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审判者 九

沈夜熙一转头发现姜湖仍然呆呆地站在那里,于是一把揪起他的领子把他拎上车:“想什么呢,快走!”

姜湖的眉间微微一蹙,转过头来问他:“如果张小乾的案子真的是那个叫钱莎的法医做的,怎么办?”

沈夜熙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在他头上揉了揉,有点啼笑皆非:“你说怎么办?抓了个杀人凶手,该审审该关关,后边自然有人公诉有人判刑,有什么好想的?”

姜湖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心说这死男人怎么神经这么大条?

沈夜熙也睁大了眼睛瞪了他一眼,义正言辞地说:“工作时间,少勾引我犯错误啊你!”

姜湖对他间歇性流氓综合症,已经连白眼都懒得翻了。

“钱莎杀了张小乾这件事情,其实逻辑上很容易理解。张小乾为什么在半路上会突然停下来,又对拦着他的人完全不设防?如果这个人是他一直以来觊觎的,并且有主动接近他的意思,他得意忘形,会放松警惕,也是很正常的。”

沈夜熙一边开车一边深以为然地点头:“要是你半夜在路边拦着我,我肯定也毫无防备地就被你不轨了。”

姜湖说:“前边有个建筑工地,给我停一下。”

“干啥?”

“捡块板砖不轨了你。”

沈夜熙“噗嗤”一声笑出来:“你还知道什么叫板砖?别老跟办公室那帮老流氓们不学好。”

姜湖凉飕飕地说:“办公室都是流氓,你不就是流氓头子?”

沈夜熙闭嘴了。

姜湖轻笑了一下,继续说:“可是如果钱莎真的是凶手,如果她的杀人动机完全是私人性的报复行为,为什么连环杀手的犯罪特征会出现在她做下的案子里?这些案子每十来天就会出现在不同的城市,如果钱莎是凶手,她的同伙是谁?在其他案子发生的时候,她在干什么?”

“嗯?”沈夜熙皱皱眉,看着前边开车,“像是有一个说不出有多庞大的组织做的事情,你这么说,倒是让我想起邪教什么的来了。”

姜湖微微歪着靠在副驾驶座位上,脸色有些凝重,沉默了一会,问:“你听说过查尔斯·曼森么?”

“嗯……好像听过。”沈夜熙吃力地想了想,记性不好是他一辈子都比较苦恼的,“貌似我念警校那会儿,听谁上课的时候提起过,是个什么组织的头头吧?”

“他是一名□的儿子,在美国非法出生,后来建立了所谓的‘曼森’家族,是他的追随者组成的杀人集团,他们的第一批受害者就是导演罗曼·波兰斯基的演员妻子莎伦·塔特及塔特和她四个朋友,传说被砍了一百五十多刀。而后又有一家超市老板夫妇被砍杀,当时凶手也是用受害者的血字在墙上写了字。”

沈夜熙忍不住偏头看了他一眼:“不是吧……怎么和柯如悔那老杂毛这么像?”

姜湖没吱声。

“所以……你的意思是,咱们这案子,极有可能是遇见了诸如邪教组织之类的?”沈夜熙问。

“杀人留字,以固定的时间为频率,在各地之间轮回,统一行动,行动之前有组织和周密的计划,到现在为止,每一起杀人案都让人找不到线索,”姜湖顿了顿,“就像渗入普通人之间的病毒……”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夜熙伸过来拍他头的手打断,沈夜熙说:“乖,不怕。”

姜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猛地甩开他的手,愤怒:“去你的,别老拍我头,拍狗似的。”

“给你拍傻点,省的你肚子里那么多弯弯绕绕,拍傻了你也甭上班了,在家等我养着得了。”沈夜熙没心没肺地傻笑。

然后一路开了警笛,畅通无阻地到了南城分局,然而却没有了钱莎的踪迹。

为了怕打草惊蛇,沈夜熙他们过来的时候谁都没通知,人杀过来以后,莫匆才先斩后奏地打电话过来说明情况,而按理,这个时间,钱莎应该老老实实地在她办公室里坐着。

电脑还开着,因为时间太长没人动过,已经自动进入待机状态,钱莎的外套还在办公室后边的衣架上面挂着,手机在桌子上,上面有几个未接来电,钱包身份证什么的在她挂着的外衣兜里放着,没动过,怎么看都是主人出去上厕所或者溜达了。

众人开始四处搜查找人,盛遥接管了钱莎的电脑。

最后一个看见钱莎的人,是一个法医实习生,小伙子一脸没睡醒似的样子,被问到的时候迷迷糊糊地说:“啊?钱法医?钱法医不是上厕所了么……”

沈夜熙没说话,一边汪警官先白了他一眼:“什么厕所上这么长时间,她掉里面啦?沈队,你打电话之后我就在四处找她,当时还真以为她上厕所了,还跟着孩子说,等她回来以后告诉她一声,就没往心里去,谁知道她一去不回了呢……对了,你们找她什么事?”

