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审判者 十

“沈队。”冯纪急匆匆地拨开人群进来,吊儿郎当地靠在墙上套小汪话的沈夜熙看见他的表情,忍不住愣了一下。

“沈队,钱莎死了。”

“什么?!”——这是在场三个人的一致反映。

沈夜熙顺手把空可乐瓶子捏扁扔在走廊的垃圾箱里,面沉似水:“带我过去。”

钱莎的尸体已经冰冷了,法医说最少是死了一两个小时了,身上有两道伤口,胸口上一刀,小腹上一刀,卫生间的门是不能从外面锁上的,凶手为了怕被发现,还在内侧贴了一串胶布,不算结实,推一推是推不开,不过被杨曼一脚,就全给踹了下来。

整个分局的人都被惊动了——这事情实在太过前所未有,居然杀人杀到警察局来了,简直是有史以来最胆大包天的杀人犯。

沈夜熙深深吸了口气,脸色有点难看,低低地吩咐了几声,让人把围观的都挡在外面,隔离开来一个个地问讯。姜湖站得稍远一些,双手抱在胸前,靠在在卫生间门口的墙角处,盯着地上的尸体,这是一个有点防备性的姿势,草草看过钱莎的尸体以后,他就一直是这副模样,若有所思地站在一边。

“怎么样?”苏君子走到他身边,“你还觉得凶手是她么?”

“我只知道她不是畏罪自杀。”姜湖说话的声音极轻,嘴唇几乎不怎么掀动,“你看到藏尸的那道门后边贴的胶布的形状了么?”

苏君子想到了什么,眉头一皱:“那些个……叉字?”

“那不是叉,上面有剪裁过的痕迹,你仔细看的话就会明白,凶手的本意,是贴出一个蝴蝶结来。”姜湖说话的声音更小了些,耳语似的,目光从在场忙碌的工作人员身上扫过,“这尸体是凶手给我们的礼物。”

他顿了顿,又轻声问:“你说,钱莎为什么会这个时候不早不晚地死在这里?”

苏君子侧头看了他一眼,也压低了声音:“你的意思是……”

姜湖轻轻地伸出食指,在嘴唇上比了一下,然后拍拍苏君子的肩膀,从他身边走过,几不可闻地说了一句:“对方在示威,小心。”

苏君子万年笑眯眯圣父加老好人的脸上,徒然拢上一种说不清的锐利,他顿了顿,想起了什么,转身去了钱莎的办公室。

盛遥在钱莎的电脑上敲敲打打,李景荣在旁边围观,不时惊叹一两声。

“钱莎死了?”这是盛遥的第一句话。

苏君子对李景荣点点头示意,也凑过来:“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连操作系统都没有,注册表比我口袋还干净……哦,对了,刚刚看见她抽屉里有一份手写的不知道是遗书还是什么的东西,”盛遥头也没抬,“我没来得及仔细研究,叫人拿鉴定了,一会你们可以研究一下,至于其他的,我得试试看能不能修复。”

苏君子心里一动,突然开口问:“怎么被清的,有木马么?”

“挂马?我看看……嗯?”盛遥随口接了他一句,眉头皱起来,嘀嘀咕咕,“不会吧……我以为只是被隐藏了,还真被清空了么?”

可是下一刻,盛遥手指一顿,抬起头看着苏君子,发现老搭档熟悉的脸上并没有平时那种看起来就让人轻松愉快的笑意,盛遥忍不住心里一动——苏君子是谁?局里著名的电脑版程咬金,因为传说程咬金同志挥着他的大斧子只会三招,苏君子对于计算机这种东西,也只会做三件事——开机关机和扫雷。

所以对方一张嘴,盛遥就立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苏君子绝对不会不懂装懂,可是对于“木马”这个词语,这位大哥心里唯一的认知就是,那是一种传说中的电脑病毒。

他这时候提起又是什么意思?

特洛伊的木马——进入特洛伊的希腊人,一经潜入,后患无穷。

多年的搭档,已经到了要心有灵犀地地步,电光石火间盛遥的表情就让苏君子知道,他心里有数,已经明白了,于是点点头:“你弄得好么?”

“试试看,我都弄不好你们就死心吧。”盛遥吹了声口哨,冲他挤挤眼睛,说话的腔调相当嚣张,“因为没人修得好了。”

苏君子看着他斜斜飞起的眼角,笑了笑,这人脱了那种隐隐的抑郁气,真是越来越光彩夺目了,真好。

他转身走了,迎面安怡宁正大步走过来:“盛遥找出来的东西确实是钱莎的笔记,里面有她杀人的具体过程。不过……”

“怎么?”

“不全。”安怡宁说,“中间被抽掉了一张,只能看到她是怎么在制住张小乾以后阉割杀人的,没有其他的东西,我总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单单是她怎么把张小乾绑起来的那段没有了?”

