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一生之盟 五

快到傍晚的时候,出去了一天的一群人才回来。莫局说得对,他们这帮人精,个个手底下都有那么几条别人不知道的路子,盛遥身上明显带了酒气,领口打开了,偏白的皮肤上浮起一层浅浅的红,眼神还算清明。

苏君子倒了杯温水,又从抽屉里取出一罐蜂蜜,加了一勺拌匀了递给他。

盛遥笑着道了声谢接过来,喝了几口,就抱着水杯安分地坐在那里。出入乌烟瘴气的地方不是一次了,一整天跟几个线人转着圈地找人,不过想知道点什么也得付出代价,那帮老流氓不管你是不是当值警察有规定不能喝酒,当中被灌了好几圈,又不好翻脸不接着。况且杨曼再彪悍也是女孩子,敬给她的,都被盛遥不动声色地挡了下来,这回虽然还知道东南西北,也是有点醉了。

有人喝多了爱哭,有人喝多了爱笑,有人喝多了话多,盛遥大概就属于那种喝多了反而安静的人,基本上这时候他要不是倒头就睡,就是变个没嘴的葫芦,有点呆地坐在一边,不到非开口不可的时候,就一句话也不说了。

都说这种人城府深沉,盛遥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他只是习惯把事情都烂在心里。

刚刚一进门的时候,每个人闻到他身上的酒味,都忍不住问一句“盛遥没事吧”,只有君子不问,轻轻地叹口气摇摇头,然后递过一杯据说能解酒的蜂蜜水,好像他一直在那里,盛遥突然有些恍惚。他觉得每天想着那个人看着那个人的日子,好像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心里的悸动好像被舒久带给他的焦头烂额给挤出去了,那家伙有时候闹腾得像个孩子,片刻不看着他,就会出点让人哭笑不得的情况。

盛遥想,原来两个人维持这种既暧昧又纯粹的身体上的交往,已经快半年了,都已经要习惯了。

温温的蜂蜜水透过玻璃杯传到他的指尖上,盛遥的目光落在映着灯光的水面上,一动不动,众人也都知道他喝多了犯懒,干脆不去问他,就听着杨曼说。

杨曼拍拍盛遥的肩膀,感激的意思不言而喻,简短地说:“我们找到乔慧芝的儿子了,已经让人盯上了。”她从包里掏出一张小纸条,上面用铅笔写了一个地址。

“这小子什么情况?”沈夜熙搬过一个软软的转椅,让盛遥坐下。

“乔慧芝这个儿子叫李永旺,二十八了,游手好闲的混混一个,现在还靠他妈养着,吃喝嫖赌样样精通。”

“他还赌?”苏君子问。

“赌得厉害,就是因为这个,输光了钱,被他妈大骂了一通,离家出走没钱还债,然后被人抓了起来,要他的命抵债。”杨曼说,补充了一句,“我估计是有人陷害他,要不然不至于输那么多。”

“多少?”沈夜熙问。

杨曼伸出五根手指头:“五千万,据说那傻小子输了这么多钱,觉得有点万念俱灰,这时候有个人站出来,说,再给他一个机会,赢了就替他付钱,输了就拿他的小命抵债,那个……怡宁,你男人说那乔婶怎么着?老实本分?我觉得靠谱,看她生这儿子智商就知道这女人也不是啥精明的。”

安怡宁耸耸肩:“别问我,这案子我就管配合郑哥他们,给你们当跑腿小妹了,避嫌。”

“避毛嫌,莫局跟翟家不定有什么私下交易呢,官匪相护的,”杨曼夸张地撇撇嘴,“后边儿的事你们估计得八九不离十,听说乔慧芝亲自找上门去,不知道说了什么好话,对方答应先留着李永旺,后来她又找上门一次,对方就把李永旺给放了。放出来以后,乔慧芝找了个信得过的朋友,让他帮着把李永旺藏起来,不过幸运的是,她这个‘信得过’的朋友正好是我一线人老杜,这老小子行踪不定,不过这回让我们逮住他了,也不好不给这个面子。”

“乔慧芝第一次去应该是和对方达成了什么交易,对方要求她做什么事,兑现了就放人,第二次再去的时候,对方放了人,应该是事情已经办成了,那乔慧芝让人把她儿子藏起来,是为了怕他被翟海东对付?”苏君子问,继而又摇摇头,“不对,既然是替对方办事,那为什么不干脆求对方给李永旺一个庇护?”

