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壮汉似铁塔,儿童赛野猪

那天褚桓叼着一个野果,夹着一本书,来到了林子里躲清闲——南山跟他说过山林里有野兽,让他尽可能离远一点,不过褚桓没怎么在意,他反正觉得野生动物挺可爱的。

他找了一棵最高的大树,敏捷地爬了上去,途中遇到了一条盘踞在树杈上的毒蛇,毒蛇领地骤然被入侵,立刻做出了本能的攻击动作,褚桓伸手一捏,精确地卡住了蛇的七寸,轻轻一抛,就把人家扔到了对面的树枝上,执行了强制拆迁。

把愤怒的毒蛇气得直在树枝上转圈。

而后褚桓人占蛇巢,在密林掩映的高处找了个地方,背靠着大树干坐下来。

那些书还是在县城一家快关门的小书店里买的,说是“书店”,其实主营业务是凉拌米鱼和油炸土豆,兼职处理点旧书和杂志,当时走得很急,褚桓也没看内容,直接打包批发了一打。到了离衣族翻了翻,带画的过期杂志都被南山要走了,只给他剩下了一大堆严肃作品。

对于褚桓这种没有文艺细胞的人来说,基本就是催眠读物。

书的内容本身已经让人费解,偶尔还要对着上面耗子啃的窟窿冥思苦想半天连接上下文,褚桓纯打发时间,看得很慢,也不怎么走心,有时候能看进去只言片语,有时候干脆是对着歪斜的书页发呆。

这天他刚把野果啃完,果壳还没来的及扔,就听见树底下传来一阵动静。

褚桓听了两耳朵,觉得声音不大对,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一眼扫过去,他当时就吓了一跳,只见树林中不知从哪跑来了一头野猪。

褚桓倒不怕野猪,就算跑来的是头老虎,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关键是树底下还有俩孩子。

其中一个是小芳那十一二岁的小女儿花骨朵,她的发型实在是自成一家,别人梳辫子,都梳一条或者两条,她梳三条,左右两边,脑袋后面还有一个,乍一看,活像个黑漆漆的大象背着一张人脸,所以褚桓从高处一眼就把她认了出来。

还有一个小男孩,可能是花骨朵那个万年小跟班,褚桓记得他虎头虎脑的,年纪比花骨朵还小。

褚桓不敢迟疑,立刻把书扔在一边,悄无声息地顺着树干往下滑,他是个暗杀专家,经过的地方就好像微风吹过,片叶不惊。

他出来的时候没带枪,身上只有贴身的军刺和南山送他的短刀,都是冷兵器。而最多十几米以内,野猪就能闻见他的味道,他必须速度够快,必须一击毙命,绝对不能让野猪有挣扎或者逃窜的机会,否则那俩小崽子就危险了。

褚桓勾住三棱刺,转眼已经调整好了角度,谁知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花骨朵突然毫无预兆地朝野猪扑了过去,小女孩的身影不偏不倚地挡在了褚桓和野猪中间。

卧槽,这作死的熊孩子!

褚桓当场出了一身冷汗。

这只野猪个头不算很大,目测百十来斤,不知怎么的落了单,但哪怕不是野猪中的巨猪,它也依然有着凶残的物种优势,显然没把人类的小丫头放在眼里。野猪冲着小女孩露出了尖锐的獠牙,而褚桓一击的路径也已经被她破坏殆尽,他只好顺势落地,迅速变化位置。

就在这时,褚桓瞥见花骨朵的小跟班拿出了一把弩。

他眼角一抽,立刻明白了,闹了半天这俩小崽子根本不是偶遇,是蓄谋已久地准备在这里抓野猪。

野猪皮糙肉厚跑得快,没受过训练的人带着步枪恐怕都打不下来,小芳这闺女不愧是胆敢当着族长的面咬她爹的女中豪杰,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到了一定的境界。

可是小伙伴被野猪追逐,那平时受气包一样的跟班男孩脸色居然丝毫不变,他的脚仿佛牢牢地长在了地上,电光石火间,女孩一步蹿上了树,野猪险些撞到树根,只好大幅度刹车,它的动作刚一缓,男孩已经精准地抓住了这个一纵即逝的机会,弩箭准确无误地打中了野猪的头。

藏在树丛中的褚桓几乎忍不住想替他叫声好。

此时,褚桓已经绕到了野猪背后,从这个角度,他探手就能把那畜生穿成烤乳猪,因为有把握,所以一时没动,他打算看看这俩崽子到底想干什么。

那小男孩手里的弩做工粗糙,力度和精度都很有限,能用这种工具狠狠地打中野猪的头,必须得有娴熟的技术和十分稳定的心理素质,从这方面看,这男孩比大部分的成年人都强得多。

褚桓有种感觉,这俩孩子可能并不是单纯的不知天高地厚。

与此同时,树上的女孩猛地翻了个跟头,从树后拽出了一根藏在那里的长矛,她居高临下地跳了下来,借助自己的重量,直直地把长矛捅进了野猪的脖子。

野猪垂死挣扎,巨震之下,女孩手里的长矛脱了手,她也不慌张,冷静地撒手,踉跄几步退开站稳,冲着男孩喊话:“打它的嘴,打它的嘴!”

