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一生之盟 九

“闵哥,条子们找到了李永旺。”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猛地抬起头,他的五官并不难看,却因为脸颊处一直拉到下巴的一道伤疤,而显得阴郁狰狞起来。

枯黄头发的小青年抿抿嘴,不敢出声了。

“条子?”半晌,沙发上的男人才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谁?郑思齐还是什么人?”

“这……”

“废物!”闵言猛地把茶几上的杯子扫落到地上,“条子什么时候这么有能耐了,啊?!你们都他妈给我干什么吃的,找个兔崽子,居然还能落在条子后边!”

“闵哥,是……”小青年弱弱的几个字还没出口,就被闵言疯了似的摔东西泄愤的模样给吓得没了声音。

闵言最近越来越控制不住心里的怒火,凭什么?!凭什么在他好不容易能和翟海东那个老废物叫板的时候,那帮政府养的狗也会来横插一脚?娘的他们哪来的路子和线人,现在这道上已经没有所谓义气这东西的存在了么?甭管什么人,前一刻勾肩搭背好得恨不得穿一条裤子,后一刻脸一转就变成了条子的线人。

东西噼里啪啦落地的声音好像更点着了他的怒火——为什么你们都要跟我过不去?翟海东算什么东西,为什么连政府的走狗都能栓到他家门口?!

一个茶杯摔下来,正好摔在无辜群众金毛小青年脚边,吓得他差点蹦起来,茶水溅了他一裤脚,小青年欲哭无泪,走也不敢走,想劝也不知道该劝什么。就在这时候,半开的门被人轻轻敲了三下,闵言不耐烦地抬起头来,看见来人,暴怒表情却突然顿住了,勉强压下去,换了个稍微温和些的,对门口的人点点头:“柯老师,你怎么来了?”

门口站着个中年人,即使现在天气已经不凉快了,他仍是一身清爽优雅的症状,扣子斯斯文文地扣好,眼角好像随时带着笑意,在他那显得格外年轻的脸上勾出细小的纹路,好像有种奇异的力量一样,看着他的笑容,就忍不住平静下来。

小青年松了口气,今天运气不错,救星来了。

中年人不紧不慢地说:“刚刚听人说你心情不大好,过来看看,怎么发这么大脾气?”他转头拍拍战战兢兢地站在墙角的那位,“这里没你的事了,先出去吧。”

爷爷奶奶啊,等这句话等得我头发都快白了。小青年给了他一个感激涕零的眼神,恨不得以光速逃逸,一溜小烟就不见了。中年人这才轻手轻脚地把身后的门合上,扫了一眼地上的狼藉,亲自蹲下来收拾。

闵言这才挂不住了,赶紧把他拉起来:“柯老师你别动了,我一会叫人过来打扫,都是碎片,你……你别刮了手。”

中年人顺着他的力道站起来,微微挑着眉,似有所指地看着闵言。闵言避过他的目光,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这刚刚还在发狂的狮子好像几秒之间就奇异地被眼前这个人安抚了,闵言也觉得,面对这个人的时候,他自己老像是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刚刚得到消息,李永旺被警方控制起来了,”闵言深吸了口气,揉揉眉心,“柯老师,万一翟海东有恃无恐,我恐怕……我恐怕……”

“恐怕什么?”中年人也坐了下来,慢悠悠地接了一句,好像一点也不着急似的,“小闵,你太急躁,有时候会让你看不清一些东西。”

接着他叹了口气,声音有些低沉:“怎么就不听我的劝呢?”

闵言低着头,眉头却皱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个人话里那种掩饰着什么一样的失望的味道,他心里有种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的感觉。肩膀上被搭上一只保养得当的手,闵言抬起头来,那人正看着他,一双眼睛似乎要望到他心里一样,中年人低声说:“小闵,做什么都要一步一个脚印,你要知道,翟海东在这地方已经有多少年的根基了,别说是现在,就算再过上两三十年,你也不一定有能力撼得动他。”

“我……”

中年人挥手打断他的话:“小闵,我知道你们年轻人心大,忍不得,但是你要为自己的未来和安全想想,我早说过,你现在这么作,冒的险太大了。”

闵言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中年人站起来,整整自己并不乱的衣服:“这样吧,我知道你拉不下脸来,我带人上门去见见翟海东,现在不是你们翻脸的时候。”

闵言的脸色瞬间变了变,站起来一把拉住中年人,深深地吸了口气:“你别去——柯老师你不用去,这事情我明白了,我会处理好的,你……你放心。”

中年人定住脚步,偏头看了他一眼:“你自己可以么?”

闵言挤出一个笑容:“当然。”

一个男孩子,成长在这样一个复杂的地方,缺失了父亲的角色而想要努力强大起来——会怎么样呢?

J,真是忍不住想让你好好看看,我们见面的那天,也不远了吧?

沈夜熙他们的动作虽然先斩后奏,但是别人瞒得过去,莫局那里就不一定能瞒过去了。莫匆挑挑眼皮……嗯?怎么的?沈夜熙他们抓住了个小混混?

