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花窗 九

姜湖慢半拍地抬起头来,觉得沈夜熙嘴里吐出来的那几个字好像特别的难懂,沉默了片刻,他问:“你不是打算通宵的么?”

“通宵?通宵干什么?”沈夜熙大大咧咧地坐在床上,不怀好意地笑。

不通宵工作……你干嘛只要一个房间?

这句话在姜湖的喉咙里滚了两圈,然后“咕嘟”一下又给咽回去了,他无意识地往椅子里缩了缩:“嗯……你要是累了就睡吧,我今天把这个看完。”顿了一下又补充说,“不会吵你的。”

沈夜熙看着他不说话,姜湖的目光躲躲闪闪,沈夜熙站起来向他走过来,姜湖迅速转身,埋头电脑屏幕,异常认真异常心无旁骛。

沈夜熙在他身后站定,随后姜湖感觉到一个胸膛贴过来,握着鼠标的手被按住。沈夜熙心说,您要是不使这么大力气抓着鼠标,可能这认真勤奋工作的样子更有说服力。

姜湖突然觉得心跳的频率加速起来,快到让他有些难以承受。他发现自己很茫然,第一次不知道做什么好,脑子里一片空白。沈夜熙搂住他的肩膀,把他从椅子上拖起来:“也没多少了,你可以明天再看,路上还俩小时呢。”

姜湖木然地被他推着后背推到了卫生间,沈夜熙在他头上轻轻地揉了揉:“赶紧洗洗早点休息,你以为你铁人呀,就你这小身板,充其量也就一筷子人。”

卫生间的门在身后合上,旅馆的镜子不大干净,加上灯光惨白惨白的,姜湖看着自己的脸,觉得有点不真实。后背上被那人用手心贴着的地方的热度,像是仍然弥留在那里一样,一直挥之不去。

他其实早就知道沈夜熙的心思,这个世界上,极少有人能在他面前保守秘密,可是一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心里混乱一片。

这些年他一直游走在人世间最特别的一个地方,就像是充当着地狱之前的守门人,一边草长莺飞人间四季,一边是魑魅魍魉妖魔横行,它们和那些纠缠的噩梦一起萦绕在他生命的分分秒秒里。

姜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像普通的年轻人那样,能全心全意地对谁付出一份感情。

有的时候,身在黑暗里的时间越长,对待感情的态度就越吹毛求疵,他所见所触,美好的东西太少,所以对那些人间最珍贵最绚烂的东西,一直都只是远远地看着,像个喜欢橱窗里的玩具、又拼命地把自己那双小脏手藏在身后的孩子。

付出或者发展一段感情,对他来说,机会成本实在太高,把自己的生命和另一个人连在一起,那样的牵连应该是用灵魂做粘合剂的。他胆怯了,犹豫而不知道何去何从。

他不怕那些穷凶极恶满手血腥的罪犯,他甚至不怕那些夜夜挥之不去、好像要吸进他生命所有养分似的噩梦。

可是他怕,如果他一直以来所相信的那些美好的感情,不那么美好,怎么办?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信仰,没有希望,没有期冀着一些好的事情会发生,那他其实已经死了。

几秒之间,姜湖已经发现,感情这种事情,机会成本太大,对他来说,风险也太大,而收益未知,看起来任何一个有理性的投资者都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可是……

他想,那个人是沈夜熙。

什么样的人,会忍心拒绝一个像沈夜熙这样,硬朗为骨,温情做魂的男人呢?

他浑浑噩噩地草草洗了一下,觉得有些疲惫了,已经许久没有体会到这样过速的心跳了。慢吞吞地重新穿上衣服,走出浴室,沈夜熙已经把灯都关上了,只留下笔记本电脑屏幕上一点荧光和床头小灯,见他出来,用下巴点了点——旅馆不大正规,只有一张靠墙的双人床:“你睡里面吧,我去洗澡。”

姜湖这回没争辩,点点头,抱起桌子上的笔记本,钻到床里,片刻,水声传来,姜湖尽力把自己的精力都集中在嫌疑人的文字上,用大脑的高速运转来转移注意力。

沈夜熙说得很有道理,这个人的自恋,让他把一切事情都看做是自己的延伸,他用了花窗做秘密博客的密码,一定是和花窗关系匪浅的人。

姜湖突然想起花窗的调酒师的供词——“他失踪前几天曾经来过酒吧,后来跟一个男人走了,就再也没回来过”,“是个生面孔,不是熟客,挺神秘的一个人。”

写日志的这个人,应该是那种把花窗看成自己得意的私有产物的人,如果他是凶手,如果他是姚皎失踪前带走姚皎的那个人,怎么会是个生面孔?

也就是说,他们的几条推论里至少有一条是不成立的。

要么写日志的人不是凶手,要么传说中和姚皎身材很像、带走姚皎的那个人不是凶手,要么……调酒师在故意转移警方的注意力。

一阵铃声突然响起来,姜湖一激灵,转头一看,是沈夜熙的手机再响,上面盛遥两个字跳得欢快,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姜湖感叹了一声,自己作为一个拼命三郎,终于找到组织了。

“喂,盛遥?”

