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褚桓变成了一个基佬?

太阳刚一沉,鲁格就站了起来,他似乎习惯性地抬手一招,然而身侧却没有大蛇回应他,鲁格愣了一下,有点落寞地蜷缩起手指,而后他俯身拿起自己的武器,走上了山门的关卡。

他一动,当值的守门人不需要叫,三三两两地全跟了上去。

其他没有任务的人基本已经醉成了一团,有还个别清醒的,摇摇晃晃地原地生起火,又把窝成一团的小崽子们挨个拎起来,扔到山洞里避风。大人们想必是茹毛饮血惯了,并不畏惧风餐露宿,一个个醉得四仰八叉,就地一滚,也就抱着酒坛子睡了,叫褚桓看了十分羡慕。

他仰面躺在草地上,嘴里叼一根草茎。

这里的夜空找不到北斗,找不到北极,也找不到南天猎户座的“金腰带”,只有一大堆无序的、无法识别的星星。

褚桓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季节,眼镜上接收不到任何信号,连指南针也失去了作用。

可是星河依然很灿烂。

褚桓觉得自己可能是心胸太窄,心里揣一根鸡毛都能让他辗转反侧,因而他不得不承认,无论年少时候再怎么胸怀大志,他的本性也不是什么能做大事的人。

旁边有人坐了过来,褚桓先开始还以为是南山,期待地一扭头,却看见了长者那张老山羊脸,顿觉从美梦跌落到了噩梦。

长者耷拉着眼角和嘴角,一脸讨债相地往他旁边一坐,好像下一刻就要让他签字画押卖身抵债。

褚桓心惊胆战地一手撑地,半坐起来,压低声音问:“您老有什么指教?”

长者盯了他一眼,从怀里取出一个东西,抬手丢到他身上。

那是一条细线编织成一股的绳子,手法精细,但年代久远,褚桓只能依稀从它如今那深浅不一的黑,来依稀判断它也曾有五颜六色的青春年华。

绳结下面挂着一颗……

核桃?

褚桓捏在手里,犹疑不定的打量片刻,感觉自己才疏学浅,实在看不出这稀罕物件姓甚名谁,只是作为核桃来讲,似乎有点小。

它直径目测不超过两厘米,浑圆,表面沟壑丛生,已经起了一层包浆,红得晶莹剔透,要不是入手分量极轻,几乎像是玛瑙做的。

褚桓问:“这是……”

长者:“这是我族传世的圣物。”

传家宝都能这么寒酸。

长者又补充说:“守山人一族有两件圣物,一个是族长权杖,还有一个就是它。它就是圣书上记载的我族圣火,据说圣火燃烧的时候,一切灭失者都能重获新生。”

褚桓没听懂,他将手里的“核桃”颠来倒去翻看了良久,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皱了皱眉说:“那也应该叫燃烧物啊,怎么能叫‘火’呢?你们圣书靠谱吗?”

长者吹胡子瞪眼地抢过核桃,冲褚桓一摊手:“火!”

褚桓从兜里摸出打火机,“咔哒”一声按着递给他:“圣物怎么能随便点……”

“点”字话音没落,褚桓就愣住了。

长者将“核桃”凑在火上烧,很快被打火机的火苗包裹住了,随后火焰竟然被“核桃”一点一点地吸了进去,那浑圆的小东西越发艳红。

褚桓难以置信地移开打火机,伸手去摸,触手处冰凉如水,凝着遗失在时光中的古朴与妖异。

长者怪笑一声,像斗狗似的将“核桃”在褚桓面前晃了晃,阴阳怪气地说:“你能耐啊,你有本事啊,你什么都知道嘛。”

褚桓无言以对,连忙收敛起自己不小心泄露的一身傲慢:“那您给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呢?”

“让你拿着。”长者重新将核桃丢进他怀里,“既然你就是圣书上的人,就由你拿着,说不定能找到圣火烧起来的契机。”

褚桓捏着小小的核桃呆愣了片刻,忽然叹了口气:“长者,你不怕你们那圣书是老糊涂了么?你不怕把这么重要的圣物交给我,我会像上一个人一样吗?我连一个字的承诺都没给过你们。”

长者吧嗒吧嗒嘴,用拐杖轻轻地敲着自己的腿,漫不经心地说:“如果圣书上说的是命,那么我们无力反抗,如果圣书只是胡说八道的,那我们就算供奉起它来也没什么用。谁见过圣书?这么多年,石头早就平了,都是口口相传,真的假的没人知道?你们……你们那管这种叫什么?什么虚什么缥?”

