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我们遇上鬼打墙了

可是郭长城不敢回头,小时候因为跟在老人家身边长大,被灌输过不少封建迷信思想,其中就有那脍炙人口的一条——走夜路的时候千万不能回头,否则会把肩膀上的两盏灯吹灭,鬼怪都会来害。

然而尽管郭长城拼命克制着,方才在病房里看见的那一幕却又总是在他脑子里盘旋。他越是想,就越是有种紧迫的恐惧感,总是觉得“那个东西”也许就要追上来了,它看起来可不管别人肩上有灯没灯,那孕妇一样的肚子,那螳螂大刀一样的上肢……郭长城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觉得这样脆弱的脑袋,人家一刀切五个也不费劲。

继而,他丰富的联想能力又回放起了那横陈在小巷子里的尸体——郭长城没有见到真正的现场,只看了照片,那年轻的女孩,被剖开的肚子……就是一个画面已经足够让他做三四个月的噩梦了。

回头……不回头……回头……

回不回头这个问题,已经快要把郭长城折磨死了,他的额头上很快就布满了冷汗。

郭长城抬手擦了一把,情不自禁地加快了脚步,不一会,他就追上了背着一个人的沈巍。

在这种情况下,郭长城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了沈巍,依照本能,他快要扑上去抱住沈巍的大腿喊“救命”了。

郭长城从来不是那种能直面冲突的性格,逃避对于他而言,就像猫吃鱼狗吃肉,简直是根植于基因里的。

现在,他的基因告诉他,沈巍和黑猫中间的位置才最安全,断后的位置说起来很帅,可他已经快要给吓疯了。

而就在这时,沈巍的脚步忽然停了一下,李茜大概是恍惚有些意识,但是又没有完全清醒,在他肩膀上会不由自主地往下滑,沈巍只好停下来,调整一下背上女孩的位置。

郭长城却不知为什么,也鬼使神差地跟着停下来了,他不单没有抢到前面,反而保持着向前看的姿势,在不扭头的情况下侧过身,僵硬地侧过身,眼睛往身后的方向斜了一眼,靠住走廊的墙壁。

这是某种为前面的人警戒的、保护性的姿势。

“我是个警察。”郭长城想起了这件被遗忘了好久的事。

“我是个警察,我是个警察,我是个警察……”接下来,郭长城就像个复读机一样,在心里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仿佛这样念叨着,他就能获得某种荣誉感和勇气一样。

可惜“我是个警察”这五个字显然没能构成一个咒语,除了浪费唾沫,屁用也没有,他还是快要吓疯了。

一边这样念叨着,郭长城一边觉得自己的视线开始有点模糊,他后知后觉地抬手一摸,就迎上了沈巍惊愕的目光。

郭长城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哭了起来。

郭长城觉得自己理解沈巍的惊愕,一个小时之前,沈教授还是个正常的大学老师,一个小时之后,他却已经亲身经历了这么多离奇的事件——会砍人的黑影也就算了,现场竟然还有一只会说话的猫,以及一个被当场吓哭了的警察!

其实郭长城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哭,不过他随即就意外地发现,哭比任何表情都更有助于发泄情绪减少恐惧,至少是比“我是个警察”那句话管用多了,于是他深吸口气,愈发肆无忌惮地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肝肠寸断地抽噎着说:“快、快跑,我、我断后!我、我会保护你们的……”

沈巍:“……”

他目睹了这样多的怪现状,大约是已经麻木了。

保持着这样诡异的队形,转眼黑猫就蹿到了楼梯口,撒丫子往一楼冲去,两个男人带着个昏迷的姑娘快速跟上,沈巍手里一直拿着郭长城的手机当手电用,跑动中,屏幕的光无意中在墙角扫了一下,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郭长城就爆发出一阵非人的惨叫。

哭哭啼啼地还不耽误嚎叫,可见小郭警官虽然是个死宅,可肺活量竟然还不错。

沈巍定睛一看,只见墙角趴着一个孩子……不,也许该说是个胎儿,很瘦小,比普通刚生下来的小婴儿还瘦小得多,大概是个不足月,它顶着稀疏的胎毛,脑袋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挤坏的皮球,露出扭曲碎裂的头骨和脑子,那五官歪着,嘴张着,嘴里没有一颗牙。

它像医学院的标本一样安安静静地趴在角落里,用空洞变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们。

“叫什么叫!”大庆中气十足地呵斥,“这里是医院,阴气重,这样东西要多少有多少,别跟个乡巴佬一样没见过世面,愚蠢的人类。”

沈巍声音有些干涩地问:“那是什么?”

