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审判者 十四

姜湖是被半夜的铃声吵醒的。

忙乱了好几天,抓人,审人,反复看那些恶心兮兮的视频,研究作案模式,琢磨他们联系的途径。最后这案子将完未完,凶手和潜在凶手都已经抓住,外地的警官们也就都回各自的地盘上主持工作去了,可是却总有那么些疑点,如影随形似的让人心里不安着。

姜湖睡得不算沉,床头柜上的电话第一声响,他就清醒了过来,沈夜熙皱皱眉,翻了个身,一条手臂搂在他腰上,撒娇似的紧了紧,头埋在他肩窝里,闷闷地咕嘟一句:“谁呀?”

姜湖懒洋洋地没睁眼,也没开灯,摸索着拿起了电话:“喂,你好。”

对方没答话,黑暗里只有电话那头传来的细细的呼吸声,姜湖睁开眼睛,微微地皱了皱眉:“哪位?”

对方一声轻笑:“吵醒你了呀,真不好意思。”

姜湖的睡意瞬间散了:“柯如悔。”

“别这么剑拔弩张。”柯如悔慢条斯理地说,“挺长时间没见你了,快入冬了,多注意身体。”

沈夜熙感觉到了他身体的紧绷,睁开眼睛,听了两句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回手扭开床头灯,也没吱声,只是搂过他的身体,有一下没一下地抚过他的后背,像是给小动物顺毛似的。

姜湖这才慢慢放松下来:“你干什么?”

柯如悔却有些诧异地“嗯”了一声:“你呼吸的频率变了么,看来那位沈队长把你照顾得不错?”他笑笑,“不过你要小心,爱人这种东西,就像是火,冷的时候能取暖,可是有时候也会变得非常、非常危险。”

姜湖冷冷地说:“别对你不明白的事情指手画脚,不懂装懂。”

柯如悔笑了笑,像是面对着一个不礼貌的孩子,声音里带着点纵容:“都到这种程度了,你怎么还不肯承认我才是对的?J,怀疑式的学习精神很好,可你不能在事实面前睁着眼装作没看见。”

“你是对的?”姜湖的声音随着眉一起微微挑了一下,他一时没反应过来,柯如悔这个“对的”指的是什么。

柯如悔叹了口气:“你这孩子……我早告诉过你,对于学者来说,这一辈子是无所谓终点的,你要不停地学习和研究,不是拿了学位就算完的。上学的时候你就喜欢搞一些和主业无关的东西,现在还是,千里迢迢地回国,居然就是为了屈就在一个小小的警察局里。”

沈夜熙抱着姜湖,和他贴得很近,把柯如悔的话一字不漏地听见了,虽然知道不合适,还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出手指轻轻地戳戳姜湖——这杀人狂还真挺语重心长的呀。

姜湖把他的手扑棱下来,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我不是学者,我就是个朝九晚五地警局心理医生,当然你更不是学者,你不过是个心理变态人格障碍的虐待狂。”

“你所谓的心理变态和学者两个概念在逻辑上并不冲突。”柯如悔听起来像是个进入状态开始授课的老师,还很有耐心地说,“而且当年不是带你做过一个课题么,所谓心理变态,也并不是一个绝对的概念,其实是和一定社会环境下的文化和社会常态有关系的,比如说……”

“你大半夜地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和我讨论心理变态的定义问题?”姜湖凉飕飕地打断他。

柯如悔轻轻地说:“也不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沈夜熙立刻炸了,勾起姜湖的脖子,把他拿着话筒的手硬是拉开,脚尖勾住他的腿弯,大半个人几乎压在他身上,形成一个占有欲十足的动作,气鼓鼓地瞪着姜湖——不许你跟他说话了!

柯如悔却像是看得到他们这边的情景一样,笑起来:“怎么不说话,沈队是不是生气了?”

姜湖翻了个白眼,伸手托起沈夜熙的下巴,使了个巧劲把他掀到一边去,后者又不依不饶地缠上来,姜湖只得腾出一只手,安抚似的蹭蹭他的脸,对柯如悔说话的声音却没了耐心:“别玩神秘抬高你的身价了,不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杀人犯么,有什么话快点说,等抓住你那天,恐怕就没机会让你废话了。”

“咦,你不好奇那些人的动机么?”柯如悔对自己没能把握谈话的进度表示轻微的不满。

“我当然知道那帮狗娘养的杂种的动机。”姜湖说。

沈夜熙睁大了眼睛,对他无声地做口型:宝贝,你骂人真好听。

姜湖把他忽略不计了。

柯如悔又说:“那……我的动机呢?”

姜湖冷笑:“从你的人渣老爸那继承的呗。”

沈夜熙对他挑了大拇指。

柯如悔的呼吸声微妙地顿了一下,这边姜湖同样敏锐地捕捉到了。

柯如悔的父母真的是他的死穴之一,这个人自视甚高,容不得别人半点忤逆和怀疑,父母和出身,却偏偏是他怎么都无法抹去的污点。

可是多年的涵养功夫竟然让他忍住了,片刻后,柯如悔才平复了呼吸的频率,缓缓地说:“J,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以后,你居然还敢肆无忌惮地激怒我,就不怕我……给你寄点不那么可爱的礼物么?比如人类身上的某些部件?”

“我怕得很。”姜湖不上他这个套,“你不就是个会砍人会杀人会折磨人的畜生么,除了卖肉,还有没有点新鲜东西能拿出来吓唬人?”

