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序章 居然还有脸活着

但是褚桓什么也没有做,只是意味不明地盯着霍辉看了一会,低声说:“怕什么?我又不动你,动了你就成违法乱纪了,我这个人一向很老实,什么时候违过纪?”

霍辉哆嗦起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活像是要抽羊角风。褚桓当然不能让他抽,于是抬手一捏他的后颈,把他捏晕过去了。

褚桓面无表情地端详了他片刻,又谨慎地从怀里摸出一个注射器,把强力的麻醉药物注射进了对方的身体里,保证他彻彻底底、不留余地地晕过去。

这时,他才抬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仿佛透过如洗的碧空,他能和什么人遥遥对视似的。

褚桓拿起自己的军刺,放在眼前端详了片刻,苍白的手指掠过三棱的刃,不自觉地轻轻颤抖了起来——是要将什么人千刀万剐才能平息的颤抖。

他忽然狠狠地把军刺往霍辉身上戳去,可是手下得狠,收回来更狠,执军刺的手上青筋狰狞,褚桓接连在霍辉身上连戳了十八个洞。

霍辉的衣服被戳出了十八个破洞,而褚桓居然说到做到,始终连那叛徒的油皮也没有蹭掉一块。

打鬼行动中,褚桓叫得出名字的兄弟,一共死了十八个。

大鬼生性多疑,他的潜伏生涯如履薄冰、举步维艰,是这十八个兄弟一滴血一滴血地给他把路冲开保驾护航。

而他们把命交给他,他却没能圆满完成任务,让大鬼一跑就跑了三年。

“我他妈居然还有脸活着。”褚桓漠然地想。

这个念头甫一冒出,褚桓就有种胸口野马脱缰、要把他一颗心五马分尸的感觉,他狠狠地一咬舌尖,同时扣住中指上的素圈戒指,冰冷的触感与舌尖上的铁锈味一起堪堪拽住了那根缰绳——这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

褚桓把手探入叛徒霍辉的衣襟里,将这人从头摸到了脚,最后在霍辉的脚踝后面摸到了一块创可贴,褚桓目光一凝,小心地把它揭了下来,只见那创可贴背面黏着一个很小的信号发射器。

幸好他先下手为强地把这家伙的四肢关节卸了,否则没准被他把信号发出去了。

信号器轻得像一片纸,在未开启状态,有四位数密码。

褚桓收好怀表,只见镜片上的红点开始聚拢了——他们很可能已经发现车里没人了。

“一到关键时刻我就没有后援,我是命犯天煞孤星么?”褚桓心里嘀咕了一句,“那就瞎猜一个吧。”

他这么忧伤地想着,动作却十分果决,几乎是毫不停顿地输入了一个日期数。

那是“打鬼”收网的那一天,那天,“褚桓”这个身份重见天日,“两只鬼”从此分崩离析,距今已经三年了,一千多个日夜。

密码正确——

信号器瞬间开启,几秒钟之内,就把定位信息发送到了周围所有人手里,褚桓竖起衣领,挡住了半边脸,身形一闪,就钻进了山林中。

猜对了。

那大鬼一定夙夜难安地想要扒他的皮、抽他的筋、吃他的肉,一想到这个,褚桓就像一只闻到了血味的豹子,诡异地兴奋了起来。

他的心情方才还如堕深渊,忽然一下又直冲云霄——这很不正常,褚桓当然明白,然而此时此刻,他是需要这种兴奋的,他需要让自己的血不计后果地沸腾起来,他需要自己的心口还有一点杀伐将起的灼热。

内应的信号发射器突然打开,敌人虽然不明所以,但立刻闻风而动。

褚桓头也不回地闯进密林,毫不停歇,转手把信号器黏在一棵树上,闪身躲在一棵树后,脚步尚未站稳,第一个猎物已经出现在了视野之内,向着贴着信号器的大树跑来。

褚桓利索地装好消音器,仿佛未经瞄准,抬手一枪,正中对方脑门,那人一僵,悄无声息地软倒了下来。

没等他完全落地,一双手已经被飞快地将他拖进了树丛里,这尸体新鲜出炉,尚有余温。

一个。

接着,褚桓如法炮制地撕下死人身上的信号器,贴在树根处,双手攀住一棵大树的枝杈,居高临下地潜伏在那里,好像已经和树叶树枝融为了一体,一点声气都没有,两个人在同伴的掩护下并肩过来,不出意外地看见了树丛中的尸体……

