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一生之盟 终

柯如悔的目光慢慢往下,落到指着自己的黑洞洞的枪口上:“袖珍手枪——你们这里的警方不用这东西,这是……那位饮狐先生送给你防身用的吧?”他挑眉一笑,“我知道里面只有一颗子弹,我还知道你不会轻易开枪的,因为你并不想打死我。”

“那可说不好。”姜湖冷冷地说。

柯如悔忽然向他走过去,凑近了,握住他拿着枪的手,把枪口抵在自己的胸口上:“我知道你在怕什么,J,你走在街上,别人看见相爱的夫妻带着孩子出来玩,其乐融融,你却能从他们的肢体语言上,读出这相爱下的敷衍和虚伪,别人看见夫妻两个之间快乐活泼的孩子,你却看见那微妙的距离,女人手上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放被推拒动作。别人看见那些慈善家政治家们在台上慷慨陈词侃侃而谈,恨不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你却看见他不对称的表情和防备性的手势,知道他嘴里说的都是扯淡的谎言,是么?”

姜湖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任他抓着,任他低低地,残忍地说着,脸色愈加苍白起来。

柯如悔笑了:“你的手好凉。”

他又凑近了一点,姜湖的枪口好像要戳到他的胸口里似的,柯如悔没在意,伸手端起姜湖的下巴,端详着他那双浅色的眼睛,好像着迷着什么似的。

“你每天听见各种各样的谎言,看见人们挣扎,彼此欺骗、彼此伤害,看不腻么……哦,我忘了,还有你那祖父祖母,怎么,你不记得他们了么?”柯如悔做了一个悲悯的表情,悲悯中又有些笑意,说不出的诡异,将声音压得更低了些,“你拿到学位那天,大家出去庆祝,你喝多了酒,说了什么,还记得么?”

姜湖的眼神放空了一样,只听柯如悔说:“是不记得了,还是不愿意说?你自我催眠了多少次,多到让自己相信,他们是爱你的,你有一个幸福的童年?不不不,你心里清楚,他们是爱你,他们可以无微不至地照顾你,让你接受最好的教育,钢琴、绘画、礼仪……却没有每天晚上睡前的故事时间,是么?亲爱的,你长得太像他们死去的女儿,而你的存在却又时常提醒着他们,你的另一半血统来自于谁。是在那天,你祖母发现了你放在床下的那些仿真枪械时,脸上一闪而过的憎恨和厌恶,才让你故意把钢琴盖子碰下来,故意把自己的手指压在底下,从此再也不能弹琴了的么?”

柯如悔叹了口气,像是怜惜一样,轻轻地摩挲着姜湖冰冷苍白的手指,问:“还疼么?”

姜湖猛地推开他,后退了三四步才定住脚步,本来颜色就浅的嘴唇上仅有的一点血色退了干净。

柯如悔接着说:“可那时候你还能以父母那惊世骇俗的爱情来作为安慰,然而什么时候,这些东西也变了呢?J,你太有天分,天生就是个心理学家……你回家的时候,偶然发现母亲的照片被移动了位置,而那个男人都没有察觉,还是他的衣橱里装了衣服变换了风格?你跟踪过他么?然后发现,你以为的痴心一片对你母亲衷心不悔的父亲,其实在挥霍金钱花天酒地上十分有天赋?哦不不,别反驳,以你的敏锐,当然看得出他是逢场作戏还是真心投入。告诉我,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姜湖没有回答,而柯如悔好像也不准备听他的回答,他轻轻地靠在栏杆上,大风吹起他的夹杂了银丝的头发,一双漆黑的眼睛,好像装下了整个夜色一样,他说:“J,你不失望么?我知道你虽然把喜怒哀乐埋得很深,也不过是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而不是从来没有。你想保护的人,其实都这么不堪,你想保护的世道,藏污纳垢,你不失望么?”

他转过头来,盯着姜湖:“你每天目睹着人类最阴暗的地方,并且比任何人理解得都透彻,你其实不是不失望吧,只是一直在自我催眠、自欺欺人,J,你自己觉得,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呢?”

“你真是个又坚强、又软弱的孩子……”

姜湖手上的枪似乎变得很重很重,重得他都有些拿不稳了,枪口微微向下垂去,柯如悔伸出手臂,好像想要把他拉进怀里。

就在这时候——

“把你的双手举起来,到我能看见的高度,后退,离他远点!”一个冷冷的男声突然从柯如悔身后传来。

柯如悔愣了一下,有些意外地回过头去,高大的男人稳稳地托着手枪,向他走过来,每一步踩在地上,都像是带着某种压迫力一样,男人的眼角结了冰:“怎么,你要拒捕?”

