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怎么又是你拉仇恨!

这个疑问在褚桓的大脑里像一道霹雳似的滑过,饶是他再镇定,那一刻也不寒而栗了起来。

是啊……那是为什么呢?

要是换成个心大的主,估计这么一想能想出好多种理由——例如这个世界人口出于某些自然或者行政原因不能随意流动,例如这边的人对神山充斥着某种神圣不可侵犯的信仰,甚至干脆是陷落来得太快,大家来不及跑而已。

然而不幸的是,褚桓本身就属于那种想得很多的人——无论是在大事还是在琐事上。后来因为工作需要,他把自己锤炼成了一个假外向,但伪装的假象非但没能改善他的多虑病,还给他添了“阴谋论”与“被迫害妄想症”的彩。

他蹲在那少女旁边,能看清她每一根睫毛,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很可怕的念头。

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其实他们很早以前就已经在陷落地里了,他所有的经历、种种的抗争,其实全都是幻觉呢?

这念头一冒出,褚桓“腾”一下站了起来,不知是他站得太猛了还是怎么的,他眼前突然一黑,有那么一瞬间,南山、鲁格、袁平……他们全都不见了!

褚桓一辈子都没有这么恐慌过,好像被人扒开胸口,直挺挺地塞了一捧干冰。

他自以为稳定的心理状态如一串掐头去尾的多米诺骨牌,一有风吹草动,即可崩塌得势不可挡。

同时,褚桓心里有一个可怕的声音在对他提出种种质疑,到最后几乎魔怔了起来:

当着他面咽气的人怎么会重新活过来?

水里为什么会生出三年前的故人来?

还有……一直以来他仿佛都注定了孤家寡人一辈子,怎么可能会有南山这样一个人不计后果地来爱他呢?

就在这时,一道强光忽然在他眼前晃过,褚桓猛地被人提起来往旁边拉了一步,他下意识地伸手遮了一下眼睛,就方才那么一呼一吸间,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褚桓如梦方醒,心悸如雷。

在其他人看来,褚桓好像只是弯腰打量了一下不小心被袁平踩了的人,也不知他看出了什么玄机,眼神忽然就放空了,随后他诈尸一样地站了起来,还没等别人问他怎么了,就只见那包围着他们的阴翳突然强行突破了权杖光圈的保护,奔着褚桓伸了进来。

南山一把拽过了他,火光横扫,短暂地逼退了那道阴翳。

“褚桓!”

褚桓狠狠地一激灵,散乱的眼神这才重新聚焦,南山手上还带着褚爱国给的那枚戒指,他手劲太大,隔着薄薄的衬衫,戒指卡在褚桓身上,褚桓觉得有点硌得慌,但那么真实。

褚桓狠狠地一捏自己的眉心,回过神来。

别的不说,但南山怎么可能是幻觉?

自从他们走进了陷落地,数月以来,在他们周围笼罩的阴翳一直沉寂,于火光之外和他们相安无事,却在这时忽然之间发起疯来。

南山的手稳当得很,当然不会平白无故地颤动,但那光影的分界线无风自摇,好像一层又一层古怪的水波,等待着他们稍有松懈,立刻就要席卷上来。

一时间,少女大妈全都顾不上了,四个人只顾看着脚底下,南山还是保护欲过度,纵然有绳子绑着,手却怎么也不肯松开褚桓,只是沉声问:“你怎么了?”

褚桓:“没什么,这几天太紧张,刚才又被那姑娘吓了一跳,出现了幻觉。”

南山的手一紧,明显不接受这个说法——褚桓又不是没见过那几个老兵,怎么会被一个小姑娘吓着?

袁平一脸严肃地观察了片刻,忍不住有些奇怪地说:“等等,你们看,这个蠢蠢欲动的影子边,好像主要针对的是褚桓。”

果然,那不自然的晃动的光影边界线时而拗出一个突,虽然很快就会在权杖火光下消失,但几次三番反复这样,就有一定的指向性了。

袁平:“什么情况?”

