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感觉好像不对劲

“行了都坐下。”褚桓把绑着几个人的绳子往地上一扔,心神俱疲地叹了口气,“先听我说。”

他双手合掌,用力在脸上一抹擦,而后轻咳了一声,尽可能地拖慢了语速:“别着急,你们听我整理一下——现在事情是这样,我们必须在权杖烧完之前,赶到沉星岛找到圣书,或者至少是圣书的线索,只有圣书才能告诉我们该怎样应付以下的危局。然后现在路已经走了小一半了,你们突然说要回去?”

鲁格面无表情地反问:“你要是理智一点,就会明白这个想法是对的。”

褚桓用力掐了掐自己的眉心,努力压下心里的焦虑,片刻后,他装出一副泰然处之的样子,乐观地说:“我现在都有点糊涂了——这个东西……别管是什么东西吧——这个陷落地里的阴影,肯定有自己的意识没跑,它现在出于某种原因盯上了我们,并且通过种种方法不让我们通过这座山,这不是恰恰说明路是对的吗?”

南山一言不发,鲁格甚至懒得反驳,只是轻轻地冷笑了一下。

唯有袁平叹了口气:“你不明白。”

袁平难得一本正经,他说着,低头沉默地走到褚桓身边坐下:“我跟你说过,我们从圣水里生出来,就是山的一部分,山是死是活对我们而言是做不了假的,难道你自己断一条胳膊感觉不到吗?”

忘了还有这茬,褚桓哽住。

鲁格漠然地注视着黑雾翻飞的云海,多年以来,守门人历经死生无数次,他已经习惯了这样——如果无力回天,那就从容赴死。

守门人的生命是一成不变的,对于他们而言,有时候死亡也只是一种熟悉的归宿。

四个人陷入了一片比山谷还要窒息的沉默。

袁平一声不吭地用手指一段一段地掐着绑在手上的绳子,掐完一圈,又把皱巴巴的绳子放开,这样来往几次,他终于吭了气,低着头轻声说:“我不。”

冰雕一样的鲁格终于有了点反应,低头看着他。

袁平说:“族长,我不回去,我长这么大什么事都遇到过,但是哪怕天塌下来,我也没有老老实实地等死过。”

鲁格修长的眉微微颤动了一下,似乎有些愕然。

袁平闷闷地踹了褚桓一脚,干咳一声:“你呢,也说句话。”

褚桓无话好说,他之所以在这里,不说全部,起码有一多半的原因是为了南山,至于南山,他来闯死地则是为了他的族人。

现在神山陷落,族人们没了,世界上再无他们立锥之地,褚桓不知道自己的看法还能改变什么。

南山在一边一言不发,仿佛是痴了。

袁平一时间孤立无援,尴尬得要命,只好再次伸脚踹褚桓:“救世主,你脖子上可还挂着圣火呢,到底行不行?关键时刻别往后缩好吗?”

褚桓面无表情地将自己裤子上的鞋印拍干净,没理他,只是没头没尾地开口对南山说:“我跟你说过的,我自己跳下去的事,其实是有的。”

他这话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十分让人费解,除了南山,谁也没听明白。

南山终于有了点反应,微微转动眼珠侧头看了他一眼,哑声说:“不是说骗我的?”

褚桓苦笑了一下:“那么丢人,怎么好意思承认——我当时……真的没想到会遇见你。”

南山神色不知是喜是悲,就眼下地情况而言,褚桓遇见自己实在是不怎么走运。

“当时我就是觉得没什么意思,如果谁都不需要我了,我每天千篇一律地活着,活成一具行尸走肉,有什么意思呢?”褚桓忽略袁平那因为仿佛忽然明白了什么,而顿觉见鬼的表情,接着说,“所以现在回想起你跟我说过的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

南山愣了愣。

就听褚桓说:“当时我在山上抄录那几个老兵的信息,说回去给他们家里人报丧,你对我说‘没死就是活着’,还记得么?”

南山定定地看了他一会:“你在劝我走下去?”

褚桓一摊手:“你是我家族长,我不劝你。你要是想往前走,我就陪你往前走,你想回山上,我就陪你回山上。”

南山听了默然良久。

此时,他的来路与前路尽断,回头觉得自己是个懦夫,向前又觉得自己是个笑话,他紧紧地抓住了褚桓的手,一时间只觉得好像只有看着这个人的时候,他才能补回失落的故乡带给他的那种……无从抵抗的脆弱与无力。

“走。”

最后,南山站起来,刀切斧砍地下了这个决定。

袁平刚要附和,听见一声轻哼,这才想起自己立场出了问题,无意中把自家族长孤立了,他连忙转过头试图补救:“那个,族长……这个……”

