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觉得她是怎么死的

沈巍把从校医院拿出来的药塞给他:“我看你刚才没顾上拿药,给你送过来。”

说着,又看着赵云澜胳膊上被撸掉的那层皮直皱眉:“回去以后千万要自己小心一点,这几天伤口别碰水,也尽量别吃刺激的东西和……”

赵云澜一声不吭地盯着他看。

沈巍终于被他看得不自在,住了嘴:“怎么了?”

赵云澜不着边际地问:“沈教授结婚了么?”

沈巍一呆,脱口说:“怎么会……”

赵云澜“哦”了一声,继续问:“那沈教授有女朋友吗?”

他的眼神恰到好处地带上了一点侵略性,叫沈巍莫名地就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是点头也不对,摇头也不对。

赵云澜趁机从他手里接过药水瓶,捏在手里转了几圈,似笑非笑地说:“没什么,就是觉得沈教授这样的青年才俊,还这么细心体贴,八成很抢手,多嘴了。”

“别乱说……”沈巍有些局促。

赵云澜笑了起来,露出两个酒窝:“哦,对,你电话借我一下。”

沈巍掏出手机,赵云澜却没有接,轻轻地托住沈巍的手背,然后就着他的手大喇喇地在通讯录里留下了自己的姓名和号码,保存了上去,按了拨号,响了一声以后挂断。

“留一个联系方式。”赵云澜装模作样一本正经地说,“要是有和本案有关的线索,欢迎骚扰。”

他说完,小药瓶往上抛了一下又接住,转身冲沈巍摆摆手:“太谢谢了,我这还有点事,先走一步了,忙完这个案子一定要请沈老师吃顿饭。”

这一回,他走得一点也不着急了,一只手插在裤兜里,晃晃悠悠的,背影看起来有些吊儿郎当,但是身上该弯的地方一点也不直,该直的地方一点也不弯,懒散也懒散得风度翩翩——简直就像只开屏的花孔雀,抓紧一切时间显摆他充满荷尔蒙的花尾巴。

直到他走远,沈巍脸上略显青涩的局促才慢慢隐去,他的目光深远又克制,最后看了赵云澜已经几乎看不清的背影一眼,转过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然而不过十几步的光景,他却已经忍不住回了一次头,但想看的人已经彻底拐出了他的视线。

手机通讯录里存的是风骚的“阿澜”,静静地躺在屏幕上,当他默念着这两个字的时候,就感觉像有一把刀,轻飘飘地从他心里滚过,就把最软的地方割得血肉模糊,然而终于被他略薄的嘴唇关在了别人听不见的地方。

沈巍抬起手指,上面还残留着另一个人身上已经变得非常淡的古龙水的香味,他闭上眼睛,极缓极深地吸了口气。

他并不知道对方用的是哪一款哪一种香,第一次闻见,那味道却仿佛已经叫他魂牵梦萦了很多年。

安静的校园里,只有枝头上翠绿欲滴的叶子落到地上的声音,沈巍的脸上看不出一点端倪来,良久,他才自嘲似的勉强弯了一下嘴角,低下头匆匆离去。

只有他低头的瞬间,隐隐的落寞飞快地隐去,脸绷得像刀子削过的,流露出无声的杀意。

话说郭长城,这二缺熊孩子领了个“了解情况”的任务,可他实在也不知道该了解些啥,只好硬着头皮跟人结结巴巴地说话,对于自己的工作结果,他还颇有自知之明——认为连花鸟市场的大鹦鹉都比自己说话顺溜。

临近中午,他才接到了赵云澜的电话,垂头丧气地带着会说话的诡异黑猫一只,蹲在学校门口等领导来认领。

郭长城就算是蹲,也和别人的蹲法不一样,他缩成一团,头发遮着大半张脸,再加上身边还正襟危坐着一只双下巴的大肥猫,那犀利的造型不时引发路人驻足围观。

半个小时以后,匆匆赶来的赵云澜终于结束了这场丢人现眼的展览。

腿都蹲麻了的郭长城一瘸一拐地跟在赵云澜身后,走在校园幽静优美的小路上,时不时地在赵云澜修长的背影上偷偷瞟一眼,表情神态就像是不小心烧了厨房、又担心又委屈的小媳妇。

利用这半个小时蹲墙角的时间,郭长城深刻反省了他进入特别调查处后不到十二个小时内发生的一系列的事,觉得挫败极了——不就是一个阴森一点的楼道么?不就是光线微弱诡异了一点么?不就是领导随随便便地说了句意味不明的话么?

他怎么就晕过去了呢?

对于这个工资比谁都高,奖金比谁都厚的特别调查处,郭长城一直觉得自己是不配进来的,可是现在,阴差阳错的,他既然已经靠不光彩的手段进了,要是再连留都留不下来,丢脸也就算了,回去该怎么和他二舅交代?

他心事重重地看着肩膀上扛着大庆的赵云澜——即使因为猫太肥的缘故,赵处只能微微歪着脖子,姿势好像中风患者一样,他看起来依然那么英俊潇洒。

赵处明明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却不管什么时候都那么笃定,好像他什么也不怕一样。

正这时候,赵云澜突然回过头来,郭长城忙不迭地避开他的目光。

“怎么了?想说什么?”背地里对他的来路破口大骂的赵处和风细雨地询问。

郭长城像个自闭症儿童一样低下了头,挡在眼前的头帘有些出油,就像是一整排整整齐齐的黑线。

“没关系,”赵云澜温和地说,“有什么话就说出来,以后工作中大家少不了互相交流,你相处时间长了就知道,我这人脾气很好的,而且也比较没心没肺,哪怕平时真有什么不愉快,睡一宿也就忘了。”

旁听的大庆默默地埋下了头,它活了上千年,依然不能理解这些人类的无所不能的虚伪。

“我……我……我……”郭长城吭哧了半天,也没“我”出个所以然来,他连眼圈都红了,才憋出了一嗓子,“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

哟嗬,赵云澜喜闻乐见地想,谁说不是呢?