“没生下来就被打胎的小鬼。”大庆一爪子抓向墙角的小鬼,婴儿发出猫咪一样的哭声,而后倏地不见了,“别磨蹭,饿死鬼快追上来了!”

大庆的前世大约不是猫,是只乌鸦,它话音没落,郭长城和沈巍就同时闻到了那股含着腐烂气息的腥臭味,速度立刻快了一个档。

说话间,他们已经离开了二层住院部,跑到了一楼,而这时,他们身后响起了一下一下的脚步声。

“那又是什么!”郭长城带着哭腔问,难为他这时候脑子竟然异常的清楚,“饿死鬼不是像影子一样吗?怎么会有这么超重的脚步?!”

“我他妈都说过了,这是医院!生死轮回,藏污纳垢,什么东西都有!”大庆冲他大吼大叫,“还有,你歧视胖子吗?超重怎么了!我们胖子不偷不抢不耍流氓,超重挺好的!”

沈巍已经不知道这是他今天晚上第几次无言以对了,他简直不能想象赵云澜平时带着这些员工,究竟是在一种什么样的氛围里干“正经工作”的。

背着个人,沈巍却并没有显出疲态,甚至连气息也不乱,眼看着黑猫又要炸毛,他只好像个面对问题儿童的耐心老师那样,不慌不忙地开口说:“好了你们俩别吵,咪咪,出口在什么地方?”

“别用那个傻名字叫我,凡人!”大庆持续炸毛。

“……神猫,”沈巍从善如流地改口,“咱们好像已经绕着楼道跑了奔跑了一圈了,请问你有什么高见吗?”

大庆急刹车,沈巍差点一脚从它身上踩过去,猛地往旁边错了一步,险险地停住了脚步。

郭长城像只死狗一样地靠在墙上,不住地倒气,间或打几个哭嗝。

大庆伸着耳朵,侧过它那张扁平的脸,在手机的一点微光下,一对猫眼发着幽幽的光。

过了一会,它平静地转过头来说:“我们遇上鬼打墙了。”

沉重的脚步声这一次从他们前面走了过来,模模糊糊的影子打在墙上,影子里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仔细一看,却是几十只人形的影子,它们挣扎,扭动,发出无声的尖叫,互相撕咬,彼此黏连……

每一天,都有生命在这里不甘地终结,它们游离于此,逡巡不去,对生者满怀嫉妒,贪婪着那些活人身上的气息,却不能靠近。

总归是人鬼殊途。

那样怨恨、那样绝望……

“跑!”大庆觉得这是它整个晚上喊得最多的一句话,给它一把发令枪,它都快可以去主持运动会了。

三人一猫连滚带爬地钻进了一个小小的储物间里,最后一个进来的郭长城玩命地把门关上,整个人贴在铁锈味浓重的小门上,用身体顶住,直到落锁,他才有时间吸溜了一下哭出来的鼻涕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还活着。

方才有只手已经抓到他脖子,那阴冷的触感似乎还在。

沈巍把李茜放在一边,立刻赶过来,帮郭长城七手八脚地搬来各种东西,把储物间的门堵上了。

两人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小门被什么东西从外面用力地撞了一下,郭长城被那一声巨响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

撞门只持续了两三下,而后静默了片刻,开始传来尖锐的指甲挠铁门的声音。

靠着门正往地上滑的郭长城一激灵,背后触电一般蹿了出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而后他哭丧着脸转向沈巍:“我还没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呢,能不能在我死之前让我看一眼我那花不着的工资啊?”

沈巍觉得在这种情况下笑出来不太好,可他实在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郭长城了。

郭长城抽噎了一下,又问:“沈教授,您有啥未竟的心愿吗?”

