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

赵云澜往后靠了靠,翘起二郎腿,双手交叉勾住膝盖,仰起头看着李茜:“这么激动?如果死者的死和你没有关系,你原本又不认识她,现在为什么害怕?昨晚为什么绕路走?是什么东西让你宁可绕远,也不敢走那条小路?”

李茜忽然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她瘫坐下来,十指插/进了自己的头发里,紧紧地捂住了脸。

赵云澜不由分说地拉下她一只手腕,用一种非常有压迫感的声音问:“逃避也没用,看着我,告诉我你到底看见了什么?”

李茜用力甩开了他的手,剧烈的挣动把校医院的病床都碰得移动了一下位置,铁架床脚擦在地上,发出嘶哑的摩擦声。

“我不知道!”她歇斯底里地叫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别问我!我不知道!”

“你们校区不大,”赵云澜压低了声音说,“说不定有一天,你在学校里吃早饭的时候还曾和她擦肩而过,或者你们碰巧用过同一间自习室,借过同一本书……你想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的尸体孤零零地躺在小胡同里,腹部被利器撕开,内脏被掏走了大半,至今下落不明,由于现场一截肠子的残骸上有牙印,所以我个人推断,她的内脏很可能被凶手吃了。那血流得……啧,满地都是,现在血迹还清不干净,而且你知道吗……”

李茜尖叫起来:“啊——”

赵云澜简直是心如铁石,丝毫也不为所动,一点放过她的意思也没有,自顾自地继续说:“她的肚子被剖开的时候,人还活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肝脏、肾脏、胃……一个一个地被人拿走,她听着那咀嚼的声音,可被吃下去的是她自己的内脏,你能想象那种心情吗?”

李茜声音已经哑了,她慢慢地蹲了下去,团成了一团,双手抱住自己的头。

在这里值班的校医听见动静,也快步走了过来:“怎么了?怎么了?”

赵云澜把自己的工作证递到他鼻子底下,顺便不由分说地伸手关上了门,把校医挡在了外面:“不好意思,警察问话,再给我五分钟,谢谢。”

赵云澜双手抱在胸前,靠在了病房的门上,转身看着李茜,第三次重复了自己的话:“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

“……影子。”李茜忽然开了口。

赵云澜面带微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凝重,他大步走过去,蹲在李茜旁边:“什么样的影子?”

“你们都小心点。”沈巍忍不住在旁边提醒了一下,从墙角拿起扫把,把地上的玻璃碎片扫到一边,然后他犹豫了一下,主动问,“我是不是应该回避?那位同学,不如我再去给你倒杯水吧?”

赵云澜摆摆手:“不,你在这正好,先别走,我今天出来没带女同事,单独问她话不合规定。”

说着,他把瘫软成一团的李茜扶了起来,又从旁边的小桌上拽过一包纸巾递给她:“是什么样的影子,你慢慢说。”

“她和我错身而过,我看见她身上的文化衫,发现是同学,尽管不认识,还是和她打了个招呼,她说‘借过’,急匆匆地从我旁边走过,这时……”李茜抬起眼睛,她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狠狠地哆嗦了一下,“我低头的瞬间看见她的影子……她有不止有一个影子。”

沈巍轻轻地说:“不用的光源会造成很多影子,也许你……”

“不是那种,不是那样的!”李茜颤声打断他,“不是您说的那种影子,它在没有光的地方凭空产生的,比别的影子都要深得多,最、最重要的是,那个影子……那个影子它和人的动作并不是一致的!”

病房里一时静谧得吓人,李茜都快把她的骨头哆嗦散了,沈巍顿了顿,弯下腰,带点安抚意味地拍拍她的头:“同学,请你冷静一点。”

“我真的看见了,沈教授,我真的看见了,”李茜抓住了他的衣角,突然哭了起来,“我看见它一直跟着她,在她走进小巷子的刹那,突然、突然从地面上站了起来,像一个真人那样。我吓死了,一路拼命地逃,拼命地跑……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是幻觉您明白吗?可是你们非要问我,非要告诉我那个女孩……那个人她已经……”

她说到这里,大概是联想到赵云澜的描述,猛地跳起来,一把推开沈巍,冲到墙角吐了。

沈巍有些责备地看了赵云澜一眼。

赵云澜蹭了蹭鼻子,点评说:“呃,别担心,她这反应其实不算剧烈,你没看见,早晨在现场,我们那边的一个菜鸟都快把自己给吐成海参了。”

沈巍的眼神转为无奈,摇摇头,出门找一直往里张望的校医要了一瓶矿泉水,给李茜漱口,又扶着她坐好。

李茜站都站不稳,踉踉跄跄地就着沈巍的手瘫坐在病床上,目光呆滞地看向赵云澜:“它杀了人,也会杀我的,我看见它了,它不会放过我的,对吗?”

