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我送你走,别再回来了

山下地黑暗并非纯粹的伸手不见五指,更准确的形容,那地方应该是阴翳,凝滞不动的阴翳,褚桓耳畔又听到了那些窃窃私语的声音,他心里突然涌起两股强烈的念头。

一个人的危急情况经历得多了,直觉会比一般人敏锐很多,然而那也仅限于遇到危险的时候能下意识的躲开,褚桓从未有过这样清晰、但是明显并非出于理智和逻辑的念头。

好像他心里凭空多出两个声音,一个在玩命催他往前走,一直走进陷落地里,另一个在声嘶力竭地警告他退后,能跑多远跑多远。

褚桓用力掐了掐眉心,顿时有点进退维谷,于是坚定地把自己的脚步钉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地持续观望。

南山却不允许他这么淡定,回身扭头一把抓住褚桓,生拖硬拽地一扯他的肩膀:“走!”

褚桓被他也拽得踉踉跄跄,耳边的窃窃私语声也越来越响,他忍不住扣住南山的手腕:“我觉得那……”

南山截口打断他:“别看,别听,别想!”

褚桓:“什……”

他话音没落,忽然后脊一凉,褚桓惊觉回头,只见巨大的阴影好像梦魇一样,居然追了上来!

褚桓猛地一晃头——等等,阴影怎么会“追”上人?就算追上了又能怎么样?

这些问题他一概想不清楚,然而方才那么一瞬间,他就是有种骨子里生出来的、无来由的恐惧感。

恐惧感压过了陷落地对他的吸引力,一伙人仓皇逃窜。

巨石上布满了细碎的冰渣和白霜,南山脚下一滑,褚桓一把拖住他的臂膀,南山却顺势将他往下一拉,他那手劲大得惊人,将褚桓从上面拽了下来,一把按在怀里。

褚桓:“等……”

可是南山根本不给他调整姿势的时间,弓起后背把褚桓整个护在怀里,直接以自己为盾,往山下滚去。

一棵横过来的大树挡住了去路,南山猛地一翻身把褚桓隔开,后背就那么毫无缓冲地拦腰撞了上去,南山闷哼一声,抓着褚桓的手越发的紧,几乎陷进了他的皮肉里。

几个人上山的时候如乌龟爬坡,下去却几乎是江流入海,一路连滚再爬,幸亏人员精良,中间没有老弱病残,否则光是这样摔摔打打,就能撞散几把骨头架子。

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跑,其实阴影有什么好怕的呢?

然而他们就好像碰到猛鹰的兔子,面对那巨大的阴影,本能的毛骨悚然。

褚桓感觉身下猛的一空,随即是一阵熟悉的坠落感,他和南山连体婴似的从突出来的冰层上横着飞了出去。

这多高?下面有什么?不会摔残么?

就在褚桓心里万分没底的那一瞬间,他突然听清了耳边那喋喋不休的声音中的一个字眼。

“火!”

褚桓情不自禁地反问出声:“火?”

他的打火机已经丢在枉死花那里炸了,哪来的火?自己喷么?

可是他这么含含糊糊的一出声,仿佛念动了某种神秘的密语,褚桓耳畔轰鸣一声,眼前几乎一白,剧烈的白光晃得他睁不开眼。

……不会真是自己喷的吧?

没人看见那白光从何而来,所有的视线都不由自主地闪避。

恍惚中,褚桓仿佛触碰到了某种隐秘的联系,延伸往不可触碰的地方。

然而这种玄妙的感觉稍纵即逝,下一刻,几个人已经重重地落了地,摔在了山坡上一个微微下凹的坑里,褚桓利索撑了一下地面,肩头触地,顺势侧身滚到一边,卸下下落的冲击力,好歹没让南山直接成为他的肉垫。

褚桓的瞳孔大小缓缓复位,只见眼前依然是万里无云般晴朗的正午天空,阳光均匀的洒在方才他们滚落下来的山峰崖顶,上面细碎的光晕仿佛是铺了一层水晶。

方才那恐怖的阴影与莫名的白光全都荡然无存,好像只是一场幻觉。

南山以手撑地,然而一下竟然没站起来,重新摔了回去,可见那一下撞得不轻,他满头的冷汗,后腰有一道触目惊心的淤青。

如果他不是天生铜皮铁骨的守山人,估计脊梁骨都给撞断了。

但是南山一声没吭,他的喘息声粗重了起来,咬紧的牙关将他的下颌崩出一道坚硬的痕迹。

褚桓当即眼角一抽:“给我看看。”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褚桓的错觉,他伸手过去拉南山的时候,对方居然躲了一下。

“别看了,”南山艰难地爬了起来,脚下踉跄着晃了晃,几乎有点直不起腰来,“先走。”

“慢点,你等等,”褚桓叫住他,“走什么走?过来,我背你。”

南山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垂下目光,避开了他的视线,随后近乎逞强地直起腰,走得几乎有点半身不遂。

什么情况?

