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审判者 十六

这个让他深深惦记着过的人,甚至他深深地爱过的人,最后背叛他的人。

在那个充满了压抑、疯狂、病态的苍白的地方,配合治疗也好,安分守己也好,都是为了等这一刻的到来,宋晓峰心里涌上一种无与伦比的巨大的喜悦和哀伤。如果这个人永远不会变成自己的,那就让他断送在这里吧——

然而刀送到一半,他却吃惊地发现,再也往前不了了。

盛遥的身体偏转了一个奇异的角度,锋利的匕首刚好擦着他的腋下过去,被他用手臂夹住,另一只手扣住宋晓峰的手腕,用力往下一折。宋晓峰被迫撒了手,脸色惨白地瞪着盛遥,一声脆响,盛遥干净利落地把他的手扣在身后,用手铐铐上,把匕首踢到一边,然后对旁边目瞪口呆没反应过来的两个兄弟说:“收着,是证物,搜搜看这家伙身上还有没有别的铁家伙。”

“盛……盛哥威武……”

盛遥笑了笑,甩甩自己的手腕,拎起宋晓峰:“我今天从你身上学到了一系列的成语和俗语,比如什么叫狗改不了□,比如什么叫恩将仇报,什么叫农夫与蛇,回去可以给姜医生具体举例。”

宋晓峰眼眶里满是红丝。

盛遥叹了口气:“你这么大一个男人,柯如悔真把你弄晕了,他哪来那么神通广大把百十来斤重的一个大口袋从医院里拖出来,还拖这么远,还那么巧没人发现?说句瞎话都不会——”

宋晓峰低低地嗤笑起来,刚刚盛遥把他按在地上的时候,力气用大了,胳膊肘磕到了他的下巴,鼻血流下来淌到嘴角,他的脸显得有些狰狞。

“盛哥,这人没毛病吧……”把匕首捡起来的那位兄弟心有戚戚然地咧嘴。

“废话,没毛病能住这地方么?”盛遥轻哼一声,“带走!”

奶奶的,好不容易盛警官良心发泄,稍微对这人还有点愧疚感,这回彻底省了。

灰头土脸的宋晓峰同志就这么被推推搡搡地弄进来了,钟汐一脸挫败地看着他,姜湖想了想,指着盛遥问:“他是谁?”

宋晓峰冷笑一声:“纪景,你就算化成灰,也是我的。”

盛遥睁大了眼睛:“你刚才还知道我姓盛呢!”

宋晓峰低低地“呸”出一口血水:“你用不同的身份藏在人群中间,没人知道你的前因后果,可是你瞒不过我……纪景,你就算化成灰,姓胜姓败姓猪姓狗,我都能找到你!”

这就是传说中的阴魂不散?盛遥哭丧着脸,心里很悲愤——大哥,你看上我哪了,我改还不行么?

钟汐长长地叹了口气,沈夜熙无奈地看了她一眼:“钟医生,看来他这‘时好时坏’,也掺了水分呀。”

接着宋晓峰转向姜湖,端详了一会,低低地哼了一声:“骗子。”

姜湖叹了口气,瞟了盛遥一眼,又去看宋晓峰,眼神里带了几分悲意出来,那悲意仿佛有了实质一样,眼睛一圈扫过去,被他扫到的人竟然都能感染到了什么似的,周围流通的空气都像是凝滞了起来。

宋晓峰也有点疑惑地望着他。

盛遥对天翻了个白眼——不是吧,又来?

半晌,姜湖才低低地说:“钟医生,有能谈话的地方么?”

钟汐不明白怎么回事,下意识地就点点头:“我的办公室可以借给你……”

一行人就去了钟汐的办公室,钟汐知道自己不方便留下,带上门出去了,只剩下杨曼守门,沈夜熙和盛遥跟在姜湖身后,门才一关上,姜湖就向盛遥伸出手:“手铐钥匙。”

盛遥犹豫了一下,低下头,默不作声地掏出钥匙,却没有替宋晓峰解开,而是退后了半步,靠着窗户站得远远地,把脸扭过去望着窗外,只给众人一个忧郁的后脑勺,以免面部因为强忍笑场而做出些不搭场面的动作。

宋晓峰的注意力全在他身上,姜湖抓住他的手腕,帮他把手铐上给解开了,宋晓峰揉揉破了皮的手腕,疑惑地在周围几个人的脸上扫了一圈,最后又落到了盛遥身上。姜湖随意地把手铐丢到钟汐的办公桌上,往上一坐,把脸埋在双手里,深深地吸了口气,沈夜熙识趣地看着他发挥,靠着墙角站着,杨曼转过头刚想问话,被沈夜熙一脚踩在脚背上,保持着镇定严肃伤感符合主题的表情,在杨曼脚背上碾了碾,然后偏头瞪了她一眼,用口型告诉她:“少说,多看,别废话。”

