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一个十分粗鲁的亲吻

南山悚然一惊,混乱中,他还没来得及看清绳子另一头发生了什么,就感觉有东西迎面向他砸了过来,南山本能地伸手接住,发现冲过来的是那条蛇。

蛇在他手里不住地挣扎,而断了的绳子这时才飘飘悠悠地飞到他面前。

绳子另一端是被人用利器割开的。

袁平的身体飘在水里,无处着力。

毫无疑问,他的模样与其他守门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却又总显得不那么典型,哪怕他的皮肤再白上两个色号,都不让人觉得他很苍白。

就像阳光有时候也是苍白的,可没人觉得阳光是阴森森的,白也白得晃人眼。

袁平伸出食指竖在嘴唇前,做了个“嘘”的手势。

南山想追上去,然而暗流汹涌的海水和不断围过来的骨架挡住了他的脚步。

袁平眉眼含笑。

南山听说他从小和褚桓一起长大,长大后还一起工作过,但他总是找不到袁平和褚桓有什么共同点——除了都热爱给对方找不痛快之外。

褚桓笑起来的时候总显得十分意味深长,哪怕他其实并没什么深意,而袁平就像个永远的少年,有点不稳重,有时候甚至有点横冲直撞,可是当他笑起来的时候,哪怕南山一度把他当情敌,也总会忍不住原谅他一些。

袁平抬头看了水面上的褚桓一眼,非常乐观地想:“反正我承认你比我强了,上次就交给你了,这次还是你吧。”

一回生二回熟嘛,一想起褚桓那挂在嘴边一套一套的说辞,袁平就感觉很放心。

这么想着,袁平在无比的放心大胆中没入了阴影中。

嗯,其实这么一想,褚桓也并没有蒙人,“贱人”在某些语境下,确实是最好的兄弟的意思。

下一秒,南山只觉得自己被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有什么东西大力地翻转起海水,将他和褚桓周围的骷髅骨架席卷一空,而那力量却并不暴虐,轻而易举地将南山送上了水面,甚至顾忌了褚桓手中柔弱的火苗,没有激起一点水花。

南山和袁平转眼间消失在了他眼前,褚桓说不心焦是不可能的,但是他毫无办法,就连那些恶心兮兮的骨架附骨之疽一样地在他身边纠缠不去,褚桓都不敢放开手脚反击——因为权杖在他手里。

从褚桓的角度,已经看见水下的阴影赶尽杀绝似的弥漫了过来,这种时候,就算把他自己烧了,权杖上的火也绝对不能灭。

他被权杖这个命根子掣肘,瞻前顾后得简直要半身不遂。

就在这时,那股毫无来由的助力如神兵天降,瞬间扫清了他的前路。

褚桓却不喜反惊。

他心知肚明,他们三个人中最大的外挂就是南山那已经不能使用的特异功能……那这股力量,又是哪里来的?

柔和的漩涡仍在继续旋转,将褚桓托得更高,水面几乎只能到他的腰部以下,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细小的漩涡,好像一面水盾。

这时,褚桓看见南山在他面前浮了起来。

南山在九死一生中长久而无言地望着他,那仿佛不知从何说起的不知所措,被海水泡得发红的眼睛……褚桓只看了一眼,就什么都明白了。

他听见“喀嚓喀嚓”的声音,只见面前的海水山突然凭空多了一条通道,海水如被利器劈开,中间形成一条通道,又被某种力量压缩成了台阶的形状,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降温结冰,转眼构造了一层冰雕似的阶梯,直通往山顶。

像是有人竭尽全力,给他们铺了一条路。

褚桓缓缓地低下头,看着脚下的冰面,觉得有点滑,他踉跄了一下,下一刻却还是站稳了——他必须站得稳稳当当的,他自己从万丈深渊上摔死无所谓,可他手中还有权杖呢。

也许是水冻得太快,褚桓感觉到了逼人的冷意,快要把他的关节都冻住了,良久,他才行动迟缓地弯下腰,冲南山伸出一只手,低声说:“我拉你上来。”