褚桓皱了皱眉,然而情况紧急,他没来得及说什么。

有道是上山容易下山难,他们很快走过了短暂的缓坡,到了山体上几乎最险的一段路,那山岩直上直下,一眼望不到底,上面结着一层细碎的冰渣,褚桓看了一眼就感觉头皮一炸——这要怎么下去?

他们当时爬上来的时候就几乎爬成了一群没有头套的蜘蛛侠,但要用同样的办法下去,那却是万万不能的。

小芳连忙回头请示南山:“族长,这怎么办?”

南山没应声,他十分痛苦地弯下了腰,此时背后那一大片淤青已经发紫了,皮下能看见网状的血管,皲裂一样狰狞地盘踞在那,乍一看还以为他腰间围了一条大蟒蛇。

褚桓不由分说地按住他,仔细查看那撞伤,他试探地轻轻在南山肿起来的皮肤上碰了一下,感觉油皮都在发烫。

南山忍住了没吭声,却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不行,”褚桓转向小芳,“兄弟,你先去附近看看有没有结实点的藤条,砍下几根长的,把大家绑在一起。”

山崖上长着很多不知名的藤蔓植物,小芳没有异议,闻言立刻行动起来。

而与此同时,南山却再一次躲开褚桓的目光,不动声色地试图把自己的胳膊抽出来。

这回,褚桓就算再迟钝,也察觉到了这不是他的错觉,南山就是态度明确地在躲着他。

无缘无故的,他为什么突然别扭起来?

褚桓一时没反应过来,也无暇细想,他伸手一拉,抓紧了南山的手腕,沉下脸来:“你不能自己走,要么我背着你,要么我抱着你,自己选一个。”

南山沉吟了片刻,不知给自己做了什么心理建设,很快稳住了自己的眼神,他的目光在褚桓身上才刚结痂的大小伤口上溜了一圈,客观冷静地回答说:“你自己伤口没有完全好,从这里下去已经勉强,如果再背一个人,到时候伤口一定会裂开。我最多一宿就能恢复,你不行。”

这话有理有据,简直无从反驳。

此时小芳已经快手快脚地将藤条砍了回来,袁平走过来,将藤条的一头丢给褚桓:“他说得对,闪开吧脆皮狗——族长你捆结实一点,这段路我背你。”

袁平没事就爱挤兑褚桓,频率跟吃饭喝水差不多,褚桓本来早已经习惯,基本都是当耳旁风,然而此时,他心里却陡然升起了一把无名火——尽管认识了这么多年,他心知肚明袁平直得不能再直,但他就是有种自己的东西被别人觊觎了的不痛快。

手都痒了起来。

不过褚桓到了这把年纪,到底没有一点就着的年少冲动了,他心里的火来得隐蔽,压下去的速度也迅捷,他们此时逃得屁滚尿流的,争风吃醋的戏码想必施展不开,因此褚桓当时没说什么,只是伸手一拉,试了试藤条的结实程度,然后在南山行动不便的时候弯下腰,替他从腿上绕过,绑了个十分结实的扣。

接着,褚桓拉起藤条,越过大山,拍了拍那少年的肩膀,叫他退后,自己到前面探路去了。

褚桓从未羡慕过守山人或者守门人那抗揍的身体,南山提了多次的“换血”,他也基本是当情话听的,并没有认真考虑过要接受。

因为在褚桓看来,这压根没什么必要。

什么样的种族生出什么样的身体,他生来就是这副凡胎,没什么好介意的,好比鸟天生会飞,鱼天生会游,人刚生下来的时候却是个没壳的王八——连身都翻不过来。

有时候人确实会受某一方面的天资所限,可那又怎么样呢?所谓“强者”,不就是不断超越先天的一种生活方式么?

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褚桓的心胸还是很开阔的,直到此时此刻。

例如眼下,他就突然想不开了。

褚桓那很多年没有被触动过的自尊心,方才猝不及防地被袁平那一句有意无意的“脆皮狗”狠狠地戳了一下,疼得他如鲠在喉的。

上山的时候,他们从清晨走到了正午,下山,却是从正午足足爬到了第二天凌晨。

有光的时候是褚桓探路,到了夜里,他的夜视力就没办法那么精准了,探路的人只能换成了小芳。

气氛沉闷而僵硬,谁也没敢分心闲聊,直到第二天天光破晓,几个人方才战胜了一段峭壁,到了虽然没有石阶、但已经能直立行走的缓坡上。

南山的伤果然恢复得快,不过一宿的工夫,几乎已经消了肿,那淤青变成了更加可怕的深紫色,但淤血已经散开了一些,看着严重,却似乎已经不影响他的大多数动作了。

他们割断藤蔓,没敢休息,不眠不休地原路往回赶去,一直到了再次金乌西坠,又这么急行军地跑了一天,才回到了中途休息过的山洞里,暂时停了下来。

而停下来也不完全是为了休息,几个人心里都明白,再往前走,他们必然会遭遇占领密林的食眼兽和回潮的音兽,因此得暂时养精蓄锐,好好商讨一下怎么对付。

南山全凭记忆,在地上画出了详尽的本地地图——每次山门倒转到这一头,守山人都会经历两次巡山,他从十三四岁就开始走这条路,地形地貌闭着眼睛都能画得分毫不差。

“这次我们最远走到了这里,而碑林在这,”南山画出他们登上过的大山,又将路线延长了大约五分之一左右的长度,“我们走了八成路,全程延着一条主要河道。有几条支流的水也很深,是这几条,我已经都标出来了,这些地方很可能会有音兽出没。”

