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

袁平挥手间,刀刃上半尺长的火苗随着他大开大合的动作四下翻飞,藤条们虽然畏火,却依然围着他跃跃欲试,只待那火一灭,就要一股脑地报复回来。

袁平放下大山,将他护在长刀范围内,向棒槌递出胳膊:“兄弟,手给我!”

可是来不及了。

他那一点少得可怜的酒精燃烧得实在太快了,就像一丛稍纵即逝的焰火,旋即就只剩下了一缕青烟,被他逼退的藤条立刻无孔不入地卷土重来,疯狂反扑,巨大的藤条推开他面前的刀,刀背重重地撞在他自己的胸口上,袁平一口气呛在喉咙里,连退了三四步,胸口顿时淤青一片。

他在剧痛中抬头,看见那潮水一般的藤条当着他的面翻滚而来,一刹那捅穿了棒槌的胸口,血肉横飞。

袁平脸颊一凉,似乎是血花飞溅到了上面,他瞠目欲裂,而那些杀人的藤条转瞬就封上了他面前的路,他连棒槌的人影也看不见了。

……依稀只是那一个被藤条怪力扭曲得畸形的人,胸口有荆棘般的藤条成千上万,暴虐地在袁平心上划出了一个三尺深的剪影。

棒槌的本名是“坚硬的柱子”,和褚桓的“桓”字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两个人的名字听起来都很正直,人却不约而同的都长得歪歪扭扭,各有各的不是东西。

他不会数数,三八起来倒是挺有一手,有个很会闯祸的儿子是在树洞里野战生出来的,他还总是臭不要脸地把这件事拿出来挂在嘴边说……

大山拼命地向那面阴毒残酷的藤条墙扑过去,四处胡乱摸索的手掌不知道躲闪,很快被藤条上的尖刺刮得血肉模糊。

袁平一边拦着他,一边单手在凶残的植物中挣扎。

他感到顾此失彼,左支右绌,几乎没有时间停下来哀悼片刻,憋得胸口快要炸了。

而大山的哭喊中,棒槌再没有回应一声。

褚桓却已经在那心跳声的指引下,不知不觉中走出了很远。

等他注意到的时候,发现自己一只脚已经浸在了水中。褚桓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发烧了,尽管他站在冰冷的河水里,身体却好像越来越热,自听力之后,他仿佛又在遮天蔽日的藤条中丧失了方向感。

褚桓的鼓膜疼得厉害,似乎是快要被那一阵一阵如雷般的心跳声击穿了。

他发觉自己已经到了对于枉死花而言“灯下黑”的地方,这里靠近那东西的根部,连最细的藤条也有人腿那么粗,它们长长的尖端能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岸上,却不大方便折回自己的树根处。

褚桓站在水里,看见那些藤蔓徒劳而疯狂地涌动——他几乎在藤条攻击的死角上。

冥冥中,那一直跳动不息的心跳声把他平安无事地领到了这里,褚桓忍不住伸手在自己胸口的小“核桃”上摸了一下,核桃发出红彤彤的荧光,却奇异的并不刺眼,像一团火光,从他的指缝间透出来,褚桓忍不住嘀咕了一声:“这还真是圣物吗?”

他小心翼翼地蹚水而过,往枉死花的根部走去,边走边盘算着怎么干掉它,可是最先撞入他视线的,却并不是枉死花埋在水下的丑陋根茎,而是一片触目惊心的累累白骨。

露在枉死花外面的那几具骸骨原来只是冰山一角,并不算什么,这里才是尸体的地下城——只见此地存放的骨头种族齐全,本来是形态各异、大小不一,到了这,却统一地被藤条拗成了同样的造型,褚桓放眼望去,一大片白骨齐刷刷的都只有半人高,一个个轻薄如同纸片,挂成一排,颅骨面貌被拍扁扭曲,脸上有黑洞洞的眼眶、支离破碎的下颚……以及一张黑洞洞的嘴。

跨物种的如出一辙。

开满白花的藤条将它们连在一起,荡悠悠地悬在水面上,像一圈晾在绳子上的衣服。

骨头表面还覆着一层幽幽的磷光,乍一看,简直就像长了一圈诡异的绿毛。

仿佛一群静默在黑暗里的绿毛猴子。

绿毛……猴子?

