而且这位文明的喻兰川先生,他在下手已经留了很大余地的同时,还要分出一半的脑子小心不要“防卫过当”,身与心都极度繁忙,对方人多势众,很快挡不住了。

于严:“先从这出去!这条街地方背,都是他们的人,他们有恃无恐,我就不信,这帮流氓还敢追到大街上搞群体械斗!”

“楼顶走,”闫皓说,“楼顶有个铁门!跟着我!”

于严:“蜘蛛侠同志,干得好!”

闫皓的脸一下红透了。

一直以来,他都很害怕跟别人交谈,他总觉得别人看他的眼神、跟他说的话都是锉刀,在不断地消磨他,就连别人礼貌性的夸奖也让他恐慌,因为能感觉得到对方言不由衷。

这还是是第一次,他从别人的话里获得了鼓励,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自己在做有用的事、在帮大家的忙。

这像一管新奇的鸡血,直接打进了他的心脏,闫皓近乎有些“人来疯”地冲到了最前面,主动请缨:“我去撬锁!”

闫皓冲到前面撬锁,两个民警按着活鱼似的气功大师,喻兰川和韩东升断后,一行人且战且退,现场凳子腿、长棍与垃圾桶乱飞,异常混乱。

闫皓撬锁的手艺也不太灵光,脸涨得通红,一边在锁眼里乱捅一气,一边用蛮力连扭再拉,就差上牙啃了。终于,在他们退无可退的时候,“喀拉”一声,连着铁链子的门锁掉了!

闫皓大大地松了口气,手都有点发软:“这边!”

然而他刚进小门,走了没有两步,就倒退了回来。

于严一把按住他的后背,喘着粗气问:“怎、怎么……”

闫皓没回答,但于严已经看见了——七八个手里拎着砍刀的行脚帮众,已经在楼顶等着他们了,刀尖指着闫皓的鼻子。

他们被堵在了这个小小的楼梯间里。

被他们铐住的气功大师有恃无恐:“现在放开我,一会打断你们一条腿,给你们留一条好腿蹦回去。要不然……噗!”

于严一拳怼在他下巴上,差点把气功大师的嘴砸漏气了,脸立刻肿了起来。

另一个小民警:“……”

于严面无表情地问:“你看见我干什么了吗?”

小民警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于严揪住气功大师的领子,恶霸似的威胁道:“再说一句话,老子把你另一边脸也打肿。”

小民警连忙表忠心:“于哥,我什么都没听见!”

就在这时,楼顶上持刀的几个人已经动了手,对着闫皓劈头就砍。

闫皓在刀光剑影里左躲右闪,试图堵着通往楼顶的小门,不让他们下来。可他手里只有个爬墙用的铁钩,非常不趁手,躲得险象环生,几次差点刮破了衣服。

“停!停!”

“铛”一下,闫皓的铁钩和一把砍刀撞在一起,两个人同时手麻后退,余音在周遭回荡不止,乱糟糟的现场安静了下来,双方都往出声的地方望去。

喊“停”的人居然是亮哥。

这会,亮哥那张总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脸上带着极度惊恐,他脖子上扣着一只绑着黑色“缠手”的手,指间夹着一把小刀片。

挟持他的人跟他差不多高,周身裹着严严实实的长外套,不出声,看不出男女。

这人带着兜帽和口罩,头发压下来,还挡了半个额头,只露出一只眼睛,那只眼睛不知为什么,让人想起眼镜王蛇,越过人群看过来,落在喻兰川身上时,眼角微微一弯,似乎是笑了。

喻兰川倏地一愣,他认出了那只眼睛。

这时,挟持者轻轻地踹了亮哥一脚。

“让开让开,都让开。”亮哥立刻说,额角一颗汗珠掉了下来,落进了眼珠里,周围一帮行脚帮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开始都迟疑着不动。

亮哥的眼珠飞快地转到眼角,仿佛是想看清楚身后人的真面目,刚要说什么,他一张嘴,突然发出一嗓子不似人声的惨叫——挟持者招呼都没打,单手扣住了他的右臂,那里发出可怕的碎裂和裂帛声。

喻兰川蓦地变色:“甘……干什么!”

韩东升却退了半步,神色倏地凝重下来,难以置信地喃喃说:“卫骁?”

喻兰川:“啊?谁?”

韩东升没来得及回答,亮哥已经在惨叫之后带着哭腔咆哮了起来:“都让开!聋了吗!让他们走!走!”

