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有种耍流氓的快感

“幻影猴?幻影猴是什么?”褚桓有点直不起腰来,他身上冷汗一层一层的,眨了一下眼睛,凝在睫毛上的汗滴就掉了下来,褚桓揉了揉眼睛,不过很快,他就连眼也不敢揉了,因为发现自己每揉一下,眼前的场景都会有细微的差别,好像一大堆“找不同”的图片,一帧一帧地罗在那,把他晃得头晕眼花,“操……都警醒点,别乱动。”

袁平听出他的弦外之音,简直想要哀嚎:“所以现在还是幻觉,那个花没被打服,只是战略性隐蔽了?”

褚桓没回答,用力偏了一下头,隐约间,他似乎听到哪里传来一阵心跳搏动声。

幻视之后又是幻听?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袁平觑了一眼褚桓的脸色,想伸手拍拍他:“哎,我说,你要是不行了趁早说一声啊。”

可他的手还没碰到褚桓,就被南山中途截住了,南山伸手揽过褚桓的肩,让袁平的手拍了个空,还貌似无意地说:“我来照顾他,多谢。”

袁平:“……”

“我只听长者提起过幻影猴,他说那不是活物,也不是死物。”南山一只手提着刀,一手虚虚地搭在褚桓身上,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休息一会,“但我不知道它长什么样,也不知道怎么杀死。”

“不能看,不能听,不能闻,不能尝,不能触……”褚桓露出一个苦笑,呓语似的说,“下一个该不会是不能‘想’吧?”

小芳瞪大了眼睛:“什么意思?”

袁平听了,却若有所思地看了褚桓一眼,然后微微皱起了眉,他正要开口问,突然,眼角扫见了一道灰影,闪电般地一闪而过。

袁平没来得及开口示警,褚桓已经一伸手抽出了南山腰间的箭矢,他搭弓上箭瞄准一气呵成,箭尖“叮”一声,明明是射中了什么,可是再一看,那里却又什么都没有了,落了地的箭矢孤零零地竖在那,大头朝下,箭尖诡异地插进了泥土里,尾羽还在微微颤动着。

小芳和袁平几乎异口同声。

“那是什么?”

“那有东西!”

褚桓慎重地抽出第二支箭,他背部有伤,拉伸起来手臂上的肌肉在隐隐地在打颤,一滴冷汗流到嘴里,他尝了尝,发现连汗水都不咸了,褚桓深吸了口气,声音几不可闻地从嗓子里冒出来:“你们也看见了。”

有人教过他一个简单的分辨幻觉和真实的方法,就是问问别人有没有看见相同的东西。

“没看清,好像……”袁平伸手比了一下,“有这么高。”

猴子的高度。

小芳:“身上有毛,尾巴又细又长。”

猴子的尾巴。

南山扶着褚桓,没出声,其实他也瞥见了,只是他习惯更谨慎一些。

什么叫做不算活物也不算死物?

什么东西能在长满枉死花的水域里生存?

如果真有一只灰毛猴子,为什么早不出现,晚不出现,非得他一提到“幻影猴”三个字,它就出现了?

几个人几乎是背靠背,四下里都是鸦雀无声的寂静,好一会,褚桓缓缓地放下弓箭:“找不到了。”

袁平轻轻地问:“能不能把它引出来?”

小芳:“怎么引?”

“我们守门……”袁平的话音顿了一下,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说出“我们守门人”几个字是那么的顺口,几乎毫无违和,“我们……守门人认为骨头与血,都是带有力量的东西,是祭祀中常用的刀具,能沟通生的和死的,如果幻影猴真的像族长说的那样,是一种不生也不死的东西,那我想是不是也能通过这种东西把它引出来?”

这话听起来全无逻辑与道理,所幸此情此景本身就很没道理,而血和骨都是守山人常用的药材,南山会随身带着,现成有。

“族长,你会画‘出生祝福’吗?”袁平比比划划地问。

“出生祝福一般是族里长者画的,每次有新生儿出生,他都会在孩子的额头上画一个出生的祝福,意思是祝他们摆脱疾病和死亡的侵扰,是新生的符号。”南山没急着回答,先跟褚桓细细解释了一番,而后才冲袁平点点头,“我会,怎么?”

“我有个主意,不知道行不行——你把血和骨灰粉和在一起,在我这里,”袁平指了指自己的额头,“画一个颠倒过来的出生祝福,我去河边把那只灰毛猴子引出来,大家掩护,褚桓你负责远程。”

“滚蛋,”褚桓想也不想就一口否决了他,“轮得着你指挥?”

袁平戳了戳他的胸口,一脸刚愎自用:“伤残,做好你的事,其余别管了。”

几年以前,这王八羔子也是在黑灯瞎火、垃圾丛生的窄巷里,也是这样不由分说、自以为是,拽得二五八万一样地对他说“做好你自己的事,其余别管了”。

“我说不行就不行,”褚桓打断他,一字一顿地说:“我信不过你。”

袁平冷笑一声:“你是信不过你自己吧?”