杨曼非常老实地闭嘴了。

半晌,姜湖才低低地说:“黑岚啊黑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他称呼对方为“黑岚”,而不是宋晓峰,语气和肢体语言微妙地变了,那带着些许疲态的表情看得人心里一抽一抽的,宋晓峰再次转过身去,望着背对着他忧郁得蛋疼的盛遥,糊涂了:“纪景……”

“你还不明白么?”盛遥微微回过头来,眼睛却是望着地板的,一点光从缝隙里透出来,照在他脸上,那表情看不分明,只是觉得特别的好看,度着光边似的,又隐隐地显得有些脆弱。当然,从盛遥的角度来说,语焉不详,只是因为他还没能领会到姜湖到底让自己扮演什么角色。

姜湖适时地把对话的主题引到自己这边,他清清淡淡地苦笑了一下:“阿景,你费尽心机为了保护人家,可人家不领情呀。”

杨曼这回明白了,白着脸看沈夜熙——这二位这是联手忽悠一个精神病患者?这人品也忒没下限了吧?

沈夜熙假装没看见。

宋晓峰惊疑不定的目光从沈夜熙和杨曼身上扫过,老实说这俩人远远看着都是养眼的主,可惜都属于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那类,身上带着骨子里出来的煞气,往那一站就是种压迫力。

姜湖立刻明白宋晓峰这种被包围的感觉造成了他的不安全感,所以放不下戒心来,于是冲沈夜熙打眼色——出去。

沈夜熙抬头望天,低头望地,就是不理会他。

姜湖无奈,只能改变策略,轻咳一声,拉回宋晓峰的注意力:“你知道柯如悔是什么人么?”

宋晓峰脸上不动声色,却往后稍微退了一步……有些抗拒地看着他。

“他原来是我的老师。”姜湖说。

这句话倒是出乎宋晓峰的意料,他呆了一下。姜湖知道他在疑惑什么,于是轻轻地说:“没错,我们是敌人,可他确实曾经是我的老师。”

宋晓峰想了想,冷笑一声:“我不会再相信你的。”

——这个人是个专业的骗子,骗术之高已经让他自己有时候都分不清真假了,他说谎自然得就像别人吃饭喝水呼吸一样,天生就带着无数张脸谱。

姜湖的目光和他对上,宋晓峰惊奇地发现,这人的一双眼睛澄澈极了,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一个骗子也会有这样清澈的眼睛。姜湖突然说:“夜熙你过来。”

沈夜熙不明所以地看看他,慢慢蹭过去,有些防备地扫了宋晓峰一眼,自然而然地用身体挡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杨曼眼睛里促狭一闪而过——沈队,被你家小可爱当成道具了呀。

坐在桌上的姜湖却突然一把拉下沈夜熙的领子,就那么众目睽睽大庭广众地吻了上去,一道雷劈下来,在场的另外三个人,包括正在眺望远方低头四十五度抑郁状的盛遥在内,全都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呆呆地看着他们俩。

沈夜熙先是吃了一惊,随后身体非常自然地做出了下意识的反应,勾住姜湖的肩膀,一手按住他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就在他的手开始往下滑,心里一把小火苗窜出来,开始蠢蠢欲动的时候,姜湖把他推开了,非常正色地对宋晓峰说:“你都看见了,不是柯如悔说的那样。”

这话一出口,不知为什么,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杨曼扭过头去,险些呛咳出声,沈夜熙的脸黑得锅底一样,有些危险地眯起眼睛,望向宋晓峰:“柯如悔?柯如悔说了什么?”

宋晓峰却把目光转到盛遥身上,讷讷地说:“所以……所以你和景不是……那种关系?”

盛遥的桃花眼蓦地睁大了,失声叫出来:“混蛋,你胡说八道什么?”

——他还年轻,真的不想因为一个不靠谱的绯闻死在沈队手上啊!沈夜熙看盛遥的目光已经开始不善了,桃花眼,总带着种似笑非笑不正经的意思,还尖下巴,一张略薄的嘴唇也显得有钩子会勾人似的……盛遥,嗯,很好,非常好。

他这表情在宋晓峰眼里就变成了恼羞成怒,刹那间,这人冷冰冰狰狞的神色柔和了不少。

姜湖轻飘飘地笑了笑:“你心里认定了我为了阿景居心叵测,说什么都是为了害你对不对?你这人真是一条路走到黑,看来当年把你骗到这里藏起来是正确的,可惜……还是被对方找出来了。”

宋晓峰嘴硬:“我……我怎么知道你拉他来不是为了骗人的?”