“有可能是信不过闵言,要么是……她对旧主感情还是深厚的。”沈夜熙慢吞吞地说,“所以给闵言的东西其实是假的,真的在她儿子手里。难道是她想着万一东窗事发,她一死了之,再让李永旺把东西还回去,翟海东就不会为难她儿子了么?说不定还以为李永旺忠心耿耿大义灭亲?”

沈夜熙说完自己都摇摇头:“那可真是……君子,你们那边怎么样?”

苏君子“哦”了一声,想了想:“没什么特别的,翟海东对闵言很了解,给的资料也挺全,就是一条,闵言身边好像突然出现了个挺神秘的人,我查访了不少人,都是知道这个人的存在,但是没见过。”

“是什么样的人?”半天没吭声的姜湖突然插 进一句。

苏君子摇摇头:“这真不知道,打听了很多地方,没有一个靠谱的说法,听说闵言恭恭敬敬地称呼那个人‘老师’,只知道应该是个男的,岁数……大概也不小了。”

姜湖眼睛里划过一丝冷光,没再追问,沈夜熙也皱皱眉:“这个人应该是个关键人物,再看看,必要地时候把李永旺逮回来,今天大家也都累了,散了吧。”

他看了一眼缩在椅子里的盛遥:“盛遥你别开车了,要么晚上坐我们车回去?”

盛遥反应迟钝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半天,才说话,语速比平时慢好几倍:“哦,不用了,晚上有人接我。”

“哟,谁呀——”这是一个办公室的八卦男女们异口同声,盛遥挺没精神地笑了一下,装死不吱声了。

杨曼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眼珠一转,回头对姜湖说:“浆糊小可爱,去给走了一天腿都走断了的姐姐倒杯咖啡行不?”

沈夜熙不悦,刚想说什么,就看见杨曼给了他一个挺猥琐的眼神。

姜湖好脾气好使唤的名声已经传遍整个警局了,杨小姐有需要,立刻二话没说,拿起她桌上的杯子就出去了。他前脚出门,刚还装柔弱的杨曼立刻对沈夜熙勾勾手指,苏君子正抱过一个长风衣搭在盛遥身上,让他先睡一会,没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动静,安怡宁见状把脸扭到一边去,一脸纯洁且大义凛然地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沈夜熙眨眨眼——你干啥?

就看见杨曼动作和表情无一不猥琐地从抽屉里拿出一块U盘,塞到沈夜熙手里,挤挤眼睛:“好东西,你懂的。”

沈夜熙莫名其妙,刚想问她一句这是什么好东西,就听杨曼压低了声音:“沈队呀,扫黄组昼伏夜出的,很辛苦的,咱就算为了科普,也有别的渠道不是?”

沈夜熙的脸色腾地变了。

安怡宁神色可疑地低下头去,双肩颤抖不已。沈夜熙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有点尴尬地站在那。

正好这时候,姜湖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推门进来了,只见沈夜熙刹那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把U盘塞进兜里,手快得让周围的围观群众眼前只飘过一片残影,然后一脸正义加淡定地飘走。

杨曼已经抽筋了,姜湖挺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过了一会,盛遥的电话响了,他已经睡得迷迷糊糊了,顺手接起来,含糊地应了一声:“喂?嗯……好,你到了是吧,我马上……”

杨曼眼疾手快地把手机从他手里抽出来,拿起来连珠炮似的说:“别听他的,盛遥站都站不起来了,还是你进来吧。”

盛遥反抗,被作为空手道高手的杨大小姐牢牢地压在椅子里。盛遥让她气笑了:“杨曼,别闹了,给我。”

电话里的人好像说了些什么,只见杨曼一脸眉飞色舞:“没事没事,能进来,我跟门卫说一声,办公室?办公室在二楼,楼道口有指示牌,写着怎么走呢,好了啊,快点过来!”然后不由分说地挂了电话。

安怡宁挑着大拇指说:“杨姐,我对你的膜拜之情好似滔滔江水,太平洋灌满了也不够!”

杨曼摆摆手:“小意思。”

盛遥有气无力地说:“我要告状,黄医生呢?我要上访!”

杨曼打过招呼,门卫果然马上就把舒久给放进来了,此人把车停在门口,带着墨镜,穿得相当低调地走了进来,居然没被人发现,要么说现代人的化妆技术高呢,离开了屏幕,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舒久找到了办公室,把墨镜摘下来挂在胸前,抬头确认了一下,敲了门。才敲了一下,第二下还没来得及落下,就看见门“噌”一下被打开了,里面“嗖嗖嗖”好几道目光,带着各种各样打量的意味落在他身上。

舒久再久经考验,也受不了这帮人民警察X光线一样的扫描,于是脚步顿住,站在门口笑了一下,有点装乖意味地说:“大家好,我来接阿遥。”

安怡宁“啊”了一声:“你是……你是那个……”

舒久吐吐舌头:“我们见过面的。”他一眼就看见缩在椅子里挺没精神地盛遥,于是挺自来熟地说,“你们是不是欺负他了?”

