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一生之盟 十

安怡宁睁开眼睛的时候迷茫了片刻,视野里一片漆黑。下一刻,她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和郑思齐他们分手以后,正好收到杨曼通知收工的短信,才想回一条“知道了”,却猛地被人往前一推,接着好像有冰冷的东西刺进了她的腰部,然后……然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的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动了动,发现自己的身体没有被束缚,但是也提不起力气来,只能很小幅度地运动。

安怡宁知道这应该是某种肌肉松弛剂,她没有受过相关的训练,虽说一直在大案要案组,但是凭着她出色的记忆力,基本上是做联络工作和文件工作比较多,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说不慌张是不可能的。

安怡宁深深地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后又重新睁开,尽量使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精力集中在四肢上,慢慢地,希望用这种方法重新积聚起力量。同时眼珠四下转,打量着自己所在的空间。

是谁?当然不可能是翟家,安怡宁所能想到的,也就只有闵言了。

沈队他们那边的进度,她一直没过问,但是杨曼突然说收工,多半是翟家丢的东西落在自家老爸手里了。闵言这个时候把自己绑来是什么意思,安怡宁觉得这还比较好理解。

问题是,她并不是每天上下班都自己走的。大多数时候如果下班晚了,会蹭着老头子的车一起回家,如果没什么事情,可能会和杨曼出去逛街,或者翟行远偷偷来接她,两个人出去玩一圈再回去。

对方安排的闪电一样的袭击,如果不是恰好未卜先知自己这天的行程,那就是自己已经被盯上很久了。安怡宁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她压着恐惧,不停地自我催眠——冷静、冷静。

这时不远的地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安怡宁悚然一惊,寒毛都竖起来了。

“别跟闵言说我来过,他不打算让我知道,我还是不知道比较好,明白吗?”

隔着门,男人的声音极温润好听,安怡宁一愣,接着门被推开了,一个中年男人走进来,伸手在墙上摸了一下,摸到电灯开关,按开,突如其来的光亮让安怡宁的瞳孔不适应地骤缩,她眯了眯眼睛,这才看见走进来的这个男人。

乍一看,这是个中年人,黑发间已经掺杂了银丝,脸却显得很年轻,皮肤光滑白皙,只是微微笑起来的时候,眼角有细小的纹路,带着一副无框的眼睛,灰色的西装外套,一丝不苟的衬衣,像是个风度翩翩的大学教授。

安怡宁突然觉得这个人有些像姜湖,不是说长相,而是那种给人的那种感觉。她甚至觉得,也许过上二十年,姜湖就是这么一副样子。

男人对她笑了笑:“安小姐醒了啊?”

安怡宁没吱声,她力气不多,不像浪费在说话上,但直觉这个人不是闵言。

随着男人的走近,她才发现,这个人其实和姜湖一点都不像,姜湖身上总带着一种奇异的能安抚人情绪一样的气场,很安全,让人在他面前会情不自禁地放松下来。这个男人的笑容也很好看、很温暖,可是随着他的眼睛却特别的寒冷。

不是姜湖那种遇到什么事情都能等闲视之的从容,而是一种让她忍不住想要往后缩的危险感。

男人对她不友好的态度也不以为意,在她身边坐下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柯如悔。”

安怡宁睁大了眼睛——沈夜熙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只是觉得耳熟,可是安怡宁却是那种凡是看过听过的东西,只要走了脑子,就基本不会忘记的人。她当然知道“柯如悔”这个名字代表了什么。

传奇的学者,据说有一双魔鬼的眼睛,几年前神秘死亡,死因到今天,美国那边也没有一个官方说法。

于是……这个传奇的男人大老远地游过太平洋,跑到中国和一帮黑社会搅合到一起?

安怡宁觉得,不是自己没睡醒,就是这个老男人没睡醒。

自称柯如悔的男人叹了口气:“真是……我都老了,现在报自己的名字,都有年轻人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

安怡宁下意识地往他身子底下看,发现他有影子,于是稍稍松了口气。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被闵言绑来么?”柯如悔问。安怡宁虽然一声不吭,但他却好像在和她聊天聊得很愉快一样,“我知道你刚刚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过了一遍,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其实没有那么负责的——闵言这年轻人只是想证明,他不怕翟海东,也不怕警察,有能力和两方面的势力抗衡罢了。”

闵言吃饱了撑的……安怡宁想。

“有点冲动是吧?年轻人么。”柯如悔好像瞄她一眼就知道她心里想什么,笑了,又突然问:“对了,安小姐和姜湖很熟对么?”

安怡宁左眼轻轻眯了一下,望向柯如悔的表情有些警觉。

柯如悔笑了:“别这样,算起来那孩子还是我的学生。”他歪着头,带着一点追忆,“我第一次见那孩子的时候,他才失去最后一个亲人,情绪上稍微有点自闭倾向,说话很慢,好像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就把下面要说的十句话都考虑好了似的。”

安怡宁心说这什么情况,难道自己被绑架来,就是来听这老男人回忆和姜湖过往的?她看了一眼这怎么都觉得诡异的男人,心说这话幸亏没让沈队听见,要不然醋缸都打翻了。

“J……哦,就是姜湖,我一看见他就想起小乌龟。”柯如悔说,“心里难过了就缩到自己的壳里,谁捅都不出来,看在我是他老师的份上,偶尔才能多说几句。给他做心理疏导的时候很困难,他根本不配合。你知道么,有时候我觉得他的性格其实不大适合做心理医生,他吸收负面情绪,却不大发泄出来,迟早有一天会出事。但那孩子实在太有天分了。”

他转头看着安怡宁,弯起眼睛笑了,安怡宁觉得他即使眉目笑得弯起来,仍然让她不寒而栗,柯如悔轻轻地说:“现在看着他和你们感情那么好,真是觉得有点……嫉妒。你说怎么办呢?”