他还没来得及发出示警,看不见光的利器已经自他后颈穿过,三棱的尖刺在伤口中“嘎啦”一转,血雾喷起一尺多高,而后褚桓抬手两枪,一枪结果了一个,下一刻,他整个人缩成一团,就地滚开,避过一连串的冷枪。

四个、五个、六个……

这不是角逐,是一场暗杀,褚桓只要开枪,必有人倒地,全部都是一枪正中额头,绝无脱靶,他像一只光天化日之下的鬼魅。

十三、十四……

褚桓腿上骤然一软,直直地从树上摔了下去,剧痛下一秒才传来——小腿被打穿了。

打中他的人早就已经被褚桓吓破了胆,比被打中的还要战战兢兢,那人举着枪,又连连在落到树下的人身上开了好几枪,确定对方不动了,才深一步浅一步地缓缓靠过来。

死了么?

打死褚桓,能从老大那得到什么?

那人却不敢狂喜,因为方才那脊背生凉的战栗感还没有散去。举着枪的人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缓缓地蹲下来,又等了片刻,没有动静,才壮着胆子,伸长了胳膊去够那面朝下的尸体。

尸体被翻了过来,黝黑的皮肤,东南亚的血统,这是……这是他的一个同伴!

他的恐惧还没来得及蒸腾,颈子上已经掠过了一层凉意,他看见了一双指缝间浸满了血的手。

军刺锋利的棱刃抹了他的脖子。

第十五个。

褚桓的裤脚已经被血染透了,但他不怎么感觉得到疼,极具上升的肾上腺素好像已经封闭了他的痛觉。他侧身把自己隐藏在另一棵大树后面,舔去嘴角溅上的血。

大鬼呢?

久违的宿敌,打算什么时候出来叙叙旧?

褚桓静静地掐算着时间,后脑靠在树干上,五分钟过后,他忽然笑了——眼镜片上忽然跳过两条信息。

“全体擒获,未造成人员伤亡。”

“缴获第二批非法军火。”

事先埋下的陷阱抓住猎物了。

再过一会,恐怕大鬼必须面对后援全断的窘境,这种时候,那么他会第二次跑吗?

褚桓相信,但凡有一点可以东山再起的把握,大鬼就绝对会脚下抹油,可是……如果他已经山穷水尽了呢?

这时,褚桓的眼镜片上跳出了一个新的光点,这意味着附近有一个新的信号器打开了,在与他本人距离大约一百米的地方。

光点亮起来的一瞬间,褚桓整个人情不自禁地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死死地咬住了牙。

太兴奋了,他简直都怀疑自己是嗑了药,近乎情难自已的兴奋。

三年沉沦,再次短兵相接——

那光点一动不动,好像是在等着他。

忽然,一声枪响了,随后是撕裂一般的惨叫,尖而细,听起来有点像是没长大的女孩子。

褚桓一只手拎着枪,缓缓地动了,这时,树木和石头都是他的隐形法宝,他像一只大猫,落地无声地穿梭在树丛里。

大鬼惯于幕后指挥,绝不现身台前,此时如果不是山穷水尽,他不会露面。

同时,褚桓也相信大鬼眼下只有一个人,他本性多疑,褚桓的存在更是打碎了他这辈子的最后一点信任,他会指挥协调好截杀的人和接应的人,但是不会让第二个人知道他本人就在附近。

褚桓一边飞快地思量着一边小心地靠近过去,接着,他就看见了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十四五岁,长发乱七八糟地垂在胸口,被高高地吊在一颗大树上,大腿被子弹打穿了,正汩汩的流着血,她仿佛已经晕过去了,不知道是死是活。

大树一面临山崖而生,格外显眼,背对着山崖的一侧绑着女孩,地面有一排竖起来的三棱刺,那些尖刺虽然比不上褚桓腰间挂着的这一把,但是戳到细皮嫩肉的小姑娘身上,也是一戳一个四平八稳的血窟窿。

