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这个世界上,谁不是一座孤岛呢?

向小满一回头, 店员的上半身就下意识地往后仰, 好像她的目光是飞溅的热油, 得拿个锅盖挡住脸才安全。

接着,他又似乎鼓足了全身的勇气, 磕磕巴巴地“喵”道:“您……您要冷静, 还有小朋友呢。有什么事情……有过不去的事情, 可以找别人帮忙的呀……我……”

他的声音低而迟缓,还有些口齿不清,像个智障。

向小满不等他说完, 就面无表情地走过去,连着纸包,抢了刀片就走。

店员闭了嘴, 不知所措地望着她的背影, 主动和陌生女人说两句话, 好像已经透支了他所有的体力, 直到她走出洗衣店, 他狂飙的心跳也没有要降下来的意思, 连腿也跟着一起发抖了。

好一会,他才从门口的镜子里看见了自己的形象——他五官端正、身材高大,但“端正”得并不美观,没什么特点,过目即忘。“高大”也不是“器宇轩昂”和“孔武有力”,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不是个胖子, 就是看着有点蠢笨。头帘遮住了眼睛,明明早晨刚洗过,这会又已经油得打绺了,整个人的气质紧绷而畏缩,好像时刻预备着给谁鞠躬。

“丑男。”他想。

看不下去自己的形象似的,他移开了目光。

洗衣店门口人来人往,他每天看见别人谈笑风生,都觉得纳闷,怀疑这些人私下里都有台本,说的话都是事先写好背下来的,否则怎么可能那么轻松,一点磕绊也不打呢?

每一次被迫和别人说话,他都得像把脑袋别在腰带上一样“豁出去”。

语气、语调、手放哪、眼睛看哪、说什么,这些他都得在心里彩排好几遍,可是彩排也不管用,一旦开了口,一心八用,他还是难免左支右绌、险象环生。

越说不好,他越慌,越慌越说不好,而人们也往往没有耐心听完他“吭吭哧哧”的表述,他们会打断他、忽略他、敷衍他……或者干脆转身走开。

他就像个格格不入的怪物,每次试图伸出触角碰周围的世界,都会遭到一场电击,久而久之,“伸出触角”就仿佛有了生命危险。

洗衣店的外间有个接待柜台,柜台后面是洗衣间,旁边还有个很小的杂物间,清洁工具、店里用的衣架和塑料袋之类的东西都堆在那,而这些杂物空隙里,还塞了一张窄小的行军床,那就是他的窝了。

窝里有一台型号很旧的笔记本电脑和一个“绫波丽”的手办——就一个,也不是什么限定版,网上那些大神们动辄一个展示柜的收藏太奢侈了。手办奢侈、柜子奢侈、放柜子的空间更奢侈。

她虽然不怎么贵重,却一直陪着他,她就像一个熟识亲近的朋友,他通过动漫了解她的故事,而她也在日复一日的陪伴中,明白他在想什么,无须赘述。

“闫皓!闫皓!”洗衣店老板回来了,大着嗓门叫他,“又跑哪去了?”

店员一哆嗦,小心地把绫波丽放好,转身走了出去。

“哎,吓死我了,你这小子,走路不出一声呢?”洗衣店老板拍了拍胸口,扔给他一个小本,“115号到121号的衣服好了,打电话催他们来取。”

闫皓听见“打电话”仨字就头皮发麻,比起打电话,他宁可徒手火中取栗。于是低头接过小本,他阳奉阴违地作个弊——把通知编成了短信,照着电话号码本群发。

老板看见,就唉声叹气地说:“哎哟,让你打个电话怎么了?两句话的事,现在广告那么多,好多人根本不看短信的。小闫啊,你这么内向可不行啊,你看你,没事就在屋里玩电脑、摆弄塑料小人,多大人了还看动画片!时间长了,心理都不正常了!人得跟别人交流,得出去交朋友。天天屋里闷着,你连对象都找不着,会被社会抛弃的!”

闫皓默默地在旁边听,三脚踹不出一个屁的样子,老板一看他这幅德行,头发都愁掉了一把。

“这回再开武林大会,你可不能在后面缩着了,去的年轻人也不少呢,多认识几个没坏处,听见没有?你家人把你交给我,我就得负责任。”老板一边数落,一边看闫皓缩头缩脑的样子生气,于是气沉丹田,爆喝一声,“腰杆挺起来!你家祖上是英雄,不是打洞的地鼠,给谁作揖呢!”

