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疯狗”穆塔伊

按照南山那让人云里雾里的翻译腔解释,褚桓理解的“震动期”是一段不稳定的时期。

那段日子离衣族的所在地就像一块跷跷板,一会跷到这个世界,一会跷到那个世界,中间乱晃哪也不挨着哪的时候,就是小怪兽们突然出现又集体退场的震动期了。

这段日子,离衣族时而雾里看花,时而旷野千里,时而侏罗纪公园,时而瓦尔登湖,总之是游移不定,透着一股行将改天换日的惶惶。

其中,族长权杖与绕着聚居地默默燃烧的人骨不管白天黑夜,全都没有熄灭过——据说那骨头是守门人的大腿骨。

褚桓现在觉得,那些什么守着金矿、守着玉矿的地方,跟离衣族群众这种守着人矿相比起来真是弱爆了。

到了这时候,褚桓对“守门人”三个字基本已经免疫了,凡是出自他们身上的零件,实在是怎么样都不足为奇。

哪怕别人告诉他守门人没爹没妈,是通过有丝分裂生出来的,他觉得自己都能接受。

当然,此时见识浅薄的褚桓还不知道自己连这都猜中了。

不过那根貌不惊人的族长权杖却让褚桓百思不得其解。

一跟连续烧了好多天,居然连一寸也不见短的“木头”,那玩意还是木头么?

那火还是火么?

为了验证这一点,褚桓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用手去戳了一下族长权杖上的火焰,被烫出了一串惨烈的血泡,这才相信了火苗的真实身份。

震动频发的时候,平日里难觅仙踪的老长者也不得不时而出来转一圈,他对褚桓的态度一波三折,最开始是防备,认为他心有所图,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随后又是看不顺眼,怀疑他使了什么花言巧语迷惑了族长,居然让族长力排众议也要把他留下来,最后听闻他居然胆敢拒绝换血仪式,长者终于对他这种不识好歹的行径出离愤怒了。

褚桓捅了捅南山,悄悄对他说:“能给你们这老头聊聊么?每次他用那种眼神看我,我都觉得他的眼睛里闪烁着‘你是个大傻逼’。”

南山勤奋地学舌:“傻……傻……”

褚桓连忙打断:“这句话不用学,从脑子里拎出来,赶紧忘了。”

南山就心领神会——随着学习的深入,他现在会对越来越多的东西心领神会了。

南山:“对了,我一直想问,你们那里平时怎么称呼自己最好的兄弟?”

褚桓仔细回忆了一下,结合自己的生活经历,给了他一个非常接地气的回答:“贱人。”

南山默念几遍之后记住了,兴高采烈地对褚桓叫了一声:“贱人!”

褚桓:“……”

他还以为自己只是“一般好”,没想到进度条拖到底,不知不觉中已经变成了“最好”,眼下覆水难收,他真的不知道该怎样纠正自己这个错误,只能暗自庆幸,多亏刚才没说“孙子”。

而让他默默呕得慌的事还在后面——南山作为一个合格的族长,当然绝不私藏,没多长时间,他就把自己所学分享给了其他族人。

从此,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大王大王”,就变成了亲切的“贱人”。

春天大姐每天傍晚都在远处温柔慈祥地呼唤:“贱——人——吃饭啦!”

小孩子们私下议论了一下,感觉“兄弟”不能乱叫,不便使用跟长辈一样的称呼,为表特殊的尊敬,他们开拓创新,自行造了一个词,叫做“贱人大王”。

每次清脆的童音喊着“贱人大王”齐声回荡在山间的时候,都能让褚桓虎躯一震。

可是这又不好阻止,因为如果别人用尊称称呼他,他还可以假装谦虚谢绝,可是别人只是表达亲近,难道他能假装高贵冷艳不让别人亲近吗?

这个故事大概就是所谓的“罪有因得”。

以及民间俗语“人贱自有天收”。

一开始,震动期那些成分不明的白雾和随处冒出来的怪物隔三四天才会出现一次,而后变成一两天,到最后,离衣族几乎每时每刻都浸泡在浓雾深处。

春天他们从疯狗穆塔伊的喉咙里取出了完整的毒囊,外面用皮革加固了一圈,让褚桓挂在腰上,同时配套着给了他一小瓶解毒血。

如果发现他不对劲,就用刀沾着毒戳他一下,然后灌一点解毒剂。

男人们在磨砺武器,加紧巡视,女人们则更要繁忙,她们在房顶树上架好了大大小小的弓弩,还要在长者的指导下处理各种尸体,制成各种奇奇怪怪的药物。

而后宰杀牲畜,磨面做饼……

有点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感觉。

原本无忧无虑的族内气氛陡然一变,大白石头不再做上课用,只要没有雾,族人们就会在那里对打,打得真刀真枪,没有半点含糊,时而见血,但是纵然过火,也没有人记仇,有时候两个人打得眼睛都红了,打完一人喝一碗酒,过一会又勾肩搭背去了。