咳,抓就抓呗,大家伙别围观了,该干嘛干嘛去吧,妨害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人都该抓。

老头子揣着明白装糊涂,其实自己心里那叫一个爽——翟海东啊翟海东,多少年不见,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居然还不如一帮孩子。

得,反正你的东西现在落到我手里了,怎么处理么……莫匆哼起小曲,心情好得像是坐上了云霄飞车。

总之沈夜熙一干人渣警官是完成任务得胜归来了,东西已经到手,翟海东和莫匆两个老流氓段位相差无几,反正这回翟海东的小辫子被莫匆抓住,是不打算放手了。老翟自己束手束脚,本打算借警方打压闵言,没想到莫匆还有这么一帮活宝秘密武器,反而被将了一军,心中憋屈那真是无以复加。

众人心情良好,剩下的,就是看翟海东闵言他们怎么自己关起门来使劲掐,然后由郑思齐等人友情客串煽风点火制造声势的龙套角色。

沈夜熙一回来就把东西当成烫手的山芋一样,扔给了莫匆,带着一帮精英人士投入到闲得要长蘑菇一样的幸福生活中去。

临走前杨曼偷偷把沈夜熙拉到一边,挤眉弄眼:“怎么样怎么样,学习进度还不错吧?啥时候下手?”

沈夜熙一脸正直地看着她:“杨警官,作为一个人民警察,你怎么能看这种东西?多有伤风化,多妨害精神文明建设啊!你不提我还忘了,不行,组织要对你进行思想道德教育,一定要把一切黄赌毒的东西扼杀在摇篮里,这期局里的党课,咱队就派你去了,好好洗洗你那不健康的思想。”

说完,带着沉痛的表情走了。

杨曼半天才回过身来,跺脚骂:“沈夜熙你没看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还正人君子,娘的,跟真的似的!”

“没看什么?”在前边等着沈夜熙的姜湖不明所以地问。

后边继续传来杨曼“嗷嗷嗷”的叫声:“姜小呆你机灵一点啊,迟早有一天会被衣冠禽兽吃干抹净的!”

姜湖眨眨眼睛,特别无辜地回头问:“我……哪里不够机灵了?”

“别听她瞎说八道,你最机灵了。”沈夜熙搂过他的脖子,把姜湖拖走。

“啧,沈夜熙哪是衣冠禽兽?有贼心没贼胆的,拿下姜湖用那么长时间么?要是我……”盛遥低低地笑了两声,从杨曼身边走过。

杨曼心说,不是你盯着某人背影那么多年扮演苦情角色,连个屁都没放过的时候啦?还要是你什么什么的,要是你早被别人拿下了。

苏君子收拾好包从里面走出来,挺奇怪地问:“哎,盛遥怎么走啦?”

“走了,干什么?”杨曼没好气地接了一句。

“你们俩不是要去郑队那协助工作么,怎么……”苏君子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他觉得杨曼的眼睛里在往外冒绿光,于是干笑,“哦,不去了呀,呵呵,不去就不去吧,省的淋雨……”

杨曼继续怨念地盯着他。

苏君子看着盛遥的背影消失在转角,突然收敛了表情,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笑了:“说真的,那天来局里的那个男人虽然看起来很不靠谱,但是盛遥现在好像过得很轻松,不像以前,笑容里老带着那么点心事重重。”

杨曼一惊,这男人……

苏君子摆摆手,往外走去:“他过得好,我就放心了——我走了,今天小苒她妈加班,我去接孩子。”

杨曼愣愣地在原地站了一会,摇摇头,自己也笑了,掏出手机给安怡宁发了条短信——咱们撤了,剩下的交给郑队。

安怡宁迟迟没回复,杨曼也没多想,收拾东西走人了。

可是这天,直到晚上八点钟,安怡宁还是没有回家,打电话给她,关机。莫匆打电话问了郑思齐,才知道那边也早就收摊各自散了,翟行远那边也没有消息,问了一圈人下去,每一个知道她去了哪里的。

安捷终于坐不住了。

分享到:
赞(126)

评论14

  • 您的称呼
  1. 擦!安姐又怎么了?

    奈何缘2019/02/14 11:50:03回复
  2. 出事了吧@( ̄- ̄)@

    沈葭白2019/02/14 13:20:07回复
  3. 安姐姐咋啦?不祥的预感……

    余谴2019/02/14 14:40:35回复
  4. 愿她安好吧

    P大的粉丝2019/02/15 22:39:45回复
  5. 安姐出事了呀

    匿名2019/02/16 11:10:21回复
  6. 说真的就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君子的话吗
    “说真的,那天来局里的那个男人虽然看起来很不靠谱,但是盛遥现在好像过得很轻松,不像以前,笑容里老带着那么点心事重重。他过得好,我就放心了。”
    你妈呀感情你是知道的?

    我爱林上将2019/03/01 23:16:24回复
    • 一直都知道的啊……

      匿名2019/03/08 21:19:21回复
  7. 安姐姐要出事吗?!

    费渡2019/06/23 00:28:22回复
  8. 楼上费爷别走!

    微蓝巍澜2019/06/24 22:29:55回复
  9. 言是李的孩子???!

    避生2019/07/12 12:22:28回复
  10. 红颜。。。。名字真骚。。。。。””。。。啧啧,多薄命

    2019/07/18 20:02:11回复
  11. 苏君子摆摆手,往外走去:“他过得好,我就放心了——我走了,今天小苒她妈加班,我去接孩子。”

    ——啊呀呀?苏警官知道呀?

    冥洺2019/07/19 15:19:45回复
  12. 看完逆旅来二刷坏道的我看见安安如此兴奋

    费渡的女人2019/07/20 21:33:46回复
  13. 苏君子其实也是知道盛哥哥的心意的,祝幸福

    锦心绣口2019/07/21 14:13:3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