那是离衣族的话,这一段时间以来,褚桓教学生说汉语的时候一直有南山在旁边跟着翻译,褚桓虽然一直表现得漫不经心,但还是暗自一一记住了。

到了陌生的环境,哪怕心情放松,他也会本能地在最短的时间内收集尽可能多的信息。尽管他学得还不多,但小孩子之间说话用词比较简单,他能听懂个七七八八。

……当然,对外褚桓还是假装完全听不懂,否则以离衣族人民的热情,说不定会志愿地组个团来教他说话。

小男孩立刻服从指挥,飞快地又放了一箭,打得是野猪头上的同一侧,顿时把方才企图爬起来的野猪重新打趴下了,然后他来了个十分风骚的走位,趁它疼得张嘴咆哮的时候,一弩箭射进了它的咽喉里。

在褚桓的注视下,这大家伙算彻底死透了。

他这才轻轻地舒了口气,感觉有一点难以置信。

褚桓最后还是没露面,他看着花骨朵那个小丫头喘了几口气,指挥她的跟班小男孩:“一人拖一条腿,你那边,我这边。”

小跟班不敢有异议,低眉顺目地捡起野猪的一条腿,俩人合力把它拖走了,走了两步,花骨朵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回头往褚桓躲着的地方张望了一番,什么都没发现,她这才抓抓头发,带着一点犹疑走了。

褚桓再一次确定了,这离衣族人肯定有其天赋异禀之处——壮汉似铁塔,儿童赛野猪。

这时还没到上课的点钟,褚桓把三棱刺收好,缓缓地从树丛中走了出来,忽然,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褚桓抬头一看,只见那条被他强拆的毒蛇又磨磨蹭蹭地凑了过来,正睁着一双险恶的小眼睛,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

就以一条三角脸的毒蛇来看,它长得还算颇为清秀。

褚桓面无表情地和它对视了一会,坦然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哦,是我刚才不讲理,你继续在这上面盘着吧。”

说完,他绕小路回离衣族里去了。

远远的,褚桓就看见花骨朵和她的小跟班把野猪拖进了河里,几个在河边打水做饭的女人瞧见,立刻跳下来,一起把野猪扛了上去,花骨朵抹了一把鼻涕,趾高气扬地踩着水蹦跶着。

褚桓心说:“看你妈不打断你的狗腿。”

可惜他没能如愿以偿,小芳的老婆见了野猪,非但没有呵斥,还慈祥地摸了摸女儿象鼻子一样的三条小辫,然后随和地放他们去玩了,隔得太远,语言又不熟,褚桓只大概听了个音,好像是她承诺了晚上给花骨朵烤个猪心吃。

褚桓默默地收回目光,忽然间明白了什么叫做“百年大计在教育”,以及什么叫“有熊妈就有熊孩子”。

他低头敛目从人群中走过,别人都不怎么上前打扰,大人们隔得远远的,会拘谨地用半生不熟刚学的汉语打声招呼,小孩则会“呼啦”一下散开。

褚桓径自走到每天上课的空地中间,背靠大白石头坐下,一边随手翻书,一边等着众人来。

不久,以他为中心,五六米左右为半径,就围了一大圈的小崽子,他们以为他什么也听不懂,于是毫不避讳地当着他的面交头接耳,对褚桓进行了现场围观。

褚桓就听见杀猪英雄花骨朵对她的跟班说:“我妈昨天跟我说,大王大王鼻梁上那个东西是冰做的,冰你知道吧?厚了就是白的,不透明,所以它肯定很薄,一碰就碎。”

褚桓听了,感觉自己鼻梁上凉飕飕的。

流鼻涕的小跟班崇拜地问他那“知识渊博”的大姐大:“干什么用的?”

花骨朵:“那不知道,可能是为了好看吧。”

这是,有个三四岁的秃头小男孩突然扯着嗓子,奶声奶气地嚎了一句:“族长最好看!”

花骨朵:“闭嘴!”

小秃头不理会,继续叫板:“族长最好看!”

花骨朵一跃而起,揪住小秃子的屁帘,双脚离地地把他拖走扔了。

一圈崽子顿时被此女淫威所迫,全都不敢抢话了,排排坐好,等老大发表意见。

褚桓忍不住抬头看了她一眼,认为这丫头将来很有当大土匪的潜力。

花骨朵:“哎哟,他看我。”

褚桓这一眼顿时把花骨朵看得小媳妇了,低头臊脸地一缩脖,脸红到了耳根。

褚桓:“……”

他把目光移回书页间,坚决要非礼勿视。

只听那边的崽子继续嘤嘤嗡嗡地编排他:“他手上戴的那个环,族长说能看点钟,是真的还是假的?”

花骨朵小道消息极多,闻听此言,立刻忘了方才的一眼惊魂,连忙抖落出自己的博闻强识:“真的,我妈说那个也不能碰,上面的针只有头发丝那么粗,一碰就碎了。”

众孩立刻唏嘘不已,只觉得这个“河那边”的人真是无处不金贵。

“姐,还有什么一碰就碎的?”

