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一生之盟 二

第二天早晨,姜湖一边穿外衣一边走到门口,沈夜熙在他身后,目光突然在他腰间扫过:“姜湖,你说的那把枪……”

姜湖脚步停顿下来,然后他回过身来,从身上摸出一把巴掌大的袖珍手枪,托在手掌上,递给沈夜熙。沈夜熙倒是一愣,疑惑地看着他。

姜湖笑了笑:“你觉得不合适,我就不带了。”

沈夜熙伸手握住他托着枪的手,垂下目光,在那把袖珍手枪上停了片刻,随后卷起姜湖的手指:“你还是拿着吧。”

姜湖眨眨眼睛:“沈队,这在国内,可是违法的。”

沈夜熙正色下来,低声说:“从现在开始,我不知道这件事,你以后也不要再告诉我。”

姜湖的目光和他对上,琉璃似的眼眸划过一抹流光,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他利落地把枪里的子弹卸下来,转身拉开客厅一个放杂物的抽屉,然后把这些东西都丢了进去。沈夜熙说:“你……”

姜湖耸耸肩,他外衣的扣子还没有系上,那样子居然带了一股落魄不羁的味道,迷了沈夜熙的眼。

“我也不能当着你的面违法乱纪呀,”‘违法乱纪’这词还是姜湖在局里上党课的时候才学到的,他有点卖弄地说,“再说有什么危险的话,不是还有你们呢么。”

沈夜熙沉默了,直到姜湖走到他身边去开门的时候,沈夜熙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姜湖偏过头看着他。

“我……”沈夜熙抿抿嘴唇,另一只手的拇指紧张地去抠食指关节,那人的脸庞近在咫尺,混血的五官说不出的精致,“我可以亲亲你么?”

姜湖觉得沈夜熙抓着他的手指居然在抖,于是他没说话,只是看着对方,沈夜熙更紧张了。突然,姜湖轻笑了一声,伸手勾起沈夜熙的下巴,凑过去在沈夜熙的嘴唇上轻轻点了一下,手法是颇有点盛情圣的感觉,可惜这么青涩地一触即放,泄了他还是个雏的底。

还没等他离开,沈夜熙猛地搂住他的肩膀,把他重新拉向自己,轻巧地撬开他的嘴唇,温柔到几乎小心翼翼地辗转厮磨。姜湖骤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他一只手还在沈夜熙的下巴上,被对方握住压在胸口,心跳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剧烈。

时间静止了,呼吸静止了,沈夜熙觉得姜湖就连嘴唇上都没有传说中那么火热的感觉,只是温温软软的一点不灼人的温度,恰到好处似的,他觉得那种愉悦就像是从舌尖上一直传到心里一样,能感觉到这个人在一点一点地接受着他,幸福到胸口满得钝钝地疼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沈夜熙才慢慢放开他,手却不肯松开。姜湖猛地回过神来,突然把头扭向一边,往后退了一步,尴尬地说:“上班要迟到了。”

沈夜熙弯起眼睛无声地笑起来。

迟到?迟到怕什么的?反正去了也没事,不到都没关系。

这天早晨办公室里重新恢复和谐,苏君子女儿胃口不好,于是上网查菜单,用小本子记下来,盛遥带着一个巨大的耳机,精神有些萎靡地缩在椅子里打游戏,杨曼和安怡宁在一边小声说话,姜湖看了一会书,阳光从外面照进来,正好打在他身上,暖洋洋的,于是决定趴下睡上一会,栗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颜色好像更浅了些,微微卷曲地遮住他半个额头,美好极了,片刻沈夜熙轻手轻脚地过来,搭了一件衣服在他身上。

杨曼一抬头正好看见,她发现沈夜熙嘴角带了那么一抹特别温柔满足地笑容,目光落在姜湖身上的时候,连他那线条略显凌厉的脸部线条都柔和起来。好事者杨曼伸手捅捅安怡宁,用下巴往那边一点。

两个姑娘对视一眼,同时露出一个很八婆的笑容。安怡宁偷偷摸摸地趴在杨曼耳边说:“杨姐,我刚刚出去倒咖啡的时候,听见沈头儿和王头儿说话了。”

杨曼眼睛亮了:“扫黄组的王头儿?”