南山只觉得他拉住的那只手冰凉无比,心里狠狠地一揪,借力上了冰阶。

小绿慢吞吞地从他身上下来,又顺着褚桓滴水的裤腿爬了上去,那蛇通体的,有气无力地将三角脑袋搭在褚桓的肩膀上,像是成了一只被抛弃的留守动物。

褚桓没有问袁平去哪了,他甚至没说话,只是回手将燃烧的权杖塞回南山手里,而后不置一词地转身,沿着某人用生命铺就的冰阶继续往上走去。

奇异的,再次走在这条别人替他铺的路的时候,褚桓心里并没有太激烈的反应。

也许真的是习惯了,也许是出于自我保护刻意拉长了反射弧,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

现在,褚桓眼里的目标就只剩下了这座仿佛怎么也到不了头的山顶。

他心里想,做人不能太要面子,更不能太端着,冷就说冷,疼就说疼,难受就说难受。谁不是凡人一个,谁还没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呢?

没事装什么大尾巴狼呢?

弄得别人都以为你圣光普照、无所不能,有什么用?

……除了关键时刻又被人推出来顶缸。

褚桓自嘲一笑,在诡异的水山与浮冰阶梯上走得飞快,如履平地,被身后人一把抓住了手腕。

“褚桓!”南山被他这平静的反应弄得一阵心慌,抓住褚桓后连忙将绳子紧紧地系在他的手腕上,打了个结结实实的死疙瘩,“你……你和我说句话好不好?”

褚桓依言转过头来,果然和他说了一句话:“既然已经到了‘它’的地盘上,恐怕我们以前的雕虫小技就没那么好使了,这台阶还能坚持多久?我们最好快点。”

南山低头注视着两人间的绳结,沉默了片刻:“……我不是和你说这个。”

褚桓伸出手,从他的长发里穿过,脸上露出一个浮光掠影式的微笑:“嗯好,不说这个——我爱你。”

这话突如其来,砸得南山眼前金星乱冒,他脚下步伐险些一乱,差点在冰层上打滑摔一跤。南山瞠目结舌了半晌,说不出一句整话来。

褚桓成功地用一句话就堵住了他的嘴,神色间带了一点茫然的温柔,牵着手上的绳子,继续往山顶走去,两个人就这么两厢沉默地在这座人为的冰山上爬了几百米。

刚开始冰冻得很结实,但是越往上越松散,到最后几乎变成了一层浅浅的、一碰就碎的浮冰。

袁平的力量只能将他们送到这里。

褚桓一听见脚下传来细小的“喀嚓”声,手就已经搭在了腰间的短刀上。

透过轻薄的冰层,褚桓已经能看见脚下大片的阴影追了上来。

他脚步微一停顿,沉声说:“南山,我有个不大好的事要告诉你——前面没路了,我们恐怕又得下水。”

“我也有个事要告诉你,”南山的声音从他后背传来,“你回头看一眼权杖。”

当年褚桓第一次见到这根族长权杖的时候,它有接近一人高,顶端还镶嵌着一个威风又土豪的大宝石——后来宝石被掰下去了,权杖短了一截,在扁片人围山的时候,它被点着了做诱饵,权杖又断了一截……一路走一路短,虽说已经是常态,但它从没有短得这样快过!

褚桓清楚得记得,他将权杖塞给南山的时候,那东西还至少有他小臂长,现在不过一转眼的工夫,它居然只剩下了不到一掌长!

南山低声说:“到了这座岛上之后,权杖烧得越来越快了,我们恐怕要抓紧时间。”

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

刚到冰阶尽头的时候,褚桓本想提议停下来,和南山商量一下前面的路怎么走,现在看来还商量个屁,这一小截权杖能不能让他们坚持到山顶都是个问题。

况且……如果他们真的没有在山顶找到所谓的,该怎么办?