刚才那个“所有人都是不存在的,所有人都是他自己脑补出来”的幻觉实在是一口大锤,砸得褚桓到现在没缓过劲来,用老话说,他此时是三魂飞了七魄,还没有来得及挨个拽回来归位。

因此褚桓苦笑了一下,干巴巴地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难道是因为我太帅了?”

他一句话出口,南山只听了个音就已经察觉到了异状,一摸褚桓的手,果不其然摸到了一把冰冷的冷汗,他甚至觉得褚桓的手在微微颤抖。

南山一皱眉,把族长权杖往褚桓手里一塞:“你来拿。”

一时间火光大炽,立刻将褚桓身边一片地方照得如同白昼,围在他身边蠢蠢欲动的影子无可奈何地退开了些。

南山:“这地方不对劲,先走!”

他话一出口,其他人绝无异议,立刻高效地撤离这片区域。

那本来被纳入火光范围的少女随着他们的脚步而渐渐退出,转眼,整个身体就再一次要被阴翳吞没。

就在这时,褚桓听见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穆和拉!穆和拉!”

小姑娘声音本来就尖细,叫得一句尖似一句、一句紧似一句,褚桓被她吵得头都大了,忍不住脱口说:“穆和拉到底是谁?”

耳边的尖叫声戛然而止,褚桓还没来得及松了口气,正待加快脚步,就听见了那小姑娘有些慌张的反问:“你又是谁?”

褚桓的脚步一下站住了。

他先是抽了羊角风一样在那女尸魔怔了一次,走着走着又忽然开口叫一个陌生的名字,最后干脆来了个急刹车,整个人都显得神神叨叨的。

袁平快被他这一惊一乍搞疯了,崩溃地大叫起来:“你又怎么了?”

褚桓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没听见?”

袁平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哆哆嗦嗦地问:“我应该听见什么?”

“她在问我是谁。”褚桓说着,迟疑地看了南山一眼,“领导,咱们能先退回去一点吗?”

“别这么叫,”南山对他比较没脾气,一只手一直拽着褚桓的衬衫,考虑了片刻,南山点了头,“小心一点。”

袁平刚要上前说什么,被鲁格拦住了。

鲁格说:“如果他真的是圣书里说的‘能沟通现世与末世’的人,能听见一些东西不稀奇,试试看。”

袁平:“这也太扯了,我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认识他,从来没听说过他有什么特异功能啊——别说沟通什么世什么世,他电话坏了都不一定会修,能沟通谁啊?”

鲁格听了这话,十分严肃地皱了皱眉,上下打量袁平一番,就这样认认真真地跑偏了重点:“你还穿开裆裤?”

袁平:“……”

说话间,几个人已经退了回来,火光照射在那少女一动不动的脸上,褚桓将权杖重新交给南山,隔着一段距离,试着说:“我是从外面进来的,你怎么称呼?”

“外面?外面是哪里?”

褚桓一边听一遍向其他三个人传达他听到了什么,这种情形真的很古怪,褚桓好像在对着一尊逼真的蜡像说话,自己说不算,还要妄想症似的将对话内容分享出来。

褚桓忍不住站直了些——他怕自己看起来像个变态。

南山:“问她是哪里人。”

褚桓照做。

那少女面部表情如僵尸,声音却凭空响起,好似跟褚桓建立了心电感应。

她说了一座山的名称,褚桓没听说过,只好把读音传达给了听得懂的人。

南山和鲁格对视一眼,鲁格点头,压低了声音:“嗯,我有印象,最近两三百年还有他们的族人活动的踪迹。要去沉星岛的方向没错,走了也差不多有一两成的路了。”

“一两成”这个残酷的词语实在让人膝盖一软,特别鲁格的表情永远是那么轻描淡写。

这时,那少女的声音问:“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心里?”