安怡宁猥琐地笑了:“我听沈头儿说,最近也没什么事,要是扫黄组他们那边有啥需要的,他可以随时去支援,你说……恩,是吧?”

杨曼小声笑:“这沈夜熙真舍近求远,不就想顺点‘教育片’么,找什么扫黄组呀,找我不得了?”

安怡宁露出一个惊诧万分的表情,正襟危坐严肃地说:“杨姐,我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大家闺秀,真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杨曼从桌子底下伸出手,在安怡宁腰上狠狠地拧了一下,恶狠狠地说:“你不说我还忘了,你丫上回拿块U盘从我电脑里挖走多少东西,拿就拿了,还他妈用的是剪切,有你这么过河拆桥的么?”

安怡宁捂着腰奸笑。

正闹着,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姜湖被吵醒了,皱皱眉,不情愿地睁开眼睛,沈夜熙立刻冷冷地瞪着门口噤若寒蝉的人。门口那位可无辜了,心说自己不就是替莫局传个口信么,咋就被沈队长用看阶级敌人的目光死盯着呢:“沈……沈队,莫局手叫你们去四楼会议室……”

杨曼不乐意:“咋又是我们啊?不是刚把那把人当花肥的变态给逮住,哪来那么多大案要案?”

传话的倒霉蛋可怜巴巴地看看这位惹不起的大姐头:“莫局说有重要的事……”

“什么事?”沈夜熙阴沉沉地问。

“莫局说你们去了就知道。”

盛遥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着,会议室,这日子没法过了。”

“莫局说……”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这位倒霉孩子身上,他可怜兮兮地眨巴眨巴眼睛,忘词了。

安怡宁拿根钢笔敲到他头上:“莫局说莫局说,你引用名人名言哪你?”

一群人挺无良地鱼贯而出,可怜的传话警员在原地摸摸头,低低地咕嘟了一声:“莫局说这回跟反黑组一起行动,是大案子……”

你们这些坏人,专门欺负老实孩子。

一到四楼会议室,这帮迷迷糊糊的,不清不愿,精神萎靡的立刻都清醒了过来,会议室已经有人了,反黑组的组长郑思齐带着一帮人坐在莫匆对面,看见他们进来,有礼貌地点点头,这回多半是联合行动。倒是莫匆旁边的人,一时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那是个手里拿着一根拐杖的老瞎子,几个人立刻想起来,这个人就是那天在警局门口出现过的翟海东,传说中三十年前这个城市的地下皇帝。安怡宁睁大了眼睛看了看翟海东身后的翟行远,翟行远笑了,趁着没人注意,对她做了个“我很想你”的口型。

莫匆点点头:“都找地方坐下吧。老翟,我们局里有数的精英都在这了,你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

翟海东好像看得见一样,对沈夜熙的方向点点头:“年少有为,后生可畏。”

沈夜熙敷衍地笑了笑:“您过讲。”

翟海东笑了笑,脸上的皱纹像是橘子皮一样皱在一起,看样子还想继续客套,被莫匆截口打断:“老翟,别来这套了,你什么货色大家心里都有数,有话说有屁放。”

别说,莫匆和翟海东坐在一起,谁比较像流氓谁比较像文化人还真是……

翟海东被他噎了一下,也不生气,慢条斯理地说:“诸位对我不要有这么大的敌意,翟家早就改做正经生意了,我现在不过是警方的一个老线人,跟各位是一条船上的。”

“别介,”莫匆悠悠地说,“咱这条船小,撑不了您这么大一尊佛。”

翟海东继续装聋:“我说一个人,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听过?”