褚桓狠狠地打了个冷战,他不知道自己心里为什么会冒出这个念头来,可是“猴子”两个字从他心头一闪而过时,他忽然有种误打误撞冲破了什么的畅快感。

连南山也没见过真正的幻影猴,褚桓盯着那一群白骨,突然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如果说幻影猴不是活物,也不是死物……那有没有可能……也许幻影猴根本不是什么猴子,而是这些和植物共生的、被改造成得像猴子一样的白骨?

就在他这一愣神的光景,褚桓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了类似小孩子或者小动物嬉戏的声音,那声音如水波,由远及近,由小及大,从四面八方向他涌过来,很快充斥了他的一双耳朵。

褚桓没有妄动,他知道,如果自己的猜测是对的,那么他很可能是最接近致幻物的一个人,他所看到、听到、感觉到的,可能全部是假的。

南山说过,“幻影猴”是不能闻,褚桓想了想,有些费力地弯下腰,将自己的裤腿割了下来,撕成两截,一半已经浸湿了水,另一半是原本就在水面上的干布料。

褚桓将湿的一半蒙在外面,干的掩在鼻子上,避免直接接触那些成分不明的河水,然后他闭上眼睛,静立原地,屏息凝神了好一会,直到那笑闹的幻听终于渐渐散去。

褚桓这才重新打量起枉死花的核心。

此时,不知道是不是出于自我安慰,褚桓感觉自己的五官总算清明了些,而那一直如影随形的心跳声也不见了,褚桓看见植物巨大的根部扎根在水底,像个狰狞的水怪。

褚桓捏着短刀,缓缓靠近了白骨群,跟“绿毛猴子”面面相觑了片刻,他看着白骨幽深的眼眶,有那么一时片刻,心里生出了一丝怀疑——这堆破骨头真是传说中的幻影猴吗?

这种无来由的怀疑导致褚桓皱了皱眉,鬼使神差的,他略微将手中的碎布拿下来了一些,一股奇怪的味道顿时涌入鼻腔——仿佛是腥,腥气里又带着奇异的甜香,粘腻又撩人,浅尝辄止地吸了一口,褚桓就感觉自己的骨头都酥了,像是床帐中情人身上的暖香,而含在甜里的浅淡的腥更是留给人恰到好处的遐想……他一分神,感觉里面仿佛还有一点极细的桂花味。

褚桓狠狠地一咬自己的舌尖,以一种想把自己憋死的手劲重新捂住了鼻子——再不捂就真流鼻血了。

那股香味带来的不是身体上的躁动,而是某种极强的心理暗示,褚桓意识到,再这样下去,他会顺着自己的心自己构造幻觉,就好像南山只是说出了“幻影猴”三个字,仅凭一道看不清的影子,他们已经自动代入了猴子的形象。

打火机不在他身上,褚桓想了想,竖起短刀,一刀斩向离他最近的白骨,那是个扁片人的骨架,被无数根细丝牵着,像个小木偶,细线骤然被褚桓砍断了小一半,骨架自然失去了平衡,它左摇右晃地动了起来,成就了世界上最奇葩的一场抽搐,连骨架上苟延残喘的牙齿也在“咯咯”地打着颤,仿佛白骨有灵,别提多瘆人了。

褚桓看着就觉得闹心,出刀如电,几下就斩断了骨架身上所有的细丝,那具骨架“噗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褚桓吃了一惊——这里的骨架居然是速溶的,入水即化,飞快地将一小片水域染成了绿色。