然而他还是充分发挥了自己两面三刀的特长,伸手放在郭长城的头上,亲切地揉了揉他的头发:“行啦,小伙子,第一次出外勤,有点问题怕什么?谁还没犯过错误呢?慢慢来,别着急,我相信你,别胡思乱想——给我说说,刚才从学校老师那打听到什么了?”

“哦……哦!”郭长城忙从他随身的小挎包里掏出了一个笔记本,“我查到……这个死者名叫卢若梅,是数学系的研究生,本地人,家境不错。数学系女生少,平时大家都很照顾她,所以她的人际关系也很好,没听说过她和谁起过冲突,现在她正在争取行政留校,在校外活动上花的时间比较多,因此成绩并不是特别好……”

他啰啰嗦嗦地说了如上一堆屁话,难为赵云澜居然全程都耐心地听完了,末了还问他:“还有么?你自己的看法呢?”

“我觉得因为留校保研的事,有一些她的竞争对手可能会有作案动机,也有可能是她在校外进行社会活动的时候惹上了什么人,我们可以先查查她的社会关系,说不定嫌疑人就在里面,”郭长城说到这里,惴惴不安地、非常没有自信地偷偷瞄了赵云澜一眼,“我……我暂时就想到这么多了。”

“哦,”赵云澜没说对也没说不对,只是慢吞吞地点点头,站定了,双手背在身后,微微俯下一点身,“那你觉得她是怎么死的呢?”

郭长城摸不准他的意思,于是傻乎乎地说:“被谋杀的?”

直把赵云澜给气得笑了出来。

可惜郭长城同志大概压根不知道“察言观色”四个字怎么写,一看他笑了,顿时松了口气,也跟着跃跃欲试地露出一个傻笑。

赵处还从未应付过这样的奇葩,只好忍着内伤,一脸高深莫测地挤出个领导范儿,对他说:“你做得不错,非常细心,很有潜力。”

郭长城猛地抬起头,眼前的男人低着头看着他,脸上还挂着和煦的笑意,眉眼好看得让他想不出该怎么形容,一句话就让他心里充满了温暖和力量。

郭长城的脸当时就红了,那么一瞬间,他觉得领导对他真是太好了,郭长城恍然间明白了古人说的“士为知己者死”是个什么意思了,他觉得,赵处这么关照赏识自己,真是为他死了都值。

因此,郭长城主动承担了比让他死还要困难的工作——跟陌生人打交道,给陌生人打电话:“那……那我去查她的社会关系!”

“急什么?祝红还在办公室里值班呢,一会我给她打电话,让她去查。”赵云澜忽悠他说,“这样吧,我再交给你一个很锻炼人的任务——方才想跳楼的那个姑娘看见了吧?她是个重要的目击证人,但是我觉得她好像隐瞒了什么,你啊,现在就去跟着她,查查她到底因为什么没跟我说实话。”

郭长城两眼放光地挺直了腰杆:“是!”

赵云澜点头:“嗯,去吧。”

郭长城就带着一身还在沸腾的热血,转身就跑,那挺起的胸膛、壮烈的动作,好像他不是去跟踪人的,而是去应用堵枪眼的。

等他跑远,慈祥的领导立刻以光速拉下了一张臭脸。

“卧槽,”他注视着实习生的背影,对肩上的黑猫说,“我第一次见到这么纯种的傻逼,真他娘的要叹为观止了!”

大庆扬起它的大饼脸,赞叹:“你可真是又刻薄又精分啊,领导。”

“你是个猫,别放狗屁,你才精分呢——去跟着他,我得回单位查点事,你看着点,别让他死了,不然我不好跟上面交代。”赵云澜在猫咪屁股上拍了一下,大庆懒洋洋地“喵”了一声,从他的肩膀上蹿了下去,像一个离弦的球一样,飞奔着滚了出去。

分享到:
赞(734)

评论65

  • 您的称呼
  1. 看剧的时候觉得澜澜很腹黑,巍巍很深情
    看小说的时候也确实如此,但沈巍才是更腹黑更深情的那个!一物降一物,也只有他才能收了赵云澜这个逗比啊

    兰微2019/06/27 14:15:14回复
  2. 丫的,死gay!——來自紅姐的嫌棄

    匿名2019/06/29 23:43:58回复
  3. “卧槽,”他注视着实习⽣的背影,对肩上的⿊猫说,“我第⼀次 见到这么纯种的傻逼,真他娘的要叹为观⽌了!”,花孔雀,子轩,金子轩

    忘机的无羡2019/07/13 00:54:11回复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7/21 21:42:44回复
  4. 赵处,你咋能这么嫌弃自己缺的那部分心眼呢( ˃᷄˶˶̫˶˂᷅ )

    匿名2019/07/22 22:29:53回复
  5. 妈的死gay

    祝红2019/07/26 16:49:00回复
  6. 可不可以理解为:小郭是赵云澜心头血,之所以小郭如此善良,是因为他的主人也是一个单纯善良的人

    匿名2019/07/29 22:33:57回复
  7. 没我戏份了?敢怒不敢言

    祝红2019/08/06 21:24:04回复
  8. “卧槽,”他注视着实习生的背影,对肩上的黑猫说,“我第一次见到这么纯种的傻逼,真他娘的要叹为观止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

    染柒2019/08/18 21:19:0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