她只要掉下来,就会被无数根三棱刺捅成筛子。

而吊着女孩的绳子中间一截被浸了火油,正烧着。

灵长类动物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个陷阱,褚桓简直想要仰天叹气。

可是他能袖手旁观吗?不可能的——他又不是小鬼。

那个小姑娘,此时已经不仅仅是个小姑娘,她是大鬼摆在他面前的嘲讽——只有烂进了骨子里的人,才无法战胜。

“刚说完的话就被人打脸,啧。”褚桓叹了口气,下一刻,他从怀里取出一个改良版的烟雾弹,准确无比地扔进了三棱刺阵里。

“呲啦”一声,巨大的烟雾腾起。

就在这时,吊着女孩的绳子断了。

褚桓从以让人看不清地速度冲了出来,踩上了大树的树干,整个人几乎是腾空而起,他一抬手将军刺刺进了大树树干里,横转半圈,准确地捞住了女孩的腰,以卡在树干中的军刺为轴,飞快地转了半圈,纵身跃上树杈,躲开了一记角落里打出来的冷枪。

同时,他已经锁定了放枪人的位置。

有一处的树叶动了一下。

电光石火间,褚桓把姑娘搭在自己肩头,手上的扳机已经扣动,消音器已经摔掉了,一声枪响惊起了无数飞鸟。

随后是,万籁俱寂。

那一刻不知有多长,仿佛一切置于慢镜头下。

而后,一个尽管经过了伪装、却是哪怕化成灰褚桓都认得的人缓缓倒下,暴露在天光之下,死了,死法依然是一枪爆头。

是大鬼。

褚桓整个人踉跄了一下,险些从树上栽下去,不是因为狂喜,不是因为遗憾,更不是对这个冷血无情的恐怖分子有什么感情……只是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又轻了两分,轻得他险些失去了平衡。

就一瞬间的怔忡,让他在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

又一声枪响。

褚桓只来得及把肩上的女孩狠狠地推开,勉强避过要害,一颗子弹已经穿透了他的肩膀,那冲击力将他狠狠地往后一搡,他看见少女蓬乱的头发中露出了一张无比怨毒的脸。

楮桓骤然愣住。

小姑娘已经失手,方才偷袭的瞬间,她手中的枪就被褚桓下意识地闪避撞飞了,落到了山崖之下。她彷徨地看了一眼自己空了的小手,又带着森冷的恨意看了楮桓一眼,转过头去,对着大鬼的方向尖声喊:“papa!”

她是大鬼的……女儿?

这都是什么禽兽不如的东西!

褚桓震惊之下没来得及动作,那小女孩已经纵身从树枝上跳了下去,“噗嗤”一声,年幼的身体被地上的三棱刺从脚穿到了额头……楮桓本能地伸手去拉,却只扯下了她的一小把头发。

血迹原地铺展开来,像一块充满恶意的红毯。

褚桓茫然地看着少女狰狞的尸体,忽然被熟悉的恍惚感笼罩,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半步,一声轻响,脚下的树枝终于承受不住这样大的压力,断了。

他一伸手攀住了另一侧的树枝,大树另一侧是山崖,他双脚已经悬空,将自己吊在了山崖之上。

褚桓一侧的肩头已经被血染透了,裤子上的血则已经干涸了一批,可是对于王牌特工而言,哪怕是比这再重十倍的伤,他把自己吊上去也不比磕一把瓜子多费什么功夫。

然而就在那一刹那,他却忽然五内成灰般的身心俱疲,方才爆发的兴奋感潮水一般的褪去,让他变本加厉地累起来,累得他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了。

褚桓抬起头看着自己抓住的大树枝干,看着叶子遮遮掩掩中露出了一角的天空,眼神空得一无所有,他感觉整个蓝天都在旋转,视野中一切都扭曲了。

他觉得自己仿佛是被鬼上身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松手掉了下去。

分享到:
赞(19)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这人得有多狠。。。

    镇魂女孩2018/08/12 19:57:57回复
  2. 主角卒,故事完……个屁

    君醉相思.2018/10/14 19:35:43回复
    • 主角猝,故事完

      好了好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2018/11/25 23:06:06回复
  3. 主角卒,全文完。

    Luke2019/01/19 23:29:44回复
  4. 主角卒,看完了哈哈哈

    匿名2019/02/13 10:20:54回复
  5. 主角卒,故事完

    匿名2019/02/14 20:03:1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