闫皓吓得一激灵,后腰倏地一下挺直了,站成了一张棺材板,然后贴着墙,姿势很晦气地溜了。

向小满离开了闫皓的洗衣店,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回家。她拎着装满了衣服的大塑料袋,沿着满地黄叶的林荫路走了一段,拐进了一条小胡同,胡同口有一家网红甜品店,常年排队,向小满犹豫了一下走过去,走过去站在了队尾,目光却很不安地四处打量,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这时,一个中年女人向她走过来,排在向小满身后,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肘,问:“这家卖的东西有点贵啊,好吃吗?”

向小满本能地瑟缩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躲开。

中年女人很慈祥地朝她笑:“不过真正的好东西,贵也值得,对吧?”

她说着,若有意、若无意地摆动了一下手背,不动声色地把一个纸包塞进了向小满手里。

向小满好像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脸上稀有的血色一下褪净了。

“11月11号。”中年女人收了笑容,音量低得近乎耳语,她狠狠地握了一下向小满的手,然后转身走了。

向小满怕别人听见,慌里慌张地往周围看,排在她前面的,是几个不知道什么原因提前放学的中学生,统一地插着耳机,都全神贯注地低头玩手机,没人注意她。她这才松了口气——也是,谁会把稀缺的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呢?

没有的,三十多年来,从来没有过。

向小满匆匆看了一眼女人塞给她的东西,那是一个信封,信封里有个纸包,装着一些药粉,信封上印着行宋体字:“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不是别人?”

她看见那行字,抿了抿发白的嘴唇,从队伍里走了出去,把信封塞进外衣兜里,这时,她在兜里摸到了什么东西,掏出来一看,是一张字条。

字条上清秀而有些稚气的字体写着一个私人电话号码……

以及一句话“有什么困难随时找我,我随叫随到”。

这是那天来她家的女警临走时悄悄塞给她的,向小满脚步微顿,脸上一瞬间闪过动容神色,然而那一点犹豫稍纵即逝,她的眼神很快麻木坚定下来,她把那张字条团成一团,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纸团没扔准,砸到垃圾桶边缘又弹了出来,滚到了小路中间,向小满没有回头看。

她刚一走,甘卿就靠着墙,从一条小岔路的土墙后面转了出来,眯着眼目送了向小满片刻,她走过去捡起了那张字条,脸上和煦愉快的笑容消失了,若有所思的眼神有些阴郁。一个刚买完东西的男孩闷头往前走,不小心撞了她,刚想道歉,一偏头正好撞见她的眼神,莫名一哆嗦,匆匆走开了。

不过人走了,那男孩手里的肉松蛋糕味却留下了,甘卿回过神来,皱了皱鼻子,阴郁的眼神馋没了。

她随手把那张字条揣进兜里,转到小店窗口前看产品价目表,浓郁的奶油香味从窗口源源不断地钻出来,勾勾搭搭地不让她走。甘卿一边看,一边捏了捏兜里的零钱,感觉单薄憔悴的人民币正含泪控诉主人不珍惜自己,良心上也有点过不去,于是她脚朝前、头往后,一步一挪地准备往回走,盘算着下个月多坑几个冤大头,拿了提成,一定要过来吃一顿。

正这时,迎面过来几个中学生,甘卿眼睛忽然一亮:“小齐齐!”

冤大头来了!

刘仲齐他们学校开秋季运动会,所以才提前放学,他刚代表班级跑完三千米,不知是累着了还是怎样,反正眼皮一直在跳,被甘卿一嗓子吓了一跳。

“过来过来。”甘卿笑得高深莫测,冲他勾了勾手指,“少年,请我吃下午茶,我教你一招万能防身术。”

刘仲齐一听,屁颠屁颠地就跑过去了。

十五分钟以后,阳光明媚的甜品店里,再一次上当受骗的少年出离愤怒了:“这就是你说的万能防身术?!”

