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垂涎三尺,舍不得下口

褚桓和南山离开山洞以后,有意往远处走了一点,打算顺便去趟一趟周围有什么潜在危险。

此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阳光照在巨大的石壁上,碎光熠熠如钻。

这个世界里没有酸雨,没有雾霾,没有扬尘,没有噪声,乍一看,是青山与碧水,云海并长天,干净得仿佛从未有人类涉足,随便挑个视角,都能自成一名胜。

谁知道居然是个吃人的地方呢?

白天小动物们十分警醒,不大敢出没,他们溜达了半天,只抓到几只野兔,估计还不够几个饿狼似的汉子们塞牙缝的。

褚桓打开望远镜,仔仔细细地在水边探查了一番,对南山说:“水里有鱼,我抓两条鱼给你烤着吃。”

南山仿佛对“水”这个字眼过敏,立刻否决:“不行,不准下水。

褚桓偏头看了他一眼,有点坏地笑了起来:“还没过门呢,你倒先管起我来了?”

南山没听说过这个词,不明所以地问:“过门?过哪个门?”

“过了我家的门,就是我家的人,你说过哪个门?”褚桓在南山的下巴上摸了一把。

他本来只想挂在自己心里,并没打算招惹南山,可偏偏计划赶不上变化,莫名其妙地就招惹了,又莫名其妙地发展到了这一步,一路顺水而下,一发不可收拾,褚桓回想起来都觉得恍惚不可思议。

可是既然招惹了,回头似乎就不可能了,这样一来,褚桓反而放得开了。

南山没料到这之前还在“发乎情止乎礼”的人,突然之间就变脸如翻书,直接过渡到了动手动脚的环节,顿时呆若木鸡地怔立原地,不知该以什么表情回应这种陌生的调戏。

“啧。”褚桓感慨,“你以前对我多口无遮拦啊,怎么现在一下子不会跟我说话了?难道是因为亲了我一口心里不平衡,要不然我亲回来吧?”

这是南山有生以来第一次怦然心动,更是第一回和别人谈情说爱,他全无经验,还没找到从何谈起的头绪,就骤然被褚桓掌控全盘节奏,只能跌跌撞撞地跟着走。褚桓的话在他死机的脑子里艰难地跑了一圈,他将眼睛睁到了最大,喉咙干得要命。

褚桓一步凑上来,南山整个人站成了一根被点了穴的木桩,行将就义般地闭上眼睛。

随后,他就听见褚桓轻笑了一声,而后脸上似乎被什么东西轻轻点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就听见不远处响起水声。

南山连忙睁开眼,看见褚桓已经扔下鞋下了水。

褚桓毕竟还是有分寸的,没有靠近主河道,只是下了水深刚到他膝盖的山涧中。

他方才本想做些什么,可是一看南山那全身都红起来的样子,又啼笑皆非地什么都没做。

他感觉自己是面对着一个大宝贝,垂涎三尺,但舍不得下口。

南山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被他逗了,先是有点羞恼,最后也忍不住笑话起自己来。

他在山涧边上坐下,从腰间解下口琴,吹起了一段褚桓从未听过的小调,起音欢快,中间低回,结尾婉转中似乎又透着缱绻的小花腔。

褚桓光脚踩着水底的石子,悠然地在水里寻找着鱼,南山这一段吹得是什么,他已经不用问。

忽然,褚桓嘴角扬起的一点笑意凝固了,他保持着弯腰的姿势,盯着水面的眼神却忽然锋利了起来——他发现水里成群结队的鱼在做匀速直线运动,它们从一个方向来,队形永远不变,一直在游,但摆尾的姿势僵硬刻板,频率也一成不变。

水中的鱼好像没看见他这样大的一个人站在其中,弯也不拐地就撞在了褚桓的小腿上,被褚桓一把拎起,它的两腮还在动,骤然离水却并不挣扎,摆动的尾部还保持着同一频率,好像上好了发条的机械。

褚桓冲南山摆摆手,南山见他神色不对,已经把口琴收了回去:“怎么了?”

“鱼好像不对。”褚桓一步跨上了岸,“我估计这个不能吃,你过来看一眼怎么回事。”

南山接过来,神色凝重地观察了一会,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拿出小刀,轻轻地挑开了鱼鳃。

只见那鱼鳃既不是粉红,也不是离开水时间长了以后呈现的紫黑,它白得不自然。

鱼鳃这种充满血管的地方,怎么会发白?

褚桓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不是缺少血色,而是鱼鳃上布满了什么东西,乍一看像癣,再一看,居然是一朵一朵重重叠叠的小白花。

褚桓纵然没有密集恐惧症,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是什么?”

南山眉头越皱越紧,随后他猛地跳起来拉住褚桓:“不能碰的穆塔伊,不能听的音兽,不能看的食眼兽,这是不能尝——走,我们快回去!”

且说褚桓跟南山走了以后,袁平在原地坐立不安了片刻,终于忍不住戳了戳小芳:“哎,兄弟,你们族长和那个……那个谁,是不是在那个什么?”

哪个谁?哪个什么?