他心里明白,自己走到这里,回是回不去了,不管这些绿油油的东西有没有毒,他都只能往前走。褚桓毫不拖泥带水,明确了自己的方向后,随即干净利落地一连清扫了一大片白骨,脚下的水越来越绿,到最后,那绿色浓稠得几近发黑。

褚桓感觉自己是泡在了一大片油菜汤里。

突然,他听见身后传来人蹚水的声音,褚桓戒备地一回头,一眼就看见同样破衣烂衫的南山。

南山的头发已经纠结成了一团,挡住了半边脸,胸前有几道被带着尖刺的藤条抽出来的血痕,看起来颇为触目惊心。

褚桓吃了一惊:“别过来!这有……”

谁知南山一看见他,立刻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二话不说地向褚桓跑来,他那虬结的长发被藤条勾住,南山看都不看,抬手一把将它扯断,仿佛不知道疼似的,只是一味的急切。

他脚下也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忽地一踉跄,差点摔在水里,褚桓被他吓得好悬没犯心脏病,连忙抢上前一步,抄手把人接在手里。

脚下的水颜色乌青,褚桓的脸色却比水色还要青一些,他一低头就感觉一阵心惊胆战,干脆弯下腰,将南山囫囵个地从水里抱了出来。

南山宽肩窄腰,可谓是要哪有哪,当然不是个男麻杆,然而褚桓不知道自己是关心则乱还是怎么的,他只觉得手里的重量出乎意料的轻。

他头一次对南山发火,气急败坏地冲人吼:“我让你别过来,你他妈听不见啊?!”

南山却只是默默抱紧了他,不说话。

这时,褚桓又闻到了一阵带着腥气的甜香,那香气刚开始是腻,后来却逐渐地被南山身上混杂着青草气息的桂花味压了下去,褚桓这才发现,自己情急之下,手里的碎布已经不知道掉在哪了。

他心中警觉顿生,可是还没成型,怀里的人就伸出双手,环住了他的颈子。

南山微露舌尖,轻轻地在他胸口上舔了一下。

褚桓一激灵,下意识地要推拒,南山却抬起头,深深地看着他。

褚桓一看见他的眼睛,当场就把什么都忘了,他心里明白场合不对,自己这是色令智昏,却偏偏克制不了走火入魔。褚桓放任怀里的人侧头咬住他的锁骨,细碎地啃噬着,南山那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显得有些冰冷的四肢像是蛇一样缠在他身上。

褚桓明知道不对劲,却就是无法抗拒,他像是患上了皮肤饥渴症,每一寸的肌肤接触,都如同久旱逢甘霖,能唤起他最本能的渴望。

南山伸出手指,缓缓地蹭过他的嘴唇,而后凑了上来……

就在这时,褚桓胸口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灼痛,仿佛有人拿着烧红的烙铁在他胸口狠命地捶了一下。

褚桓当场就没站稳,连退了好几步,五脏六腑都翻滚了过来,他扭过头,当场呕出了一口血。

只见那血化入水里,丝丝缕缕的,居然发着黑。

褚桓的胸口先是极热,一口血吐出来,又转为极冷——那是从骨子里透出的一股寒意,他下意识地打了个寒战。

原本萦绕不去的桂花香味倏地散了,再一看,“南山”蜷缩在他胸前的手分明是一把畸形的手骨。

褚桓:“我操!”

他就这样,毫无过度的直接从神魂颠倒跳跃到了汗毛倒竖,肾上腺素水平过山车似的直上直下——这里哪有什么南山,他抱在怀里的分明是一具畸形的骸骨。

那骨头嘴里含着一朵不能尝地枉死花,正笑盈盈地往他嘴里送。

褚桓整个人都不好了,一把将那具骨头按进了水里,直到眼睁睁地看着它化成了一碗菠菜汤,心率还没能平稳下来。

褚桓感觉自己这辈子,虽说做不到四大皆空,但“高贵冷艳”的架子还是端得妥妥的,他万万没料到有一天自己竟会欲求不满,沦落到被色诱的境地……被一具红粉骷髅险些色诱成功,传出去真是不用见人了!