这个念头在褚桓心里一闪而过,他目光我微沉,却并没有直接问出口,话到嘴边,总是习惯性地转个弯,问南山:“你说的就真的就只是一块大白石头吗?”

南山点点头:“嗯。”

点完头,南山又敏感过头地补充了一句:“我相信圣书就在山顶,放心。”

褚桓微微愕然了片刻,摇头苦笑了一下,他不再多话,牵住南山手腕上的麻绳,当机立断:“那就下水吧。”

说完,褚桓已经率先跳进了水中央。

也许是冰面上的压力突然变化,两人这样一跳之后,他们方才站过的地方突然发出古怪的皲裂,而后那裂缝如蜘蛛网一样四下扩散开,山下很快传来巨大的碎裂声——这巧夺天工般的冰阶梯转眼就分崩离析了。

褚桓一手牵着南山手中的绳子,另一只手握着短刀,并没有回头看,只是仰起头望向山顶的方向。

“没有多远了。”褚桓这样安慰着自己。

一时间,他心里升起了几分回归宿命一般的平静,权杖最多支撑他们到达山顶,眼下的情况对于他们来说,是不成功便成仁,无论怎么样,也不会有第三条路了。

如果山顶没有圣书,或者圣书不靠谱,那他们也将会失去寻求抗争的余地。

海水依然在诡异地往上流淌,推着他们两个上山,骨架们不知是不是被袁平禁锢在了山下,暂时没有追上来的迹象,这样一来,两人在水中行进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费劲。

身后冰层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褚桓先开始听着,还觉得很正常,但他很快发现,这动静太响了些,也太持久了些。

南山突然越过麻绳,一把抓住了褚桓的手。同时头顶有阴影掠过,褚桓蓦地抬起头——只见整个天空都仿佛颠倒了过来。

“沉星岛”上那深灰近黑的巨大藤蔓已经全部伸展开,大得无法想象,人在“它”的笼罩范围内,就好像是沙山上一颗风吹即走的沙烁,小得简直不值一提。

这座海水山足有近千米高,而褚桓他们已经爬到了距离山顶只剩四分之一的地方,在这样的高处往下望去,穷褚桓视力之极,竟然看不到那藤蔓的尾巴!

而这无数条百里万仞的藤蔓竟在同一时间缓缓地抬了起来,要将沉星岛正中心的水山攥在其中——那简直是一只巨大的手掌拢起手心处一枚指甲盖大的花骨朵。

“它”会把他们连同这座水山一起,碾成一堆粉末。

这是真正的遮天蔽日、翻云覆雨。

巨大的隆隆声中,那藤蔓已经兜头扣了下来。

此情此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褚桓别无他法,只有苦笑,他不知道袁平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相信他能和这样的怪物干一架……这是人能完成的事吗?

褚桓这样想着,抬头看了一眼山顶——还有四分之一。

方才袁平能将他们一路送到这里,眼下的情况虽然是比刚才恶劣一些,但是褚桓觉得自己起码可以试试。

他早把短刀准备好,就是为了这一刻——褚桓的手在水下已经不动声色地割断了自己和南山之间的麻绳,他将麻绳另一端握在手里,以防南山手感不对察觉出来。

完事以后褚桓趁南山还处在震撼中没有回过神来,游鱼一般地侧身豁开水面,往一侧滑了出去。

他这一手时间与时机无不恰到好处,手法更是不易察觉,理应马到成功。

谁知他还没来得及游走,就被人中途一把抓住了脚踝。

南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收回了目光,正清明又暗含怒意地注视着他。

下一刻,褚桓脚踝处传来剧痛,仿佛是有一根筋被捉住了,不知南山用的什么分筋错骨的手段,他觉得自己的小腿顿时在冰冷的海水中抽筋了,当下使不上一点劲,被南山一手拽了回去。