鲁格惨白的脸上是一片正经八百的肤如寒霜,淡淡地扫了袁平一眼,也看不出是喜是怒。然后他一言不发地拎起了毒蛇小绿,丧心病狂地将那肥长虫往袁平怀里一丢,举着燃烧的权杖走到了前面开路。

这小鞋给得实在是绝妙,袁平愣了一下后,发现自己遭到了毒蛇充满爱的注视,方才情急之下没留神也就算了,此刻他顿时惊恐万分,一方面想要嘶声惨叫,一方面又生怕惊动了手中这活物,大气都不敢出。

他整个人僵成了一根进退维谷的门柱,气息奄奄地喵了一声:“救、救命……”

可惜他为人太过失败,竟然没人肯顺手解救他一回,就这样,袁平双手捧着碧色大毒蛇,保持着这样麻姑献寿一般的姿势,半身不遂地被绳套拖走了,不甘不愿的脚印在地面上留下了一行深沟。

他们终于被迫破釜沉舟,义无反顾地走向黑暗深处。

而心怀忧惧也好,故作轻松也好,他们彼此全都心知肚明,这个世界上的太阳再也不会从任何一个角落升起来了。

几个人顺着山脊,小心翼翼地绕过山谷,有一段没一段地还能听见若隐若现的哭声。

小绿大概是被袁平捧得有点累,自发离开他找褚桓去了。

袁平这才如释重负,也有心情思考别的事了,边走边若有所思地说:“尖叫一般是害怕,哭……好像一般是难过伤心什么的吧?”

他这么一提,几个人随之细想,都觉得有道理。

人伤心的时候,一开始,心里可能确实会茫然一片,随后呢?伤心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正好和山谷中他们那段经历相和。

“之前从那个姑娘身上爬下来的影子一直追我们追到了河边,你们说它不敢过河,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性,”袁平接着说,“比如河这一边属于另一种什么的地盘,它不敢越界——也就是说,实际上陷落地并不是一个整体,而是分成了很多块。”

褚桓:“不一定,也有可能是它知道我们过了河也爬不过这座山。关于陷落地,长者跟我说过一句很奇怪的话,他说‘陷落地是一个意识,让人什么都不能想’,我一直在考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现在好像摸到了一个边,但又不是很确定。”

南山此时已经在强大的心理承受力作用下平静了下来,正牵着绳子戒备着周围,闻言沉声说:“你说。”

“所谓的陷落地,就是指被这些阴翳吞没的地方,如果这些地方的山川河流本身没有任何问题,”褚桓一顿,“那有问题的就是那种会自发扩散的阴影,我们可以认为它是某种未知的生命。”

这个说法明显比“敌人是世界”容易接受多了,褚桓真的走心起来,言语用词其实十分讲究技巧,三言两语就将难以战胜的敌人拉到了一个不必仰望的高度。

他娓娓道来,虽然全是猜测,一些话乍一看还十分扯淡,但听起来莫名地让人信服……想必专门从事老年人银行卡诈骗的那群人也有这种技能。

“既然是一种生命,它就必须通过摄取某种东西以获得能量,我相信这种能量植物是没有的,它只能通过动物——包括人来获得。”

鲁格一皱眉:“你是说它吃人。”

“是,但它是一种我目前无法理解的生命形式,所以吃的不一定是人或者动物的血肉。”褚桓想了想,“我觉得可能是和人的意识有某种关系——所以我现在有一个问题,鲁格族长,穆塔伊,音兽,食眼兽,枉死花,幻影猴这几种动物,真的是从有史以来就存在的吗?”

褚桓从那次巡山开始就在琢磨这件事,在他看来,这些怪物的存在非常不合常理——要知道生态系统是十分脆弱的,以守山人这样逆天的战斗力,对付其中一些怪物尚且没有还手之力,何况其他的野生动物呢?

那么生态系统必然会遭到洗牌,结果就是这些怪物中的一种或者几种必定会大量繁殖,以至于迫使其他生物灭绝,这才是正常的逻辑。

当年他们在林中遭遇食眼兽群的时候,褚桓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那些怪物是一个族群,虽然内部管理问题很大,但也勉强算是有分工有协作,甚至有存储储备粮的地方,可他们从整个林子里逃窜而过,似乎没有发现一个养育幼崽的地方。

难道它们根本没有幼崽?