褚桓的苦笑还没来得及收回,登时就一愣。

南山忙问:“她说什么?”

褚桓:“……她说我们在她心里。”

“在一个漂亮姑娘心里”这种话说出来,能让任何一个男的自我感觉良好——别管他是直的还是弯的,但是眼下这四个流浪汉实在没能从中感到一点值得飘飘然的地方,面面相觑了片刻,南山说:“你……嗯,你问问她本人现在在什么地方,在干什么?”

少女安静了一会,片刻,她忽然“呜呜”地哭了起来:“我在一个山洞里藏着,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外面有好多怪物,阿爸阿妈跟穆和拉他们把我藏在这,都不知道去哪了,我害怕……”

褚桓原封不动地转达了,这个小姑娘明显在经历另一个世界的事。

袁平问:“是我们走进了这个姑娘的意识,还是她被困在这里,正生活在自己的幻觉里?老实说,我……我现在有点糊涂,到底我们是真实的,还是她那边是真实的?”

这搅屎棍子不开口还好,一番妖言惑众顿时阴风四起,几个人全都被他说毛了,连鲁格都听不下去了,一抬手按住袁平的脑袋,轻轻往下一压。

两位族长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当然我们是真实的。”

袁平:“……”

他不知道这两位是怎么有这样强大的笃定的,但是在这种环境下,有这种斩钉截铁的同伴,也确实是一件让人十分安心的事。

褚桓想了想,对少女说:“你仔细描述一下你所在的环境。”

那小姑娘边说,褚桓边向其他人转达,南山拿起一个石子在地上画,画到一半,他扔下了石头:“不合常理,她说的这个地方是灌风口,音兽嗅觉异常,如果真像她说的,时时刻刻有怪物从她面前走过,不可能任她躲在这里。”

他们都是和音兽正面交锋过的人,尤其是那次在河边的惊险,他们几个人那么注意风向,又在那么远的距离,还被音兽盯上了,可见那畜生嗅觉之灵敏。

“况且音兽的声音攻击是无意识的,”鲁格接着说,“在音兽群里躲上十天半月,就算是个聋子也穿耳而亡了,谁都不可能活下来。”

“那是她骗人吗?”袁平问。

褚桓犹豫了一下,只有他能直接听见那女孩的话,也只有他能感觉到她话音里的极度恐慌,在女孩和他描述周围环境的时候,有一段几乎疯狂地尖叫起来,说有一只音兽把头探进了她的山洞,并且看见了她。

一个孤独的小女孩,亲人朋友全都不见了,她被困在一个狭小黑暗的山洞里,与一群随时准备撕裂她的怪物为邻。

完美的恐怖片现场——因为她没有逃脱或者反抗的机会,致命的危险随时一触即发。

褚桓在一些恐怖小说或者电影里都见过这样的处理,如果主角聪明强大,无论发生什么都游刃有余,那在观众看来可能就是一部悬疑冒险片,或许刺激,但不恐怖,只有主角茫然无措,柔弱无力的时候,观众才会因为切入视角的缘故而跟着产生恐惧感。

陷落地的阴翳把她困在了一个非常恐怖的场景里,为什么?

褚桓定了定神,小心地对那女孩说:“它如果几乎是贴着你的脸而过,却没有咬你,也没有发出一声咆哮,你有没有想过,它可能是无法伤害你?”

快要吓疯了的人是无法听进去这种有理有据的话的,褚桓试图安慰了她几句,但很快发现那都是徒劳的,女孩不知道怎么样了,话说了一半,她周围的环境好像骤然突破了她的恐惧临界点,褚桓耳边炸开一片声嘶力竭的尖叫。

他叹了口气,干脆坐在旁边等,但是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女孩依然在惨烈地尖叫,既没有被她所谓的怪兽吃掉,嗓子也没有哑。

褚桓按了按耳蜗,无可奈何地说:“还在哭喊,怎么办?”

