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挺可爱的小喻爷

“这是韩大哥的孙子, ”落座以后, 老杨大爷见喻兰川一脸茫然, 就介绍说,“当年的‘浮梁月’韩贞韩大哥, 精通奇门八卦, 掌法也是一绝。可惜小川你生得晚, 没机会见一面。”

韩东升:“惭愧,惭愧。”

喻兰川第一次听人提起“浮梁月”,就觉得有种出尘的仙气, 感觉这个人设应该是一个穿长袍的清瘦男子,广袖飘渺,站在云雾缭绕的山巅, 马上要凭虚御风而去。然而眼前这位韩先生, 仿佛是“仙气”的反义词。

他顶着一张柿饼脸, 因为笑容堆得太满, 总仿佛有点放不下似的, 说一句话, 点一次头,连刘仲齐这么个小孩给他端茶倒水,他都连忙站起来接,从神经到肉体,都似乎是上好了发条,随时准备冲上前去,给人敬献一把过火的殷勤。

喻兰川就客气地“哦”了一声:“我听杨爷爷说, 您也住这?”

“以前住这,”韩东升说着,笑容有点发苦,“前些年房价涨得人害怕,上中介一问,听得头都晕,咱们没见过那么多钱么。政府又老说要调控,我们都觉得这房价是到最高点了,那会股市正热,一路飙到六千多点,人家都是几倍几倍的翻,看人家眼热,就……把这老房子卖了。哪知道……唉,生不逢时,咱们没踩在点上,刚把房钱倒腾到股市里,股票就套住了,房呢,涨更高了!小喻爷见笑,我可能是天生缺点财命吧。”

老杨大爷问:“你把这边房子卖了,住哪去了?”

“哦,前些年我岳母没了,我们就搬回去跟我老岳父住了,也方便照顾老人,就是那边没有个像样的学校,上了两年,学校真是次,眼看要把孩子耽误了,这才又托人、又想办法,废了牛劲,弄了个借读名额,回这边上学。咱们大人委屈点没什么,不都是为了孩子吗?”韩东升说,“好在我从小在这院长起来的,跟老街坊们都有点面子,租咱们院的房子比市面上便宜。”

“明白了,”喻兰川心说,“一棵韭菜膨胀了,幻想一夜暴富的故事。”

喻兰川本人不太喜欢没事闲聊,尤其是跟不认识的人尬聊,在他看来,无效的沟通还不如大家各自玩手机。

“小喻爷是干金融工作的,那平时上班就是看k线图吧?”韩东升笑得见牙不见眼,说,“有空多给咱推荐几支股票啊,哎,你现在拿的哪几支啊。”

喻兰川耐着性子回答:“我不是操盘手,最近闲钱不多,上班也忙,没时间老看大盘,早撤出来了。”

“哎,那多可惜,”韩东升凑过来,“你们内部人员,消息灵通,肯定都知道买哪个稳赚不赔的吧!”

喻兰川:“……”

槽多无口。

韩东升说是来“打个招呼”,一个招呼打了一个多小时,此人腚沉似泰山,喻兰川的腰椎都开始隐隐作痛了,滔滔不绝的韩先生还没有要告辞的意思。

唯一高兴的,恐怕就是刘仲齐小同学了,利用这个时间,他偷偷摸摸地打开中文字幕,看完了《狮子王》。

好在这时候,又有人敲了他家门,喻兰川得以片刻喘息,连忙出门看。

敲门的人指着隔壁张美珍女士家问:“不好意思,打扰了,请问隔壁是没人吗?”

喻兰川看了一眼:“上班了,您有什么事吗?”

敲门的人说:“您有他们家人联系方式吗?我是楼下的,他们家可能是水管爆了,水都流到楼下去了。”

这会,张美珍女士还在三亚晒日光浴,甘卿接到电话,妆都没来得及卸,寒冬腊月里,她拎着大长裙,兜着风一路狂奔,像个搞行为艺术的。

刚跑到电梯间,就碰见了一个陌生的小男孩,小学二三年级的模样,背着书包,看人的时候抬眼不抬下巴,总像是在翻白眼,嘴里还嚼着口香糖。甘卿没在意,这楼是学区房,经常有陌生小孩搬进来,念完小学就走。

见小孩不停地盯着她看,于是垂下了眼皮,尽可能遮住异色的瞳孔,又伸手拨了拨乱七八糟的长发,以防这惊世骇俗的神婆形象吓坏祖国花朵。

没想到小学生主动和她搭了话:“姐姐好。”

甘卿气还没喘匀,就冲他笑了一下。

“我是刚搬到804的韩周,今年八岁,三年级,姐姐,你喜欢古娜拉黑暗之神吗?”

