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盛遥

很久以前,舒久觉得,自己是个潇洒的人。

他有潇洒的本钱——英俊的外表,却不能说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有比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要好的家世出身,出生的时候,反正嘴里肯定算是含着把勺子的,甭管那勺子啥材质。

可是遇到盛遥以后,他才发现,自己这种“潇洒”,其实有另一种说法,叫做“不着调”。

得天独厚是一种幸运,不过也只有和他一样无所事事的人才会羡慕这种幸运。

盛遥最近相当的忙,忙得简直脚不沾地,半夜里一个电话打过来,也得揉清楚眼睛,穿上衣服转身就走,整个人像一张绷紧了的弦。脸色苍白,眼睛下面有一圈重重的阴影,工作忙的时候晚上回来连饭都赶不上吃,碍着那点小洁癖,草草洗个澡,倒头就睡,连头发都来不及擦干。

舒久觉得很心疼,而心疼的同时,又忍不住深思。

要知道以前,“深思”这种东西出现在舒大明星心里的概率,简直比路上被五百万砸晕了头还小。

他吃最好的东西,坐最好的车子,镁光灯下无数人捧着,有些为了他的外表,有些为了他背后的家世。

浮华充斥着他生命中的每一个角落,他一出门,就习惯性地带上一抹游刃有余的笑容,勾引着无数男男女女,一晌贪欢,或者……只是浅薄的迷恋。

他演过很多的人,包括俊朗的英雄形象,特警甚至私家侦探。

案情总是要扑朔迷离的,破案的过程总是要扣人心弦的,男主总是无所畏惧的,女配总是趋之若鹜的。但他从来不知道,真正查一个案子、为一个真相、替受害者讨一个公道,其实是那么琐碎的事情。

盛遥有时候下班时间仍然会坐在那里,四五个小时不动地方,一点一点地翻查着那些看似毫无关系的信息,试图从里面找出最细微的蛛丝马迹,累了就揉揉鼻梁,趴在桌子上小睡一会,十分钟以后起来继续做。

他会出去一整天,游走在那些潜藏在社会角落里的线人中间,一身酒气,一脸疲惫厌恶地回来,为了一条若隐若现的线索。

他目睹生命和死亡,最病态的心理,最晦涩的人性。即使盛遥有空就会为了保持体形而运动,可是抱着他身体的时候,舒久还是感觉得到他那突出的、嶙峋的骨头。

盛遥昨天晚上接了个电话以后,突然脸色大变地跑了出去,舒久一个人睡不着,百无聊赖地靠在床头等他,翻了两页书,然后突然提起电话,按到盛遥那一页,犹豫了一下,没有拨出去,又翻到下一页,拨号,电话很快接通了。

一个低低的男声传来,带着一点笑意,也有点无奈:“你怎么会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老爸。”

“不容易哟,你还记得你有个老爸?在哪个美人那乐不思蜀呢?”

舒久笑起来。

“怎么了,你惹麻烦了?”果然父子连心,对方很快听出他情绪的不对劲。

“老爸,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

对方有点吃惊,顿了顿,才讶异地说:“你认真的?”

舒久弯起腿,伸出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老爸怎么办,我突然发现我男人太强悍了,我自己好没用。”

“嗯……这回是个男的?真难得,你不自我感觉良好了么?”

“是呀,以前觉得不错,是因为没对比,可是现在我怕再这么没用下去,他就不要我了。”舒久停顿了一下,苦笑,“我不想拍戏了,凑热闹的行当,玩票就算了,干不了一辈子,狗仔那么多,我连个光明正大追他的机会都没有。”

舒久的老爸在电话那头泪流满面地想,自己等这败家儿子这句话,已经有多少年了?他突然很想看看儿子嘴里这个强悍的男人是什么样的人,硬是把一个浪荡了二十多年的骨灰级闹心的不孝子给降服了!

舒久跟他那在地球另一边的老爸聊了很长时间,毕竟比不过时差党,最后还是等不下去了。

挂了电话没有一会,就一头歪倒枕头上睡着,盛遥仍然没有回来。

等舒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盛遥把被子给他盖好了,衣服也没脱,蜷在沙发上。

舒久把他抱起来放在床上,盛遥像是累极了,被搬动都没醒。

这任性的大明星在和盛警官相处的几个月里,突然间学会了“心疼人”“照顾人”等等的技能,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悄悄地把门合上,梳洗一下去厨房做早饭。

路过客厅的时候,他一偏头,正好看见墙上正中间,两个人的约法三章,舒久苦笑了一下,伸手扯了下来。

盛遥被手机上的闹铃闹醒的时候,在床上挣扎了整整五分钟,觉得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和床单的相思之苦,脑子里乱哄哄的一片空白。他坐起来,感叹一声自己真是老了,再也不是大学时候跟一帮人通宵打DOTA、第二天还上蹿下跳神采奕奕地去上课的小青年了。

他慢吞吞地爬起来,一开门,一股香味飘出来。盛遥微微清醒了些,感慨,舒久真是越来越贤惠了,晃晃悠悠地进了卫生间,把自己洗涮清楚出来,眯着眼睛,又半睡不醒地钻到厨房,靠在门口,打了个哈欠,模模糊糊地问:“要我帮忙不?”

