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我不咬人,真的

褚桓以通知的语气和效率向老王汇报了自己的新动向,并在对方表达看法——也就是骂娘之前,就率先挂断了电话,然后他们一起坐上了一辆不知道开往何方的大巴。

褚桓上了车就开始闭目养神,直到这时,他的脑子里还在忍不住回放南山收拾骗子的那一幕,如果可以的话,他几乎想把那段录下来,一帧一帧地分析。

当时,骗子口吐白沫倒地后,吸引了许多群众驻足围观,但由于骗子本人流窜到此地已经有一阵子,当地人都把他认了个脸熟,所以围观归围观,大家一开始都认为这是装的,没有人管。

南山这个罪魁祸首就明目张胆地站在人群之外,双手一背,神色之淡定,表情之自然,仿佛这不是他干的一样。

骗子边吐边抽搐,抽搐的动作像个提线木偶,就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摆弄着他的四肢,乍一看不但像装的,演技还略显浮夸,有人在旁边看了直乐,直到骗子吐出的东西里见了红。

开始是血沫,后来居然有血块混杂其中。

周围的人见了血,终于严肃了下来,有一位上了些年纪的老人率先上前,面色犹疑,张罗起要把人送医院,褚桓看了南山一眼,只见那位别具一格的“圣母”眉毛微微一扬,好像是大发慈悲地“今天还有事,就这么着吧”,然后意犹未尽地扬长而去了。

他抬腿一走,那方才还在吐血的人简直像给按了暂停键,立刻停止了满地打滚,下一秒,骗子居然灰头土脸、面带莫名地爬了起来。

围观的人一哄而散,方才热情张罗的那位大爷脸色一变,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啐了骗子一脸,气得像个葫芦,也走了。

也许南山使用了一些未知的草药,褚桓不了解中草药,这方面他就不去细想了,可那飘过来的二十块钱又该怎么解释?

难道当时突然吹来一阵莫名其妙的风,那么凑巧就吹翻了骗子装钱的碗,又那么凑巧,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地把二十块钱吹回到南山手里?

褚桓几乎要怀疑起那是传说中的气功了,不是他想宣扬封建迷信,是他真的逐帧分析了一遍,依然没能琢磨出南山到底是怎么做的。

这样一来,臆想中的世外桃源凭空蒙上了一层有点神秘的色彩。

褚桓预料到了旅途的漫长,没有预料到是这样的漫长。

他们先搭了辆四处漏风的大巴,一直坐到了人迹罕至的终点,南山和小芳正经八百地跟莫名其妙的大巴司机道了谢,然后他们开始徒步走,走了大约十几公里的山路,到了一个远近无人的荒郊野岭。

见南山停下来,褚桓以为是对方要休息,没想到小芳突然以一种与他那壮硕体型严重不符的矫健灵活,蹿上了一棵大树。

大树有些年头了,粗而直,得有七八米高,小芳几个起落就攀到了树顶,如履平地似的轻松,褚桓手搭凉棚抬头看着他,明白了“毛猴”的由来。

小芳从腰上取下了一个金属的号角,凑到嘴边,呜呜地吹了起来,那东西没有巴掌长,褚桓还一直以为只是腰带上的装饰品。

号角的声音旷远低沉,又彷如含着金石之声的凛冽,随风送出去老远,褚桓眯起眼睛,觉得这几声号角像是某种呼唤。

果然,片刻后,他听到了马蹄声,褚桓惊异地抬头望去,只见远方跑来了三匹马,整齐地停在了南山面前,撒欢似的绕着他仰头嘶鸣,领头的那只还撒娇似的把大长脸垂了下来,让南山抚摸它的鼻子。

又一项匪夷所思的技能。

就这样,他们仨的交通工具从“十一路”换成了“四路”。

路上,褚桓漫无边际地瞎琢磨,也不知道半路上跟他擦肩而过的那个小青年会不会骑马,普通人大多在一些休闲娱乐的场合接触过马,如果只是骑一下,可能问题不大,但骑马走这种崎岖的山路……那估计就不怎么娱乐了。