褚桓这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离衣族人的恢复能力,比如最衰的马鞭,江湖谣言说他的特长是算数不是动手,算数的特长褚桓没看出来,不过看出了他的身手真是弱得不堪一击,每次上来蹦跶两下,他都会被同伴一刀削出去,经常哭哭啼啼连滚带爬地下场。

不过人家哭归哭,见骨的伤口十分钟止血,半天开始结痂,一两天就差不多能长好。

在这段期间,褚桓基本上没什么事做。

由于他本可以离开,是为了要把族里走失的孩子送回来,才被陷在族里出不去的,因此小秃头他爸特意单独跑到他面前,献给他一条还带着毛的新鲜野猪腿,拍着胸脯对他承诺,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在,绝对不会让“好贱人”掉一根汗毛。

“好贱人”无言以对,勉强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算是心领了他的好意。

就在整个离衣族开始浸泡在浓雾里的第二天,褚桓看见小芳搀扶着大山来到了族长的院子,大山的大腿被什么东西抓开了,露出两道深得见了骨的伤口,上药的过程疼得浑身哆嗦。

“疯狗”的特效脑浆膏抹在身上,虽然药效极好,但过程确实不怎么友好,几个人按着他,才好歹没让这小伙子在地上打滚。

“穆塔伊抓伤,”南山按着他的膝盖,“去哪了?”

“山口,有一只在水底下藏着,我们都没看见。”小芳说,“哦,对了,族长,有守门人的传信。”

守门人的信永远十分复古地刻在石头上,并且永远都是一张虚无缥缈的涂鸦,不知道是通过什么渠道传过来的,反正进入震动期后,族里隔三差五就要派人去山口看一看,找找有没有刻字的石头。

褚桓看见那块石头上中间画着一个圆圈,四周是深深的凹痕,呈现出某种规则,应该是人工扎出来的,反正褚桓只能从中读出“汤圆是黑芝麻馅的”这一个信息。

南山和族人们却面色凝重——也不知道两族间达到这样的默契,是要多深地羁绊。

此时,褚桓还没弄清守山人和守门人是怎么个共生关系,但他自认为是个外人,于是瞥了一眼后就收回目光,准备回避出去,顺便把不小心将自己挂在树枝上的小毒蛇解救下来。

结果他才一转身,小秃头的爸就一把捞住了他的肩膀,坚定地说:“好贱人,你要留下。”

褚桓:“……”

小秃头他爸本名叫“坚硬的柱子”,就冲这个,褚桓决定以后叫他“棒槌”。

棒槌平时不好好学习,吭哧了半天什么都没吭哧出来,最后只好用回了母语:“你又不是外人。”

褚桓苦笑着想:“那我也不能是内人啊。”

不过既然人家开口留,他也没有矫情——反正他们七嘴八舌外加各种奇怪的名词的对话,他也不大能听得懂。

“去请长者来,”南山拿着那块石头,“看看还有多长时间?然后叫大家都过来集合,每家留一个人,把牲口和孩子都看好了。”

长者闻风而来,但是没有进门,而是围着族长家院子里的一根木头杆转起了圈。

褚桓此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看南山的表情,似乎是很严峻——只不过长者的所作所为让人有点严峻不起来。

他念念有词地围着木头杆来回走动,活像个跳大神的,大概走完了整套奥运五环,才背着手,装神弄鬼地对南山说:“今天晚上。”

晚上?

晚上怎么了?

这时,挂在墙上的族长权杖发出“嗡嗡”的低吟,节奏近乎于十面埋伏,急促险峻,无端泄露出一股肃杀气起来。

越聚越多的族人围绕着南山,七嘴八舌地讨论着什么。

棒槌在旁边给褚桓小声解释石头上的密码:“圆圈代表……点代表……守山人的意思是说……包围了……情况很紧急。”

褚桓不明所以地看着他——明文是用外语写的,他一个字都没听懂。

棒槌困惑地抓抓头发,嘀咕了一句:“我儿子说你听得懂。”

褚桓很有亲和力地用离衣族话说:“只听得懂日常的一些……”

他这一开口,棒槌立刻不行了,碍于此刻周围的其他人都十分严肃,他不敢明目张胆地笑出声,只好把自己缩成了一团。

褚桓无奈,果然有其父才有其子,学语言的时候真怕遇到这种货,别人才一开口,他就笑得跟这辈子没听过笑话似的,幸亏褚桓已经修炼到了刀枪不入的地步,不然换个脸皮薄一点的,恐怕一辈子都落下阴影,开不了这个口了。

褚桓权当没听见他的嘲笑,淡定地问:“包围我们的是类似穆塔伊那种东西吗?”