甘卿一头雾水,听名字,感觉这位偶像可能不是什么好人:“还行?”

电梯来了,韩周小朋友就一手插兜,一手挡住电梯门,四十五度侧身,他亮出一对高低眉,仰着脖子凹了个造型:“姐姐,我觉得你很漂亮,你愿意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吗?”

甘卿好久没见过这么奇异的熊孩子了,差点没接上话:“……不了吧,毕竟三年起步。”

“明白,”韩周打了个指响——第一下没打响,连忙又补了一下。

甘卿:“……”

你明白什么了?

小男孩:“女生都是需要追求的!”

电梯把韩周小朋友放在八楼,正在搬家的八楼一片兵荒马乱,韩周刚走出电梯,甘卿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尖叫:“谁让你过来的!这还没收拾好呢!你姥爷呢?!”

“我姥爷去听大师讲座了。”韩周小朋友气定神闲地回答,“就上次九个煮鸡蛋卖二百五十块钱的那大师。”

甘卿听见楼道里那位女士坦克似的咆哮了一声,“轰隆轰隆”地朝电梯驶来,连忙按开快要合上的门,让她进来。

一路到了十楼,“坦克”又声势浩大地开了出去,双手叉腰,朝楼道开了炮:“韩东升!你死在外面算了!老傻X又去给人送脑浆,你儿子无家可归,千里迢迢讨饭来了!你个大老爷们儿,一天到晚狗屁事不管,就知道聊聊聊聊聊,没脸的玩意!老娘要你有什么用?!”

甘卿感觉整座楼都在她的咆哮下震颤了,震出了一个球状男子,还是从小喻爷家里滚出来的。

“你小点声!”男人一边擦汗,一边对门里的喻兰川说,“留步、留步,跟小喻爷聊天长见识,以后一定常来往。”

喻兰川感觉这位韩先生还不如那三脚踹不出一个屁来的宅燕子,强颜欢笑,心想:“您可千万别来了。”

“坦克”杀气腾腾地冲上来,一把薅起韩东升的后脖颈,拳打脚踢地将他滚向电梯,她飞起一拳砸在男人厚实的背上,用力过猛,反而把自己的指甲戳劈了,更加怒不可遏:“你还敢还手!”

韩东升弱弱地辩解:“……我没有,我都没动。”

“你就是还手了!仗着你们家那些不三不四的邪门功夫,你故意的!这日子没法过了!”

“我真没有……”

甘卿贴着墙,战战兢兢地躲过这两口子,和门口的喻兰川面面相觑片刻,这才看见等了她半天的楼下邻居,赶紧说了声“对不起”跑去开门。

水管果然是爆了,隔壁又是一阵忙,喻兰川在甘卿门口晃了两圈,见她把长裙往腰间一绑,挽起裤腿,断水断电、拿毛巾堵住破裂水管的动作相当熟练,要是给她个工具箱,差不多自己能钻进去修,也不知道是多少危楼破房磨练出来的,就没进去添乱。

他转头对老杨大爷说:“麻烦您给张奶奶打个电话,告诉她一声。”

“刚才打了,”老杨大爷冲开着门的1003说,“姑娘,美珍让你全权处理,花多少钱她回来给你报销。”

老杨大爷背着手,站在楼道里,摇摇头:“小韩这个人好面子,爱搞这一套,非得让我带他来认识认识你,见也见了,行吧。”

喻兰川忽然就有点明白老杨帮主为什么心累了。

浮梁月已经成了浮梁月饼。

堂前燕的梦想是当个聋哑人,以后跟塑料结婚。

穿林风扬言要烧打狗棒。

“杨爷爷,”喻兰川问,“那个万木春的后辈,您有联系吗?”

按照现有情况推断,那位……大概率也是一朵奇葩。

正在拯救泡水地板的甘卿倏地一顿。

“万木春那一支,都是邪性人,离群索居,不入世的——也没办法,他们练的就是那种功夫,但是这时代不允许他们重操旧业了,能不能传习下去都不知道。”老杨大爷摇摇头,“真断了传承倒也好说,就怕走歪了路的。江湖可不是以前那个江湖啦!”

