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审判者 二

姜湖上了车,沈夜熙没事人似的跟他闲扯:“晚上想吃什么,路过超市顺便买了。”

姜湖想了想:“嗯……水多的。”

沈夜熙笑了笑:“莴笋行不行?”

“行,用鸡蛋炒。”

“老吃鸡蛋,迟早吃成笨蛋。”

“鸡蛋里蛋白质丰富。”姜湖一本正经。

“傻蛋白痴和弱智?”沈夜熙逗他。

“你才……”姜湖带着点笑意偏过头来,这一眼却定在沈夜熙脸上,顿住话音,皱皱眉,看着他。沈夜熙叫他看得有点心虚,摸摸自己的脸,勉强笑笑:“怎么了,脸上有东西?”

“出什么事了?”姜湖问。

靠了,学心理的人真讨厌。沈夜熙腹诽,故作无辜地问:“啊,什么什么事儿?”

“你看你的手指头。”姜湖用下巴点点沈夜熙黏在一起的死命的互相蹭的食指和拇指,后者飞快地分开了,又接着说,“你刚刚笑的时候没发现嘴有点往右边歪么?”

“是么,昨天晚上没关窗户风大,吹的吧?”沈夜熙干笑两声。

“还是歪的。”姜湖用食指第二个关节推推眼镜,“还有如果你真无辜的话,一般来说,会先做出个茫然的表情看着我,然后再问问题,你刚刚说话的时候,眼睛先往下看了一眼,才抬起来看着我,中间眨了四次,你知道人的眨眼频率一般……”

沈夜熙叹了口气:“浆糊,世界上要多点你这样的人,离婚的概率得上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姜湖挑挑眉,点点头,转过脸去:“哦,那我不问了。”

他脸上一片平静,可心里却是有点堵的,姜湖终于明白了,自己隐瞒事情的时候,为什么沈夜熙会那么难过。有的时候,对于别人的事情,我们心里有谱,但是不多问,是为了尊重对方,可是那个人……他不是别人。

他是那个会让人心里牵挂,每天分走自己最多注意力的人。

沈夜熙把车子停在超市门口,歪头看了看姜湖,这人脸上跟罩着层什么东西似的,喜怒哀乐都不露出来,看着好像没什么,可是他就是觉得,姜湖有些不高兴,整个人身上笼着一层淡淡的压抑,于是伸手抓乱他的头发:“怎么了,不高兴了?”

姜湖想自己确实是不高兴了,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变了味道:“没有。”

“去你的。”沈夜熙挥手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下,“别人我说不好,还能不知道你?”他顿了顿,叹了口气,“刚刚有个同事给我打电话,关于一个队里以前办过的案子的事,嗯……具体我也不大清楚,他们也没查清楚,这不是糊里糊涂地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么,叫我先别说出去。”

沈夜熙抓抓自己的头发,拉着姜湖的领子把他从车里拖出来,在他还没站直之前拍了拍他的后背,力气有点大,把姜湖拍得整个人往前倾斜了一下,沈夜熙揽住他的肩膀,贴着他的耳朵问:“老那么多心,嘿嘿,宝贝,知道你为什么……老不行么?”

姜湖立马炸了。

沈夜熙伸出另一只手出来,牢牢地按住他,继续用那种很暧昧很暧昧的语调说:“你丫有精力全都转心思去了,多消耗体力啊,瞅瞅你这小身板,这骨头多得都硌人。”

姜湖挣扎不行,瞪他。沈夜熙就想一口亲下去,想起来毕竟也算公共场合,于是忍了,看着姜湖泛起一点粉红的脸颊,伸出手臂:“别磨牙,给你咬。”

那么一瞬间,姜湖是真的想咬他来着。

一路打打闹闹地回了家,沈夜熙笑嘻嘻地把姜湖从厨房推出去,这才松了口气,卷起袖子来洗菜做饭——这小子,真他妈的精明,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他那狗鼻子闻出不对劲来,糊弄过去还真不容易。

沈夜熙摇摇头,轻轻地用菜刀削掉莴笋的皮。

他才放松下来,腰里的手机又震动起来,沈夜熙心里一紧,顺手按了,然后对着厨房上柜子上的玻璃反光照了照,好好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觉得没问题了,才从厨房探出个头,对屋里喊:“浆糊!”

“啊?”

“鸡精快没了,出去买一袋去。”

“鸡精……现在出去?”姜湖晃悠过来,打了个哈欠,“非放不可么?”

“快去,等着用呢。”沈夜熙翻了他一个白眼,“那是我非要放么,也不知道哪个小王八蛋嘴那么刁……”

“我觉得不放可以呀。”姜湖懒洋洋地走进厨房转了一圈,捏了片生的西红柿片叼走了,指指沈夜熙的手机,“你手机震动呢。”

郑思齐你大爷,沈夜熙想。

没办法,只能“哦”一声接起来,没等对方说话,就不由分说地一通嚷嚷:“去你的,大热天的,不借!”

郑思齐被噎得一愣一愣的:“啊?”

“老王不是我说你,咋越活越回去了呢,有点鸡毛蒜皮的事就借人,我们组的人出去一个个正气凛然的,拿出去不是那么回事,你们扫黄打非的钓鱼那勾当别找我们。”

他说着,偏头瞪了姜湖一眼,一只手捂住电话:“还不快去,上回就有一次炒菜没放鸡精,你丫两筷子就不吃了,我还不知道你——懒死得了,就小区超市,才几步路?”