他的后背与南山的胸口相撞,小绿忙躲了一下,避免殃及池蛇。

南山趁他腿抽筋抽得动弹不得,很快用自己的双腿缠住了他,腾出手来,扣住褚桓的脖颈,抬起他的下巴,抵在自己的肩窝上。

褚桓浑身都在发抖,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因为别的。

南山无视身后劈头盖脸地向他们压过来的藤蔓,小声在褚桓耳边说:“你方才说过你爱我——”

褚桓嘶声说:“现在不爱了,我□□大爷,放开……”

南山在他的嘴唇上落下了一个十分粗鲁的亲吻。

褚桓没这个心情,几乎是任凭他施为,暗地里,他一边拼命地拉着那条方才被南山暗算得抽筋的腿,一边抬起胳膊,伸向南山的后脖颈。

可他背对着南山,姿势别扭得很,南山立刻识破他的意图,只微微一侧头,就别住了他的手,守山人可怕的力量锁住了褚桓的四肢,南山低声叹了口气:“让我好好看看你,别挣扎了。”

褚桓的身体颤抖得越发厉害,行将崩溃似的低声说:“求求你,我求求你……”

南山默然看着他,那一瞬间,守山人年轻的族长眼睛里闪过他有生以来最深沉的痛苦,随后,他在褚桓后颈上轻轻一切,力道分寸无不恰到好处。

短暂的昏迷让褚桓放松的身体从海水中浮了上来,南山将只剩下的、只有大半个巴掌长的权杖竖直塞进小绿的嘴里,让它叼着,他摸了摸那蛇的头:“无论如何,不能让这火熄灭。”

小绿似懂非懂地冲他露出懵懂的神色,南山苦笑一声,却已经找不到更可靠的人能够托付了。

他最后又看了褚桓一眼,轻轻一拍小绿的额头:“走。”

南山眼睁睁地看着那条大蛇拖着褚桓,缓缓地往远离他的方向游去。

像是亲手放下了一朵火种。

褚桓浮在水面上的手抽动了一下,应该是马上就会醒来。

南山抬头望向那行将压到他们头顶的巨大阴影,不再耽搁,头也不回地钻进了阴翳之中。

分享到:
赞(53)

评论17

  • 您的称呼
  1. ⊙∀⊙!一个十分粗鲁的吻.

    凡人2018/10/22 09:16:58回复
    • 偶哭的稀里哗啦的o(╥﹏╥)o

      慕离2019/08/16 09:43:59回复
  2. ………

    匿名2018/10/29 09:38:10回复
  3. 就知道南山会这么做

    匿名2018/10/30 13:17:23回复
  4. 南山……

    priest的女人绝不认输2019/01/13 19:39:58回复
  5. 袁平的能力为什么是那个???
    是因为和它融为一体了吗???

    Luke2019/01/20 04:29:19回复
    • 应该是,学他家族长的

      匿名2019/03/05 23:13:58回复
  6. 每次看到这章都会哭

    愉影桓桓2019/04/19 06:39:42回复
  7. 感动的一塌糊涂,呜呜呜呜

    匿名2019/05/14 00:53:06回复
  8. 让我好好看看你,别挣扎了

    求求你,我求求你…

    别离开我

    匿名2019/05/19 23:03:27回复
  9. 看一次哭一次

    匿名2019/05/20 00:29:39回复
  10. 褚桓为什么要割绳子?没看懂

    匿名2019/05/26 21:40:46回复
    • 他也想像鲁格和袁平一样进入阴翳当中吧,把南山送过去

      路鸠2019/06/23 08:26:32回复
  11. 南山

    来自山与山之间的疼惜〔歇山〕2019/06/28 10:47:52回复
  12. 袁平让我好感动啊,看哭了

    P大一生追2019/07/04 10:26:33回复
  13. ……真是心疼,其他人都为了他牺牲,指望着他能带来希望,他活着痛不欲生,但又不能去死…唉…

    花九2019/08/03 20:51:02回复
  14. 看得太难受了

    混血小甜心2019/08/04 12:25:3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