“哎呀,最近厉害了不少么。”柯如悔笑起来,“难道是因为那个人抱着你的时候,让你比较有安全感?”

沈夜熙凑过来,等着看他点头,又被一巴掌推开。

还没等姜湖接话,柯如悔就继续说了下去:“看来你还不明白呀,J,那些人之所以会死,而另外那些人,之所以会杀人,其实都是因为你。”

“放屁。”这是沈夜熙出的声。

姜湖看了他一眼,发现自己要说的被他抢先了,于是把话咽了回去。

柯如悔冷笑:“我说过,犯罪是人的本能之一,每个人都有一套程序可以激发起他的杀人动机,他的行为可以被预测,被控制,被指导,可他犯罪时候的想象力,是一般情况下,你所无法想象的,我们都有这个基因,每个人都是天生的罪犯……”

姜湖抿抿嘴,这些话他记得,当初柯如悔邀请他加入自己的研究计划的时候,就用了这样一段话介绍自己的课题。

“柯老师,你发烧了么?”——当时他这么说的,现在,他仍然原封不动地奉还这句话。

柯如悔叹了口气:“为了证明这个的结论,几年前我就开始策划这个项目,现在证据都摆在了你面前,你却仍然不相信——固执是不对的。”

姜湖哑然半晌,沈夜熙发现他竟然有些微微的颤抖。

柯如悔没有听到姜湖的回答,并不气馁,继续说:“你虽然很有才华,但是过于理想化,天真得近乎固执,有种不合时宜地正义感和自以为是的同情心——当然,我不能说这是不对的,可是科学需要客观。J,如果代表国家执法系统和规则的人都能做出这种……非常极致的事情,如果规则本身就是不合理的,是有缺陷的,这个世界又在围着什么运转呢?人类早就脱离了食物链,但是自然和祖先的东西一直烙在我们的骨子里,你说我是个变态,你说我感觉不到任何正常人类的感情,不能和别人建立正常的感情纽带,可是你所谓的感情真的存在么?J,你要知道,自然的主题,自始至终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生存和杀戮。”

“……就是为了向我证明,你才是对的?”良久,姜湖才压着声音问。

“我做到了。”柯如悔平静地说。

姜湖的嘴唇几乎看不见动作,一个字一个字的就那么挤着出来:“我会亲自抓住你,亲自送你上路的柯如悔。”

“我等你二十四小时,亲爱的。”

话筒里忙音一片——

第二天清晨,晨曦还没有完全撕开夜色的沉寂,电话铃就又一次刺耳的响起来,这一次沈夜熙先一步翻身起来,把电话接了,只听了一句,脸色就沉了下来,回头对姜湖说:“局里出事了。”

两人赶到的时候,警局门口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好不容易挤了进去,就看见莫匆站在边上,脸色有点憔悴地回过头来:“来了?”

沈夜熙愣住:“这……这不是……”

就在警局门口,一个庞大的尸体赤/裸地靠着墙坐在地上,一道贯穿胸腹的伤口把皮肉都翻出来,露出里面白花花的脂肪,怀里抱着自己的头,身后巨大的血字拖下来——审判。

死者是前南城分局局长,卫应贤。

“他不是被抓起来了么?”沈夜熙失声问。

“托了上边的关系,位子虽然没保住,不过人以‘证据不足’的名义,暂时放出来了。”莫匆抹了把脸,从怀里摸出根烟来点上,“昨天才出来的,今天就……”

“莫局,沈队,尸体手里攥了东西。”法医叫了一声,拿镊子夹起一小块纸片,小心地放在证物袋里,拿过来。

上面很简单,只有一行字——等你二十四个小时。

这时队里其他人也赶到了,盛遥没来得及吃早饭嘴里还叼了个包子,一看见这场面,当场默默地把包子吐出来丢进了垃圾桶,面有菜色地问:“二十四小时干什么?”

“二十四小时抓到他。”姜湖简短地说。

“会不会是陷阱?”杨曼盯着黑眼圈问,然后看见众人看她的眼神,立刻非常自觉地补充了一句,“好,我知道这是废话。”

“他有陷阱,但是我们不一定会跳。”姜湖说,“所以,为了让我们跳下去,他必须不停地向我们施压,扰乱我们的认知和思考能力。”

“施什么压?”安怡宁问。

姜湖把目光移到坐在墙角的尸体上,所有人倒抽了一口冷气,明白了——

分享到:
赞(43)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第八个了么〒_〒

    沈葭白2019/02/14 13:43:46回复
  2. 没事还有我

    余谴2019/02/14 17:58:33回复
  3. 我们一起打破了所有零评(^V^)

    沈葭白2019/02/14 19:30:01回复
  4. 余谴,哪都有你呐₍ᕏ͜ )

    匿名2019/02/15 22:42:00回复
  5. 从头贯穿到尾的两个小姐姐,你们好呀!

    陌赎2019/02/16 13:45:26回复
    • 你好啊~

      沈葭白o(≧v≦)o~~2019/02/18 13:29:26回复
  6. 哇一楼二楼从头到尾都有诶

    阿离2019/02/16 16:25:00回复
    • 头没有我^_^||

      沈葭白2019/02/18 13:29:55回复
  7. 唉╯﹏╰

    P大的粉丝2019/02/16 19:23:0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