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这是一条乡镇常见的土路,路边有树,还有排列得十分艺术的羊屎蛋,并无特异之处,除了格外的颠簸。
褚桓踩下刹车,把车子停在了路边,车速原本并不快,他技术过硬,停得也很平稳,但即使这样,还是带起了扬尘三丈。

褚桓坐姿略有僵硬,他按下雨刷,刷了刷玻璃上的浮尘,扭过头问南山:“在这附近吗?”

车是老王留给褚桓开的,一部半旧的中档家用小型SUV。
南山这辈子乘坐过的最先进的交通工具,就是那辆行走山间四处漏风的大巴,这还是他第一次坐私家车——特别他坐在副驾驶,第一次能近距离地观察这种四个轮子的车是怎么开走的。
按理说,南山这个见了立拍得都会大惊小怪一番的人本应好好新鲜一下,但他此时也不知中了哪门子的邪,注意力半点都没有放在车上,一直在看着褚桓发呆。

褚桓只好重重地干咳了一声。

“嗯……”南山一激灵,黑亮的眼珠这才如梦方醒地转了个万变不离其宗的圈——从褚桓身上移开,上下左右移动一番,最后依然落回到褚桓身上,并且不肯再错开了,南山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连忙清了清嗓子,“咳,你说什么?”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片刻,褚桓终于忍无可忍地叹了口气,捏住南山的下巴掰到一边:“你能别这么饥渴地盯着我看吗?”

南山立刻从善如流地收回视线,这一回他的目光无处安放,只好游移不定地四处飘忽,飘着飘着,他也不知想起了什么,嘴角控制不住地微微提起,又似乎是怕被人发现,一察觉到,立刻又勉强压下,以示自己并没有忘形。
南山的头发扎在身后,露出了鲜红似血的耳廓。他生动地给褚桓表演了一回什么叫做“面红耳赤”。

褚桓本以为自己已经练就了金刚不坏的一张脸皮,没想到此时在小小的密闭空间里,却不可避免地被南山传染了一身不自在,一时间竟有些尴尬起来,特别是他因为肌肉酸痛,一条大腿根部仿佛还在隐隐抽筋的情况下。

年轻人……某些方面实在不大好应付。

南山原本迫不及待地想看看的外面的世界,但是此时靠近边境,他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的兴趣没有那么大了,比起外面,他反而是恋恋不舍地想在车里多坐一会。尽管他被迫把目光转向了其他地方,但心里知道褚桓就在身旁,他能听见褚桓的呼吸声,甚至仿佛能敏锐地感觉到那人身上的温度。
南山简直像中了什么毒似的,双脚从头天晚上开始,就没能落到地面上,始终是飘在棉花里,深一脚浅一脚的,他正处于某种没有道理的亢奋中,褚桓无论做什么——哪怕只是稍微抬抬手,都好像能最大限度地搅动他的心绪。

而随着他心情躁动,反光镜上挂着的串珠和平安无事牌也跟着无风自动地晃荡了起来,车内仿佛有一股四处游走不肯停歇的气流,时而从褚桓的脸上与颈上蹭过。
褚桓被他无端蹭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怀疑长此以往下去,自己会再也无法面对各种风扇和鼓风机。

褚桓一把抓住南山的手腕,车里的小风倏地散了:“行了,不准骚扰司机。”
南山不言语,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褚桓被他看得没脾气,解下自己的安全带,倾身在南山额头上亲了一下,伸长手臂越过他,顺手打开了那一侧的车门:“你不是一直想试试自己能不能过边界……”

南山仿佛被按下了某个不能碰的开关,一把将褚桓拉了下来,方才已经散开的小风重新聚拢,形成了一大圈看不见的绳索,不知是有意是无意,把褚桓从头到尾绑了个结实。
守山人的确是个热情奔放的民族,哪怕他们的美人族长看起来很矜持。

褚桓:“……车门还开着呢,族长。”

南山硕果仅存的理智让他没把手往褚桓衣服里伸,他只是仿佛食髓知味似的抱着褚桓腻歪了好一阵子,像个急着确认自己领地的动物,在褚桓身上闻来闻去,低声说:“你是我的了。”
褚桓第一次知道自己能这么招人喜欢,心里一片温软,没有人不愿意被别人重视——何况是被南山这样的人视若珍宝。

当然,这个喜欢的方式和他预计的很有些差别……一想起这个,褚桓的心情又有些微妙。

褚桓好不容易从南山怀里挣脱了出来,整了整衣服,尽量想把话题拉回到正经的方向:“你真的不下车看看吗?”
南山:“嗯,不用。”

褚桓有点诧异:“为什么?”
南山:“……因为已经过了。”

片刻后,他又仿佛有些赧然地低下头:“我……我刚才净顾着……唔,没注意。”

褚桓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道离衣族人世代无法跨越的边界,就在他们俩一个心情微妙,一个精神恍惚中莫名其妙地被抛在了身后。

“……走吧,我想办法给你办张身份证。”

南山本以为边界线附近的县城已经热闹得可怕了,直到走进真正的城市,才发现自己果然井底之蛙了。
他被充斥着整个耳朵的噪音惊吓了一回,继而被高耸林立的群楼广厦惊吓了一回,最后被机场里熙熙攘攘满目的人头又惊吓了一回。
特别是他一回头,看见褚桓拿着一部路上买的手机,正用一种十分轻描淡写的语气给别人打电话:“嗯,好的,我带他去看您——哦,还可以,现在也不是节假日,我看人不是很多……”

人不是很多……

南山拉着褚桓一只手,默默地让过一个横冲直撞从对面挤过来的人,感觉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得到了有效的锻炼。

褚桓挂上电话:“喝饮料吗?”
南山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已经把钱塞进了自动贩售机里——对,另一件让南山饱受惊吓的事就是褚桓的花钱如流水。
其实这也怪不得褚桓,因为南山发现这个鬼地方简直什么都要钱,喝水要钱,吃东西要钱,加油要钱,过路要钱,停车要钱,连上个山都要钱!

