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阴森森的山水画

人迹罕至,山高不可攀。

这地方没有石阶,当然更不可能有缆车,坡缓的地方还能走两步,到了险绝处,就得需要徒手将匕首钉入石缝里,才能手脚并用地爬上去。

褚桓于是越发不能理解那些登山爱好者们都是怎么想的,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对这种运动玩命般的热爱。

南山听了这个的评论,忙问:“那你以前喜欢做些什么?”

褚桓仔细回想了一下,发现最先跳跃到意识层面上的,一个是“在家打游戏”,另一个是“躺着看电视”,哪个说出来似乎都不大上档次,于是含蓄地加工了一下,说:“测试一些程序漏洞,关心一些反应复杂社会问题的影视文艺作品。”

袁平笑得险些从山壁上掉下去。

他们一伙人半件登山工具也没有,完全是随时准备摔死的行进方式,但依然有心情时而聊两句,可见悬崖峭壁走得也并不怎么困难——因为这座山很干净。

别说那些茹毛饮血的大怪兽,一路走过来,就连普通的野外小生物也几乎没碰到几只,草丛里蛇和壁虎仙踪难觅,只间或爬过几条傻乎乎的小虫子,人来了都不知道躲,一不小心就给踩死了。

这从侧面上证明南山的决定没错,越是安静,蕴藏其中的危险就越是难以对付。

半山腰上有一个天然形成的小山洞,几个人在里面临时休息了一下,袁平打开包裹分干粮,褚桓挑挑拣拣地伸手拿了一块,袁平就看见了他手腕上已经碎成了蜘蛛网的表盘镜。

袁平:“趁早扔了吧。”

表镜一般是蓝宝石玻璃的,耐磨不耐撞,防水防不了怪物,褚桓几天以来忙着逃命养伤谈恋爱,这才注意到那上面蛛网似的撞痕,一想起这玩意是花俩月工资买的,他顿时就心疼坏了,可惜心疼也没用——那表镜已经歇菜,金属的壳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划痕,除了机芯还在□地走着,基本已经没什么补救的希望了。

褚桓把表摘下来扔在一边,叹了口气,审视了一番自己的外观,感觉自己已经彻底从一个假精英变成了一个真野人,他干脆把眼镜调成了望远镜模式,摘下来扔给了南山,身上一下子卸下了所有多余的东西,仿佛变回了很多年前,大院里无所顾忌地玩泥巴的野孩子。

干饼的味道惨绝人寰,让人的味觉十分悲痛,袁平才咬了一口,就油然生出某种想要击鼓伸冤的冲动。

连续数日,袁平真是受够了守山人的伙食水平,那干饼子难以下咽到了空前绝后的水平,大概连压缩饼干都能睥睨其顶,实在是人尽可嘲。

小芳觑了一眼他的表情,笑嘻嘻地对他说:“你拿的那个不是春天做的,难吃吧?还是我们春天的手艺最好。”

春天大姐略微有点左撇子,所以她做的饼,形状上会和别人有一点细微的差别,这点小芳心知肚明,褚桓也早看出来了,只是他俩都挺鸡贼,各自心照不宣,谁都没说。

褚桓把自己手上那块掰了一半,转头塞进南山嘴里,冲他挤了挤眼睛。

袁平提不起食欲来,在他看来,谁做的干饼都一样难吃,守山人所谓的“手艺好”,也就是黑暗料理的黑暗程度初级一点而已,他蔫耷耷地抱怨说:“我想吃烤肉。”

大山:“昨天不是刚吃过。”

“哎,”袁平一摆手,“你这傻孩子,没见过世面,就剃个毛,随便洗涮洗涮架在火上熏得黑乎乎的,那也配叫烤肉吗?”

他说到这,突然坐正了,仿佛是被残忍的现实践踏得无从躲闪,只好画饼充饥,绘声绘色地对几个人说:“烤肉不能直接用火,你要先弄一个‘炙子’,知道什么叫‘炙子’吗?就是一个大铁盘子,铁条一根一根地焊在一起拼成的,中间有缝,下面放炭,炭火烧热了,在铁盘上抹油,然后把肉切成小片,越新鲜越好,越薄越好——事先调汁煨进味,往铁板上一放,‘呲啦’一声——”

袁平舔了舔嘴唇,大山和小芳随着他的描述,齐齐地仰头吞了口口水。

袁平就着自己的意淫,狠狠地咬了一口那半生不熟的死面饼子,面容狰狞地咽下去:“然后把菜铺在肉上,就着肉味和油,一起烤熟,拿下来蘸上酱,夹在饼里,当然不是这种饼,要酥皮的,炸得金黄酥脆,要一口……哎呀!”