棒槌这回的回答褚桓听懂了,他说:“不,穆塔伊的主人。”

褚桓吃了一惊,这也就是说,那个世界除了守门人和守山人之外,还有其他人……或者其他的智慧种族吗?

他已经在震动期中不知不觉地接受了“山门那边是另一个世界”的设定,接受得比他自己想象得还快——想来还是读书不认真,唯物主义世界观没有竖立牢固的缘故。

棒槌没心没肺地继续说:“长者说今天晚上我们的山门就要转到另一边了,守门人传信,穆塔伊的主人已经围在了山门下,让我们小心。”

褚桓连忙追问:“围到山门下?要干什么?

棒槌跃跃欲试地摩拳擦掌:“当然是打仗!”

褚桓:“……”

于是这里的风俗是,打仗要像过节一样欢欣鼓舞吗?

不过当褚桓环顾四周的时候,他发现其他人的态度都很正常,看来全族上下就只有这么一个棒槌,于是他安心地淡定了。

南山紧迫而不慌乱地调兵遣将,仿佛是已经经历了无数次。

很快,整个离衣族就严阵以待了。

褚桓叹为观止地发现,这里才是真正的“全民皆兵”,凡是十四五岁以上的人,全都带好了武器与坚硬的护身盔甲,就连被勒令不准乱跑的孩子都会握着特制的小刀和细矛。

众人集结时,花骨朵带着几个稍大些的孩子,每个人抱着两坛酒鱼贯而入,将人们手中的酒碗加满。

这一回的酒里没有那股妖异的腥味,也并不浓烈,入口甚至微微有些清苦。

南山一手托着酒碗,一手拿着他的族长权杖,顶端的火苗像一块硕大无比的宝石,将他的五官映照得如一尊永恒的神像。

万众瞩目中,他站在高台之上,似乎觉得说什么都多余,于是端起酒碗一饮而尽,继而微微地笑起来。

“我们明年再回来。”他说。

离衣族众大声欢呼,酒水如同勇气般奔腾地涌入他们的血管中,这就像一次别开生面的誓师,又像是一场潇洒万分的离别。

褚桓在角落里注视着南山的微笑,忽然有些期待起他们所说的不可思议的世界了。

然而事情总是这样,当他乌鸦嘴的时候,命运必然不负他的重托,一定让他祸不单行。

当他盼点好的时候,一切又总是大相径庭——褚桓很快发现,那个世界绝对没什么好期待的。

傍晚时分,褚桓感觉到大地深处传来的躁动。

他若有所感,猛地抬头,盘踞在离衣族上空的雾气突然兵分两路,分散开来,露出如洗的夜空,与两轮原本在云雾中影影绰绰的月亮。

只见这两轮月亮中原本亮的那个渐暗,而暗的却渐明,月光盛如飞瀑,照得四下里苍白如漠,而后,它们俩以肉眼可见地速度开始移动。

终于,两轮月亮合二为一。

也就在这一刻,浓雾散净了。

褚桓听见远处传来无名野兽的呼啸声,他收回仰望天空的目光,愕然地发现,原本离衣族聚居的山谷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到了一座山上,原本的河流归于一起,成了群山环抱在山腰的湖,巨雕从头顶上呼啸着盘旋而过。

山脚下是密密麻麻的“疯狗”穆塔伊,足有成百上千只。

作者有话要说:疯狂的屠夫和青色羽翼两个妹纸不要再破费连篇刷霸王票了,诸位支持正版已经太感谢。

刷来刷去我总觉得自己该加更,但是真写不完啊tat

分享到:
赞(71)

评论12

  • 您的称呼
  1. 好贱人哈哈哈哈

    匿名2018/12/17 14:47:56回复
  2. 脑洞好大呀,看一章要理解好久哈哈哈

    2019/01/17 21:09:15回复
  3. 不你就是内人[滑稽]

    2019/03/25 00:47:31回复
  4. 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爬玩!好贱人!!️️️️

    匿名2019/05/31 13:32:43回复
  5. 结果他才一转身,小秃头的爸就一把捞住了他的肩膀,坚定地说:“好贱人,你要留下。”结巴,猫结巴,哈哈哈服了P大了!

    漠尚2019/06/08 23:01:02回复
  6. So,没看懂

    2019/07/04 13:34:27回复
  7. 有点,将夜的感觉,很喜欢这种题材!

    匿名2019/07/27 18:43:08回复
  8. 贱人……就是矫情

    巍乱我心2019/07/28 01:23:18回复
  9. 哈哈哈哈,好贱人

    混血小甜心2019/08/03 21:18:42回复
  10. 好贱人…..哈哈哈哈

    匿名2019/08/04 03:41:41回复
  11. 好贱人哈哈哈哈

    匿名2019/08/16 13:24:48回复
  12. 哈哈哈哈哈 怪不得好贱人总有熟悉感,楼上上上…说了才发现和猫结巴异曲同工

    匿名2019/08/21 12:24:3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