甘卿背对着老杨大爷,目光轻轻一动,不动声色地笑了一下。

她拎起一把泡水的木椅,甩了甩上面的水珠,就听老杨大爷又说:“要说起来,最后一次知道他们的消息,还跟你有点关系。”

水里的甘卿和楼道里的喻兰川同时一愣。

杨大爷说:“哎,你不记得了?那会你还小,当年行脚帮内乱,他们帮主找了你大爷爷,要讨伐叛逆,那帮人狗急跳墙,把你绑走了……唉,现在这些不肖之徒,忒不讲究了,恩怨不及家人嘛,何况还是个小孩子。”

竖着耳朵偷听的甘卿皱起眉——泥塘后巷,行脚帮?

有点印象,她不知天高地厚的时候,好像确实跟行脚帮起过冲突,不过都是些小杂碎。

喻兰川瞳孔轻轻地一缩。

老杨大爷就继续说:“第二天早晨,我们才在郊区一个垃圾填埋场里找着你。绑你的那伙人后来逮住了,这些人伤天害理的事干得不少,还拐卖过人口,功夫却都十分稀松二五眼,被抓住了还都是蒙的,说当时明明是追着你跑的,结果半路被人偷袭,都没看清偷袭的人长什么样就被放倒了。追你的时候身边还带了狗,警察找到了一条狗的尸体,脖子上一刀,不到一根手指长,刀口干净利落,除此以外没别的伤口。这么工整的刀,也就是庖丁解牛的手法了,我和老喻大哥都觉得是那边的人出了手,不过人家没有挟恩图报的意思,到最后也没露面。”

万木春……

所以当时那个自称“庖丁解牛”的犯罪团伙,她亲自追踪,亲自找上门去,还掰断了他们供奉的春字牌?

忽然,喻兰川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只见甘卿把木头椅子放下,略侧过身,用眼角瞥了他一眼,目光隐晦地划过喻兰川精致又高档的皮囊,落到他的腰部以下。

老杨大爷无知无觉地说:“那回真悬啊,找着你的时候,你身上衣服都没了,幸亏不是冬天,不然冻一宿不是闹着玩的……”

喻兰川脑子里“嗡”一声——不,够了,您别说了!

“哟,想起来了,那小孩居然是喻家的。”甘卿不怀好意的余光仿佛要刺破小喻爷熨帖的西裤,“内裤上的狗可有童趣了。”

老杨大爷被自己三言两语勾起了回忆,放完了炸雷,就慢吞吞地坐电梯下楼去了。

喻兰川猛地一回头,发现甘卿正拎着拖把盯着他看,顿时恼羞成怒:“拖你的地板,看什么看!”

甘卿意味深长地说:“没什么,突然想……小喻爷这种老成持重的才俊,没准内心也有非常活泼的一面,就觉得挺可爱的。”

喻兰川:“……”

“活泼”的小喻爷于是“可爱”地拿出手机,拍下了1003水管爆裂的实景,发到朋友圈,实名揭穿骗子骗术——看看,这就是卖给你们水逆退散卡的人,自己家水漫金山都镇不住,还有什么话好说!

过了一会,果然有人留了言,喻兰川看见他助理激动地说:“听说占星师占卜、祈福,都是要以透支自己的命运为代价的,果然是真的!”

骗子再厉害,始终是有套路的。

挡不住人们自欺欺人。

小喻爷一言不发地回了屋,想换个助理,换一帮正经邻居,换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地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韩东升一家四口搬过来——带着他老岳父——给一百一满院的退修闲散人员们增了无数热闹和谈资,尤其是这位岳父。

804是一间两居室,四口人住着实是挤了些,卧室不够,只能从主卧里隔开一个小隔间,打通了阳台,当做韩周小朋友的儿童房。

韩东升的老岳父七十来岁,身体硬朗得很,还能骑自行车去买菜,完全有独立生活的能力,他自己又有住处,按理说,没有必要跟女儿女婿挤在一起。

可是不行,因为这位老先生必须时刻有人看着,他沉迷各种保健品,一个不小心,他老人家就会溜出门去买十万块钱一张的磁疗床,破坏力极大。

分享到:
赞(2)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