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圣泉找我干嘛?

每一个种族,都会在悠长的历史中积淀独特的文化与观念,对于外人来说,接触到这些东西,有些或有感触共鸣,有些则完全不能理解,这也都没什么,但是别人称为“圣”什么的东西,通常都是不容玷污的。

所以褚桓的第一反应是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这个真不是故意……”

可是他这句话没说完就中途夭折了,他看见那滴血掉进泉水中的一刻,雪白的泡沫喷射似的翻腾起来,从一点蔓延开,就像发生了一场小小的爆炸,这一阵喧嚣过后,一个苍白的人体从水面上缓缓浮了上来。

褚桓内心紧张得一阵痉挛,因为不知道会出来个什么鬼东西。

下一刻,那人完全浮出水面,血滴没入他的眉心,他张开的眼睛与褚桓的目光狭路相逢。

褚桓如遭雷击,一瞬间忘了所有的言语。

那是本该熟悉的……却因为相隔了难以回溯的时间与不可逾越的生死,而显得陌生起来的面孔,圣泉氤氲的水汽轻柔地覆在上面,眼前这个人就像一个真得不能再真的梦。

那人站在水中,先是吃惊地打量着山洞泉水和自己,然后将疑惑的目光转了一圈,最后投在了褚桓身上,看了片刻,他皱起了眉,生硬地开口说:“是你?”

褚桓感觉自己的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了,怔怔地没有言语。

那人见他这上坟见鬼般的表情,仿佛是感觉有点丧气,于是口气很冲地说:“喂,你那副要上吊的哭丧脸给谁看?”

褚桓想都没想,一句话音色嘶哑的话已经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又没哭你的丧,管得着么?”

他们俩就好像一对易燃物,三句两句就搓得火花四溅——虽然是打架地火。

褚桓话音没落,小腹上就已经重重地挨了一拳,他猝不及防间一口气险些没上来,踉跄着后退几步,后背跟山壁来了个凶狠的亲密接触,这一下撞得猛,褚桓前胸后背闷了一下,山石中间的沙烁都跟着“扑簌簌”地落了一团。

褚桓心里骤然升起了一股不知今夕何夕的无名火,抡起拳头就冲对方的脸招呼了过去。

勾拳正中,那人闷哼一声,脸扭到一边,低头捂脸,然后吐出了一口血沫来。他恶狠狠地怒视着褚桓,眼睛里莫名的仇恨呼之欲出,一脸誓与仇人不共戴天的气势,咆哮说:“你丫居然敢打老子脸!我他妈碰你脸了吗?啊?姓褚的,今天咱俩没完!”

褚桓的话接得也快,仿佛贬损对方是他永远不退化的本能:“打你那鞋拔子脸是给你整容。”

那人听了这番言论,就仿佛听见了开战的号角,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还光着,扑上来就要跟他干一架——可见脸比什么羞耻心重要多了。

结果被中途伸出的一只手拦住了拳头。

南山皱着眉挡在褚桓前面,将对方的拳头捏得寸步难行。

这么一看,南山发现这个奇怪的新生守门人长得浓眉大眼,虽然肤色与其他守门人一样,都是惨白惨白的,却奇异的没有守门人那种水鬼似的群体气质,他一扬眉一怒目,满是桀骜跟欠揍。

新生的守门人瞪着南山:“哥们儿你谁啊?”

南山脸上的诧异一闪而过,他当了这么多年族长,也没见过这么不走寻常路的守门人,当时卡着对方的拳头,将人往后一推,淡淡地说:“你别管我是谁,打他就是打我。”

“那个谁谁,你还能要点逼脸么?找帮手……”新生的守门人骂骂咧咧地吊着眼,可是当他仔细打量南山这个“帮手”的时候,他的表情突然迷茫了起来,渐渐的,他收起了刺猬一样的敌意,似乎是十分不确定地低声说,“你是……守山人?”

他最后脱口而出的居然是标准的离衣族语,褚桓一下就愣住了。

南山说过,圣泉里走出来的人,再像,也不是当初那一个了。

他一脑门官司被一盆凉水当空浇下来,顷刻冻成了冰,这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小腹火辣辣的疼痛。

褚桓低下头,背靠着冰冷潮湿的山洞岩壁,把腰弯成了一只虾米。

鲁格走过来,先是目光十分复杂地看了褚桓一眼,又对新生的守门人发问:“你叫什么名字?”

“……袁平。”

鲁格冲他伸出了一只手。

新生的守门人呆立了一会,握住了那只手,而后像是慢慢地回过了味来,低声说:“你是族长。”

鲁格点点头:“走吧,给你找件衣服。”

新生的守门人跟着鲁格往外走去,褚桓忽然呓语一样地叫出了他的名字:“袁平……”

袁平脚步一顿,回头看了他一眼,随时准备冲冠的怒发好像已经落回到了他的脑袋上,他觉得也许自己应该习惯性地答应一声“孙子,叫爷爷干嘛”,可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甚至有点稀里糊涂的,感觉自己好像应该是某个人,好像又不是,世界好像是原来的,好像又不是。

不过话说回来,“原来的”世界又是哪一个呢?

