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审判者 五

办公室里其实一直是个比较欢乐的地方,却因为这个案子而沉闷了起来,众人谁也没心思互相开玩笑了,加上那几位或者一本正经、或者苦大仇深的外来警官,从局里出来的时候虽然天还没黑,却让人觉得像加了半夜的班那么累。

盛遥才出了大门口,就发现路口停了一辆看起来很眼熟的车子,脚步就忍不住顿了一下,正好后边过来的杨曼和苏君子经过,俩人瞟了突然停下来的盛遥一眼,又瞟了那辆看起来就像是有钱人开的车子一眼。

这时候车门开了,某个一辈子也学不会怎么低调的混蛋从里面钻出来,墨镜挂在开了两个扣子的衬衣上,冲着他们自来熟地挥手。

苏君子说:“是舒先生呀。”

没精打采的杨曼像是被打了一针鸡血,那眼神蹭地就亮起来了,笑嘻嘻地问:“我前一段时间看新闻说你退出演艺圈了,怎么不演戏了么?有点可惜哈。”

舒久看了盛遥一眼,见他笑眯眯的没什么反对的意思,于是厚着脸皮说:“马上就是有家室的人了,得做点稳定的工作了,是不是阿遥?”

盛遥那么识情识趣的人,当然不会当着人扫他面子,于是轻轻地笑了一下,没说是也没说不是,轻描淡写地转移了话题:“你怎么回来了?”

“接你下班。”舒久理所当然地说,“你们现在在调查一个很变态的杀人案是不是?新闻上都说了,是专门针对执法人员的,我不放心,就先回来几天,公司的事情我老爸先顶着,等你们抓到凶手我再回去。”

杨曼随手做了个抓手机的动作,凑到盛遥跟前:“盛公子,你家这位良人用心良苦啊,感不感动?”

舒久一脸期待地看着盛遥。

盛遥愣了一下,虽然做得不明显,却下意识地扫了一眼苏君子,随后目光微微往下垂了一下,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拉过舒久,轻轻地在他嘴角亲了一下,随后低低地在他耳边说:“感动得很啊,有奖励,回家给你。”

杨曼“嗷”一嗓子狼嚎:“安怡宁你就跟你老爸在办公室耗着吧,没看见后悔死你!”

盛遥斜着桃花眼四下扫了一圈,带着点笑意,搂住舒久的腰上了车,回头给两个人飞了个吻:“先走了,早点回去,都注意安全——还有那个杨姐别叫了,多破坏咱局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形象啊。”

苏君子微笑着看着盛遥挥手走人,看着舒久把车开走,心里觉得就像是一块石头突然落了地,有点空,但更多的是松了口气。

盛遥他……终于放开了。

沈夜熙把车开到了门口,等了大概得有十多分钟才把姜湖给等出来,其实莫匆就和姜湖说了两句话,姜湖出门以后就转身去了卫生间,在镜子前站了好半天,才把情绪和表情都调整好。

这个案子和柯如悔有关系,因为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第一起让他怀疑到柯如悔的案子中的那个死者的尸体旁边,就是有着两个血字“审判”的。柯如悔这又是在做什么?只是针对执法者,让整个城市的人造成恐慌么?

不……这还不够,审判两个字,对于柯如悔来说,究竟代表了什么意思?

你研究人心,知道人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么——

莫匆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姜湖知道自己虽然表情平静,心里却是悸动了一下的,这件案子看起来非常清楚明白,杀人的人被杀的人,动机或者杀人方法都一清二楚,却不知道为什么,让他觉得特别的诡异。

究竟是什么力量,能让他们在杀人后做出这样出奇一致的事情?一个流动在不同城市、不同地域之间的犯罪团伙?动机又是什么?又为什么会选择这些人作为被害人?

姜湖深深地吸了口气,阻止自己再想下去。

那些邪恶的事情,总是在想象力的帮助下给人们带来最大限度的恐慌,这大概就是恶魔的力量总能成为人们的梦魇的原因。不,柯如悔既不是神也不是恶魔,他只是个最普通的人类,无论他怎么标榜自己的行为和能力,他都只是个在某一个学科上有些研究的变态杀人狂,只是个罪无可恕的犯罪嫌疑人罢了。

他想,我能逼得你以“自杀”的方式逃脱一次,就能让你再滚回地狱去。

沈夜熙抽完了一整根烟,才看见姜湖晃晃悠悠地走出来,打了个哈欠,钻到副驾驶上,看向沈夜熙的眼睛里还带着水光:“我肚子好饿……”

沈夜熙酝酿了半天的诸如“莫局跟你说什么了,没难为你吧” “又出什么事了,别憋在心里”或者“最近不安全,我刚刚说的那些话其实别人都无所谓,主要是给你听的,你老人家冲锋陷阵之前也考虑考虑我”之类的话,全被他给憋回去了,那一瞬间表情精彩纷呈无比纠结。

姜湖诧异地看着他:“啊……你不饿么?”