“这就是世界上最有效的防身术。”甘卿咬了一口皮薄馅大的雪媚娘,软绵绵的奶油馅裹着巧克力豆,口感层次分明,巧克力豆有些融化了,丝绸似的,一抿就化,而最里面的奶油却还带着细小的冰碴,刚好解了这一口甜食的腻,回味悠长,甘卿觉得吃完这一口,天塌下来都不算事了,于是很有耐心地跟刘仲齐解释,“逃跑的学问可大了,你不单得能跑、跑得快,还得能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你要利用地形甩开对方,绝不能让别人有机会绕路堵你,不能完全跑直线,否则他们一扔东西就很容易砸着你……”

刘仲齐愤怒地打断她:“你这个骗子!”

上次,她用报警器骗他请了一顿麦当劳,上上次,她用卑鄙下流的撩阴脚骗他买了一根二百五十块的转运手链。

他居然不长记性,又上了第三次当!

没脸啊!

“我真没骗你,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再厉害的高手也总有失手的一天,没有什么功夫是‘万能’的,”甘卿喝了一口清咖啡,漱干净巧克力雪媚娘的遗味,又把小叉子伸向一块芒果慕斯,“想要立于不败之地,只有不动手——你见过你哥跟人动手吗?没有吧!他知道世界上所有的投诉电话,能逼逼绝不动手,这才是真正的高手风范。”

刘仲齐:“我呸!”

甘卿一点也不觉得跟小孩骗吃骗喝有什么不对:“反正你也没有女朋友,攥着零花钱没地方花,万一再钱多烧得,跑到泥塘后巷去被人绑架怎么办?我帮你降低一点风险,不用谢,应该的。”

刘仲齐咬牙切齿地说:“我女朋友没了,到底是因为谁?”

甘卿冲他一竖拇指:“完全是靠你自己啊!”

刘仲齐气得站起来就走,连书包也忘了拿。一口气跑出去两百多米,才感觉出肩上少了点什么,又七窍生烟地跑了回来。

他小火车似的闯进甜品店,看见角落里的甘卿斜靠在窗台上,一束窄窄的光穿过玻璃,刚好掠过她的眉目。

她低头看着什么东西,身上有种时光凝滞不动的、异样的宁静和冷漠。刘仲齐忽然想起城中村里救他的那个甘卿——无论是打她、骂她、还是伸手推她一个跟头,她都不在意,她似乎不在乎危险,也不知道疼,仔细品,有一点对万事都冷眼旁观似的倦怠。

刘仲齐愣了片刻,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谁让你乱动我作业的!看什么看!”刚灭的火又烧起来了,刘仲齐气急败坏地扑上去,一把抢回自己刚做完一半的英语卷子,“书包还我!”

“我是怕人给你拎走,好心替你看包才拿过来的,你那卷子也是自己掉出来的。”甘卿把书包扔给刘仲齐,惬意地嘬了一口奶茶,“得好好学习啊,小朋友,别一天到晚老想着飞檐走壁了,完形填空一共二十道,你一次性错了十四个,考试不及格不比被人打一顿恐怖吗?”

刘仲齐这张卷子是刚发的,要交上去给老师判的,学生手里没有答案本,他冷笑一声,抢过试卷就走,心想:“这文盲混混初中毕业了吗?装神弄鬼,就跟她看得懂一样。”

文盲混混甘卿心满意足地吃了一顿下午茶,一个蛋糕渣都没剩,然后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在手机日历的“双十一”这一天上打了个标记。

11月11号……这天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么?

“时间是……‘双十一’?”于严一脸匪夷所思,“你确定吗?谁定的脑残日子?”

“我,”喻兰川双手抱在胸前,一挑眉,“你有什么意见?”

于严说:“光棍节召开武林大会,盟主啊,你就不怕孤独一生吗?”

“孤独一生怎么了?孤独一生挺好的。”喻盟主半死不活地说,“十一号那天是周日,上午我能以体检的名义空出来半天。而且这样一来,外地来的可以周六过来,周日下午各回各家,不用耽误他们上班上学……也省得来参加的都是些无业游民和退休闲散人员。”

“行啦,看你那张晚/娘脸,你就当找了个一月八千的兼职,八千多的兼职可不好找。”于严劝他,“你们这大会的地点是,呃……老年活动中心?”