姜湖拉过沈夜熙的手,放在胸口:“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今生今世,来生来世,我就只要他一个人,碧落黄泉永不相负,要不就让我天打雷劈万劫不复吧。别人的好是别人的,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也不关我的事,而他就算布衣荆钗灰头土脸,也是我心头最软的那块肉。”

杨曼瞠目结舌地看着面不改色地说出这么一段话的姜湖,心说姜医生这是穿越了还是被附身了?布衣荆钗的沈队……她自己脑补了一下,只觉得像是被一阵西伯利亚小寒风扫了一下,鸡皮疙瘩立刻集体站出来稍息立正。

沈夜熙虽然听得窝心兮兮的,却还是抓着那么一点点理智的边缘想,心说港台小言误人啊,这句话不是每天晚上那咋咋呼呼、动不动要死要活的电视剧里的台词么?姜湖这丫估计也是听得半懂不懂,居然一字不差地复述了,还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还还还……还布衣荆钗……这都什么词儿啊,有往一块套的么?还是套在他身上!

宋晓峰却被击中了萌点似的呆住了,半晌,才呆呆地对盛遥说:“今生今世,来生来世,我就只有这一个人……景,我对你也是这样的。”

盛遥心说,老子快装不下去了。

宋晓峰慢慢地向盛遥走过去,脸上的表情有些恍惚,另外三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沈夜熙偷偷在姜湖手上掐了一把——都是你闯祸,这变态对盛遥那么有想法,万一……万一这事没法收场,怎么跟舒久交待?

姜湖皱皱眉,远远地盯着宋晓峰的脸打量了一番,轻轻地拍下他的手,表示没关系。

就看见宋晓峰带着一股子极悲伤的表情,向盛遥伸出手去,又颓然放下:“对不起。”

“他给过你一把枪。”盛遥说,“你知道枪是做什么的么?”

宋晓峰呆呆地看着他。

“是伤人杀人的凶器。”盛遥说,不确定地看了姜湖一眼,后者对他点点头,示意他继续,“我把你弄到这里来,确实是想要保护你,你的脑子里,被他刻意误导,出现了一点问题,可是你不领情,不配合治疗,还想杀我。”

盛遥一改往常温柔神色,一番话说得硬邦邦的,宋晓峰张张嘴:“对不起……”

姜湖轻轻地□来:“黑岚,虽然我叫他阿景,可那只是为了顺着你的理解,我们平时并不这样称呼他的。”虽然是利用,但是宋晓峰的病情不容再这样误导下去。

宋晓峰回过头看着他。

“我们做过什么,是什么身份,柯如悔做过什么,乃至于你自己又是什么身份,很多不是真的,是柯如悔误导你的,是假的,有些是你自己臆想出来的。”姜湖观察着他的表情,“你知道么,有一天等你自己的病好了,你就会发现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什么是真的?”宋晓峰竟有些迷惑。

“他这个人是真的。”姜湖伸手一指,盛遥悲摧地意识到,自己又被这无良的同事给卖了,“纪景和柯如悔是假的。”

宋晓峰努力地分辨着他的话,盛遥偷偷对姜湖做了个卡脖子的手势,叹了口气,走上前两步,伸手抱住宋晓峰,在他耳边轻轻地说:“真的在这里。”

宋晓峰呆住了,半晌,才轻轻地把手抬起来,回抱住盛遥的后背,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给他这样亲近的肢体接触了,那人身上浅淡的香味就那么传过来,那么真实,那几乎想哭。

杨曼摇摇头——公子这回真实豁出去了,连色相都牺牲了。

半晌,盛遥才放开眼圈有点红的宋晓峰,拉着他到钟汐的电脑前,正色说:“我给你看一些东西。”

他登陆了柯如悔的聊天室,把周敏被杀时候的视频调了出来,宋晓峰先是不明所以,渐渐的,眼睛越睁越大,惊恐地扭过头看着盛遥,嘴唇动了动,屏幕外柯如悔的声音传过来,盛遥表情不掺假的严肃。

宋晓峰沉默半晌,从钟汐的桌上取下一张纸条,写了一个地址在上面:“我只知道这么多。”

沈夜熙拿过来,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谢了兄弟,我们立刻过去。”

盛遥说:“你们去吧,我送他回病房。”

姜湖深深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点点头,转身跟出去了。

一路疾奔,警笛声响彻整个天空一样,踢开大门的时候,一股子血腥味扑面而来,女人哀戚的尖叫声刺破了每个人的耳朵,柯如悔回过头来,一身的血,对着荷枪实弹的警察,却不慌张,反而彬彬有礼地站起来,举起双手,手上的刀子落在地上,目光在所有人身上扫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姜湖身上:“J,你来的速度比我想象得要快。”

沈夜熙对着身后的人大吼:“叫救护车,快!”