他摇了摇头,嘴里哈喇子逆流成河。

褚桓不为所动,心志坚定地吃干净手里的劣质淀粉物,一点也不受影响,还不慌不忙地借着袁平的东风,分秒必争地献了一把殷勤,转头对南山说:“你想吃吗?我也会。”

南山正听得入神,乍一听见这句插嘴,顿时吃了一惊:“你会什么?”

“什么都会,”褚桓大言不惭地吹起牛皮,“铁条做炙,切片烤肉,调酱——对了,我以前还跟着一个做淮扬菜的大师傅学过俩月的手艺,煎炒烹炸焖溜熬炖,没有不行的。”

袁平:“兄弟,你吹牛皮也打一打草稿吧。”

小芳也十分不信,诧异地说:“那你在族里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从来没动过火。”

褚桓矜持地微笑了一下,看了南山一眼,意味深长地说:“就我自己一个人,凑合吃两口得了,懒得弄,弄出来给谁吃?”

小芳闻弦音知雅意,十分给面子,不吝惜地表达自己的赞叹,然后搓着手问:“好贱人,你还会什么?”

“会的多了。”褚桓不知从哪摸出了一块木头,拿出他的短刀——这还是枉死花清理掉之后好多天,南山才从河里给他捡回来的。

短刀并不是刻刀,木头也是一截普通的糟木头,但是拿刀的人手很巧,几下就削出了一只圆滚滚的小猪,还挺像那么回事。

褚桓:“画画也会一点,各种手工会一点,会粘几只简单的毛猴,还会拿玩具发动机改装小汽车——遥控的,自己会跑。”

他早年也确实爱玩,兴趣繁多,只是后来慢慢的没了兴致,也就全都搁置了。

守山人们从没有听说过这么丰富的业余生活,齐齐地惊叹起来。

唯独被抢了风头的袁平在一边酸溜溜:“差不多行了,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褚桓完全忽略了他,给小猪挖了两个鼻孔,递给南山:“等咱们回去,你想吃什么随便说,我都能想办法给你做出来。”

褚桓公孔雀开屏一样,不要钱似的散发着一身骚气,袁平本来习惯性地想与他一较高下,然而看了一眼周围这几个五大三粗地汉子,又不知道较给谁看。

好比一个打拳击的老对手,还没来得及分出高下,人家招呼也不打的改行去打乒乓球了,弄得他不知所措,只好猛泼凉水。

袁平:“就你那副‘跟了我,以后饿不着你’的德行,特别像过去的地主老财和新时代的厨子的综合体。”

但凡孔雀开屏,必然已经忘却羞耻,褚桓听了他这顿挤兑,脸都不红,直接将袁平的话拿做己用,对南山说:“跟了我,以后饿不着你。要是将来咱们能想办法跨过那条边界,我就把褚爱国那破房子和我的小公寓都卖了,换个有大厨房的,墙上挂一百零八本菜谱,古今中外,鲁川粤闽,争取早日把你喂成一个大胖子,省得有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惦记。”

这话说得露骨十足,大山和小芳想假装听不懂都不行,南山在一边听着,却只是笑。

“哦,对,我还有别的好处——我喜欢待在家里,每天一定回家吃晚饭,没事从来不出门鬼混,干活勤快,吃的不多,脾气好易沟通,睡着了不磨牙不打呼噜还不抢被子,居家旅行都很方便实用。”

褚桓说到这,话音顿了一下,当他不遗余力地推销起自己的时候,就越发显得十分自我感觉良好,脸上乍一没有了眼镜的遮挡,忽然显得少了几分稳重,眼尾一弯,就成了两只小钩子,几乎有了那么点眼带桃花的意思。

“诸位看,我行不行?”褚桓的目光在大山和小芳身上扫了一圈,仿佛是想要个见证。

小芳和大山对视一眼,互相不好意思地“嘿嘿”起来,唯有当事人恬不知耻,见到此情此景,还坡下驴地提出要求:“那以后我要是抱着你们族长亲两口,麻烦大家不要大惊小怪,行不行?”

小芳终于忍不住对南山提了意见:“族长,你倒是吱一声啊,还是不是男人了!”