“嗯,是我,浆糊吧?”盛遥说话声音特别小,好像捂着话筒说出来的似的,看来这位是已经下班回家了,仍然在自愿加班,而且怕吵醒他家里的“别人”,还特意把声音压得低低的。

“你也没睡哪?”姜湖笑了笑,“怎么了,又有什么情况?”

“我刚刚发现了传给你的那篇日志,有被人修改过的记录。”

“你怎么知道的?”姜湖问。

“做过的事情总会有蛛丝马迹的,再说那家伙不过是个菜鸟。”盛公子很小声很小声地得意洋洋,“我说,这日志前边都差不多,后边一段好像改过很多次,我正在把所有他改过的东西的记录还原,发现最后一次改动是三天前。我把他最近改过前的版本先给你,其他的还在修复中。”

盛遥传的东西很快到了,姜湖迅速把日志拖到最后,冗长的自我描述之后,后面有点像是在向什么人表白了,在哪里认识的什么人,在什么时候一见怦然心动,最后是一段特别晦涩的东青镇之约。

“……你知道么,我第一次去东青的时候就爱上了那个地方,这样喧嚣吵闹而四处充满了浑浑噩噩地人群的大城市周围,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洁净场所呢?我突然觉得,这样的地方才是属于我的地方,才是我灵魂的归宿。如果有一天,我能带着我那不为世俗的愚人们所理解的爱人踏上这片美好的土地,该是多么美好啊。那里的居民很少,互不相扰,一条小河静静浅浅地流淌过。我上回从那里离去时,雪白的槐花落了一地,整个小镇都显得悲伤起来……那是一年前,让我疼痛的旅行,我想这一次,我定不辜负那花,和那弯浅水……”

姜湖拿着电话逐字逐句地看着那段话:“盛遥,你帮我看看,他上一次修改日志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两个月前。”

“上上次呢?”

“……大概……一年前,上上上次是四年前。”

“他的情况在恶化。”姜湖说,“你看这个时间线,他杀人的频率越来越高。”

“你的意思是他现在……”盛遥一句话没说完,突然低低地惊呼一声,然后姜湖听见电话那边传来他有点恼怒的声音,“你什么时候醒……别闹!”

“啊?”姜湖莫名其妙。

“呃……不不,我没说你。”盛遥突然慌了起来,“那什么,你的意思是说,他三天前修改日志的目的,是因为有了下一个目标?”

“现在看来是这样的。”

“好,我马上……说了我这工作呢,你别闹了……呃……”电话那边传来一声低低的喘息,还有一个男人暧昧的低笑,姜湖眨巴眨巴眼睛,心说这是什么情况。

然后就听盛遥飞快不换气地说:“那好就这样你早点休息有消息我通知你挂了拜拜。”

里面开始忙音。

姜湖失笑。

如果凶手之前用这种方法作过案,那尸体在哪里?附近如果真的有像姚皎这么夸张的尸体被发现的话,应该早就造成轰动了,四年,一年,两个月……

沈夜熙一出来就看见姜湖抱着笔记本发呆,眉头深深地锁着,直到他过去都没反应,于是伸手拎过他手里的电脑,关机,合上,放在一边。

姜湖这才反应过来,睁大眼睛看着他,尴尬丛生。

沈夜熙却没感觉似的,大大咧咧地躺过来,转头问他:“冷么?”

姜湖木然地摇摇头,大床的空间一下子显得局促起来,沈夜熙轻轻笑了一声,关了床头灯,又在他头上拍了拍:“睡吧。”

不知道是黑灯瞎火看不清还是什么,那只手拍过了姜湖的头以后,落下的时候正好轻轻地擦过他的脸颊,从他胸口上划过。

姜湖突然觉得……一起睡什么的主意,最馊了。

分享到:
赞(47)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喔喔!发糖!?

    最爱P大的2018/12/09 15:55:40回复
    • 这猝不及防啊

      匿名2019/02/07 13:44:42回复
  2. 亲哥!

    匿名2019/01/11 17:02:43回复
  3. 亲哥要玩骨科哈哈哈哈哈

    嘿嘿嘿2019/01/19 12:35:18回复
    • ………………………………………………..

      匿名2019/02/07 13:44:06回复
  4. “好,我马上……说了我这工作呢,你别闹了……呃……”电话那边传来一声低低的喘息,还有一个男人暧昧的低笑,姜湖眨巴眨巴眼睛,心说这是什么情况。
    浆糊宝宝内心OS:我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阿sir2019/01/30 16:35:43回复
  5. 浆糊淡定淡定,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睡了

    沈葭白2019/01/31 21:57:15回复
  6. 有反应了嘛

    笔芯和谢俞的可爱2019/02/12 10:31:37回复
  7. 真好,两对都有进展,话说难道公子那么随便的吗?

    余谴2019/02/13 18:57:2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