“哦。”姜湖晃荡出去了。

沈夜熙听见门响,这才松了口气,压低了声音对那头一头雾水的郑思齐说:“我不是让你压着这事么,你丫这时候给我打电话……”

“啊?”这是无辜的郑思齐同志。

沈夜熙突然想起来,其实老郑同志完全不知道,姜湖是住在自己家里的,深吸一口气:“啊啊啊什么,你乌鸦?说,什么情况。”

姜湖脸上懒洋洋的表情,在出门以后就消退了干净,他转到楼后边,从兜里拎出手机,打给了莫匆。

“小姜?”

“莫局,问你件事,柯如悔是不是跑了?”

莫匆一愣:“你知道……”三个字一出口,莫匆就后悔了,老头子不愧是老狐狸一只,皱皱眉,“你小子诈我?”

姜湖也没否认,轻轻地说:“那就是是了。”

“小姜,你听我……”

“行,我知道了,莫局你放心,我有分寸。”姜湖打断他,顿了顿,又说,“夜熙不想让我知道,你就当我没打过电话,瞒着点。”

随后挂了电话,莫匆看着手里一阵忙音的电话,眨巴眨巴眼睛。

安捷正好经过:“怎么了?”

莫匆顺势搂住他的腰,扑上去蹭了蹭:“长江后浪推前浪啊,作为一个马上要死在沙滩上的前浪,我感到压力很大怎么办?”

安捷嘴角抽了抽。

柯如悔就像是一朵乌云,黑沉沉地压在每个知情的人头上——千万别让他知道,千万别让他知道我知道……这年头,想安安心心谈场恋爱,怎么都能那么揪心呢。

这朵乌云就一直压在几个人的心里,一个月过去了,没什么特别的情况发生,一个半月过去了,仍然没发生什么。

他就像已经回到地狱,从人间蒸发了似的,日子平静得让人看不到那些汹涌的暗潮。

直到已经感觉到了秋凉,炎炎夏日被一场雨浇灭了温度,人们开始把自己包裹严实,匆匆走过。

先是盛遥上网的时候偶然跳出来的一条新闻,他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还开玩笑似的对众人说:“桐城有个变态杀人案,死者居然还是个同行嘿。”

众人应和一声,谁都没往心里去,没过几天,又一条新闻跳出来——逾西市刑警队一警察神秘死亡,疑似连环杀手。

接着是一条又一条的新闻——华南市,靖江市,甚至在十来天以后,本市出现第一起执法人员被谋杀事件。

开始人人自危。

警局的气氛凝重起来,一早,莫匆亲自敲门找到他们办公室:“都跟我到会议室来一趟。”

莫匆脸色从来没这么正经过,这帮平时没上没下的也忍不住跟着他紧张起来。一进会议室,就觉得里面气氛异常阴沉,几个不认识的男人围坐在那里,一股呛人的烟味飘出来,烟灰缸里一片狼藉。

莫匆简短地给众人做了介绍:“桐城的李景荣,逾西的孟嘉义,华南的魏余,还有靖江的冯纪,各地的精英都过来协助破案了,这是我们本局的大案要案组,大家都坐吧。”

草草算是认识了,莫匆坐下来,双手交握在一起,撑起下巴,沉声说:“最近发生的事情,大家心里都有数,这个人——”

他把一张报纸推出来,上面用醒目的标题写着:多起执法人员被杀事件,是变态杀人狂,还是另有黑幕?

“有消息说,这个人最近已经流窜到本市。”莫匆的眼神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推出一张照片,“D区分局的刑警张小乾,就是前天殉职的那位,详细资料,怡宁你一会去查一下邮箱,我知道的都给你发过去了。”

安怡宁点点头。

“从案发时间阶段来看,这个凶手从一个地方流窜到下一个地方的时间大概是十到二十天,算起来犯人有可能还在本市,我们要抓紧时间,这次是联合办案,希望大家能和其他地区的同志好好合作。”

气氛有些压抑,稍微停顿了一下,莫匆叹了口气:“我希望大家对待这次的案子,要比以往更加慎重,毕竟这是针对执法人员的,处理不好的话,很可能出现骚乱。如果连保护这个城市的人都失去安全感,开始惶惶不安,那……”

普通市民还有什么能依仗的呢?

分享到:
赞(65)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人怎么这么少啊!

    花城2019/02/12 15:57:09回复
    • 因为大家都在认真看小说没时间发评论吖

      没有名字2019/03/31 01:11:42回复
  2. 前面人挺多的

    匿名2019/02/13 18:14:30回复
  3. 人多少这个问题,主要看有没有什么爆炸性的内容了,比如沈队那个过不去的亲哥

    沈葭白2019/02/14 13:29:48回复
  4. 楼上真相了,一楼不错呦,花城主好呀!

    余谴2019/02/14 15:41:24回复
  5. 三楼正解

    P大的粉丝2019/02/16 18:23:29回复
  6. 三楼真相

    祼九2019/02/17 01:25:35回复
    • 不,我现在是四楼了O_o

      沈葭白2019/04/06 16:03:08回复
  7. 那个人又回来了

    大宇2019/03/07 13:08:19回复
  8. 我的妈柯如悔太可怕了点。。。

    阿予。2019/04/06 18:48: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