他就这样懵懵懂懂被鲁格带走了,褚桓听见围绕在他身边的守山人和守门人窃窃私语,似乎提到了什么“书”,陌生的名词太多,他一来是听不懂,二来也没心情听。

其实只是被揍了一拳而已,有那么疼吗?

对褚桓而言,显然是没有的。

但他就是靠在墙上咳个不停,好像五脏六腑都翻了个个儿。

南山担心地扶起他的肩膀:“没事吧?”

褚桓一把抓住南山的手:“你不是说水里出来的是守门人吗?守门人不是需要有泉水的记忆吗?泉水的记忆是什么?守门人又是什么?我不相信守门人可以无限制地随意产生,我……咳咳……”

他的话被自己的咳嗽打断,过了一会,褚桓缓缓松开了手,南山的手腕被他攥出了一道明显的红痕,他看着那道红痕呆了片刻,继而轻轻地摆摆手:“对不住,我脑子不大清醒。”

南山踌躇了一下,试探性地伸手,轻轻掀开褚桓的衬衣下摆,见他没反对,这才将下摆完全卷上去。

褚桓的小腹上被袁平打出了一片乌青,南山只看了一眼就不高兴了,连声音也微微冷了下来:“他是谁?”

褚桓:“一个……”

他不由停顿了一下,一个什么呢?

朋友?每次见面都掐成乌眼鸡的朋友好像不大像话。

一个情敌?唉,那都早八百年的老黄历了,女主角都成孩儿他娘了。

那么……算是一个同事?

南山恐怕不明白什么是“同事”。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南山却忽然福至心灵,突然问:“就是那个……凶猛的毛球?”

褚桓这才想起自己给人家起的外号,没想到随口一说,这么长时间了,南山居然还记得清楚,只好哭笑不得地点点头。

南山的眉头就拧得更紧了。

他心里很不舒服,好像哪里别着一根筋,别得他浑身不畅快,一时间又找不出症结所在。南山忍不住想,褚桓在族里从来没和人打过架,长者对他那么不客气,也从来没见他发过脾气,为什么单单那个人是特殊的?

他出离敏锐得从方才那两个人剑拔弩张的气氛里体会出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褚桓和这个人的纠葛一定很深,比和所有人都深,他们之间一定有无数别人无从探知,只有当事人有默契的过去。

南山骤然体会了一番嫉妒的滋味。

他长到这么大,从未嫉妒过别人,头一回尝到,感觉心口仿佛着了一把火,烧得他烦躁不堪,口干舌燥。

他低垂着眼睛,手指轻轻地在褚桓小腹上的乌青上碰了碰,皮肤上的温暖骤然蹿上他的指尖,他还没来得及体会,褚桓已经反应很大地躲开了。

“别碰,痒……嘶……又疼又痒。”

南山的手指受惊般地缩了回来,感觉心里更堵了。

幸好这时候长者过来了,他拖拖拉拉的脚步声让南山回过神来。

长者神色莫测地看着褚桓,开口说:“守门人延续数代,已经不知多久没有新生人加入了。”

接着,他转向南山,两边的嘴角耷拉着,显出了一副老大不乐意的挑剔样:“圣书上说的人难道真的就是这个?圣书肯定是老糊涂了。”

“长者,”褚桓整理好衣服,正色问,“不是说圣泉里出来的人一定是有圣泉的记忆吗?那怎么会有袁平?他和我一样,只是个外人,什么时候到过这里?”

长者幽幽地看了他一眼,随手砍的破木头拐杖轻轻地敲打着地面,在山洞中发出“哒哒”的回音,而后他慢吞吞地说:“我活到这么大,反正没见过这个人。”

他说着,吃力地蹲下来,双手捧起了圣泉里的水,水面此时已经平静了下来,柔和的荧光中,依然清澈得见底,水流从长者苍老的指尖泄露下去:“不知道你发现没有,族人们都是把自己的血滴下去,唯有你是被圣泉找上的。”

褚桓在短暂的震惊和混乱过去后,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他偏头望向一池的水,听了长者这个说法,忽然觉得有点瘆得慌——好像这水是活的,能看透他的心一样。

褚桓:“圣泉找我干嘛?”

长者瞪了他一眼,似乎觉得他有点不尊敬。

南山忽然开口说:“我族一直有一个传说,说这片山上曾经有一块天降的大石头,上面写着我族的圣书,圣书上说,我们将从一成不变走到衰败,然后有一个能‘沟通过去与未来,连接现世和末世’的人会渡河而来,给我们带来改变……当年族里长辈们还以为我阿爸就是那个人。”

褚桓不明所以,没听出这和自己的疑问有什么关系。

南山补充说:“你可能不知道,在守门人和我们看来,维系‘过去与未来’的就是圣泉。”

褚桓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对方的言外之意,他诧异地指了指自己:“你不会说那人就是我吧?我能沟通圣泉?可、可是我也没跟它说什么啊。”

“你心里一直在想着什么人,那一定是你甘愿用自己的命去换的人。”长者颇不会看人脸色的说,“如果圣泉能听见你心里的想念,那么就能算有了它的‘记忆’。”

褚桓脸色诡异,南山脸上的阴云却几乎快要凝固了。

片刻后,褚桓迷茫地问:“改变?我能改变些什么?”