这么看来,那位仁兄临阵脱逃的决定真是再正确也没有了。

他们行走在荒郊野岭、杳无人烟的地方,到了晚上,就幕天席地地过夜。

南山和小芳两个土鳖连立拍得还没摆弄明白,大概更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叫做“帐篷”,他们俩充分地表现出餐风沐雨的皮糙肉厚来,随便生一堆火就能怡然自得地凑合一晚上。

褚桓不知道这万一要是换个文弱书生来,能不能在这俩货的带领下,活着抵达目的地。

可见申请了好多年没人来也是非常正常的。

不过对于褚桓来说,旅程还是很愉快的,因为南山守夜的时候会用树叶吹不同的小曲,他一边吹,褚桓就一边用眼镜里藏的芯片录音,那叶笛声中混入夜风,风流婉转,浑然一体,都不用后期编曲处理,已经自成风格。

褚桓成了这个原生态音乐人的铁杆粉丝。

骑马整整走了一天一夜,就在褚桓怀疑自己已经离开了国境的时候,他们抵达了一条河边。

见到那条河的瞬间,褚桓就明白了南山嘴里为什么会有“河这边”的说法,在此之前,自以为已经快走遍世界的褚桓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竟会在一条河面前目瞪口呆。

只见那河背后是十万大山绵延相连,对岸包裹在浅浅的雾气里,以他的眼力,竟然全然看不清楚,河水如一条山间垂落的缎带,蜿蜒而下,水不深,却很清,骑马应该可以直接过去,可褚桓就有一种感觉——河的对岸是另一个世界。

小芳赶马上前,嗷嗷直叫,声音在大山中来回悠荡,林中的群鸟受惊飞起,冲向湛蓝得无一丝阴霾的天空。

南山回头对褚桓说:“过河就到了。”

褚桓:“你家?”

南山弯起眼睛:“我家。”

说完,他轻轻一夹马腹,纵马蹚水渡河。褚桓跟了上去,行至河心,雾气似乎越来越大,那雾渐渐地漫到了水里,周围的能见度也越来越低。

褚桓一瞬间恍惚起来,想起了小时候学过的。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

一只手斜伸过来,拉住了他的马缰。

南山:“我带着你。”

那浓雾先是越来越厚重,最浓的地方能见度不足半尺,不知走了多远,雾气才重新开始变得稀薄起来,渐渐的,有阳光穿透了进来,被光打薄的雾中一下宛如仙境。

“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

忽然,褚桓耳朵一动,他听见了一声长而稚嫩的呼喊,好像是个孩子,喊得是什么听不懂,但是声音清脆而愉悦。

而后,低一些的、更多的童音加了进来,七嘴八舌的。

南山突然在褚桓的马身后拍了一下,褚桓感觉那马腾空一跃,他情不自禁地拽了一下缰绳,眼前的浓雾突然散了,视野刹那间明朗起来。

褚桓忍不住一时间呆住了。

西南多山,本地的村落不比平原,规模大多很小,几户相邻就是一村,可是这里却是罕见的一马平川,那条神秘的河水在这里三岔分开,像一条灵蛇钻入了村子中间,一侧是茂密到一望无际的森林,一侧是高低起伏的民居小楼。

因为地方大,房子与房子之间空隙也很大,错落有致,一群大约是刚学会走路的小崽子们成群结队地跑来跑去,大人也不管,仿佛一点也不担心他们掉进河里。

有几个大一些的孩子已经早早地等在河边,看见他们来,那领头的小姑娘一蹦三尺高,拼命地向他们挥着手,大叫了一个长长的称呼,褚桓听见小芳也是这么称呼南山的,他猜那大概代表南山在族中的某种地位。

褚桓没有贸然开口问,这地方有太多不可思议处,他的眼睛有点忙不过来。

河边彪悍的领头小姑娘飞起一脚,踹在她跟班小弟的屁股上,把那光着膀子的小男孩踹出了好几步,她“哇啦哇啦”地说了什么,小男孩也不生气,憨厚地一摸头,掉头跑了,可能是去叫人了。

他们三个上了岸,小姑娘立刻带领了一大帮半大孩子围上了南山。

小芳却佯装怒气冲冲地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脑门,仿佛是在训斥她无礼,小女孩也不含糊,像一只小野狗,骤然挨了巴掌,立刻奋起反击,一跃而起,一口咬住了小芳的巴掌。