“沈夜熙,沈队长。”柯如悔眯起眼睛,不易察觉地露出一点意外的神色。

沈夜熙突然扣动扳机,子弹擦着柯如悔的身体过去,打在旁边的栏杆上,干净利落,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男人的杀意没有半点掩饰地泄露出来,柯如悔明智地举起自己的双手,往后退了一步。

沈夜熙把柯如悔的双手扭到身后,故意似的用了很大的力气,柯如悔的手腕脆响了一声,然后掏出手铐铐上,猛地把他推到地上,把姜湖拉到身后,对领子上别的对讲机说:“找几个兄弟上来一趟,在知了茶楼北边四点钟方向的大楼楼顶,这里我抓住一个涉嫌杀人的。”

柯如悔本他一拉一推,十分狼狈地跌倒地上,额头上也露出冷汗,他却毫不在乎一样,反而艰难地回过头去,对沈夜熙笑了:“沈队长对我的敌意可真不小,可我已经被你控制住,没有反抗能力了,你把手枪都收了回去,可为什么……”

他意有所指地看着沈夜熙,后者虽然把手枪别到了腰间,一只手却把姜湖拢到身后,刚好用肩膀挡住柯如悔的视线,身体微微侧着,虽然面对着柯如悔,脚尖却指向旁边,像是想要转过身去似的。

“从你的肢体语言,我看出来,一小半是出于保护,更多的则是……嗯,占有欲?”柯如悔挑眉笑了,“出于雄性动物的本能宣告所有权么,可是你拉着他的手腕的动作,唔,很有意思么,沈队,为什么你最有力的手指不偏不正地正好掐在他的脉搏上?”

沈夜熙虽然面色不动,却不由自主地放开姜湖的手腕。

“你的理智一直在压抑着对这个人的占有欲,压抑着愤怒,压抑着想要把他活活掐死在自己怀里从此不让任何人染指的想法……”柯如悔的声音越压越低,最后竟然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J,你说过人间最美好的东西,不也就是荷尔蒙分泌紊乱而造成的疯狂和迷乱么,原始野蛮的、充满掠夺占有意味的,你……”

姜湖突然从沈夜熙身后走出来,站定到柯如悔面前,柯如悔不知为什么,话到嘴边说不下去了,仰着头,和他目光相接。

姜湖说:“我知道你为什么杀人,你知道么?”

姜湖蹲下来,仍然苍白的脸上浮上一抹笑意:“你是个极端自恋的人,是个变态,生理上的缺陷让你天生感受不到恐惧,感受不到内疚,还记得你那个在教堂里工作的父亲么?别这么看我,你自己不也说过么,我了解你,就像你了解我那样。你父亲是个狂热的宗教分子,把你的生活死死地限定在一个极狭小的范围里,半点不能出错——至于你妈妈,她是个荡 妇对么?要不然怎么会惹得你那一辈子活在黑袍里的父亲都能恼羞成怒,怒到……杀了她?”

柯如悔脸上的笑意僵住了。

“你看,你滔滔不绝地说我的事情,却不允许别人提到你的过去,因为你那伟大的控制欲么柯老师?你每天都有严格的时间表,早晨干什么,中午干什么,晚上干什么,什么时间起床,什么时间吃早饭,早饭吃多少克的面包,喝多少毫升的牛奶——这些都是你那杀人犯杂种老爸给你留下的烙印,你憎恨着它们,所以才打着所谓学术研究的旗号,一而再再而三地犯罪,通过掌控别人的生命来满足你那恶心的控制欲望。”

姜湖站起来,站得有些猛,他晃了一下,沈夜熙有些担心地拉住他的手臂,姜湖摆摆手,表示自己没关系。

“你了解?”柯如悔以一种很奇异的口吻问。

“你假装死亡逃脱,也只是厌倦了杀人这种方法了,你发现这样没有技术含量的野蛮事件不再能满足你内心的欲望。一方面你自以为能看透人心,自以为无所不能,另一方面你又背负着父母给你的烙印,挣扎而自我厌恶着,柯如悔,你也不过是个看不清自己看不清世道的可怜虫!”

“你说的不对,J,恐怕这次的作业我要给你扣分了。”柯如悔勉强笑着,轻声说。

“我哪里说的不对?”姜湖歪过头笑了,伸手揽过沈夜熙的腰,后者虽然仍在气头上,也忍不住因为这个动作受宠若惊了一下,“你在干扰我们每个人的思维,你一手设计了闵言的闹剧,为了什么?为了让我知道你的存在?为了让我不安?因为这样能让你觉得,你战胜我了,你控制我了,是么?”