沈巍虽然看起来一点也不慌张,但他竟然还是认真地思索了一下郭长城的话,然后点了点头:“有。”

“有一个人,我和他萍水相逢,什么关系也没有,在他心里,我只是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人。”沈巍在指甲挠门的背景音下轻柔地说,“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

分享到:
赞(412)

评论57

  • 您的称呼
  1. 哎哟。我是因为电视剧好看才来补小说的,看了小说发现。这小说!也太带感了!虽然有很多不同。但对于灵异小说爱好者的我来说实在是太好看了,我就喜欢半夜看这种小说。另外楼上的。这里是aiqing。我们在这里看完aiqing再去电视剧里看兄弟情。岂不快哉。

    老苦涩2018/07/21 23:52:04回复
    • 咳咳,一样看完电视来看小说的,只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正大光明的拍同性恋题材的剧而且还不会被禁啊

      匿名2018/08/31 16:56:33回复
      • 哇咔咔咔咔,那是腐女的春天啊

        匿名2018/10/07 14:24:23回复
      • 现阶段不可能,电视是大众传媒没有分级制度,所以别想了。。。

        匿名2018/11/27 10:21:56回复
  2. 小说是真心不错,作者写得很带感,也展现出了兄弟情里的❤

    铃音I樱雪2018/07/31 10:43:28回复
  3. 沈巍:其实我们就是纯纯的情侣关系

    镇魂女神2018/08/07 10:59:27回复
    • 赵云澜:嗯

      匿名2018/10/06 23:02:56回复
  4. 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

    九离2018/08/07 17:14:11回复
    • 大爱沈巍

      匿名2018/10/06 23:02:05回复
  5. 哈哈哈哈神tm咪咪

    杜康2018/08/09 19:31:06回复
  6. 咪咪~出口在哪里。咪咪,咪咪,咪咪

    沈巍2018/08/10 17:14:19回复
  7. 第三遍小说了

    匿名2018/08/17 12:23:44回复
  8. 剧版太塞心 不敢看了都 哭唧唧

    匿名2018/08/17 12:24:09回复
    • 看了小说,剧结尾就不会哭了,巍澜的人生,兜兜转转皆可期

      山魏澜2019/01/05 16:59:40回复
  9. “有一个人,我和他萍水相逢,什么关系也没有,在他心里,我只是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人。”沈巍在指甲挠门的背景音下轻柔地说,“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
    啊啊啊啊啊,原地爆炸

    居老师的小可爱2018/08/22 11:10:39回复
  10. 咪咪 深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08/24 19:04:14回复
  11. 沈巍:“咪咪”
    大庆:“别用那个傻名字叫我,凡人!”
    凡人……emmmmm……

    。。。2018/08/28 15:13:46回复
    • 斩魂使居然被叫凡人

      匿名2018/10/03 14:31:40回复
  12. 靠,我看这一章时居然在吃包子……

    匿名2018/10/02 22:41:58回复
  13. “有一个人,我和他萍水相逢,什么关系也没有,在他心里,我只是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人。”沈巍在指甲挠门的背景音下轻柔地说,“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

    朱一龙家的小笼包2018/10/13 06:33:05回复
    • 是啊 这句话 我看哭了

      匿名2018/10/17 09:57:17回复
  14. 巍巍的每一句话都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感动

    巍澜2018/10/20 18:25:34回复
  15. 沈教授演的好辛苦,分分钟可以解决的,却要背着李茜跟着一人一猫跑这么久

    匿名2018/10/26 12:36:47回复
    • 同意

      奈何缘2018/10/29 20:13:54回复
  16. 巍巍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爱上了虚拟的爱情2018/10/29 21:34:52回复
  17. 只有我一个人一边代入一边疯狂憋笑吗?

    匿名2018/11/08 21:07:49回复
    • 这里,上班刷书的,也憋的快内伤了。。。

      匿名2018/11/27 10:24:19回复
  18. 哇哦

    匿名2018/11/17 08:20:49回复
  19. 讲真,作为一个腐了十几年弯了二十几年的死姬佬,我对同性题材解禁的渴望比对同性结婚的渴望还要大。想光明正大地啃脆皮鸭!!!