南山心胸宽广地微笑了一下:“不要紧。”

褚桓忍不住更加得瑟,他这幅嘴脸实在太拉仇恨,小芳和大山在袁平的带领和号召下,一起扑过来将其殴打了一顿,几个人很快在不大的小山洞里闹成了一团。

褚桓刚刚掀开袁平,正把大山按在墙上的时候,突然听见一阵絮絮的说话声,他笑容未收,随意地一抬头:“嗯?说什么?”

其他几个人一时都安静了下来。

大山疑惑地问:“什么?”

褚桓立刻意识到不对劲,他微微地偏了一下头,耳畔传来了呓语似的絮絮的说话声,听不清内容,但仿佛并不是一个人在说话。

南山掰过他的脸:“你听见什么了?”

那声音好像电话串了线,语速快而急促,杂乱无章,然而褚桓就是感觉到……他们仿佛是在呼唤什么。

谁?在说什么?

褚桓缓缓地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那声音好像不是通过耳朵,而是直接进入了他的脑子里。

褚桓略微有些失神,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肩头撞在了南山身上,南山一把按住他的肩膀:“褚桓!”

南山的声音夹杂在无数窃窃私语中,褚桓只能勉强通过他的口型分辨出来。

袁平忽然扯开嗓子,冲着他的耳朵大喝一声:“褚桓!”

褚桓猛地一躲,被他这一嗓子叫唤得耳膜乱颤,那些密集的话音骤然烟消云散,褚桓按了按自己的耳廓,糊开袁平的脸,指着正南的方向说:“那边……好像有声音。”

几个人顿时没了闲闹的心情,整理好行装后,飞快地重新启程赶往顶峰。

越是接近封顶,气温就越低,到最后,呼出的空气都仿佛冒着白雾,朦朦胧胧的一片,细碎的阴风刮在□的皮肤上,就连抗冻的守山人都渐渐受不了了。

岩石上结着一层薄薄的冰,越来越滑,越来越难走,而岩缝中的植物却还郁郁葱葱,绿得颇有几分诡异。

南山第一个登上了山顶,爬上最高处的巨石,本该拉后面的人一把,然而他目光往山下一扫,却僵住了。

褚桓不明所以地循着他的背影走过来:“怎……”

他话音陡然中断。

只见那山下,风水依稀,树影婆娑,一切似乎没有任何问题,可是没有光。

整个世界似乎以山脚下的某一处为分界,一面晒在正午的阳光下,另一面却什么都没有。

从高处往下看,就好像那边的世界被熄了灯,大片的林海一动不动,本应奔腾的河流仿佛冻住了,没有动物,也没有风……

那就像一副被钉死在墙上的……阴森森的山水画。

褚桓听见小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这凶猛的毛猴的声音里仿佛包含了无与伦比的恐惧。

他说:“陷……陷落地……”

褚桓猝然回头。

巡山的旅途显得那么漫长,他们跋山涉水,翻了不知多少座山,越过了不知多少条支流,走了不知多远的路……

而今,这漫长的路途短得几乎不值一提,本以为无限广袤的区域狭小得惊人,褚桓不知道“陷落地”是什么,里面有什么,然而他面对边界,却惊出了一身冷汗。

是那种全世界都熄了灯,而他们深处一孤岛的感觉。

阳光只有微弱的、摇摇欲坠的一簇。

分享到:
赞(31)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越新鲜约好:约→越

    汪!2018/10/28 19:37:42回复
  2. 楼上的大兄弟……好好看文,忽略错字

    匿名2018/12/31 05:11:56回复
  3. 凌晨看小说的兄dei们

    Luke2019/01/20 02:22:53回复
  4. 二楼,这你就不对了,人家好心把错别字揪出来,就怕我们不知道那写的啥,你怎么能这么说捏?

    匿名2019/01/26 00:15:37回复
    • 这只能证明你笨

      匿名2019/02/16 15:38:10回复
  5. 我都没注意|。・・)っ♡

    |(´・_・`)2019/02/13 23:04:12回复
  6. 你们难道不在意下章名吗?
    我都不怎么敢看了

    匿名2019/02/16 22:51:34回复
  7. 本娃表示真的不能再看到毛猴这两个字了

    居老师的娃2019/02/25 15:11:53回复
  8. 刚看完镇魂上一个像孔雀的已经变成受了

    匿名2019/04/03 00:16:4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