褚桓:“虚无缥缈。”

“唉,就是虚无缥缈的事啊。”长者瞥了褚桓一眼,“怪不得族长跟我保证说你跟上一个不一样,我看他说得对,你比上一个蠢多了。”

褚桓恍然大悟,原来摆在他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一条是顺其自然,一条是自寻烦恼。

而他始终无法像发须花白的长者一样顺其自然,只好殚精竭虑地自寻烦恼。

老山羊嘲讽完就拍屁股走了,褚桓将那核桃在自己脖子上比了比,纵然他不算有洁癖,但对于把这玩意——这个曾经被无数人摸来摸去揣在怀里的东西——挂在自己身上,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于是他默默地起身找了个水源,把绳子翻过来调过去地洗了三遍,这才颇为嫌弃地挂在了脖子上。

天还没亮,褚桓闭目养神了片刻,就爬起来围绕着山林活动了起来。

经过近山门的一处密林时,褚桓忽然听见了背后“咻”的一声,他本能地往前纵身一扑,肩膀触地卸力,利索地打了个滚,将自己隐蔽在一棵大树后面。

只见地上有一粒小石子,正打在他的脚印上。

褚桓:“袁平?”

林中传来袁平冷冷的声音:“方才我手里要是有枪,你的头已经是个烂西瓜了,你是怎么回事?”

褚桓眼神蓦地一黯。

尽管他心知肚明,自己确实不在巅峰状态了,但这也还是第一次有人当着他的面毫不留情地指出来。

袁平说话间,在林间飞快地移动。

褚桓没动,他背靠着树干,半跪在地上,凝神静听。

突然,褚桓从裤腿中拔出短刀,迅疾无比地往头顶一架,只听“呛啷”一声,令人牙酸的金属撞击声响起,褚桓架住了袁平自上而下劈下来的一刀,然而随即,他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臂力难以为继。

褚桓咬牙一提肩膀,侧身将袁平的刀卸下,自己借力往一侧倒去。

而后他以手肘为支点撑住自己,翻身站了起来。

袁平在一米外与他漠然对峙。

褚桓拿着短刀的手臂肌肉却不自觉地痉挛了起来。

“我现在力量和灵敏度确实比以前强一些。”袁平面无表情地说,“但是绝对没有这么大差距,褚桓,你这几年一直都在干什么?”

如果有人半年以前这样问,褚桓心里大概不会有什么触动。

他当时过着退休死宅的日子,也许将来会在社会上找个赚钱不多的闲差,有一天自己把自己熬死,要么浑浑噩噩,在衰老和无趣中结束乏善可陈的一生。

如果不是两只鬼重新入境。

如果不是他冥冥中注定般地一松手。

如果不是……

而他现在却无论如何都要把袁平重新带出去,无论如何不能忍心袖手旁观地让南山面对这种世界。

沉默的责任像一条鞭子,抽出他烂泥一样的生命中一点深藏的精气神来。

因此褚桓并没有回应对方的挑衅,只是伸手指按了按自己的胳膊,收回短刀,抽出军刺,沉声说:“再来。”

等天开始微微亮,族人们纷纷起来醒酒的时候,褚桓身上已经是大汗淋漓了。

袁平的较真程度基本上和南山有一拼,纵然是演习,他也能营造出你死我活的效果,两个人各自在对方身上制造出了多条的利器划伤。

褚桓比较凄惨一点,一来他没有飞快的自愈功能,二来有一道刀伤是横在他的颈侧的。

袁平手下留了情,换成别人,估计他当场就能血溅三尺。

临到守山人们准备出发的时候,神秘消失了一晚上的南山才重新出现。

仅仅一天一宿,他就仿佛变得沉默了很多,南山本来是年轻而纯粹的,像一块鲜艳而夺人眼球的新紫檀料,却于一夕之间,就仿佛被什么打磨出一层沉敛又厚重的外壳。

小芳熟稔地在前面带路,他们这种行动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忽然,南山一把扣住褚桓的肩膀,肃然翻开他的领子,翻出了那道凶险的伤痕:“这是怎么回事?”