花骨朵鬼鬼祟祟地抬头看了一眼褚桓,被他那副“听不见也听不懂”的装逼样成功哄骗,于是无所顾忌地说:“还有‘大王大王’也不可以碰,河那边的人都这样,还没有纸结实——我爸跟着族长去接他的时候,看见他身上有这么大的一个伤口……”

花骨朵伸手比划了一下,煞有介事地说:“从后背一直穿到前面,族长说可能是树枝戳的。”

众孩听了大惊,齐齐地把目光投向褚桓,近乎诚惶诚恐。

褚桓:“……”

南山,长得帅归长得帅,但是这么造谣合适吗?

“一根树枝……能从这戳到这?我的个天哪,那我可不敢摸啊!”

花骨朵一瞪眼:“你敢!那是族长走到‘边界’才带回来的,摸坏了打死你!”

“那……他每天晚上才出来,是不是怕太阳晒?”

“晒多了会化吧?”

“他头发也很短,是不是头发长太沉,会把脑袋坠掉了?”

“脑袋坠掉了还能活吗?”

褚桓坐在石头下,一边端着男神般不动如山的架子,一边辛酸地经历着“被太阳晒死”“被头发把脑袋坠掉”“被大风刮个头破血流”以及“坐在石头上被石头硌成两截”……之类种种死无全尸的美好结局。

内心感受不禁有一些复杂。

这时,方才被大姐头花骨朵扔了的小秃头终于锲而不舍地爬了回来,气沉丹田,大喝一声:“族长才最好看!”

然后勇敢的小小脑残粉就被彪悍的花骨朵大姐头打哭了。

一个三四岁大的光屁股豆丁在自己面前嚎啕大哭,作为一个大人……哪怕刚刚死于千刀万剐,褚桓也不好看着不管。

他只好揉了揉耳朵,站起来向坐地大哭的小秃头走去,众孩一看他来,立刻如临大敌般地一哄而散,散还不肯散远,隔着十来步,瞪着一双双无知的大眼睛,稀罕地张望着这个能被“一根树枝捅个对穿”的金贵物件。

褚桓不知道怎么哄小孩,只好弯下腰抱起了嗷嗷大哭的小秃头。

所有小孩随着他的动作抬头,连小秃头都忘记了哭泣,表情一致的都是:“看,猪上天了。”

褚桓没想到小秃头这么好对付,不用哄自己就不哭了,于是在兜里翻了翻,翻出了自己从县城买的牛奶糖,往呆呆的小秃头嘴里塞了一颗,把他放了下来:“行了,玩去吧。”

小秃头舔了舔奶糖,恋恋不舍地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看褚桓,就这样一步三回头地走出去老远,还在不停地回头张望。

只见他彷如下定了某种决心,褚桓听见他气沉丹田,大声宣布他对世界的最新看法:“‘大王大王’最好看!”

喂,这就叛变了啊?真是个蒲志高的好苗子。

褚桓还没来得及笑,突然,他感觉脚下一阵颤动。

地震?

分享到:
赞(63)

评论19

  • 您的称呼
  1. 占蛇窝。。。哈哈哈。。。

    匿名2018/08/13 09:20:16回复
    • 单身久了看只毒蛇也觉得眉清目秀哈哈哈哈哈哈哈

      北沐城歌2018/10/13 22:44:57回复
  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08/22 07:59:21回复
  3. 大大写的很棒,晴继续加油哦!

    匿名2018/08/22 13:15:42回复
  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浑身颤抖哈哈哈

    儿童塞野猪:塞→赛
    嘴里塞了意一颗→嘴里塞了一颗

    汪汪2018/10/27 20:27:10回复
  5. 为毛这大王大王的外貌描写让我脑补了沈教授居老师………

    匿名2018/11/23 21:39:24回复
    • 你不是一个人

      匿名2019/02/12 18:55:49回复
    • 不对不对,居老师是南山

      居老师的娃2019/02/13 14:30:07回复
  6. 不是甫志高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Luke2019/01/19 23:45:16回复
  7. 我觉得有星星眼的南山更像有卡姿兰大眼睛的龙龙。大王想到带眼镜的白白。攻受不变,完美。

    匿名2019/02/01 18:19:17回复
  8. 大王大王

    匿名2019/02/11 21:08:36回复
  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醉我了,p大语音太有趣了

    匿名2019/05/05 20:14:20回复
  10. 乱入的红岩ahhhhh

    巫女2019/05/12 13:09:46回复
  1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个小秃头要笑死我

    濒临头秃的歇山2019/06/25 23:16:36回复
  12. 这章太好笑了吧

    匿名2019/06/30 23:33:05回复
  13. 有种预感 觉得被南山收走的带图杂志有少儿不宜的内容 嘿嘿嘿

    正版清明2019/07/21 15:18:39回复
  14. 这一章全是笑点啊,笑到不行

    巍乱我心2019/07/27 22:01:40回复
  15. 哈哈哈哈哈哈这也太搞笑了吧

    混血小甜心2019/08/03 18:32:43回复
  16.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岔气

    博君一肖琐了♥2019/08/09 15:45:0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