南山拉起他:“我们走吧。”

褚桓迟疑片刻,顺着他的手站起来,这时,胸口的核桃烫了他一下,电光石火间,他突然想起自己在圣泉旁边打盹的时候梦见过的中年人,和那人的唇语“火种”。

火种?

“等等,我再试试,给我一点时间。”

褚桓说着,上前一步,试探性地一把抓住了女孩的肩膀,手掌用力一捏——但是没用,她的五官好像已经被封闭了,感觉不到他,只顾着声嘶力竭地尖叫:“它进来了!进来了!”

褚桓试着换了一种语气,他把声音压低,听起来低沉又森冷,努力地学出了鲁格那种不屑的冷笑:“一只音兽而已。”

他学得惟妙惟肖,连鲁格自己都愣了一下,眼角抽搐了一下。

但是真的管用,小姑娘的哭喊不由自主地停顿了一下。

“一只音兽而已,”褚桓方才的温和讲理已经荡然无存,“行动慢得要死,脆弱一点的一只箭就能把它的眼睛射穿……”

少女:“你……你……”

“我豁开过无数只这东西的脑袋,”褚桓大言不惭地说,“掀脑壳就跟砍木头一样。”

少女:“啊!它、它过来了!太快了,救命!”

褚桓充满蛊惑地一笑:“把你的身体交给我,不许后退,丢人。”

可能当地人的神话传说里没有“鬼上身”这么一段,也可能是那少女已经给吓得病急乱投医了,反正她听了褚桓这话,毫无顾忌地说:“不……不后退……不后退它就要把我叼起来了!给你!给你!”

成败在此一举了。

褚桓手心出了一层冷汗,但是并没有影响口头发挥,他狂妄地大笑一声:“你让它咬,我看它咬不咬得动!”

少女的尖叫声拉到极致,近乎撕裂。

而后她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褚桓耳畔一阵静默。

怎么回事,她在“那个世界”死了吗?

他的推测是不对的?

褚桓眼珠飞快地转动,绷紧了牙关。

南山握住他的手臂,褚桓面色凝重,摇了摇头。

终于,褚桓无计可施地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对其他人说:“走吧。”

就在他们即将转身离开的时候,褚桓忽然听见那少女哆哆嗦嗦地开了腔:“它……它怎么不见了?”

褚桓瞳孔皱缩,猛一转头,深吸两口气,勉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柔平静:“我在你身上,这些废物不敢的,你现在可以走出那个山洞了。”

少女迟疑了一下:“你一直都在?”

褚桓轻笑了一声,没做声。

几个人全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只见那少女尽管依然蜡像一样地一动不动,那原本缠绕在她身上的阴翳却忽然往两边退开了,这样一来,明暗对比,她整个人就像是发起了光。

像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亮起的一点星星之火。

褚桓跟着她歇斯底里地神经了一场,真是心神俱疲,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那方才从少女身上退出的阴影猛地向他袭来。

褚桓没来得及站稳,就被南山猛地往前一推:“快走!”

那两道小阴影仿佛已经不惧怕族长权杖上的火光了,跗骨之蛆似地死命追着他们跑,四个被绑在一起的人只好夺路狂奔。

袁平边跑边叫:“四眼我真服了,怎么又是你拉仇恨!”

褚桓崩溃:“我怎么知道?”

袁平:“都是你随便勾引未成年少女,还‘把你的身体给我’,你的廉耻呢?下限呢?”

褚桓:“……”

他明显感觉到南山拽着自己手腕的手掌一紧,虽然一言不发,但心情大概是不怎么明媚的。

褚桓顿时也不明媚了。

分享到:
赞(23)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破零。
    感觉要一本正经地看了

    Luke2019/01/20 03:31:22回复
  2. 难道之前不正经?哈哈哈

    匿名2019/02/17 09:29:4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