“我们怀疑她和张小乾被杀一案,有牵连。”杨曼言简意赅,一把拎过小实习生的领子,“哪个厕所,带我过去。”

“啊……”估计这位小伙子是没见过长得这么美,一出手却这么凶悍的女人,怎么说不算五大三粗,那也是个大小伙子,居然就这么窝窝囊囊地被她拎走了。

汪警官傻了:“她……她和……和小张……啊?沈队,这不是闹着玩的呀!”

“放心,还没有确凿证据,只是怀疑,找她来问问话。”沈夜熙拍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微笑,笑得汪警官一哆嗦,拿眼在这帮荷枪实弹气势汹汹的兄弟们身上瞄了一眼——

这是找人问话的架势么?您忽悠谁呢!

沈夜熙顺手从姜湖兜里摸出一把零钱来,往自动售货机里一赛,买了三罐可乐,给了姜湖一罐,自己拿一罐,又笑容可掬地递给汪警官:“他们先找人,小汪我有点事问你。”

汪警官表示,作为一个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压力很大,瘪瘪嘴接过沈队的糖衣炮弹:“得,您问吧。”

“我听有谣言说,钱莎报告说张小乾□她,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这……您也说是谣言了……”汪警官先是目光瞟过沈夜熙,又往地下看了一眼,抿抿嘴,随即又抬起头与他对视,表情有点无奈。

“看来是真的。”姜湖说。

他突然出声吓了汪警官一跳,一抬头,正对上一双琥珀似的眸子眨也不眨地正盯着自己,姜湖面无表情,即使隔着眼镜片,也能感觉到他难以忽视的有质感一般的目光,有点冷,像是把人看透了似的。

汪警官心说,上回来的时候,这年轻人看着挺无害挺温和的一个呀,怎么这会这么咄咄逼人?

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和新闻,分局才多大一点地方,说句不好听的,放个屁都恨不得能砸着脚后跟,谁跟谁有点啥事都得满城风雨一阵子。

沈夜熙说的,汪警官自然是听说过的,可是又不好意思明着承认,毕竟丑闻也就算了,这可是和谋杀扯上关系的——还有可能是连环谋杀,还有多少事比这个罪名更大?一句话说错了,问题就不是一般般的大了。

汪警官本来想打打太极混过去,谁知道被那看起来秀秀气气的年轻人一口道破。

沈夜熙不笑了:“小汪,这多大的事不用我说你心里也有数,你要真知道什么,千万别瞒着,有什么不好说的咱可以私下交流,哥提醒你一声,你可别犯糊涂。”

汪警官叹了口气:“这事……这事大家都是私下传传的,谁也没看见,这咋说呢?”

“这么说,是确实有这么回事了?”

汪警官点点头:“张小乾这个人,确实不怎么样,你也知道,咱这部门里,好看的女人不多,尤其是刑侦组反黑组那帮,一个个又黑又壮的,跟个大老爷们儿也差不多,长得秀气的没几个。刑侦那边的小陆算一个——就是你们那天看见的搀着老太太出来的那位,张小乾刚来的时候,就因为人家长得好看,嘴里不干不净地把人得罪了,后来还动手动脚来着,让小陆给揍了一顿,据说是小陆家里又花钱又什么的,才把这事情给压下来了。反正那小子是不敢再打小陆的主意了,就把目光转移到小钱这。”

他摇摇头,钱莎是法医,斯斯文文的那么一个人,不像那小陆是个泼辣户,平时里也是个好脾气的,这姑娘脸面也薄,要不是真的受不了了,她怎么会把这件事捅出来?

反正汪警官自己这里,是真的相信,张小乾这个衣冠禽兽混蛋王八蛋是真的对人家做过见不得人的事。

“说句话沈队你别嫌我心术不正,张小乾这么一死,表面上大家都不好意思表现,其实心里拍手称快的好多呢……特别是,他死前、死前还被……都说是报应。”

姜湖和沈夜熙对视一眼。

报应不是报应的,他们不知道,反正杨曼一路上揪着小实习生冲向了女厕所,杨曼扬扬下巴:“就这?”