安怡宁捏着嗓子轻轻地学了一句:“你们是不是欺负他了——哎呦……”

盛遥带了点笑意瞪了她一眼,要站起来,被舒久一把按住。盛遥挑眉看着他:“怎么了?”

舒久突然弯下腰,一把勾住盛遥的腿弯,整个把他抱起来,围观群众三名目瞪口呆,狼女两只开始尖叫,盛遥吓了一跳,酒立刻醒了大半,一把拉住舒久的领子:“你你你……”

其实以盛遥的脸皮厚度,不好意思大概是不会的,不过他自己虽然远说不上五大三粗,可也是一大老爷们儿,就怕舒久那两条中看不中用的胳膊一哆嗦地再把他摔下来,双脚悬空,晃得他脸愣是有点白。

舒久确实吃力,不过吃力归吃力,表面上还是风轻云淡一副幸福得意的小样儿,环视了周围一圈,笑眯眯地说:“那我们先走了,大家工作辛苦,早点回家。”

他的目光停在苏君子身上的时候,那笑容好像更灿烂了些,然后一路抱着人走了。

杨曼冲沈夜熙意味不明地挤挤眼睛,沈夜熙干咳一声,假装没看见,勾起姜湖的肩膀:“走了,下班了。”

杨曼感慨:“我是多么想在沈队兜里装个窃听器呀!”

安怡宁想了想:“你可以自己脑补。”

苏君子这才反应过来似的,指着门口的方向结巴:“那个人……盛遥……”

杨曼和安怡宁对视一眼,君子哥,您那反射弧是咋长的呀!

沈夜熙和姜湖出了办公室,正好对面一个传达室的同志小跑着过来,递给姜湖一个小邮包:“姜医生,有你的包裹,我刚看见,幸好赶上了,我还以为你们走了呢。”

姜湖道了声谢,有点疑惑,实在想不出谁会给自己寄包裹,他打开邮包,里面掉出一个小盒子,和一封贺卡,盒子里是一只带着穿着护士服的卡通小猫,姜湖面无表情地打开贺卡,里面没开头没落款,只有一行字:

嘿,好久不见,最近好么?天气反复,要注意身体。

姜湖看完以后把这些东西重新放回去,回头对沈夜熙笑笑:“没什么,一个朋友。”

他的声音、语速、表情乃至肢体语言都极正常,但是站得很近的沈夜熙注意到,在看见那只小猫的瞬间,姜湖的瞳孔猛地缩小了。

分享到:
赞(136)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呜哇杨姐好猥琐

    匿名2019/02/07 19:11:51回复
  2. 天赐一个盛遥遥

    甜甜2019/02/12 11:13:40回复
  3. 危机预警啊o(╯□╰)o大boss出场了

    沈葭白2019/02/14 13:15:10回复
  4. 有种不祥的预感,感觉浆糊同学和公子背后的故事应该会……嗯……反正看着就是了,希望不要有人出事就好!

    余谴2019/02/14 14:04:44回复
  5. 护士服的小猫,难不成是hellokiti

    2019/02/20 17:15:09回复
  6. 啊热爱久遥这对

    匿名2019/02/24 10:29:40回复
  7. 杨姐你还有备份吗?我们有邮箱是……

    巍澜 加个微信也行 不行,大文件传不了2019/04/23 16:35:10回复
  8. 杨姐真上道

    二九2019/05/11 07:46:48回复
  9. 变态吧

    匿名2019/05/16 12:55:57回复
  10. 感觉浆糊同学曾经的故事会很虐呢

    就木2019/05/24 14:36:18回复
  11. 盛遥出柜啦~

    白银六卫2019/05/26 23:55:43回复
  12. 澜澜酒醉的时候巍巍也是去接过的,杨姐和老楚是一家人吧

    愉影桓桓2019/06/10 11:31:47回复
  13. 同意楼上的说法!

    微蓝巍澜2019/06/24 17:51:44回复
  14. 同意楼上的说法!!

    一口甜甜的小獠牙2019/07/11 21:28:14回复
  15. 老师?范思远吗

    锦心绣口2019/07/21 13:51:28回复
  16. 那啥,杨姐,我可以把邮箱给你,要不

    Luke2019/08/21 10:03:2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