“我们现在在这个位置,这一边是被食眼兽占领的密林,”南山先点了个点,而后又画了个圈,拍了拍手上的土,他说,“食眼兽一般不喜欢迁徙,除非原来的地方让他们住不下去了,它们栖息的地方大多需要有树有水,所以我基本可以判断出它们是南边来的,这次回去我们尽量靠北,循着山脚,绕山而行,宁可稍微绕远,也不要再和它们硬碰。”

褚桓懒洋洋地插话说:“那伙食眼兽群居,气味香飘十里,别的动物不可能闻不到,扁片人和音兽应该也会想方设法绕行,我们绕它们也绕,最好不要绕到一起。”

“扁片人智商很高,应该不会主动去招惹大规模的音兽,它们擅长群殴,就算是捕捉,也应该会挑单只的下手。”袁平接话说,“所以它们应该会绕开多水的地方,在山里的可能性最大,并且是能近距离找到干净安全水源的山里。”

大山:“族长,那这样山路水路都不安全,我们怎么办?”

“我知道有一条路。”小芳忽然插话说,“是一条近路,从山里穿过的寒潭,山洞很小,音兽进不去,可以不用翻山,也不必绕山,直接从下面游过去。扁片人水性不行,应该不会往山潭里钻,就算碰见穆塔伊,没有扁片人指挥,也容易收拾。”

来的时候谁也不知道好好的树林里住进了食眼兽这么一群芳邻,因此小芳也就没来得及提出这个主意,回去却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南山果断通过,点点头:“好,大家先都休息一会,我们明天天一亮立刻就上路。”

他话音没落,褚桓已经站了起来:“我守夜。”

说完,他已经头也不抬地自己走到了洞口。

南山看着他这几天消瘦了不少的背影,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一声没吭,随他去了。

褚桓一个人坐在山洞口的火堆旁边,双手扣在一起,垫在脑后,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抬头看着头顶的星河依稀。

关于陷落地,褚桓现在其实还糊涂着,那是一种他从未见过、也不能理解的存在,只是本能地感觉到极度的危险。

疲于奔命似的逃了两天一宿,此时褚桓也冷静了下来,他意识到,南山突然疏远他,似乎是在看到陷落地之后。

这关节一通,褚桓简直用脚趾头都能明白南山在想什么。

这个世界的变化一定已经超出了南山的预期,如果敌人是人,哪怕是再匪夷所思的怪兽,都不是不能战胜的,然而如果这个“敌人”是世界本身呢?

南山大概意识到,无论他们那坑人的圣书里说了什么,他可能都无法在其中找到那一线生机了,所以等山门再一次倒转,以那人不转弯的脾气,说不定会不由分说地将自己推出去。

让他永远地离开这个荒谬的、身处夹缝里的世界。

褚桓叹了口气,想起以前一些野史艳闻里看到的故事,故事里讲的一些边陲之地的故事都又香艳又带毒,什么会下毒下蛊小姑娘为了留住男人如何的不择手段,如何的决绝偏执,又是“我死你也得死”,又是“胆敢背叛,就把你的骨头渣子留下来”之类……

此地古怪的手段数不胜数,又是守山人自己的地盘,他们想怎样就怎样,无法无天也没人管……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但怎么他遇到的这个人,就不能再自私狠毒一点呢?

褚桓发了一会呆,意识到自己这有点上赶着求虐待,他忍不住匪夷所思地唾弃了自己一下:“贱骨头。”

可是南山沉默又坚决,贱骨头真拿他没有办法。

后半夜南山走过来换下褚桓,他带着一脸眼观鼻、鼻观口,准备划清界限的模样,对褚桓说:“你去睡一会吧。”

褚桓移动目光,投注到他身上,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南山。

南山被他这无言的目光逼视得简直要望风而逃,好一会,他蹲了下来,缓缓地褪下手上的戒指,放在褚桓身边。

褚桓翻身坐起来,拿起那个白金素圈,在手里抛了两下,颠过来倒过去地转了几圈,感觉金属反射的火光刺得眼睛疼。

他压抑住情绪,面无表情地明知故问:“什么意思?”

“还给你。”南山仿佛是怕惊动别人,声音压得很低。

片刻后,他似乎硬下心肠,深吸一口气,用一种公事公办般平板的语气对褚桓说:“圣书上说,会有一个能沟通过去与未来、现世与末世的人,我一直以为那个人是你——但是现在看来不大可能了,我们已经被陷落地包围了,你是与不是,全都来不及了——等这个冬天熬过去,山门倒转,我就送你走,别再回来了。”

分享到:
赞(21)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下一章篇名

    匿名2019/01/13 15:28:25回复
  2. 瞩目。

    Luke2019/01/20 02:26:4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