褚桓本想搪塞过去,可是这时,袁平回头得意地看了他一眼,褚桓那平铺直叙的正常思维突然忽悠一下拐进了一个岔路,他伸手一指袁平:“他挠的。”

袁平的表情顿时从得意转为震惊,近乎瞠目结舌地看着告状的褚桓,仿佛不敢相信他简直说得出口。

南山也呆了一下。

南山其实是明知故问,他一眼就看出了刀伤的痕迹,顿时也就猜了个七七八八,虽然仍然忍不住多嘴一问,但心里其实已经做好了被褚桓随口糊弄过去的准备——就好比有人明知道家里要停一天的水,还是忍不住会把水龙头打开等着一样。

然而他没料到,这水竟然招呼也不打地提前来了。

褚桓拉回自己的领子整了整,笑眯眯地说:“他爪子没毒,被他挠一下,总比被什么疯狗野狗的挠一下好,对吧?”

南山皱皱眉,略带警告意味地瞥了袁平一眼,不再追问。

袁平却突然觉得怪怪的,尤其褚桓后来那句解释,总让他觉得仿佛在找补什么似的。

此情此景是如此的熟悉,袁平依稀记得自己仿佛在哪见过,他这一路走得一心二用,一边随时警戒周围环境,一边鬼迷心窍一样地推敲起褚桓方才的所作所为。

袁平本不是那种心细如发的人,通常也不会留神一些生活里的细枝末节,然而此时,他的第六感向他发出了尖锐的警报,如鲠在喉般地提醒他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山路上,袁平的脚步陡然一顿,他想起来了!

他记得褚桓一直是个特别能装的人,像个开屏的孔雀,每时每刻都在全方位的秀,从小到大,只有自己这种真知灼见的人才能看穿他光鲜背后龌龊的秃毛屁股。像什么输球、考砸、打架之类不体面的事,褚桓是宁死都要捂在裤裆里不让人知道的。

唯有一点例外——就是每次褚桓和自己打架挂了彩,都会有意无意地在璐璐面前晃一圈,含蓄地告个状什么的,卑劣的利用女神的同情心,以便达到撒娇和抹黑对手的双重目的。

走在袁平身后的棒槌见他脚步突然一顿,还疑惑地问:“守门人兄弟,你怎么了?”

袁平活生生将自己一脸天塌地陷的表情收拾干净,目光呆滞地摇了摇头。

然而他的内心世界却已经被一个疯狂的念头惊起了山呼海啸的震荡——

守山人族长等于璐璐?

所以臭不要脸的孔雀褚正在追守门人族长?

可……可是人家头发再飘柔,那也是个要哪有哪的汉子啊!

他只是出门死了一死,回来一看,褚桓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基佬?

这冷酷的世界怎么能善变得这样朝三暮四呢?

在他这样复杂的心理活动中,众人已经接近了山谷腹地。

为防被各种嗅觉灵敏的怪物察觉,他们在山路中穿梭的时候,一直是尽量逆风逆流而行,这时,带路的小芳忽然一抬手,阻挡住了众人的去路:“嘘——听。”

他们躲在山壁后背,竖起耳朵,听见风中传来低哑的说话声。是扁片人。

南山冲小芳使了个眼色,小芳一跃而起,大猴子似的从巨石中攀爬了上去,小心地趴在高处,轻手轻脚地掀开几块山岩。

他只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

只见腹地中有漫山遍野的扁片人和“疯狗”穆塔伊聚集在这里,四周围着一圈守卫境界的,中间是老弱病残,看样子,像是一批大规模的逃荒客,联想到头天晚上那一战,小芳怀疑它们恐怕和那些前来围山的扁片人是同族,正在等消息。

小芳飞快地报告了这个消息,南山当机立断:“绕路,别惊动他们。”

众人屏息凝神。

他们为了绕开这片腹地,只好往大河的方向走去。

巨大的水声很快充斥起人的耳膜,水流湍急得白沫飞溅,褚桓正忧心他们该怎么过河,结果发现自己想多了——这河恐怕更不太平。

他们在接近河边的地方,发现了一只穆塔伊的尸体。

大山:“族长,拖回来看看吗?”