沈夜熙木然地摇摇头。

“那你干什么那个表情,我只是想吃饭,又没说想吃你。”姜湖又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地说。

沈夜熙又木然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调戏了。

他一脚把油门踩到底,咬牙切齿:“浆糊你死定了。”

晚上怎么算账是另说,反正沈夜熙觉得,心里那点七上八下的担心,忽悠一下就随着他三言两语地散了。

姜湖意味不明地笑了笑,靠在一边,手肘撑起头,闭上眼睛打盹——心烦的事情都交给我,你只要永远扮演那个勇往直前的英雄一样的角色,带着大家抓到凶手,保护这个地方就可以了。

有的时候,男人之间的感情,很难说出口。想让他每夜都乖乖巧巧地靠在自己怀里,想让他每天都能过得安安心心的,外面风刀霜剑,都自己一个人遮挡了。

可他们都知道,那都是不可能的。

没有甜言蜜语,即使心里想着,嘴上也说不出,甚至连最亲密的时候,都带着说不出的较量味道,一个狡猾,一个强横。

然而这不代表心里的牵挂少上那么一分一毫,即使温柔都放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

第二天一早,一帮人草草地见了个面开了个短会,就分兵各路了,苏君子盛遥还有孟嘉义去了本地那起案子的犯罪现场,沈夜熙带着姜湖和冯纪到了张小乾所在的分局,剩下的人留下整理线索。

冯纪是个有些沉默寡言的人,狙击手出身,讨论案情的时候也一般不轻易发表自己的意见,只是听着,偶尔补充一两句,衣着很随便,只带了顶帽子,衬衫的扣子开着,里面一件深灰色的背心。

相比起来姜湖就一本正经多了,这人的衬衫永远斯斯文文地连袖口的扣子都是系上的,特别热的时候也不怎么穿短袖,微卷的头发和眼镜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个学院里走出来的大学生。

不过这两个人却意外得谈得来,杨曼说这可能是因为嗅到了同类的味道。

还真是,整个局里真找不到比他们俩再熟悉枪械的了。

沈夜熙开车,听着俩人在后边聊天,从各种枪械开始,最后随着离分局越来越近,终于把话题扯到了案情上。

冯纪说:“李洪彪我虽然不认识,但是听说过,听说在武警干过,还拿过全市武警散打冠军,身高有一米八六,九十多公斤。以前的事我不知道,那时候我还在部队里,听说他本来在总局挺受器重,因为打架受了处分,才被调到分局去的。”

“是个暴躁的人?”姜湖问。

“暴躁……这不大清楚,不算吧?”冯纪顿了顿,他的声音很粗,很低沉,说得特别慢,像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似的,“不过人有点混是真的,喜欢独来独往。”

姜湖一愣,冯纪补充说:“不过这也正常,大老爷们儿一个,又不是小姑娘家家的吃饭上厕所都结伴,好多都喜欢独来独往,我们把这案子接过来以后去分局打听过,他人倒是挺仗义,没什么坏心眼……”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顿住了,因为看见姜湖微微偏过脸,斜着眼看了他一眼,似乎闪着股子冷冷的光,说不出的轻慢蔑视感觉,沉稳如冯纪也忍不住一愣,心里刹那间涌上一股特别不舒服的感觉,眉头几不可查地皱了一下。

姜湖摇摇头:“你看,冯警官,有时候得罪一个人不在他有没有恶意,也许一个眼神就能让人记恨上。”

冯纪眨巴眨巴眼睛,这才明白姜湖那一眼是什么意思,觉得这年纪轻轻的“犯罪心理顾问”对人心的把握简直到了某种诡异的地步,闭上嘴,沉思起来。

沈夜熙通过后视镜看了姜湖一眼:“可是记恨是记恨,一般人也只是会生出不待见某人,顶多了看见他落难什么的幸灾乐祸一下,没有深仇大恨,也不能把人活活打死之类的吧?”

姜湖反问:“那你觉得,如果是你的话,会到多大的仇恨,才能把一个人活活打死?”

有人想动你的时候呗——沈夜熙张嘴就想调戏过去,突然想起还有个姓冯的电灯泡在一边发光发热,于是咽了回去,摸摸鼻子,一本正经地说:“多大的仇也不至于吧?”

姜湖想了想,说:“这道理其实很容易理解,就好比河里的长堤,不管多大力气的人用多大的锤子砸上去都没事,甚至卡车在上面开过去都没问题,能拦住江河入海的能量,但是小虫子长年累月地却能把它从里面破坏开来,一开始可能只是个小口子,突然有一天,就变成了一个谁都堵不上的大洞,然后可能整个大坝就坍了。”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冯纪说。

姜湖没好意思说自己就是这个意思,于是做高深莫测状没接话。

冯纪想了想:“姜医生,你的意思是,凶手和被害者之间的仇恨是日积月累的?”

姜湖沉默了半天没吱声,许久,才低低地说:“如果我想的是对的话,那连环杀手的说法就更不成立了。”

分享到:
赞(39)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啊,我就冒个泡。第六个

    沈葭白2019/02/14 13:31:57回复
    • 戳,没事我陪你

      余谴2019/02/14 16:04:16回复
  2. 为什么你们看那么快啊

    2019/02/14 16:26:21回复
  3. 因为二刷都看完了,只需要补写评论@( ̄- ̄)@

    沈葭白2019/02/14 19:23:44回复
  4. 浆糊好可爱呀

    陌赎2019/02/15 19:36:46回复
  5. 余谴,几乎每章底下都有你(〃•⊖•〃)

    废墟2019/02/15 20:07:21回复
    • 你咋不说都有我呢?

      P大的粉丝2019/02/16 18:35:26回复
      • 还有我呀

        沈葭白2019/02/18 13:24:17回复
  6. 你们太快了

    祼九2019/02/17 10:08:57回复
  7. emmm,大佬

    莫菲2019/02/18 14:31:49回复
  8. 看戏 ̄  ̄)σ

    是阿怡呀♡2019/02/19 10:27:2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