一大一小就这样旁若无人地掐将起来。

南山也不拦着,回头对依然站在岸边的褚桓指了指那小姑娘:“这是他家的孩子,木木古图,就是……刚长出的花。”

褚桓:“……”

这“花骨朵”真是虎父无犬女,孝顺得如此凶猛。

一大帮少年儿童聚拢在南山附近,伸长了脖子,探头探脑地打量着褚桓,好像山外来了一只大熊猫,十分新奇,只是不知道这稀罕物习性如何,一个个只是看,不敢过来。

褚桓其实不大喜欢小孩,熊孩子一吵闹,他的头就能大两圈,然而他想起自己那坑爹的教师身份,感觉对他们也不便太过严肃,于是他微微低头,笑着地对小崽们点头以示友好。

少年儿童们“哗”地一声,犹如受到了莫大惊吓,一溜烟地躲到了南山身后。

褚桓:“……我不咬人,真的。”

很快,其他人也得到了消息,大人们也接二连三地跑了出来。

这里的人无论男女都蓄长发,男人们大多不穿上衣,女人们的眼睛普遍都很大,显得水灵灵的,只是身体大多粗壮,带着悍气。

除了不怎么讲究的小孩,每个成年人见了南山,都会停下脚步,毕恭毕敬地行礼,接着,人群簇拥着几个老人走出来,那几个显得很有地位的老人站成一排,一起向南山致意,南山不怎么在意地挥了挥手,回头拉住褚桓的手腕,举起来宣布了一句什么。

说完,他拉着褚桓从人群中走过,所有人都只在后面跟着,没人越过他们。

褚桓就是再瞎,也看明白了,南山是他们的族长。

一族族长,在自己的地盘上一呼百应,说一不二,耄耋老叟见了他也恨不得顶礼膜拜,却只带着一个随从,千里迢迢地到他所不熟悉的县里接人,他穿着打扮这么古怪,普通话又说成那副德行,加上行为举止特立独行,大概少不了被人围观笑话……可是他这么满怀期望,却还是一次次扑空,总是接不到想找的人。

褚桓忽然觉得这个年轻的朋友有些了不起。

分享到:
赞(40)

评论20

  • 您的称呼
  1. 《桃花源记》?

    匿名2018/08/13 09:08:20回复
    • 让我回到了那段天天啃文言文的日子,陶渊明的桃花源记背的老tm熟了

      醉酒思红颜2018/08/14 15:39:42回复
      • 我觉得楼下会骂你不是一个人

        酒徒萧索、2018/10/11 11:10:43回复
      • 你不是一个人

        匿名2018/10/14 15:41:07回复
  2. 好喜欢

    心水p大2018/09/30 02:45:26回复
  3. 楼上的好逗哈哈哈

    priest的女人绝不认输2019/01/12 12:51:56回复
  4. 桃花源记我们初中有个同班同学被老师罚抄了60遍来着……

    Luke2019/01/19 23:36:11回复
    • 你同学后来没事吧?

      P大的粉丝2019/02/17 22:30:41回复
  5. 好奇他的通讯工具在这里还能不能用

    匿名2019/01/25 21:48:00回复
  6. 不是摔坏了吗?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2/05 14:07:54回复
  7. 二刷路过

    匿名2019/02/05 22:48:46回复
  8. 桃花源记是初中的噩梦啊

    匿名2019/02/13 10:54:43回复
  9. 初三党表示不会背

    |(´・_・`)2019/02/13 17:21:35回复
  10. 气的像个葫芦?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比喻怎么想出来的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匿名2019/02/14 20:37:13回复
  11. 莫名觉得桃花源记被p大用得很美
    当初学这篇课文的时候没觉得这个描述有什么特别

    匿名2019/02/15 22:11:15回复
  12. 桃花源记,,,真好

    匿名2019/02/27 17:36:51回复
  13. 曾经骑马走

    匿名2019/03/22 18:57:36回复
  14. 曾经骑马走崎岖山路一个半天的人至今还记得,下马的那一刻两腿己然疼麻得不像是自己的了。桃花源不好进啊

    匿名2019/03/22 19:00:24回复
  15. 四刷路过

    匿名2019/03/25 00:13:30回复
  16. 送东阳马生序和出师表才要命好不?

    初三党2019/04/14 23:50:2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