褚桓额角青筋乱跳,有心想抽他一个大嘴巴子,可手还没抬起来,就被南山一把攥住手腕。

“那你信得过我吗?”南山忽然问。

褚桓一怔。

“我和他不一样,我们一族人从来说到做到,绝不食言。”南山静静地看着褚桓,忽然,他垂下眼睛,眼睫微颤,手掌从褚桓的手腕滑到了手掌上,他将褚桓的手合在自己手心里,轻轻地叩了叩自己的胸口,“力量有大有小,但是都来自于相信——褚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就算你不愿意给我承诺,我也甘愿单方面地成为你的人,请你相信我。”

他的汉语大部分似乎褚桓教的,老师不靠谱,还没有教到甜言蜜语的那一章,他只能以自己的方式表达。

褚桓一时间无言以对,连开了一路荤段子玩笑的棒槌都被南山这一番格外的郑重其事镇住了:“族、族长,你……”

南山捧起褚桓的一只手,双手合十,合上眼睛,他弯下腰,将褚桓的手在自己的额头上碰了一下,口中无声地念了句什么,如同自愿在上面烙下了一个沉重无比的誓言。

接着,他从装着各种药的皮袋子里取出了守门人的血和骨灰,在手心中调出膏状,在自己的额头上画了一个古怪的符号。

“我会慢慢接近河岸,如果守门人兄弟的办法有效,幻影猴就不可能无动于衷,但是你们千万不要跟上来,一旦它出现,就立即杀死它。”

“把箭给我,箭尖上蘸上血。”

“箭射不死怎么办?”

南山回头看了他一眼:“我手上还有刀。”

褚桓眼睛眨也不眨地追着南山,几乎把呼吸也屏在了染血的箭尖上。

南山走得很慢,每一步似乎都有所思量,他提在手里的刀尖向下垂着,却已经调整到了随时可以横劈出去的姿势,每一个动作都自然……而且身经百战。

褚桓看着那个背影,心里突然不再念叨“要是给我一把枪就好了”,也仿佛是忘了背上疼得无法拉伸肌肉的伤,因为受伤而微微颤抖的手竟然也奇迹般地稳住了。

突然,尖锐的嘶鸣声响起,一道灰影猛地蹿了出来。

几乎是声音还没来得及传到人耳中,褚桓的箭已经离弦,南山的刀也随风而动。

眨眼间,一只半人高的大猴子被一箭封喉,这一次箭矢分毫不差,而几乎是同时,南山的刀劈在了猴子的肩膀上,他狠狠地将那东西惯在了地上,河边柔软的泥土被他砸出了一个坑。

直到此时,众人提起的气还没来得及松下来。

袁平往前走了几步,探头探脑地说:“死了吗?”

小芳则没轻没重地在褚桓胳膊上使劲拍了一下:“好贱人,好样的!”

褚桓被他拍得一趔趄,目光却没有离开那只大灰猴子。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瞳孔猛地一缩,踉踉跄跄地向南山冲过去:“退回来,那是假的!”

褚桓不是没见过南山动手,南山在黑暗里一把扭断穆塔伊脖子的时候干净利落极了,绝不拖泥带水,将稳准狠发挥到了极致。

所以一个危险的、未知的、高速移动的怪兽向他扑过来时,他第一反应会是挥刀砍向那东西的肩膀吗?

难道他还想留个活口回来审问?

这么近的距离,南山的刀不会偏,褚桓自信自己的箭也不会偏,那么……只有他们俩的视角发生了偏差。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地面上突然发出一阵密集的、窸窸窣窣的声音,潜伏多时的藤条总算如愿以偿,将他们这些猎物引入了斛中。那些藤条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密密麻麻的结成了一层网,顷刻间就将原本就分散开的几个人隔绝开来。

藤条上生长的白花疯狂地分泌出剧毒的花蜜,藤条上则仿佛是被隔绝了一层水膜。

打火机呢?对,方才打火机最后传到了袁平手上。

褚桓这个念头方才兴起,几乎是立刻,他就听见袁平的声音从浓密的荆棘墙后面传来:“这个点不着啊卧槽!”

小芳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它要干什么?刚才那只猴子呢?”

那只猴子恐怕也是某种幻觉,群体性的,褚桓将短刀提在手里。

这时,他听见了南山有些惶急的声音:“褚桓?答应我一声,还有大山呢?大山怎么样?”

棒槌的声音稍远:“大山我背着呢,放心!”

褚桓想回答他一声“在这里”,可他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挂在胸口的小核桃毫无征兆地发起热来,他又听见了那一阵一阵的心跳声,心跳声仿佛在吸引着他前往某个方向。

突然不知从哪传来一声吃痛的闷哼,褚桓的神经当场就绷紧了。

谁受伤了?