杨曼扑上去把他猛地按在墙上,柯如悔也不反抗,半张脸被压在墙上,还在看着姜湖,意味不明地微笑。

女人的皮肤被割开了,四肢被固定在地上,泛起的皮肉泛着粉红,显得特别恐怖,沈夜熙把她放开,女人扔在高声尖叫着,拼命踢打着,沈夜熙怕伤了她,勉强受了好几下,幸好他皮糙肉厚也不怕疼。

“没事了没事了……快快,上担架,小心搬着她。”医护人员迅速到位,把女人抬起来,沈夜熙身上也沾了不少血,正想松一口气,女人却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衣角:“孩子……”

柯如悔笑起来。

“什么?”沈夜熙俯下身。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救救他,救救他……”

“你的孩子在哪里?”

“在……后边那个木屋里。”女人艰难地说,眼睛里闪着说不清意味的光芒。

“你放心。”沈夜熙咬咬牙,把女人的手小心地从自己衣服上摘下来,女人被抬走了,沈夜熙吼一声,“快着,来几个兄弟,跟我过去。”

“慢着。”姜湖打断他,看着柯如悔,“你杀人以后,会在墙上写下‘审判’两个字,她只是个普通的女人,你审判她什么?”

柯如悔摇摇头:“每个人都有罪。”

姜湖的大脑转得飞快,快到几乎木然的地步,沈夜熙却有些着急:“不管怎么说,我先带人去把孩子救出来,你……”

“木屋恐怕不对劲。”姜湖目光沉沉地看着柯如悔,后者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分明。

“刚刚那个女人不是说孩子在后边?”沈夜熙问。

“是啊,去晚了,那孩子就没命了。”柯如悔轻笑着。

“你闭嘴!”姜湖难得的声色俱厉。

“浆糊,人命关天。”沈夜熙也急了。

“那我跟你一起去。”姜湖说。

“你跟他一起,那人就死定了。”柯如悔轻描淡写地说。

沈夜熙按住姜湖:“你在这里等着,我下去,别废话了,我是头听我的。”

姜湖一把拉住沈夜熙的手腕,眼睛盯着柯如悔,语速极快地说:“每个人都有罪是想你说的话——但是你是个极端自恋的完美主义者,挑中她一定有更特别的原因,如果不是因为过去的什么事情,那就是‘将犯之罪’。”

柯如悔淡淡地看着他。

“所以女人说的话不一定是真的?”杨曼问。

“她在那种情况下的那种表情,绝对是真的,我相信她。”沈夜熙不假思索地说。

“后边的那个屋子里或者真的有孩子,但是让她相信她的孩子正处在危险中,有成千上万种方法,柯如悔你一直想对我证明的就是正义的无用和凡人有罪理论,比如警察内部会有残忍的杀手,比如宋晓峰被救下后第一个反应是反扑盛遥。”姜湖顿了顿,放开沈夜熙的袖子,转头望向他,“你去可以,但是记住不要相信任何人,即使救人是你的义务,包括受害人。”

沈夜熙二话不说,转身带人冲了出去。

分享到:
赞(38)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喜欢皮皮

    姜姜2019/02/03 19:37:35回复
  2. 喜欢皮皮,喜欢

    姜姜2019/02/03 19:38:17回复
  3. 喜欢皮皮。

    姜姜2019/02/03 19:47:42回复
  4. 哈哈哈哈哈哈这章是要笑死我

    匿名2019/02/07 23:10:35回复
  5. 哈哈哈哈嗝,虽然被当道具了但还是好甜哦

    沈葭白2019/02/14 13:46:22回复
  6. 楼上你又出现了啊!这章不错,撒糖!

    余谴2019/02/14 18:11:39回复
  7. 猝不及防,在情人节被喂一堆狗粮。

    2019/02/14 19:44:31回复
  8. 有种不好的预感

    匿名2019/02/15 17:55:43回复
    • 结局了嘛,不出点事怎么完结呢≧﹏≦

      沈葭白2019/02/18 13:31:21回复
  9. 还是那句话—溺死在浆糊的突然妖孽里面无法自拔///////
    最怕平时正正经经的一个人突然发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途鸢2019/02/16 23:37:1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