赵云澜没回答,从兜里摸出一个小笔记本和一支签字笔:“给我描述描述‘它’长什么样子?”

“我没太看清,但它……是人形,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有……有这么高,”李茜伸手比划了一下,“黑黢黢的,有点矮,所以看起来有点胖……”

赵云澜停下笔,皱眉反问了一声:“有点矮有点胖?”

李茜点了点头。

“那有没有可能其实它并不矮,只是你看见它以后,立刻就转身就跑了,以至于它还没来得及完全从地上站起来呢?”赵云澜问。

李茜呆了呆,反应比方才还要迟钝一点,然后她垂下眼睛,避开赵云澜的目光,又一次点了点头:“有……也有吧。”

赵云澜看着她的目光开始变得有些古怪:“然后呢?”

李茜低着头说:“然后我就跑了啊。”

赵云澜没说话,只是审视着她。

李茜的十指掐在一起,指腹泛了白。

好一会,赵云澜才放过她,从记事本上撕下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一串号码:“如果有什么线索,或者想起了什么,请尽快联系我,二十四小时开机,今天就先谢谢你了。”

他说完,把纸条塞给李茜,站起来。

沈巍:“我送你。”

“别别,不用,”赵云澜说,“那什么我先去外面抽根烟,你跟她聊聊。方才我有点着急,可能吓着了这个小同学,实在对不起啊。”

沈巍看了看李茜,李茜不知在想什么,对赵云澜的话毫无反应。

等赵云澜叼着烟出去了,沈巍才尽可能轻柔地问李茜:“你饿不饿?我一会去食堂给你买点东西吃吧。”

赵云澜一走,他带来的压迫感陡然一松,李茜仿佛立刻就松了口气,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不少,听见这话虚弱地摇摇头。

沈巍又问:“那我把校医叫进来陪你一会,你在这里休息一下,等身体好些再回去,可以吧?”

李茜点点头。

沈巍走了两步,想起了什么,又回过头来:“身上还有钱吗?没有的话要不要我给你些,先用着?”

李茜听出他的好意,终于勉强对他挤出一个笑容:“谢谢老师,真的不用了。”

沈巍看着她叹了口气,看起来欲言又止,好一会,才含蓄地说:“同学,有些谎言是故意的,有些不是故意的,前者是欺骗别人,后者是欺骗自己……无论怎么样,都是很可悲的。”

李茜愣了一下。

沈巍垂下眼:“算了,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到校医院药房拿了一小瓶药水,快步追了出去。

赵云澜还在楼道里,他接了个电话。

“我问清楚了,这回其实不是我们这边的问题,是‘那边’出的事,”电话那头是一个不同于汪徵的女声,她说话的时候尾音拖得长长的,有点刻意,带着股故意挑逗的意味,“昨天晚上鬼门关一开,地府那头登记在册的魂魄就少了十几个,不过大多是没过头七的新丧,一来还比较留恋人间,二来也是不懂规矩,这倒没什么,他们也掀不起多大风浪来,最麻烦的是,据说还趁乱跑了一个饿死鬼。”

赵云澜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跑了个什么玩意?”

“饿死鬼。”

赵云澜顿时火大了,电话那头是老部下,所以他也没费劲端着,往四周看了看没人,压低了声音张嘴就骂:“这都他妈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破事,饿死鬼也能给放到人间来?哪个操蛋的鬼差不想干了?”

“关得再严实也提防不了个把越狱的,再说你看,‘那边’至今也没实现无纸化办公,那群山顶洞鬼还在沿用上个世纪初的管理模式。也就是这些饿死鬼们,被关得时间长了,都给关傻了,要是我,说不定一天能越狱八回。”电话那头的女人说到这顿了顿,“哦对了,这回出了人命,‘那位’来拜帖了,大概会亲自来一趟,你快回来看看,他的拜帖我不敢打开。”

赵云澜皱皱眉:“嗯,知道了,这就回,你趁这时间帮我做几件事——死人的地方正对着大学路,那边的十字路口我记得应该有监控,也许拍到了点什么,你先调出来;再给我查一查龙城大学外语系研一的李茜这个人,另外顺便给我跟‘那边’打听打听,背后刻着轮回盘的老日晷,究竟是个什么物件。”

这时,他余光瞥见沈巍追了过来,低声对电话里说:“那先这样吧,我有点事,挂了,有进展随时同步我。”

说完,赵云澜转过身去,一眨眼就敛去满脸不爽的表情,老流氓一秒钟变文艺青年,温和有礼地说:“留步,留步,沈教授真是太客气了。”

分享到:
赞(416)

评论40

  • 您的称呼
  1. o(*≧▽≦)ツ┏━┓[拍桌狂笑!]哈哈,一见钟情呀

    蓝色的旋律2018/07/19 20:06:12回复
  2. 有些谎言是故意的,有些不是故意的,前者是欺骗别人,后者是欺骗自己

    鲁鲁2018/07/21 23:47:53回复
  3. 第八章跟第九章内容一样……

    凉泊2018/08/18 11:22:48回复
    • 额,又不一样了

      凉泊2018/08/19 14:02:08回复
  4. emmmmm….现在的耽美文都变得那么恐怖了么……我越看越害怕…….越看越想看…..可是又怕恐怖……..