不是所有人都能通过一只眼,就立刻认出“点头之交”的,除了喻兰川,其他人只是觉得挟持亮哥的那位眼熟。

于严有点弄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小声问:“兰爷……”

喻兰川竖起一只手——他好久没干过什么体力活了,拎着棍子的手有点脱力,这会有点微微地颤抖:“带上你的犯人,走。”

一行人紧张戒备着,喻兰川打头,闫皓殿后,缓缓往楼下走。

经过亮哥身边的时候,喻兰川突然停下脚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说:“几十号流氓提着凶器袭警,这事闹出去,够判你们几年的。”

于严虽然不明白喻兰川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激怒亮哥,但也知道,这个发小虽然时而靠不住,却绝不是喜欢惹是生非的,一定有他的用意,于是立刻跟着帮了一句腔:“今天我们的目标本来是这个诈骗犯,但是组织袭警,你小子也跑不了!”

可是亮哥对警察这句威胁毫无反应,甚至隐约还有点向往。

他整个人浑似刚从水里捞出来的,全身挂在那只卡在他喉咙前的手上,说不出话。于严看清了他的表情,觉得很奇怪——这个亮哥脸上的恐惧不是怕挨打,也不是怕挨刀,倒像是见了鬼一样!

他于是朝那戴口罩的人仔细看了一眼,片刻后,作为民警锻炼出来的人脸识别能力上线,于严震惊了:“你……你是……”

那挟持者冲他眨了眨眼,随后略微侧头,抬了抬下巴,示意他们抓紧时间滚蛋。

可就在这时,喻兰川突然越过亮哥,一把伸手攥住了挟持者的手腕。

挟持者手指间有刀,被他一碰,刀尖立刻在亮哥脖子上拉了一条细细的血痕,亮哥“啊啊”叫着,张着嘴喘气,竟当场尿了裤子。

周围的行脚帮众人们又一阵骚动。

韩东升失声叫道:“小喻爷!”

“谢谢你解围,”喻兰川一字一顿地对那挟持者说,“但我再说一遍,把人送到派出所来。”

都这时候了,他就好像拎不清的唐僧,竟然还不赶紧跑,还和“友军”较起劲来!

韩东升不知为什么,比方才被人围着打还紧张,轻且急地说:“小喻爷,快松手放开这位……这位朋友,咱们先走!”

喻兰川充耳不闻:“走你的。”

挟持者似乎也颇为无奈,喻兰川的手指用力地攥住这人手腕,手心的温度很快浸透了薄薄的缠手布条,又温暖、又咄咄逼人。

两人就在棍棒丛中僵持住了。

韩东升脸上的血色都没了。

这时,那个挟持者轻笑了一声,叹了口气,似乎是受不了喻兰川,妥协了。

“我不相信你,跟我们一起走。”喻兰川一边示意同伴们往外退,一手死死地拉着挟持亮哥的人。

挟持者眼角弯起的弧度消失了——你小子不要得寸进尺。

喻兰川缓缓提起了另一只手拎着的警棍,似乎真打算不分敌我,在这种地方和“友军”动手。

所幸挟持者脸色很冷,却到底没动手,在韩东升胆战心惊的注视下,他挟持者亮哥,却被喻兰川拖着,三个人保持着怪异的姿势,一点一点往外挪。

这场景要是让不明情况的外人看见,可能一时还看不出来谁跟谁一伙。

他们这样挪出了凶残的情侣酒店,挟持着亮哥的人突然感觉到了什么,松开了卡在他喉咙上的手,同时屈指弹向喻兰川的脉门,把半死不活的亮哥往喻兰川怀里一扔,转身就走。下一刻,刺耳的警笛声响起,守在门口的民警们叫的外援终于到了。

大小流氓们见事不妙,纷纷蟑螂似的往四下一钻,躲得躲、藏得藏。

喻兰川洁癖,那个挟持者突然把一身腥臊味的亮哥推给他,他接也不是,推也不是,一时手忙脚乱,好不狼狈,再一抬头,人已经没影了。

亮哥瘫在地上,右臂软塌塌地垂着,血迹从袖子里浸出来。

韩东升连忙蹲下来,撕开他的袖子。

闫皓探头一看,“啊”了一声:“手上的大筋……挑断了。”

韩东升和于严同时转向喻兰川——

韩东升:“小喻爷!你知道他是谁吗,你怎么敢……”

于严:“我的妈,兰爷,我没认错吧?刚才那是我梦梦老师……”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闭嘴,面面相觑,空气都安静了。

分享到:
赞(2)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