小芳瞪着一双无知的大眼睛,充满求知欲地看着他。

俩人大眼瞪小眼片刻,袁平按了按自己抽筋的眼角,终于败下阵来,棒槌却在旁边答了腔:“我知道。”

袁平有点不敢相信他的智力水平,然而满腔八卦按捺不住,只好纡尊降贵地屈耳一听。

事实证明,棒槌只要不数数,还是很机灵的,只见他不紧不慢地叼起一块干饼,慢慢地掰碎了扔进嘴里,细嚼慢咽地吊了人家好一阵胃口,这才摇头晃脑地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你不知道,以前在山门那边,好贱人在大白石头旁教我们汉语的时候,族长每次过来,都不先坐下,目光要先行转上一大圈,直到他找到好贱人,跟他笑一笑,这才好像安下心似的,该干什么干什么。”

小芳绞尽脑汁地回忆,后来发现自己当时只顾着给褚桓当“擦黑板工”了,谁的眼神往哪瞟,他根本全无印象。

袁平:“什么?那时候就开始眉来眼去?哎,不对,褚桓又不是老师,教什么汉语?”

这回小芳总算跟上了话题,连忙把棒槌挤到一边,抢答说:“本来要去接的老师半路走啦,我们认错了人,好贱人好心,将错就错地跟我们一起来了。”

“好心个屁,”袁平腹诽,“见色起意还差不多。”

袁平明白了前因后果,好半晌才“啊”了一声,他被憋了半晌的疑问得到了回答,本该能感到一阵闲言碎语带来的特有的舒爽感,理应意味深长地笑上几声,再拿褚桓好好消遣一番。

然而并没有。

他莫名地想起自己小时候,那一阵,每天放学以后,他都会打游击似的带人堵褚桓。

那时候那小子是多碍眼啊,多讨厌啊,袁平现在想起来,都觉得牙根痒痒。可是好像才过了那么一眨眼的工夫,他们俩就一下子各自面目全非,再也不会互相抢女朋友了。

他们一个死了,一个跟男人好了。

袁平仿佛是反应迟钝,直到这时,方才回过味来——光阴不肯逗留,他再不复轻狂少年时了。

花非花,雾非雾,故人非故人,再熟悉的争吵,也是回锅的一碗冷饭而已。

回不去了。

袁平意识到,他和山河那边的世界,已经再没有一点关系了,突然间,他那自以为能海纳百川那么宽的心,就莫名的被一股怅惘灭顶淹过了。

棒槌没注意到袁平的脸色,还在自说自话:“以前也来过河那边的人,只是那时候我还像我儿子那么大,已经不大记得那人的模样了。”

袁平从圣泉那里继承了不少乱七八糟的记忆,有一些印象,但是知之不甚详,于是听棒槌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番,袁平一皱眉,心想:“八成是个毒贩子。”

棒槌说:“那以后,长者就很讨厌接触外来人,可是又有圣书……唉,好贱人是个好兄弟,他别像上一个人那样。”

袁平想也不想:“他不会。”

棒槌一愣,随即了然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知道嘛,你跟他肯定是很好的兄弟,不然在圣泉旁边,他心里想的怎么会是你呢?”

袁平呆了一呆,片刻后,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只是默不作声地走到一边,帮大山擦掉额角的冷汗。

棒槌自顾自地脑补起来,哼哼唧唧地说:“今天休整一天,族长他们也许要出去一整天呢。”

说完,他不知想起了什么猥琐的事,发出了老母鸡一样叽叽的窃笑,结果笑声一多半卡在了喉咙里——南山他们回来了,也不知道听见没听见。

棒槌连忙站起来,一脸做贼被抓住的畏缩,还说了一句颇有歧义的话:“族……族长,这么快?”

他时而欠得连南山也看不下去,于是南山把那条垂死的情况下仍在匀速摆尾的鱼扔在棒槌脸上。

几个人立刻全部围拢了过来,棒槌抹掉了一脸的水,翻开鱼鳃后,喃喃地说了一个褚桓没听过的词。

袁平实时翻译:“枉死花,不能尝的枉死花。”

先是不能碰,不能听,不能看,现在是不能尝。

下一个……会不会是不能闻?

小芳有点急:“族长,枉死花长在水里,据说它的花蜜会让整片水域都甜起来,误食的话,人就会像这条鱼一样失去神智,一直走,无论谁也叫不醒,直到把腿走断,把人走死——那、那下游的水是不是不能喝了?”

所以原本生活在下游的音兽才会逃往上游。

棒槌:“族长,我们还走吗?”