“谁?”郑思齐追问。

“闵言。”翟海东说,伸出手来,翟行远立刻把一个文件袋递过来。

郑思齐眉心一跳,显然这个“闵言”又是个让反黑组纠结的人物。“郑警官必然是知道的,”翟海东笑笑,把文件袋递给莫匆,莫匆接过来草草地看了,又递给旁边的人,“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闵言是个什么东西,你我心里都有数,我也老了,想过几天安生日子,可是有人偏不让我安生,觑着咱们这边要好的兄弟多些,就坐不住想分一杯羹。当然,分一杯羹是没什么,做生意么,大家得利,可是这闵言心太大了,军火贩毒他都想沾着,这就坏了规矩。”

要说吧黑道的势力根除,在座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还不如上边有个能压住底下人的,黑白两道都有几分面子,那帮混混有人约束,也能安稳点。

“翟老爷子,您说的规矩不规矩,可不归我们管。”沈夜熙接了一句。

翟海东笑了:“当然,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这个。”他从怀里掏出一封请柬,翟行远帮着他打开,推到桌子中间。

“这是?”郑思齐问。

“闵言给咱们这但凡有点势力的混混们每个人都发了一张这东西,你说是什么意思?”翟海东似笑非笑地反问他,“另外,郑警官,我不知道你的线人们都是干什么吃的,有人告诉我,眼下附近的一半的黑市交易,背后都有闵言的影子,而且前一段时间不知道怎么联系上了东南亚大毒枭马克,最近可能会有大行动。”

郑思齐一愣:“你说什么?”

“思齐。”莫匆轻轻地打断他,警告性地看了他一眼,斜着眼望着翟海东,“老翟,闵言对我们来说是个硬骨头,对你来说不过是个后辈,不算什么吧?你看不过去收拾了不就得了,干什么这么巴巴地跑来找警察?”

翟海东把头转到莫匆的方向,好像他真能看见似的。

莫匆冷笑一声:“怎么,被我说中了?老翟,你不会……不会是什么把柄落到人家手上,投鼠忌器吧?”

气氛立刻紧张起来,半晌,翟海东才叹了口气,自嘲似的笑了下,刚刚的剑拔弩张这会才松懈下来,只听他说:“饮狐到底是饮狐,什么也瞒不过他。闵言的事情我摊在这里,你心里清楚,我不管以前做过什么,现在都退隐了,只要我活着一天,翟家大厦还立着,别人要造次,就得掂量掂量,可是翟家要是倒了……”

分享到:
赞(149)

评论15

  • 您的称呼
  1. 啊啊啊啊啊盛遥啊

    安柒2019/02/01 16:58:41回复
  2. 唉夜熙总算是得手一次了

    您的大可爱企图萌混过关2019/02/07 18:48:11回复
  3. 日常表白浆糊同学和公子呐!笔芯♡

    余谴2019/02/14 13:16:53回复
  4. 亲上了!!!

    匿名2019/03/06 06:58:16回复
  5. 什么!亲上了?恭喜恭喜呀!

    P大的粉丝2019/03/06 21:25:28回复
  6. 姜糊,夜席!盛瑶,舒九!都喜欢

    匿名2019/03/28 08:33:42回复
    • 补个评论……(我记得我都写了的啊)

      阿飘沈葭白2019/04/06 15:53:40回复
  7. 翟海东在威胁

    二九2019/05/10 22:28:57回复
  8. 初吻吧 合影留念

    匿名2019/05/14 21:05:36回复
  9. 不不不不是初吻,前面亲过的

    匿名2019/06/20 14:05:57回复
  10. 这算正式亲了???

    2019/06/22 20:00:09回复
  11. 嗯,是。的,这就是亲上了!

    微蓝巍澜2019/06/24 17:30:22回复
  12. 亲了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丁特劳斯2019/07/17 13:47:13回复
  13. 真好,不过,怎么又有大案了,还让不让人消停会儿了啊

    锦心绣口2019/07/21 13:31:34回复
  14. 公子精神萎靡…?这这这,是昨晚没成功啊—

    人间失智2019/08/12 07:20:2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