长者:“那谁知道?”

褚桓于是又将目光投向南山,可好脾气的南山却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有些生硬地避开他的视线,然后一言不发地走了。

褚桓小声问长者:“族长怎么了?”

长者:“那谁知道?”

他哼了一声,顶着他老当益壮、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山羊脸,也走了。

褚桓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圣泉边上,守山人和守门人的心不知道有多大,居然就把他一个外人留在了他们的“过去与未来”面前,连个在一边看着的也没有,就不怕他万一想不开往里面撒泡尿么?

“沟通过去与未来的人?”褚桓靠在石壁上,仰头闭上眼睛,默默地听着身侧潺潺的水声,企图能从中接收到一点脑电波,可是听得耳根快要生茧了,他也没能感觉到这一潭清波和自己有什么沟通的欲/望。

其实归根到底,褚桓还是不肯相信他眼前看到的一切。

他依然始终在试图用他已知的常识来解释眼前发生的一切,可偏偏是个半吊子,想得自己快糊涂了,依然是一脑门浆糊。

外面,守山人和新生的守门人在打扫战场。

里面,褚桓坐在圣泉边闭目养神。

忽然,他听见一阵窸窣声,褚桓睁眼一看,见那条小毒蛇不知什么时候游了进来,竖着小三角脑袋看了他一眼,然后扭啊扭地爬到了圣泉边上,左摇右晃地欣赏了一番自己的水中倒影,俯身就要喝。

褚桓眼疾手快,一把将它拎了起来:“别乱喝,喝错了怀孕怎么办?”

小毒蛇在他手腕上缠了一圈,郁闷地吐了吐蛇信。

褚桓这才想起来,拎着小蛇问:“你是公的还是母的?”

小蛇吐着蛇信跟他大眼瞪小眼,褚桓就自己动手翻开了它的尾巴查看。

可惜他生物学知识有限,翻完才发现,他根本不知道公蛇和母蛇有什么区别。

对于这样的大流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小毒蛇终于被激怒了,张开嘴露出尖牙,“哈”一声,作势要咬,趁褚桓本能地一躲,奋力挣脱了他的魔爪,羞愤欲绝地跑了。

褚桓这才失笑,站了起来,走出山洞,刚一出来,就看见一个人倚在石壁上,好像在等他。

袁平。

褚桓脚步一顿。

袁平抬头看了他一眼:“喂,烟有吗?”

褚桓打量了他一番,只见他已经穿上了裤子,若是看背影,像个正宗地守门人了:“你现在这样能抽烟?”

袁平皱起眉,似乎纠结了一秒,然后没好气地说:“管他呢,拿来。”

褚桓:“哦,没有。”

袁平:“……”

即使褚桓和他都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人了,但新鲜出炉的守门人依然坚定地认为,世间贱人,无有出姓褚的奇葩之右者。

褚桓走到他身边,与袁平隔着一臂的距离,并排靠在山石上:“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袁平有一会没说话,片刻后,低头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是所有守门人中唯一一个短发的,看起来有点突兀:“不知道,感觉自己应该是一个死了的人,又好像是另一个人,以前有些事记得,有些模糊了,对于什么‘守山人’、‘守门人’的历史,却又都知道得清清楚楚,还莫名其妙地多会了一门外语。”

褚桓应了一声,他的心情出乎意料地平静了下来,心里想:“人死不能复生,他不是那个人了。”

袁平问:“两只鬼都收拾了吗?”

褚桓:“第一次没抓住,前不久才收拾干净的。”

袁平眉眼一立:“你这个废物。”

褚桓一笑,没跟他一般见识。

袁平顿了顿,又问:“璐璐呢?”

褚桓:“人家老婆了,别叫那么亲热。”

袁平:“操。”

褚桓抬起眼皮扫了他一眼:“激动什么?人又没嫁给我。”

袁平先是一呆,随后立刻暴躁起来,回身拽住褚桓的领子,冲着他大吼大叫说:“我都死了,你居然还让别人趁虚而入,你这个饭桶,还能干点什么不?”

褚桓沉默了片刻,突然用力一推袁平,用更大的声音吼了回去;“她心里有谁,你不知道吗?你都死了,我自己趁虚而入地追她,我还是人吗?”

袁平被他推得后退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有些震惊地抬头看着褚桓。

褚桓拉了拉被他抓皱了的衣领,给了袁平一个盖棺定论的评价:“王八蛋。”

分享到:
赞(33)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吃醋了~~~~~~

    匿名2018/08/13 11:28:56回复
  2. 手动捂脸……这两位感情可真好啊……

    汪汪2018/10/28 14:18:46回复
  3. 哇哦(・◇・)

    P大的粉丝2019/02/18 15:29:13回复
  4. 呀!好浓的酸味。

    匿名2019/03/02 10:31:0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