喻兰川一来是忙,二来是也没办过这种事,所以这一次“武林大会”,除了时间是他定的,选址、会议议程安排等等,还都是老杨大爷他们操办的,宣传海报也是“为友谊干杯”的中老年画风。

至于会议安排,一想起来,喻兰川就觉得生无可恋。

“你们动静最好别太大,兰爷,我跟你说,你们这事没有依法报备,万一太闹腾了,有人举报你们非法集会就麻烦了。”于严一边严肃地叮嘱,一边往后翻会议议程,“大会全程严禁武斗,以和平交流为最高宗旨……哦,这样就挺好……第一项,各大门派入场,盟主讲话,唔……就是互相熟悉的寒暄环节。第二项是……自由交流,为便于交流,各门派打散后分开坐,座次分为三区块,五十五岁以上及各派掌门(仅已婚掌门)进入A区,未婚人士填写信息表进入B区,其他宾客进入C区……怎么座次还分已婚未婚?”

喻兰川伸手盖住了眼睛。

于严读着读着,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自由交流环节结束后,B区小辈按座次,逐个到A区,接受长辈考校指点。第四项,才艺表演及午餐……不是,兰爷你等等!”

喻兰川伸手抢回了武林大会议程本,正色打断他:“看完了是吧,好,那我们说说这个‘堂前燕传人’的事。”

“没看完,”于严说,“我分析一下你们这个会议议程……”

喻兰川:“你不用分析了!”

于严抢在和他同一时间开口:“所以你们武林大会的流程是,首先报家门,然后已婚人士闪避、未婚男女速配,再排队见家长,最后吃个饭?”

喻兰川:“……”

就他有嘴!

于严:“可以啊,盟主,人才啊!”

喻兰川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说过了,不是我安排的。”

偷懒的喻盟主没有常识,竟敢放心把这种事交给老杨大爷他们,低估了我国中老年团体的毒性——他们能把一切主题的一切聚会,都变成相亲大会。”

于警官扶着办公桌笑成了狗。

喻兰川扶了扶眼镜,面无表情地说:“我问过了,不让动武这事是好多年的老规矩了,杨老他们还在,只要这个不知真假的堂前燕传人还想混下去,应该就不会在开会的时候冒头。我想他会等我落单时找我,这样,会后,我把客人都送走,会找机会独自留下来还原活动中心会场,他既然下了战书,这时候大概率会出现,到时候你们在外面等我信号,我帮你们留住他。”

于严问:“你有把握赢他吗?”

喻兰川莫名其妙地回答:“我哪知道,我又不认识这人。”

于严有点担心地问:“那万一你不是他的对手呢?”

“那就认输呗,”喻兰川毫不犹豫地说,“受伤就让他赔我医药费和误工费好了。”

于严:“……”

武侠小说里,高手约战,往往都是赌命,毕生尊严与成败在此一举,根据不完全统计,在比武中战败的人,下场有自杀、发疯、自绝经脉、自废武功……最轻的症状是抛弃自己的兵器,从此名誉扫地,江湖不见。

还没打就惦记误工费的,大概古往今来独此一份了!

于警官被武林新一代盟主宽广的胸襟震撼了,半天没说出话来。

喻兰川:“那就这么定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哎,兰爷,”于严死皮赖脸地拽住他,一路小跑地跟着他往外走,“不急,你还没跟我说,作为一条单身狗,即将主持新中国成立后第二十三届武林相亲大会的感想呢……”

喻兰川:“滚!”

于严:“主持人可以拿免死,不,免催婚牌吗?有好看又能打的妹子吗?圈外人——比如我,能参加吗?哎……你仗着自己腿长走得快是吧!”

喻兰川懒得跟他多说,抬手拦出租车。

“别假正经啊兰爷,”于严在他身后说,“你不会加班加弯了吧?”