南山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巡山范围是十天的脚程,老规矩了,忘了?我们还没走完一半呢。”

棒槌面色仍然犹疑,小芳已经一巴掌糊上了他的后脑勺:“怕了?胆小鬼。”

棒槌扑棱了一下脑袋,瞪了小芳一眼,没有计较,他只是感觉两只眼皮轮番地跳,被跳得一阵心烦意乱,总觉得前方有什么不祥。

几个人顿时休息不下去了,连忙分头去收集水源,只找有鱼的水域里的水,根据鱼的精神状态判断水质。

匆忙准备了一天,他们在第二天正式上路。

大山已经基本恢复了行动能力,虽然伤着眼睛,但这少年颇为硬气,死活不让人背,只削了根木棍,让人在前面牵着他走。

棒槌忧心忡忡了一宿,第二天仿佛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变本加厉地熊了起来。

他趁机欺负大山看不见,往人家头上插了一朵艳红艳红的大喇叭花,这一身正气的好少年顿时自头顶幽幽地升起了一股媒婆气,本人不知道,还走得颇为挺胸抬头、器宇轩昂。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从正直的族长到憨厚的小芳,谁都没有路见不平吱一声,大家团结一致地假装没看见。

前面的一段路走得太过惊心动魄,众人到了此时,全都被迫谨小慎微了起来,走一步探查三步,纵然是这样,还是险些遭遇好几拨音兽。

越是接近下游,跑过去的音兽就越凶残,弄得他们——尤其传说中怕爬行动物的袁平就越紧张。

有时候成群的音兽边跑边叫,无差别攻击,褚桓他们跑又不能跑,躲又不能躲,只好尽可能捂住耳朵蜷缩起身体躲起来。

地动山摇弄得他们一伙人灰头土脸也就算了,频繁脑震荡感才是真正让人难以忍受的,真是除非铁人才能适应——不幸的是,守山人和守门人天生都是铁人。

褚桓终于顶着袁平充满歧视的目光去吐了一场——还是趁南山不在附近的时候。

小芳拍着他的后背,安慰说:“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习惯了也能有免疫力吗?

旁边的棒槌却眼珠一转,抖起了不该有的机灵,探头探脑地多嘴说:“哎呀,其实有仪式就好了,好贱人,换过了血,你连穆塔伊的毒囊都不用随身带着了。”

褚桓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半生不熟地用离衣族语说:“换了血给你们做上门女婿吗?”

南山去探查前面的情况了,棒槌见族长不在,就鬼鬼祟祟地伸脖子四下看看,猥琐地搓着手冲褚桓嘿嘿笑。

小芳为人正直木讷,实在看不惯他这幅德行,于是扬起蒲扇一样的大巴掌,又在他后脑勺上糊了一巴掌:“就你话多。”

褚桓的脸色还没从脑震荡的余韵中缓过来,精神却已经先跟着活泛了起来,笑眯眯地说:“再说吧,我还是得先把聘礼准备好。”

棒槌和小芳听不懂“聘礼”是什么,可袁平是懂的,他诧异地扫了直言不讳的褚桓一眼,叹为观止地想:“这货弯了以后真是越发不要脸了。”

等南山回来,袁平又开始目光古怪地盯着南山,他听了南山父母的故事,感觉守山人族长眼神不好这个毛病,恐怕是家族遗传,这一代代人,品味全都那么奇异,看上的都是什么妖魔鬼怪?

南山被他看得发毛,终于忍不住在擦肩而过的时候警告性地扫了袁平一眼——南山总对他有莫名的危机感,觉得褚桓跟这个人亲密过头了。

袁平居然奇迹般地领会了他这一眼的含义,登时打了个寒战,一手指天,恨不得发毒誓表忠心:“族长你你你……你可不能这么冤枉我,你放心,天底下绝对只有你一个人口味这么重,我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会对那个谁有一毛钱的企图,不然天打雷劈——就算全世界就剩下他一个活物,我宁可挖个坑去强奸地球!”

南山:“……”

身为一个守门人,嘴上居然这么没有把门的,南山感觉以自己的身份不便多做评价,但他决定回去以后跟鲁格好好反应一下这个问题。

这一天的黄昏,几个人终于抵达了河水下游入江口,这里已经没有其他生物了。

……除了那株所谓的“枉死花”。

那是第一株让褚桓感受到“震撼”的植物。

枯死的藤蔓层层交叠,织成了一张丑陋而庞大的蛛网,铺天盖地的横架在水面上,又在水中沉潜数米,密不透风地扒着已经变了形的河床,天然形成了一条宽阔坚实的大桥,枯枝上没有叶子,而是开满了落雪一样洁白的小花。

被那枯枝结成的大网截在中间的,是无数具光秃秃的骸骨,有鱼,有穆塔伊,有扁片人,甚至还有巨大的音兽……

鱼尾和各种生物的腿骨全断,断骨处被植物的枯枝插入其中,纠缠得难舍难分,一簇藤蔓从那尸体的腿骨里探进去又出来,仿佛吸饱了骨髓,盛开得越发灼眼。

那么诡异,那么美。

分享到:
赞(61)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

    匿名2018/10/28 17:04:00回复
  2. 呃…………

    奈何缘2019/02/16 14:15:32回复
  3. 毛骨悚然

    匿名2019/02/16 22:15:03回复
  4. 呃呃呃……

    P大的粉丝2019/02/18 16:10:48回复
  5. 额……

    夭小桃2019/03/31 10:49:30回复
  6. P大脑洞真大

    匿名2019/07/01 16:50:22回复
  7.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挖个坑强奸地球比较好笑吗

    混血小甜心2019/08/03 22:44:55回复
  8. 你不是一个人

    匿名2019/08/04 05:07:2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