舒久顺手递过一个盘子,揉揉他有些乱翘的头发:“乖,端走。”

盛遥“哦”了一声,飘走了,老老实实地坐在餐桌旁边,眼观鼻鼻观口地,睁着眼睛补觉。

“你怎么才睡两个小时就起来了?”舒久弄好东西,收拾好厨房坐在他对面,一番动作无比娴熟,欢快地在从不学无术到□的道路上奔跑着。

“唔……”盛遥勉强撑开了往一起黏的眼皮,抬头看了他一眼,“我怕今天局里还有事。”

舒久轻轻地笑了一下,盛遥却觉出点不对劲来,皱皱眉看着他:“你……今天怎么这么……”

安静?

舒久叹了口气,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率加快了,放下筷子,坐直身体,迟疑了一下,把自己刚刚从墙上撕下来的那张“协议”拿出来,放在桌上。

盛遥愣了一下,也放下筷子,脸上下意识地浮起一抹笑容:“怎么,合约到期了么?”

——第三,约定好聚好散,再聚不难,大家都是成年人,可以保证身体清洁,但是请不要过分苛求对方的衷心,谢谢合作——

盛遥的睡意忽地就被吹散了,那一瞬间,他觉得心里好像有一块很硬的石头堵在那里,上不去下不来,倾吐不出,堵得心口闷闷的疼,却不知从何说起。

可是当初说好的,好聚好散,不要过分苛求对方的衷心。

舒久看着他不说话,想要捕捉到他完美的笑脸后面,哪怕一分一毫的裂缝。

可他失望了,他什么也看不出来。

盛遥又问:“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不问原因,不问理由,在一起的时候他没有问过,现在他仍然不问。舒久的目光落在合约第二条上——不得干涉彼此的隐私——可你就……不在乎到,连问一句都觉得多余么?

这一顿早饭吃得,相对两无言,吃完以后,盛遥收拾起碗筷,想了想,偏过头对他说:“要么这样吧,一会我给局里打个电话,昨天该抓的人也抓住了,后续工作大概也没我们什么事,没事我就不过去了,请一天假,帮你把东西整理了?”

舒久藏在桌子底下的拳头倏地握紧了,他想这个笑眼弯弯眉目灵动的男人,到底有心没心,这么长时间,对自己就连一点点的感情都没有么?哪怕养只小宠物,到底是个里出外进会喘气的活物,突然没了,心里也会空一块,他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入不得盛警官的眼么?

不想这样下去,只是想要有一个正正经经地追求你的机会,我们从拉手亲吻和约会开始,而不是这样自欺欺人的同居关系,只是肉体上的交往。

我想离开这个闹哄哄的娱乐圈,试着做些正经的事,试着发展我自己的事业,不再荒废年华,然后变成一个足够好、足够配得上你的人,好好地和你在一起,如果有可能……一辈子。

“阿遥。”舒久轻轻地叫了他一声。

“嗯?”正常得不会再正常的表情。

舒久惨淡地笑了,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很多人喜欢过他,他一个一个的都没有放在心上,从未在意过,如今他喜欢上一个人,对方却也这样不在意他。

果然是因果报应。

收拾完碗筷,盛遥打电话到办公室里,顺利地请了假,得知今天连头儿都翘班了,于是更加心安理得。帮舒久把自己的东西整理好,列出清单,然后细致地打包。盛遥觉得他蹲在地上帮舒久打包的时候,心里放得空空的。他自嘲地想,这可太难看了,从来都是旧情人纠缠自己,这回,居然轮到他想要去纠缠这个木然地跟在他身后的男人。

他一直承认,跟舒久在一起的日子,是他最轻松的日子。无论是这个人老练的挑逗,或者笨拙的讨好,还是一刻不停地出些让人哭笑不得的状况,都像是有魔法一样,让他的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

这种相近和相通,永远不会在他和苏君子之间出现,他自己总是小心翼翼,知道那人有妻子有女儿,摒住呼吸似的不敢走近一步;也不像姜医生偶尔帮他做心理疏导,姜湖是个称职的心理医生,可也仅此而已,他懂自己,就像懂所有人。

逢场作戏,露水情缘,萍水相逢为起始,而后聚散随缘,各奔东西以后再去寻找下一个聊以慰藉寂寞的地方。全世界每个角落都能随遇而安地停歇,可是没有家。盛遥想,而现在,舒久就要走了,对方是个天生的浪荡子。

他觉得,自己真的不舍得这个人。

可盛遥的不舍得,也就只是表现在为了他请一天假,拖着很疲惫的身体帮他打包收拾行李,就像当初,对君子的牵肠挂肚,也永远只是一句——你回家吧,我替你做。

仅此而已。

盛遥拉上最后一个包的拉链,坐在一边,舒了口气:“弄完了,东西有点多,要么我开车送你回你那里吧,会不会不方便?”