上一次褚桓带着俩小孩卖腊肉的时候,南山当时正满心陷落地,因此没有过多关注,此时他满脑子里的物价水平还是腊肉两块钱一斤,情不自禁地会把路上花的每一分钱都换算成腊肉。
守山人战斗力爆棚,却不怎么讲究数学,数字太大了南山会有点算不过来,当然,十块钱以内还是不大成问题的。因此南山接过褚桓递来的饮料的时候,心里很有压力地想:“唉,三斤腊肉。”

登了机,褚桓替南山系上安全带,忍了一路的南山终于忍不住问:“飞一次要花钱吗?”
褚桓:“要。”

南山:“多少斤……咳,多少钱?”
褚桓看了他一眼,故意逗他:“多少斤腊肉?千八百斤吧。”

南山震惊地睁大了眼睛,半晌没回过神来,好一会,他才小心翼翼地问:“你以前在这边生活,钱会不会经常不够花?”

其实完全不会,褚桓从不缺钱,他消费很低,一个人生活,吃穿十分能凑合,褚爱国也不用他管,每月最大的支出就是猫粮猫砂,花得远不如赚得多,除此以外,他名下还有两套房产,一辆很久没开过的车。
这些年,褚桓虽然没有仔细打理过财产,但也知道自己是不至于很穷的。

但他坏笑着对南山说:“那当然了,经常揭不开锅。”

南山瞪了他一眼,不知道褚桓都穷得叮当响了,还有什么好美的,只好得出这货在物质方面有点没心没肺的结论,一时间更替他发愁了。
外面的生存环境这样险恶,南山有点不想让褚桓回到这边,可他再不舍得,也不愿意违逆褚桓自己的想法。

飞机在守山人族长的忧愁中平稳地滑入了跑道,巨大的噪音和颠簸骤起,褚桓自然而然地握住南山搭在一侧的手,随即,失重感传来,窗外越来越远的地面终于把南山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他本以为所谓“飞机”,是像小鸟一样从树梢上飞过去的,或者再厉害一点,能飞到鹰的高度,但他没想到,这白色的大铁鸟居然直冲着云霄直飞上去了,眼前渐渐变得白茫茫一片,地下楼宇街道,全都看不见了。

南山耳朵里还微有耳鸣,心有余悸地收回目光,这才发现手心里冒出一层冷汗,他前后张望了一番,只见少说也有百十来号人,众人全都带着他理解不了的安之若素。
这时,一只手忽然伸过来,打开他紧皱的眉头。

褚桓在他耳边小声说:“你干嘛那么严肃?”
南山肃然回答:“太高了,人也太多了,万一掉下去,我恐怕接不住他们。”

褚桓快要笑疯了。

南山一直紧张到飞机彻底落地,期间,他心里考虑了各种各样坠机的可能性,以及他的施救方案。
空乘打开舱门,一飞机无知无觉睡眼惺忪的乘客面带倦容地渐次走下来,还完全不知道他们这一路是有人护送的。

褚桓打了个盹,一觉醒来,已经把之前揭不开锅的玩笑忘了,一边寻找出租车,一边对南山说:“我的房子很久没人住过了,一会我请个人来帮忙打扫,我们先去吃点东西,你想吃什么?”
他对这里熟悉得很,在人潮和让人晕头转向的上下楼中头也不抬地带着南山往外走,整个人透着一股到家似的轻松,南山心里忽然一动,手指攥紧了褚桓的手腕:“如果钱不够花……”

褚桓失笑:“怎么还记得这事呢?我是逗……”

南山拉住他,认认真真地说:“除了腊肉,还有别的能换钱吗?你上次说权杖上那块绿石头也可以的,对不对?”

褚桓愣住。

南山连忙摆手说:“没关系,别担心,那种石头应该还有,你在这边钱不够花不要紧,以后我帮你赚钱,千万不要委屈自己。”

褚桓哑然良久,神色有些复杂地问:“那你打算养我吗?”
南山毫不犹豫地点头。

褚桓声音轻柔下来:“如果我回来工作,还要你倒贴钱,那我回来干什么呢?”
“不知道。”南山坦然回答,“但你不是喜欢吗?”

只要是我喜欢的,不管是对是错、有没有道理,你都鼎力相助吗?
褚桓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头一次觉得他家族长有当昏君的潜质。

分享到:
赞(38)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年轻人……某些方面确实不大好应付”强忍姨母笑

    匿名2018/08/23 18:47:24回复
  2. 哈哈哈好甜啊

    匿名2018/08/24 08:47:07回复
  3. 时代无法跨越:时代→世代

    好想看他是怎么应付南山的啊嗷嗷嗷

    汪汪汪汪汪2018/10/29 10:35:58回复
  4. 南山真好

    匿名2019/01/05 01:47:53回复
  5. 坐姿僵硬……肌肉酸痛……大腿抽筋……
    上一章末尾我错过了什么……

    Luke2019/01/20 04:55:43回复
  6. 啥都没错过,p大没写

    没有2019/01/26 23:30:47回复
  7. 啊啊啊啊,好甜呀

    匿名2019/02/02 20:14:3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