小实习生可怜兮兮地摸摸下巴,点点头。

正好对面苏君子也带人过来。

杨曼把手伸进腰里,拎出一把手枪来:“苏哥你罩着点,我进去看看。”

苏君子点点头:“里面有人么?”

没人应声。

“没人我们进来了,搜查!”

还是没人应声,杨曼推开门进了卫生间,里面没人,也很干净,看来这分局里女人真是稀有动物。杨曼脚步一顿,停在一个小隔间外面,目光往下。

苏君子顺着她的目光,从门板底下透出的微光看,里面好像有个影子。

杨曼伸手敲门:“总局的搜查,谁在里面?”

没人应声。

“姑娘,你不出声我可踹门了。”

苏君子转头瞄她——你这腔调怎么跟个女流氓似的?

见仍然没人应声,杨曼冷笑一声,说了句“闪开。”然后飞起一脚把从里面反锁的隔间门给踹开了,门轴一声尖叫,险些断了。

苏君子在她抬脚的瞬间,就很圣父地开始为黄医生默哀……

可是下一刻,他的脸色也变了。

隔间的门打开,里面一个人顺着墙滑了出来,直挺挺地倒在众人面前。

静默了片刻,一边的小实习生突然失声叫出来:“钱……钱老师!”

女人的小腹上插了一把刀子,眼睛大大地睁着,血已经干了。苏君子蹲下去,伸手探她的颈动脉,随后摇摇头。

杨曼目瞪口呆地把枪重新插回自己腰间:“见鬼了。”

分享到:
赞(113)

评论18

  • 您的称呼
  1. “捡块板砖不轨了你。”

    沈夜熙“噗嗤”一声笑出来:“你还知道什么叫 板砖?别老跟办公室那帮老流氓们不学好。 ”

    板砖是什么意思啊?

    Bay2019/02/13 13:51:30回复
    • 难道不是砖头???(^_-)

      奈何缘2019/02/14 14:09:38回复
  2. 呃呃呃,介个介个,不知道

    沈葭白2019/02/14 13:36:17回复
  3. 所以……板砖到底是什么意思?【黑人问号脸】

    余谴2019/02/14 16:31:58回复
  4. 板砖就是板砖呀,拿块板砖把沈队拍晕了,就能不轨了

    闻舟渡我2019/02/14 22:02:38回复
    • 原来……是介样啊⊙﹏⊙

      沈葭白2019/02/18 13:27:13回复
  5. 。。。。。。

    西北一枝花2019/02/23 17:48:14回复
  6. 莫名和范思远有点像

    秦愫2019/02/24 00:51:59回复
  7. 不像啊……范思远主要是为了顾钊,而柯如悔纯粹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变态心理……

    沈葭白2019/03/08 21:28:08回复
  8. 话说范思远为什么那么在意顾钊?

    小花2019/03/16 07:39:30回复
  9. 范思远是不是喜欢顾钊啊?

    匿名2019/03/30 14:53:48回复
    •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范思远被带走前的一系列心里描写,还有最后发疯似的想看顾钊的照片,不都是因为喜欢他吗?而且肖海洋也有提到过顾钊和他说过他是不可能结婚的……为什么不可能?顾钊努力工作,为国为民是真,但也不是那些把工作当老婆的工作狂,只有可能是……

      南若烟2019/05/01 13:00:43回复
  10. 感觉并没有写的很清楚,但范是因为顾钊的事情才走火入魔发疯了的,所以喜欢他是很有可能的

    小十六2019/04/15 13:14:11回复
  11. 柯如悔假死的这些年组了个邪教组织?

    二九2019/05/11 10:14:00回复
  12. 范老师喜欢顾钊,因为顾钊被人冤枉陷害死了所以他要报仇。但是在漫长的报仇过程中他忘了自己的初心。

    婷然然2019/06/11 07:58:02回复
  13. 我觉得对于范春远来说,他不相信那些不正义的警察,而顾钊这个人在他的意识里,是一个与那些假装正义的警察不同,他只是在给自己的不断杀人找一个合理的借口,最重要的一点,我觉得他根本不配

    2019/07/03 16:45:29回复
    • 不对,以前的范思远

      匿名2019/07/25 21:55:51回复
  14. 分局的水挺浑啊,女孩子受欺负了居然被压下来了!过分!

    博君一肖琐了♥2019/08/06 23:03:3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