“不方便”指的是这大明星万一被人看见,拎着一大堆行李被一个陌生男人送回家这镜头,会不会上娱乐版头条。

舒久说:“没事,我已经打算隐退了,昨天打电话回去,跟我父亲说好回家接手一些家里的事务。”

盛遥有点惊讶,随即笑了:“挺好,娱乐圈总不是能混一辈子的地方。”

舒久沉默,他看着盛遥脸上那种包容的、理解体贴的笑容,突然觉得特别扎眼,他不接话,气氛开始变得有些不对劲。

盛遥站起来,把奔着尴尬去的气氛给拉了回来:“走吧,中午出去吃,算是散伙……”他一句话还没说完,猛地被舒久一把压在柜子上,激烈而没有任何技巧的吻落在他嘴唇上,带着些许撕咬的味道。

盛遥用胳膊肘顶住他的胸口:“你……”他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眼前凑得极近的这男人眼圈是红的。

“我知道我不够好,”舒久深深地吸了口气,放开他,小声说,“我也知道,你心里有一个人。”

盛遥愣愣地看着他,舒久举起他们两人之间的那张协议:“阿遥,我不想要这个,我想要你……”他拉住盛遥的手臂,手指扣得紧紧的,“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盛遥:“什么机会?”

“等我变成一个配得上你的人,等我正式地追到你。”

舒久的目光直直地看进盛遥的眼睛里,盛遥一震,他从来没有在这个吊儿郎当的男人眼睛里看到过这样认真的神色,他不说话,舒久更紧张了,抓着他的手指爆出了青筋:“我……能有这个机会么?”

盛遥把被他弄乱的头发和衣襟稍微整理了一下,歪头笑了:“我要是不答应怎么样?”

舒久张张嘴,颓然低下头去,像只被冷水浇了满头的流浪狗,宽阔的肩膀缩起来,黝黑的眼睛倏地暗淡下去,半晌,他才抬起头来,蹲下去拖地上盛遥帮他收拾好的行李,勉强笑了一下,比哭还难看:“那……那我……我不打扰了,对不起,你当……”

“没听到过”这四个字,干巴巴地卡在他喉咙里,舒久努力了几次,都没能说出来。

盛遥却叹了口气,弯下腰去摸摸他的头发,在他后脑勺上轻轻拍了一下:“你的要求,我什么时候拒绝过了?”

舒久猛地抬起头来,那人桃花眼微弯,潋滟一片,看惯了的坏坏的、满不在乎的笑容里,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说:“你要回你老爸那,带点日用品路上用就行了,这么多东西,拿着也费事,就先放我这吧,等你回来……等你回来,我给你留着客房。”

舒久一把抱住他的腰,趁机把脸埋在他身上,偷偷地把眼角冒出来的液体抹去——亲爱的,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温柔啊。

分享到:
赞(53)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好甜哦

    P大迷2019/01/21 12:28:36回复
  2. 所以……这是“活该在一起”吧?

    喜欢就好2019/01/27 21:30:51回复
  3. 炒鸡喜欢这一对昂

    莫上2019/02/01 18:30:00回复
  4. 啊温柔的盛遥

    匿名2019/02/02 18:00:11回复
    • 舒久小奶狗

      匿名2019/02/02 18:01:43回复
  5. 啊温柔的盛遥呀呀呀

    匿名2019/02/02 18:00:36回复
  6.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默读女孩不认输2019/02/04 15:14:07回复
  7. 真是要被这俩人甜死了≧∇≦

    匿名2019/02/11 05:32:21回复
  8. 天赐一个盛遥遥

    匿名2019/02/13 15:35:48回复
  9. 超喜欢公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点舍不得公子嫁给了阿久……

    余谴2019/02/14 15:29:46回复
  10. 甜甜甜甜甜甜甜甜

    陌赎2019/02/15 14:26:03回复
  11. 呜呜呜这是什么绝美的爱情啊

    阿离2019/02/16 11:51:05回复
  12. 盛遥和舒久,随便哪一个,除以二再给我吧,不嫌弃

    顾长卿2019/02/18 10:43:5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