有人不停地在叫他,然而那声音也一点一点变远,褚桓耳畔仿佛被隔了一张看不见的膜。

凌厉的风卷过他的后颈,褚桓第一时间弯腰闪过,一根鬼鬼祟祟的藤条几乎贴着他甩了过去。

接着,周遭密密麻麻的荆棘笼子整个晃动了起来,无数根藤条山呼海啸地冲他席卷过来,褚桓在越发窄小的空间里艰难地闪避。

后背疼得快要裂开了,褚桓心里低咒了一声,并不和它们硬碰,他挡一阵躲一阵,垂死挣扎般地和藤条群打着游击,一边尽可能地保存体力,一边凭着感觉往某个方向走。

耳畔古怪的心跳声太大了,褚桓发现自己已经听不见其他声音了。

前路不通,他得自己用刀自己劈开一条血路,而随着他越发接近某一个方向,那些藤条也越发的疯狂了起来,像是拼了命也要阻止他。

难道这玩意也有敏感点么?这么一想,褚桓虽然狼狈,却奇迹般地有种耍流氓的快感。

可惜耍流氓就必须做好被抽死的准备。

褚桓险些被一根偷袭的藤条勒住脖子,刚抬手劈开,断裂的藤条还没落地,第二根又随即追至,卓有成效地将他逼进了一个死角。

第三根藤条狡诈地从侧面袭来,径直刺向褚桓的心口,他终于避无可避,只能最大限度地蜷起身体,做好被捅个对穿的心理准备,同时尽量避开要害,以免当场去见褚爱国。

褚桓已经咬住牙,但是预想的疼痛却并没有到来,他定睛一看,只见那险恶的藤条探出锋利的尖刺,堪堪碰到了他吊在胸口的核桃,却突然被点穴般的不动了。

什么情况?这玩意还辟邪么?

然而眼下正是你死我活的形势,褚桓没有追究缘由,他一逮着翻身的机会,立刻毫不客气地将眼前凶器般的藤条劈成了两半,片刻不迟疑地甩开了藤条的围攻。

褚桓胸前的“核桃”散发出某种奇异的光晕,彷如黑暗中一盏微弱但坚定的小灯。

此时不光是他这里,整株枉死花都剧烈得抖动起来,打算将“肚子里”这几只小虫子赶尽杀绝。

相比之下,大山和棒槌的空间就显得更小了。

大山什么都看不见,花香浓郁到了一定程度,呛得他几欲呕吐,棒槌只好一直背着他东躲西藏。

棒槌的腿本身就崴过一下,虽然恢复得快,但多少显得有些不灵便,特别还在背着大山的情况下,他一边躲还要一边护着大山,忙乱凶险中只好扯开嗓子大喊:“族长!族长!”

“不用管我,”大山摸索着抓住他的胳膊,这惯常沉默寡言的少年开口说,“你快去和族长他们会合,不用管我,背着我你哪也去不了!”

棒槌没来得及回答,就在这时,他面前的荆棘墙被一刀劈开,棒槌脸色才刚一喜,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南山就被新长出来的荆棘重新推回了另一边,枉死花不遗余力的要将他们几个人分开。

棒槌:“小心!”

可他叫着别人小心,自己却中了招,一根藤条猝不及防地从地底下冒了出来,直直地戳入了棒槌的脚心里,棒槌惨叫一声,连带着大山一起摔了个大马趴。

他疼得满地打滚,却紧紧地抓住了大山,愣是没把人甩出去。

这一声惨叫每个人都听见了,南山心急如焚,可面前越来越厚实的荆棘墙长得总比他砍得快,南山听见袁平和荆棘藤条较劲的声音,听见小芳大声叫着棒槌的名字,却单单听不见褚桓的动静。

棒槌大叫一声硬是将那藤条从自己脚上抽了出去,血染了满地,他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山看不见的笑容,断断续续地说:“不……不背着你,我也哪都去不了……”

这时,头顶传来一声爆喝——只见一道犀利的火光当空刮下,是袁平!

袁平身上还有一小罐酒,他将酒抹在了刀刃上,点火烧着了,如同拿着一把烈焰,烧焦的气味弥漫开,枉死花的藤条蓦地退让两边。

“过来!快点!”袁平冲着他们大喊,“我他妈就剩这一口酒了!”

大山惶急地四下摸索,突然被一双手抱住了腰,他还没来得及反应,那环住他腰的手臂却如钢铁,不容反抗地将他甩了出去。

大山意识到了什么,嗓音陡然劈开:“哥!哥!大哥!”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今天正文死活更不上来,晚了一个小时

希望大家看到的不是我昨天塞进存稿箱的本章细纲= =

分享到:
赞(56)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让我来打破零评论

    小兔子乖乖2019/02/16 23:45:24回复
  2. 哇哦(・◇・)

    P大的粉丝2019/02/18 16:16:30回复
  3. 别打了,快上车吧,再打成武大小说了

    匿名2019/02/24 15:53:38回复
  4. 。。。。。。

    。。2019/05/14 20:03:49回复
  5. 当场见褚爱国哈哈哈哈哈哈不合时宜的笑出了声

    歇山2019/06/27 09:58:07回复
  6. 楼上加一

    匿名2019/07/16 17:02:3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