    萌系2018/08/19 00:59:04回复
    • 哈哈哈,害怕的你不是一个人。
      半夜三更看,心里毛毛的,我把手机灯开了看。

      匿名2018/09/03 18:51:14回复
      • 加一加一

        匿名2018/10/02 01:34:10回复
    • 一刷的时候觉得有点怕,二刷就没事了

      2019/03/17 20:25:28回复
  5. 何以琛等了赵默笙七年,都说亿年修的何以琛,沈巍等待守候了五千年,这个要修多少年,艾玛数学不好算不出来了

    匿名2018/08/21 21:33:04回复
    • 五千乘以7分之一亿=7分之500000000000年

      匿名2018/08/22 11:19:19回复
      • 秀儿

        龙龙2019/02/11 16:40:25回复
    • 可是何以琛只有一百年 等七年就是等了7%,沈教授 emmmmm,等了99.99%,反正大概十几倍吧 等十几亿年吧

      匿名2019/01/01 14:55:14回复
  6. 有些谎言是故意的,有些不是故意的,前者是欺骗别人,后者是欺骗自己……无论怎么样,都是很可悲的。

    2018/10/01 14:47:49回复
  7. 从文开始到结束,心疼巍巍的每一个为澜澜的出格的举动。

    奈何缘2018/10/05 16:56:26回复
  8. 赵云澜往后靠了靠,翘起二郎腿,双手交叉勾住膝盖。据说,坐姿分攻受

    爱上了虚拟的爱情2018/10/29 11:52:27回复
  9. 责备的眼神……是什么样子?我做不到啊!

    奈何缘2018/10/29 20:00:47回复
  10. 我的巍美人

    匿名2018/11/16 21:57:38回复
  11. 自动带入白居看文。

    匿名2019/01/05 13:29:07回复
  12. 期末考试之前我竟然还看!!考完试我必须看完小说再看一眼剧鸭!我看完剧版结局就不敢看花絮了……好苦

    匿名2019/01/05 14:17:54回复
    • 哈哈哈哈

      二三2019/01/05 14:18:41回复
  13. 巍澜

    匿名2019/01/12 20:50:02回复
  14. 不知道谁是功谁是受啊啊

    叶楠bjt(同微博)2019/01/13 19:40:17回复
    • 当然巍美人是攻了,美人攻嘛,嘻嘻

      匿名2019/01/17 00:05:31回复
  15. 全文悉心品读巍巍的每一个眼神。

    匿名2019/01/15 07:41:42回复
  16. 看完剧版大结局后抑郁了一个多月,现在重新看小说觉得好甜!!

    匿名2019/01/16 21:44:31回复
    • 同感,现在好一点点了,看完剧真的很抑郁也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心也很疼

      巍澜2019/02/15 23:55:16回复
  17. 巧了我也快期考了我也在看。。/捂脸

    找不着北了2019/01/16 21:45:39回复
  18. 唉心痛

    匿名2019/01/30 12:13:15回复
  19. 沈巍有些责备地看了赵云澜一眼。

    赵云澜蹭了蹭鼻子,
    沈巍的眼神转为无奈,摇摇头,
    这细节描写~唉╯﹏╰ 牛

    匿名2019/01/31 03:10:51回复
  20. 抄完第九章打卡(*╹▽╹*)

    镇魂女鬼2019/01/31 11:32:47回复
  21. 滴,镇魂女孩卡

    白居过隙,巍澜可期2019/02/04 00:25:01回复
  22. 不正经上线了^ ^

    白墨2019/02/07 10:54:09回复
  23. 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2/08 22:16:27回复
  24. 二刷报道啦

    笑红尘2019/02/16 00:12:24回复
  25. 那边是红姐吗?我发现拍的电视和小说相差太多了,还是看小说好。

    匿名2019/03/05 12:15:04回复
  26. QVQ,哭笑不得

    哈哈哈哈2019/03/09 18:45:34回复
  27. QVQ,哭笑不得

    你好吗2019/03/09 18:46:03回复
  28. 一个是老流氓秒变文艺青年,一个是端方君子秒变武力满点大哥。这酷爱穿马甲的一家子啊

    甚嚣尘上2019/03/18 14:23:08回复
  29. 特喜欢看老流氓在沈教授面前耍文艺流氓

    祝红2019/03/19 02:53:57回复
  30. 二刷留痕

    想嫁给沈面2019/03/24 16:02:2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