南山抬手一压:“别轻举妄动,穆塔伊很少单独活动,要是没有其他的尸体,说不定是被拖走吃了。”

褚桓调了调眼镜,打开望远镜模式——这个还能用,他摘下眼镜递给南山:“用这个。”

除了袁平之外的其他族人,都以各种夸张的小心谨慎使用了一下这金贵的物件,啧啧称奇地向褚桓打听起常年带着这东西,走路会不会晕。

就在他们想要进一步研究的时候,研究项目被族长残忍地叫停了,南山正色地收回眼镜交给褚桓:“回去再说,别浪费时间。”

族人们只好按捺住好奇,交头接耳了片刻,商讨出了一个共同的结论。

依然是褚桓听不懂的名词,可他此时已经不想再得过且过了,他伸手拽了袁平一把:“哎,他们说的是不是一种变异鳄鱼。”

袁平不耐烦地排开他的手:“知道就说,不知道少逼逼,你家鳄鱼长那样?那叫‘音兽’,攻击性和抗打击性都很强,最危险地是还能发出声波攻击。”

……果然是他遇到过的那种“变异鳄鱼”。

褚桓一扫之前听得懂也假装听不懂的消极状态,默念了一下音兽的离衣族语发音,又重复了一遍给袁平听,虚心请教:“是这么说吗?”

袁平不遗余力地寒碜他说:“您这语言天赋真绝了,快赶上大猩猩了。”

褚桓却面无异色,没跟他吵也没有反驳,只是仔细地纠正着自己的发音。

他居然为了学一点离衣族的语言,连袁平的尖酸刻薄都能忍。

褚桓这反常的忍辱负重看得袁平心里登时又是一阵嘀咕,疑神疑鬼地看了褚桓一眼,又看了南山一眼,哆哆嗦嗦地想:“他学这么认真是要干嘛?不会真是基佬吧?”

就在他惊疑不定的时候,南山走了过来,不知是不是袁平的错觉,他突然从那位友好英俊的守山人族长身上感觉到了某种压迫力。

袁平当即作出了本能的闪避动作,他从原地一跃而起:“我……我去那个,那个水边探探路。”

南山冲他一笑,点了点头:“好,小心点。”

袁平立刻连滚带爬地向着河边靠近了过去,一边走,还一边稀里糊涂地纳闷——我干嘛要躲啊?

他怀揣着满腔地疑惑与郁闷,借着山石掩映,来到了河边,近距离地看清了那只穆塔伊的尸体——它下半身不翼而飞,露出甲壳下森森的白骨,可怖的大嘴张着,胸口诡异地凹陷了下去,仿佛那坚硬地皮肉甲片下面,骨头和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

袁平当时就有种不祥的预感,这时,他看见褚桓远远地冲他打手势——身后河里三点钟方向有三只,对付不了赶紧回来!

袁平冲他竖了个中指,还不是正面交锋,他没把三只音兽放在眼里。

他侧身从遮蔽着自己的巨石后面探出头来,时涨时落的河水将这里的岩石冲刷得十分光滑,袁平伸脖子一看,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只见那不是普通地“音兽”,一只至少有鲁格以前养的那条巨蛇那么大,三条并排,仿佛雄纠纠气昂昂的一列史前霸王龙小分队,不动如山的从湍急的河水里走出来,黑压压如一排移动的小山。

袁平:“……”

他扭头疯狂地冲褚桓打了撤退的手势,继而像条灵蛇一样钻进了河边的石林中。

这站起来还没有人家膝盖高,干个屁啊,还不快跑!

分享到:
赞(61)

评论14

  • 您的称呼
  1. 你有毒吧

    匿名2018/11/18 17:21:33回复
  2. 大神 刷了几遍才能专心挑错的?

    匿名2018/11/24 08:22:46回复
  3. 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匿名2018/12/31 04:17:18回复
  4. 其实你挑的错大家都知道,都是学语文长大的。也不能改原文,何必这么幸苦呢?

    匿名2019/01/31 20:52:37回复
  5. 大神,三刷路过,你几刷

    匿名2019/02/06 09:37:06回复
  6. 袁平和褚桓他们两个怎么这么好玩啊哈哈哈哈。

    白银十卫2019/04/30 15:59:59回复
  7. 看到楼上的白银十卫我忍不住…

    林静恒2019/05/09 23:08:45回复
  8. 都是中国人,谁看不出错啊

    2019/06/24 04:24:02回复
  9. 刚从残次品过来的热爱统帅脸的我忍不住…。

    顾南风2019/06/29 08:51:15回复
  10. 二刷的看到将军忍不住……

    白银十卫2019/07/02 13:37:30回复
  11. 莫名有种袁平和三哥很像的感觉?啊?哈哈哈

    冥洺2019/07/13 12:15:12回复
    • 我也是从大哥里过来的哈哈哈哈好happy

      匿名2019/07/21 21:51:43回复
  12. 同样二刷的看见将军和白银十卫忍不住…

    陆必行2019/07/25 15:45:22回复
  13. 看到冥洺和白银十卫我忍不住……

    博君一肖琐了♥2019/08/10 14:00:3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