“这事从头到尾都透着一股子邪气。”苏君子低声说,“你小心……”

“我知道。”安怡宁截断他的话头,顿了顿,别有深意地岔开话题,“钱莎的遗书,刚刚给姜湖看过了。”

那估计是姜湖提示过她了,苏君子点点头。

南城分局的警察们第一次被当成嫌疑人排查,分局的门禁很严,出入要登记,并且有时候还需要出示证件,有防护围栏,杨曼带人仔仔细细地查了一圈,觉得有闲杂人等翻墙进来之类的事情,是比较不靠谱且可能性不高的,所以这个凶手很有可能就是分局的内部人员。

分局局长卫应贤面色凝重地陪着沈夜熙主持了全程的问讯工作,老头擦擦脑门上的汗,公安局南城分局,这是多积极向上为国为民的一个部门啊,才多长时间,已经出现了两起凶杀案的受害者,并且其中一起的受害者还有可能是另一起的凶手,而杀了凶手的另一个凶手还极有可能是内部人员。

当中还被捅出了本来已经被压下来的丑闻一起。

这么又黄又暴力的三角关系,居然就如此这般地从韩剧里跳到了现实中——脑满肠肥的分局局长卫应贤觉得自己真是老了,想象力都不能与时俱进了。尤其是沈夜熙带着深深的审视意味,问他:“关于钱莎被张小乾侵犯的这个传言,卫局有说法么?”

“这中间可能是有什么误会。”卫应贤无比无辜且纯良地说。

“误会——”沈夜熙拖长了声音,颇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卫应贤。

沈夜熙的瞳孔极黑,卫应贤觉得这年轻人看着自己的那目光像是把小刀子,冰冰冷冷地抵在他充满了皮下脂肪的皮肤上。老卫也火了,心说自己怎么说在南城也是个说得上话的人,这是哪来的小青年啊,一股子审问犯人的口气,这么不懂事?

“或许有这件事吧,不过我不是特别清楚,”卫应贤假兮兮地笑了笑,“小沈啊,你看咱们这工作也挺忙的,南城这么大的一块地方,大小的事都得照顾到了,上头还三天两头下来文件,这同志们之间有点小矛盾……”

沈夜熙冷冷地看着他。

“沈夜熙同志,我觉得咱们现在的精力应该集中在这起情节严重的杀人案上,你怎么老揪住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呢?”卫应贤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年轻人有点功利心,这可以了解,可是要以大局为重,这次的连环杀人事件非常恶劣,给社会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再加上时间紧任务重,你难道要为了这些个不知真假的谣言,耽误办案时间……”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卫应贤的话。

卫应贤不耐烦地回过头去,就见姜湖正站在门边上,看了他一眼,然后眯起眼睛笑了笑。

卫应贤被他笑得有点寒,不明所以:“这位小同志,有什么事么?”

姜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往里走了一步,楼道里灯光暗,他这一变换角度,镜片被屋里的亮度打得反了一层光,眼睛就看不见了,可那目光落在他身上,却像是跗骨之蛆一样挥之不去,加上那对于黄种人来说显得过于白皙的皮肤,居然生出几分鬼气,卫应贤皱起眉,情不自禁地躲开他的目光。

姜湖慢悠悠地说:“沈队,莫局亲自过来了,还有几个我不认识的,不是咱们局的,据说是特意为了分局传出的一些……嗯,不好的谣言来的——”他顿了顿,扫了惊出一身冷汗的卫应贤一眼,“哎呀,卫局,你热么?”

沈夜熙笑了,因为他发现使坏的姜湖表情特别生动,让他有种想把对方捞到怀里揉揉的感觉——当然只要这个使坏的对象不是他自己。

姜湖想了想:“那几个来的据说好像是上边的……上边的什么人?哎呀对不住,卫局您看我刚回国也没几年,这国内的编制问题老也闹不清楚。”

卫应贤僵着脸,勉强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我跟他们说卫局正在这配合工作呢,莫局说,让技术人员例行检查一下卫局的电脑,您看——”他做出一点为难地表情,看着卫应贤,又往门外看了一眼,纯良地笑笑。

卫应贤脑子里就两个字——完了。

沈夜熙轻笑了一下,拔下他的笔记本电脑插线,回手递给姜湖,还悄悄地在他手上捏了一把——干得好。

姜湖冲他眨眨眼,接过来转身走了——他不过是顺水推船,其实沈夜熙才是那个最阴的,盛遥说出那个关于钱莎和张小乾的传言开始,他们见风就会转舵的沈队明白这卫应贤恐怕要有点作风上的小问题,于是就知会了莫匆,明里暗里都布置好了,就等着这卫胖胖往里跳。

姜湖随手把卫应贤的电脑塞给技术人员,把沈夜熙拉到一边:“夜熙,我想去见一个人。”

沈夜熙满意地看着他,低声说:“终于知道谁是头儿了哈,一年多了,总算学会私自行动前向组织打报告了——看谁?”

“郑玉洁那件案子很有可能跟现在这个案子有牵连,但是毕竟当事人已经死了,我倒是想起另外一个。”姜湖眨眨眼睛,“宋晓峰——”

分享到:
赞(55)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比心

    姜姜2019/02/03 19:50:47回复
  2. 这配合多默契啊

    沈葭白2019/02/14 13:39:58回复
  3. 毕竟是夫夫嘛

    匿名2019/02/14 14:14:14回复
  4. 真好!快结束了,希望一切顺利!

    余谴2019/02/14 16:37:23回复
  5. 一切都好(✪▽✪)

    P大的粉丝2019/04/16 23:18:2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