褚桓屏住呼吸,微微活动了一下握着刀柄的手,关节发出“咯咯”的动静。

他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彻底被这枉死花和白骨群激怒了,超常发挥出了奇高的效率,万分凶残地趟过白骨森林,走到哪就清扫到哪。

随着他动作越来越嚣张,枉死花也越来越躁动,就在褚桓将眼前的最后一个头骨踩进水里的时候,枉死花大概忍无可忍了,决心一屁股坐死这个快要钻进它心脏的虫子。

它自断经脉一般地整个翻到下来,粗大的藤条不灵便的回撤,不惜代价地要把褚桓按进水里。

口鼻相连,入水没个好。

褚桓一想起那些活生生走断腿的骨头,就不寒而栗,他宁可死扛着那些藤蔓被万箭穿心,也不想没入水里像那些鱼一样匀速直线地游到死。

好在,这植物对于人的高度来说实在太巨硕了,到底是尾大不掉、周转不灵,褚桓只循了一个空隙,就灵活地侧身冲向了枉死花的树根。

大藤条秋风扫落叶一样地追在身后,褚桓头也不回,抽出短刀,狠狠地楔入了枉死花的树根处,汩汩的汁液登时泉水似的冒了出来,黏稠都像树枝,又像油。

藤条巨震,发疯一样地在河里掀起了巨浪,一根大藤条为了卷上褚桓,活生生地把自己掰断了。

那些长的、短的尖刺一股脑地勒进了褚桓的身体,带着要将他挫骨扬灰的力道,褚桓死死地攥住刀柄不放,跗骨之蛆一般地在枉死花的树根上刮出了一条巨大的伤口。

就在这时,褚桓突然听到袁平的声音:“接住!”

紧接着,一根箭矢几乎是擦着他的脸射入了枉死花的根,枉死花又是一颤,褚桓看见,那支箭的尾羽上挂着他那个质量过硬的打火机。

褚桓仿佛已经丧失了痛觉,他拉锯式地跟藤条掰起了手腕,良久才艰难地抬起一只手,直到一口牙险些嚼碎,舌尖满是血腥味,他才终于够着了打火机,豆大的火花在鬼蜮般的河水中闪烁出来,褚桓狠狠地将打火机摔在了树根处冒出的油状树脂上。

他决定赌一把——这东西可燃。

这次他赌对了,命不该绝。

枉死花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褚桓觉得自己猛地被抬高了十来米。

他放的火燎原似的一发不可收拾,贪婪的火舌摧枯拉朽地席卷了周遭的一切。

整棵枉死花四脚朝天,褚桓最后一眼终于瞥见了天光。

那卷着他的藤条根部被烧掉了一半,失去了生命力,再也支撑不住成年人身体的重量,褚桓当空掉了下来,而他依然用最后的力气,紧紧地握着那把短刀。

褚桓想,如果自己掉进水里,那他就捅自己一刀,当场血溅三尺,也比变成一只“幻影猴”强。

他没别的志向,就想活着的时候做个人,死了以后做个正常的死人。

然而他并没有一头栽进水里,南山再次接住了他。

褚桓看见,这个南山似乎比方才那个还狼狈,不但狼狈,他还双目赤红,眼睛里似乎也有一片火光冲天,南山抱着他,飞快地穿过那些烧着的藤条与咆哮的树根,身体温暖而结实,并没有蛇一样的粘腻感,也并没有那样冰凉的轻薄。

褚桓心里迷迷糊糊地想:“牡丹花下死,做鬼也……”

“风流”俩字没来得及冒头,他就彻底失去了意识,手中的刀“噗通”一声滑入了水里,涟漪四溅。

火光冲天,他披着一身血淋淋的皮肉,六根不净。

分享到:
赞(37)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吃了一口假肉汤

    匿名2019/02/02 15:06:08回复
  2. 白骨怎么笑盈盈

    匿名2019/02/06 10:07:1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