喻兰川:“弯成勺也看不上你,放心。”

于严嬉皮笑脸地说:“我记得你小时候可闷骚了,初中那会,隔壁班女生递情书,看都不看直接扔,一天到晚端着张‘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架子,然后回去偷偷画小女孩。”

喻兰川:“我画的是你妈。”

于严:“就知道你不承认!我有证据!同一个人,不同姿势,一个素描本画满了,足有好几百张,我拍照留念了……”

喻兰川把出租车门往他脸上一摔,留下一串尾气,没影了。

他刚到自家楼下,手机就疯狂地震动起来,于严那个贱婢发了一串照片过来,照片上还打了水印,名曰:武林盟主黑历史档案。

喻兰川刚想开骂,忽然一愣。

他确实有过这么一个素描本,但是这么多年,又是留学、又是工作,搬家成了家常便饭,小时候的东西也早就丢光了,此时,他猝不及防地看见十几年前的旧迹,模糊的记忆忽地清晰了起来。

画面像素不高,好像给那些青涩的笔触打了滤镜,有铅笔素描,也有圆珠笔和水笔勾勒过的,画上的女孩骨骼轮廓凛冽,画技不太高明,但一颦一笑异常鲜活,她透过纸面看过来,眼角弯成特殊的弧度。

喻兰川的脚步猛地顿住,一抬头,正好到了自家门口,他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扭头望向隔壁,怔了半晌,忽然魔障了似的要去敲门。

这时,电梯响了一声,一股有点甜的香水尾调扫过来,来人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问:“小川,什么事啊?”

走过来的是刚从外面回来的张美珍,喻兰川这才回过神来,干咳了一声:“我……找甘卿,有点事问她。”

“哦,急吗?”张美珍用指尖擦了擦有点化妆的眼角,“不急就明天再说吧,那小尼姑睡得早,早就梦里念经去了。要么我给你带句话?”

喻兰川胡乱摇摇头,默默地给老太太让路,在楼道里站了片刻,才带着心事回了家。

然而之后一连两三天,他都没见过甘卿。

每天早晨他起来的时候,甘卿已经不知道晃到哪吃早饭去了,一顿饭吃起来没完似的,老也不见回来,他得按时上班,等不了太久。晚上喻兰川下班回来,回早了她不在家,回晚了隔壁又熄灯了。

不知道是不是喻兰川的错觉,他觉得甘卿这一阵子作息格外不规律,好像一天到晚在外面,逮她一次格外不容易。

时间在他的忙碌和心神不宁里飞快掠过,11月11日转眼就到了。

这是喻怀德老人过世后,燕宁第一个相……不,武林大会。

对于一百一十号院的普通人来说,这是一个平静的周末,大家难得能睡个懒觉,早上九点之前,小院里都没几个人。

没有人发现,这天,以老杨大爷为首,时常带着红袖箍在楼下转的几个老人不见了,楼里的几个住户也都很早就离开了家。洗衣店没有开门营业,皮具修理店也闭门谢客,路南路北的煎饼摊跟商量好了一样,集体旷了工。方圆两公里之内的乞丐和流浪汉们,也都不约而同地没有出现。

这座貌不惊人的老楼,平时仿佛笼罩着一层看不见的保护膜,而这一天,这层保护膜短暂地消失了。

西门口的双语幼儿园和燕宁电视台有合作,今年的元旦晚会上,有孩子们的集体节目,幼儿园老师和家长都很重视,参加演出的孩子需要借周末排练,聂恪一早就送孩子去幼儿园了。

接送孩子的事,向小满从来不管,即使幼儿园就在小院西门口,近得像邻居。

老房子的客厅布局不合理,采光总是不太好,即使是白天,屋里也有一些黑沉沉的角落。向小满坐在沙发的阴影里,像一尊木雕,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

那些人对她说:“你的命运、你所遭受到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由你自己造成的,否则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不是别人?”

“你一定有错,你想要脱离苦海,就得彻底和这个畏缩的自己决裂。”

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不讨厌自己吗?

你要杀死那个怯懦、可鄙的自己。

向小满战战兢兢地扭头看了一眼镜子,镜子里的女人双颊下垂,脸上蜡黄蜡黄的,毫无血色,凌乱的头发遮着半张脸,躲躲闪闪的目光从干枯的头发缝里往外冒。

这……就是我?

她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嚎叫,哆嗦着抱住自己的头。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不是别人?

“求救没有用的,报警更没用,没有人能真心理解你,也没有人会帮你,听过祥林嫂的故事吗?”

“这个世界上,谁不是一座孤岛呢?”

“你只有今天一个机会,放心,技术上的事情,我们帮你善后。”

“你只要……”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钥匙声,聂恪回来了!

向小满脑子里空白一片,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把信封里的药粉倒进了聂恪的保温杯里!