这问题一抛出,南山不知道,鲁格却是一愣,他的印象仿佛也不大清晰了,追忆了很久,才有些不确定地说:“你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是……”

年代久远,连守门人也只剩下了稀薄的印象,但是鲁格记得,守门人最早只是神山的守卫,那时候他们年老体衰后会自动投入圣泉中,等待新生命的降临,但仿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守门人从出生开始就要面临着无止无休的战斗,能活到老,平静地走入圣泉中安眠,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件十分奢侈的事。

“它们是突然出现的,具体我也说不清是什么时候。”鲁格说。

褚桓没有核对怪兽和陷落地出现的时间是否一致,这个世界资讯不畅,误差可能会很大,他点点头,接着说:“因为这些怪兽所对应的,刚好是人的五个感官,意识很大程度建立在感官之上,所以我怀疑它们的出现和壮大,都和陷落地脱不了关系。”

“我同意,”南山冷不丁地插话说,“越往陷落地核心走,怪物就越少,你们没发现我们已经很久没遇见过一只了吗?”

褚桓:“我一直在想那个小丫头是怎么回事,包括路上遇到的其他人,他们的意识好像停留在某些让他们深信不疑的场景中,我不知道通过沟通,让他们走出那个场景后会发生什么事,但显然不是这个吞噬怪希望看见的,不然它不可能像被人戴了绿帽子一样追了我们那么久。”

几个人都深思着点了点头,片刻,鲁格将他的话从头到尾思虑过一遍,略有些疑问地问:“我懂你的意思,但绿帽子是什么?”

褚桓:“……”

随着了解加深,他发现这位守门人族长似乎只是情绪不大外露,长得比较酷而已,关注点总是那么的全面而犀利,不放过一点疑问。

南山:“不是正经话,别理他。”

褚桓再次无言以对,要是他没老糊涂的话,南山似乎也不知道什么是绿帽子,他们家族长好像已经在潜移默化中增加了一门过滤敏感词的功能。

褚桓开始不大想知道自己在对方心里是什么形象了。

“不过如果你说伤心的话……”南山话音一顿,“可以试试一直在他耳边说‘这是假的’。”

“唉,南山族长,你这也太直眉楞眼了,”连袁平都快听不下去了,“当然是假的,但是你一说人家就相信你吗?那也太容易了。”

褚桓却没有搭腔,仔细思索起来。

“人在伤心的时候是不一样的,”南山静静地说,“如果有一个人告诉他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他比你想象得愿意接受。”

褚桓忍不住问:“你怎么知道?”

南山看了他一眼,到底没把褚桓曾经在他怀里呼吸心跳全停的事说出来,但那默然一眼里带了千言万语,说不清包含了什么,褚桓的心不明原因地狂跳起来。

褚桓连忙干咳一声,侧过脸去避开他的视线,难得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他本以为自己的脸皮厚得无坚可催,不过现在看来,大概只是没遇到过够分量的真情而已。

当然,这种洗脑似的糊弄方法对山谷中的群体肯定是不管用的,别说在人家耳边念叨,就那里的窒息感就够他们喝一壶的。

几个人又足足走了一天一宿,才小心翼翼地经过了这座山脉,在漫漫无边的旷野上,遇到了一个似乎正在赶路的男人。

“我听不见声音。”褚桓说。

袁平:“离这么远当然听不见,走近点。”

“它的力量在增强,一定要小心。”南山拉住褚桓,几个人像趟地雷一样小心翼翼地围着那人转了几圈,靠近过去,南山附在褚桓耳边说,“别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只告诉他一切都是假的。”

褚桓隐隐觉得这主意有点不靠谱,然而一时半会也没有更高明的办法。

随着他们逐渐靠近男人,熟悉的窒息感再一次涌上来,不过许是对方单枪匹马的缘故,虽然有点胸闷,并没有到喘不上起来的地步。

褚桓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像他家领导指示的那样,不问青红皂白,开始他的和尚念经,反复只说一句话:“那是假的。”

重复得次数多了,他感觉自己都快要听不懂这四个字了,嘴皮子磨薄了一圈,嗡嗡得自己直头疼,苦主却连吱都没吱一声。

褚桓偷偷摸摸地回过头来,压低声音:“我感觉好像不对劲。”

鲁格弯腰观察了一下那男人:“再试试。”

“再试就成紧箍咒了……”褚桓咕嘟一声,试探性地抬起手,按住男人的肩膀,这一回,他酝酿了片刻自己的情绪,尽可能带着一点感情说,“那是假的。”

蓦地,褚桓听见了一声冷笑,他莫名地转过头看了鲁格一眼:“鲁格族长,你笑什么?”

鲁格的表情是酷毙版本的不明所以:“什么?”

不是鲁格在笑,那么……

褚桓立刻反应过来,猛地缩回手,正要往后退。

他应变极快,缩手的动作活像摸了电门,但就是这样也还是来不及了,那男人身上爆发出一身灼热的火苗,直接燎着了褚桓手上的绳子。

分享到:
赞(24)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沙发,我不知道只有一个人的沙发坐着有什么意义 ,,,

    小兔子乖乖2019/02/17 16:43:0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