安怡宁心里警钟大作。

半夜三更的时候,会议室又一次坐满了人,然而这次大家的脸色却都不大好看,安捷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旁边翟行远也在。

盛遥常带几分戏谑的脸上凝重得很,手指飞快地敲着键盘:“怡宁的手机最后一次有记录是下午五点十分左右的时候。”

“我发的短信。”杨曼说。

“之后就没了信号……”

“盛遥,地址。”沈夜熙抱着手臂在一边走来走去,开口打断他。

盛遥飞快地报出一个地址,苏君子一只手拿着手机,飞快地拨通了一个号码,把盛遥报的地址重复了一遍,然后抬头对众人说:“我们的人就在那附近,我让他们好好找找。”

杨曼猛地站起来,把枪塞到腰间:“不行,我忍不下去了,出去现场看看。”

苏君子深吸了口气:“我陪你过去。”

安捷牙关明显地紧了一下,似乎想站起来,又坐了回去。

翟行远突然开口:“闵言是什么意思,在和翟家示威,还是对警方?”

安捷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这漂亮男人不说话不笑,周身带着一种特别的压迫感,绝不是一个所谓翻译家或者什么“客座教授”应该有的,倒像是腥风血雨里洗练出来的一样。被他扫一眼,要冷到骨子里。

翟行远却迎上了他的目光:“安叔,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怡宁跟我交往,但我对她是真心的,我现在恨不得拿命换她平平安安的回来。”

“你的命?”安捷轻轻地挑了一下眉,语速特别慢,尖刻地打量着这年轻人,“你的命值钱么?多少钱一斤?”

“我的命不值钱。”翟行远几乎一字一顿地说,“但是只要怡宁要我,我对她的心意就无价。”

安捷目光阴鸷地看着他,翟行远抿紧了嘴唇回视他,半步不退。

半晌,却是安捷先转开了目光,他低低地说:“翟行远,你听着,要是怡宁有什么事,你、翟海东那老王八,还有那个什么盐什么醋的小子,最好早点拜佛去,要么……哼。”

沈夜熙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接起来,里面苏君子快速说:“怡宁的手机找到了,被人踩坏了,扔在路边,你们别急,我和杨曼立刻过去。”

“知道了,调警犬过去,甭管有用没用,先试试。”沈夜熙小声对着电话说。这天傍晚果然被苏君子那张乌鸦嘴说中了,下了一场暴雨,洗刷了整条街道,大家心里都清楚,警犬领出来也没什么用。

众人很快又陷入新一轮的沉默,只有姜湖,飞快地翻看着翟行远提供的闵言的生平,阅读速度比他平时一个字一个字地读书的样子要快上好几遍。

莫匆轻咳了一声,伸手搭在安捷肩膀上,打破了沉默和僵硬的气氛:“如果是闵言绑了怡宁,为什么不和我们联系?”

“他在等我们先联系他。”姜湖下意识地接口,头没抬起来,仍然扎在资料里,“因为他认为这样会让我们在心理上处于劣势,会让他的控制欲得到更好的满足。”

沈夜熙拉过一把椅子,在他旁边坐下:“好,那现在我们知道这混蛋有极强的控制欲,希望牵着我们的鼻子走,如果我们联系过去,他会怎么说?”

“他自大,野心勃勃,但是又不是特别成熟,像是危险的青春期少年,容易因为冲动而做出危险的事情。”姜湖一边说着,眼睛却一行一行地扫过资料文件,“他要找的东西落到了警方受理,所以他现在心理产生失衡,急需要做一些事情来平复他的愤怒。”

“怎么说?”安捷皱皱眉,有点紧张地问。不过他对姜湖说话的时候,态度和口气明显柔软下来不少。

“如果我们打电话过去联系他,他会坦然承认人在他手上,并且提出很多无理要求,如果我们不做到的话,怡宁会有危险。”

“没事,他说什么我们做什么,只要人平安,场子以后还找不回来么?还有呢?”沈夜熙追问,“如果他说的我们都做到了,他会怎么样?”

“他会变得非常贪婪,控制欲会越来越强大,如果在这期间,我们被他耍得团团转,找不到怡宁的话,他会用撕票来嘲笑警方的无能,炫耀他的聪明。”姜湖说。

分享到:
赞(75)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第一个零评么这是?

    沈葭白2019/02/14 13:21:03回复
  2. 心塞……祈祷一下……

    余谴2019/02/14 14:47:03回复
  3. 浆糊真厉害

    2019/02/14 15:29:04回复
  4. P大的粉丝2019/02/15 22:41:41回复
  5. 保佑安姐姐

    是阿怡呀♡2019/02/19 09:44:38回复
  6. 我突然发现安捷是我喜欢的那一款,可温柔可霸气,还护犊子

    匿名2019/02/23 22:47:17回复
  7. 是我腐眼看人基吗,为什么我觉得那个何如悔暗恋小浆糊啊……

    白银十卫2019/04/20 11:44:3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