门锁转了两圈,聂恪开了门,向小满下意识地把纸包捏在了手里,猛地站了起来,浑身僵硬地看着进门的聂恪。

聂恪没在意,似乎早已经习惯了她各种奇怪的举止,看都没多看她一眼,换衣服换鞋一气呵成,然后进屋端起了自己的保温杯——

向小满的心快从嗓子里跳出来了。

然而聂恪把杯子送到嘴边,却忽然一顿:“哦,对了。”

他发现了!药粉放多了吗?

向小满脸色惨白,手心起了一层冷汗。

聂恪奇怪地问:“你又怎么了?”

向小满的四肢开始紧张得发麻。

聂恪等不到她的回答,皱了皱眉,自顾自地说:“以前那个医生不怎么样,我觉得效果一般,最近托朋友联系了一个新的医生,下午带你去见一下,约了两点,你换身衣服。”

向小满觉得自己的唇舌都锈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聂恪唱了独角戏,温文尔雅的脸上终于也露出一点不耐烦的冷淡,皱着眉吹了吹,喝了几口保温杯里的水。

“好像是隔夜水。”他嘀咕着,打算去厨房把水倒掉,“一股怪味。”

厨房里先是响起洗涮杯子的水声,紧接着,保温杯掉进了洗手池,“呛”地一声,随后是重物落地的一声闷响。

聂恪徒劳地扶了一把水池,带倒了扫帚,还是毫无知觉地顺着橱柜滑了下去。

向小满的心跳快要炸开似的,她蹑手蹑脚地走到厨房门口,看着倒在地上的聂恪,艰难地扶着门框稳住了自己。

第一步,如果周围有不方便清理痕迹的乳胶漆或者壁纸,一定要铺好塑料袋。厨房和卫生间是最理想的地方,瓷砖更容易清洁。

第二步,穿好你的雨衣。

向小满脚步有些踉跄地翻出了一件早准备好的雨衣,手里捏紧了小刀片。

第三步……打开门,来帮你的人来了。

就在这时,他家的门被人轻轻敲了几下,向小满剧烈地喘了几口大气,打开门,两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都戴着帽子、口罩和手套,裹得严严实实,脸上只露着一双黑沉沉的目光。

后进来的人无声无息地关好门,透过猫眼往空无一人的楼道里看了一眼,跟同伴互相点了下头,另一个人则走进屋里逡巡了一圈,扶住了向小满的肩头。

“嘘——”他在向小满耳边说,“别怕。人的身体,又结实、又脆弱,找到正确的地方,小孩子也能轻易结果一条命,找不到正确的地方,几百斤的壮汉挥着斧头,也不一定能顺利地砍下一个人的头。庖丁解牛是一门绝技,我来教你。”

那人走过去,俯身打量了昏迷的聂恪片刻,随即发出冷笑,把他五花大绑,嘴里塞了东西。然后他手里“咔哒”一声,向小满狠狠地一震,却见他不知从哪拿出了一根红色圆珠笔,按出笔尖,端起聂恪的下巴,在他的脖颈上画了一条红线。

“沿虚线剪开,会不会?”另一个人握住向小满抖个不停的手,“慢慢来,刀很快,别划破手。去吧。”

向小满缓缓地走向昏迷的男人,两个把自己包裹得很严的人慢慢地退开,把空间留给她。她拼命地攥住了自己的右手,不去看聂恪的脸,把目光集中在那条红线上。

很简单的,不需要费什么力气。

冰冷的刀片落在了人的脖子……不,那条红线上。

“按下去,小满。”

向小满的手指越抖越厉害,她张大了嘴,就像发出了无声的嘶吼,手指猛地往下错,血一下冒了出来,疼痛惊醒了聂恪,他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就在这时,804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大力敲响了。

“有人吗?”来人大声说,“开门,警察!”

向小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聂恪仿佛感觉到了什么,脖子上插着刀片,剧烈地挣扎起来,屋里的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掠向阳台窗户!

“警察!开门!”

两个蒙着脸的人分别从阳台两边蹿了出去,竟然徒手在楼外爬。

这时,十楼一扇窗户打开,有什么东西裹挟着厉风打了过来——

分享到:
赞(9)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懒癌犯了,不想评论。

    假装自己是匿名2019/05/25 00:54:57回复
  2. 太恐怖了吧……

    懒得起名字2019/05/31 20:29:3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