    匿名2018/11/19 01:46:28回复
    • 看电影啊,那个没禁,男同蛮多的,女同嘿嘿,禁忌啊。

      匿名2018/11/27 10:26:10回复
  20. 小郭真的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镇魂女孩2018/11/26 13:18:23回复
  21. 巍巍和澜澜

    匿名2018/12/03 14:10:29回复
  22. 看完电视剧,不过瘾看小说

    匿名2018/12/14 02:50:44回复
  23. 看了电视剧 再来看的小说 发觉入了小说的坑 出不来了

    匿名2018/12/19 13:43:15回复
  24. 看完剧在看小说带入感好强啊

    匿名2018/12/20 22:33:26回复
  25. 咪咪好可爱啊!

    匿名2018/12/22 20:45:30回复
  26. “好了你们俩别吵,咪咪,出口在什么地方?”

    “别用那个傻名字叫我,凡人!”大庆持续炸毛。哈哈哈

    匿名2018/12/22 23:58:31回复
  27. 一分钟有60秒,一小时是60分钟,一天24个小时,一个月有30天,一年有12个月,抱歉,数学不好,算不出来沈巍等了万年是多少个日夜,多少分分秒秒。仅仅靠着思念和那些画像掩抑求而不得的心神,大煞无魂之人又如何?他只想留住教会他情的人。多残忍的折磨还真不如剧版睡过去,至少不会那么清醒着痛苦。

    匿名2018/12/24 22:47:30回复
  28. 半夜十一点半一刷镇魂小说打个卡……居然丝毫未觉害怕

    匿名2018/12/29 23:39:38回复
    • 因为爱情~

      匿名2019/02/10 21:49:10回复
  29. 咪咪神猫

    匿名2019/01/02 18:18:12回复
  30. “有一个人,我和他萍水相逢,什么关系也没有,在他心里,我只是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人。”沈巍在指甲挠门的背景音下轻柔地说,“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这段反反复复读了好几遍,泪目

    匿名2019/01/05 19:47:43回复
  31. 大庆:你才是咪咪!你全家都是咪咪!

    旅行2019/01/09 01:38:41回复
  32. “有一个人,我和他萍水相逢,什么关系也没有,在他心里,我只是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人。”沈巍在指甲挠门的背景音下轻柔地说,“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

    唉呦╯﹏╰,我们家沈教授好深情鸭

    大庆2019/01/11 15:17:20回复
  33. “有一个人,我和他萍水相逢,什么关系也没有,在他心里,我只是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人。”沈巍在指甲挠门的背景音下轻柔地说,“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

    巍巍一笑2019/01/17 15:50:10回复
  34. *^O^**^O^**^O^**^O^**^O^**^O^*

    找到哥哥的花从心2019/01/20 14:07:58回复
  35. 在这个恐怖的背景下,我不知道为什么,笑的要死要活,可又在最后被猝不及防秀了一脸

    小雨2019/01/26 22:48:04回复
  36. 你歧视胖子吗?超重怎么了!我们胖子不偷不抢不耍流氓,超重挺好的!”

    巍澜可期2019/01/27 02:40:26回复
  37. “有一个人,我和他萍水相逢,什么关系也没有,在他心里,我只是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人。”沈巍在指甲挠门的背景音下轻柔地说,“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

    匿名2019/01/27 10:42:06回复
  38. 大过年的堵车,看看大庆心情居然好了^0^~

    一只肥宅2019/02/03 14:44:56回复
  39. 大过年的堵车,看看大庆心情居然好了

    一只肥宅2019/02/03 14:45:14回复
  40. “有一个人,我和他萍水相逢,什么关系也没有,在他心里,我只是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人。”沈巍在指甲挠门的背景音下轻柔地说,“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

    为什么这话说出来这么……

    白墨2019/02/07 11:12:48回复
  41. 再多看他一眼,哎……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2/09 16:11:11回复
  42. 如果以后能有一个软件专门为无法过审的优质电视剧或电影提供一个平台,让这些东西都不会被广电局所阻碍就好了

    我有一个想法2019/02/10 21:48:05回复
  43. 这边好热闹哈哈

    懒得再想名字的长顾2019/02/10 23:05:25回复
  44. 总归是人鬼殊途。

    那样怨恨、那样绝望……

    呜呜好心酸

    匿名2019/02/12 23:57:46回复
  45. 大庆:别叫我咪咪
    沈巍:好的咪咪,我们走吧咪咪

    匿名2019/02/13 12:10:0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