杂乱的脚步声和喧闹声响起来,姜湖知道沈夜熙叫的人就快到了,他忽然压低了声音:“至于你说的……原始野蛮的、充满掠夺占有意味的感情,我乐意接受。”

在场的另外两个人都呆住了,姜湖轻笑了一声,放开沈夜熙,没事儿人似的退开一步,打开手电筒照着地上的柯如悔,对往这边赶的人说:“这里,就是这个,多起凶杀案的嫌疑人,闵言的那个什么柯老师,是重犯,带回去联系国际刑警,他们会很乐意接收的。”

柯如悔撕心裂肺地大笑起来,姜湖不再看他,转身就走。

盛大的夜色落幕了,这一宿,逃了两年的柯如悔落网,闵言被逮住,手下一群混混树倒猢狲散。安捷看着沉沉睡去的安怡宁,突然对翟行远说:“我老了,也想找个长久的人,将来能照顾她……”

翟行远被惊喜砸昏了头。

沈夜熙直到凌晨四点钟到家了,仍然浑浑噩噩地,脑子里只有姜湖弯起浅浅的微笑,说“我乐意接受”的模样。

姜湖觉得特别的疲惫,草草洗了个澡就打算去睡觉,却被自己房间里等着的某人的眼神吓着了,站在卧室门口,愣是进去也不是,出去也不是。

沈夜熙一步一步地向他走过来:“你说……你乐意?”

姜湖往后退了一小步,觉得这男人的表情有点危险,却被沈夜熙一把勾住腰,身体猛地被拉过去,炽热的吻落在他的嘴唇上,像是要把他吃进去一样——

分享到:
赞(144)

评论22

  • 您的称呼
  1. 下一章高能

    匿名2019/01/25 08:26:06回复
  2. 别别别千万别卡肉

    默读女孩不认输2019/02/04 14:55:12回复
  3. 对,下一章肉,然后……算了不说了,怕被打@( ̄- ̄)@

    沈葭白2019/02/14 13:23:46回复
  4. 哇哦!【捂住眼睛】

    余谴2019/02/14 15:14:30回复
  5. (一脸姨母笑)我没有,我没笑,不是我笑的,我不知道,我看不懂

    匿名2019/02/14 15:45:31回复
  6. 哇哦

    P大的粉丝2019/02/16 18:16:22回复
  7. 啊啊啊啊可怜的沈队终于可以如愿了吗???

    是阿怡呀♡2019/02/19 10:08:01回复
  8. 大半夜熬夜的我终于等到肉了

    白藜2019/03/05 15:12:27回复
  9. 哪位高人能解读下柯和闵的身世以及犯罪心理?

    巍澜 哈哈哈成功转移视线2019/04/24 06:56:19回复
    • 闵言的父亲挂得早,他妈……应该算是妓女?他在没有父亲,没人管的情况下长大,心理不成熟,用凶恶的外表伪装自己
      而柯如悔更惨,他父亲是个狂热的宗教分子,特别严厉的一个人,杀了他的荡妇母亲。他生理上感受不到恐惧和内疚,有极强的控制欲,所以犯罪只是想控制别人。
      应该是这样吧

      月无心2019/08/10 14:08:02回复
  10. 我现在超级开心

    二九2019/05/11 08:23:57回复
  11. 脸上渐渐露出阴险的微笑

    匿名2019/05/16 22:23:08回复
  12. 按惯例P大在关键时刻会写下一句/此处关灯

    就木2019/05/24 21:42:15回复
  13. 盛大的夜色落幕了,这一宿,逃了两年的柯如悔落网,闵言被逮住,手下一群混混树倒猢狲散。安捷看着沉沉睡去的安怡宁,突然对翟行远说:“我老了,也想找个长久的人,将来能照顾她……”
    翟行远被惊喜砸昏了头。
    2333

    白银六卫2019/05/27 01:05:35回复
  14. 就算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小南2019/06/11 15:11:16回复
  15. 来自两个心理学家的battle

    有毒2019/06/20 12:32:01回复
  16. 肉不可能的,永远不可能的。

    黄文p甜甜2019/07/07 16:32:11回复
  17. 卡肉就不厚道了

    匿名2019/07/17 13:58:56回复
  18. 哈哈哈,我发现自己真的好喜欢这种由罪犯促进而来的爱情啊!(天啊,我是魔鬼嘛?)

    冥洺2019/07/19 16:37:25回复
  19. 楼上你不是一个人!
    对了,我跟你只差几个小时就能在一块看了!

    无岐2019/07/19 18:55:05回复
  20. 耶!有肉吃!!

    锦心绣口2019/07/21 15:16:17回复
  21. 看两个心理学大佬说话……好爽啊~~~

    暮晞2019/07/27 20:40:2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