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花窗 七

“我想问,‘罪孽深重’这个词,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结果我找到一句话,叫做‘罪孽深重,死无归所’,突然觉得浑身发冷,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话,又怎么会有那么恶毒的事情?谁给我定的罪,我又做错了什么?” ——姚皎

谁也没想到,这可查可不查的一件小案子就这么变了味道。姚皎的父亲早亡,只剩下母亲一个人,把他和他的姐姐抚养长大,姚皎的姐姐嫁给了一个外国人,已经在国外定居,姚皎又因为性 取向的问题,和家人闹翻,现在就只剩下一个退了休的老人独居。

地址查到以后,杨曼和安怡宁立刻就过去了。

姚皎的妈妈年纪也不小了,满头花白的头发。或许是因为天性,或许是因为宗教,安怡宁这个从小没妈的孩子,一看到她就觉得这应该是个特别慈爱特别温柔的女人,她想不出,谁有这样一个妈妈,为什么还要弄得骨肉分离。

谈话的主动权交给了安怡宁,向受害者家属通报死亡这种事情,并不是杨曼擅长的,她有时候觉得,能把这么残忍地消息对受害人年迈的父母说出来,其实就挺需要勇气的。她有一脚踢开钢板门、揍扁拿着凶器的歹徒的勇气,却不敢面对姚妈妈清透的目光。

安怡宁亮明了身份,试探地问:“我们可以坐下谈话么?”

姚妈妈周到礼貌地把她们让进屋,端端正正地坐下来,一举一动都显示出她良好的教养。安怡宁的目光垂下来,落在桌上冒着热气的茶水上:“请问您和您的儿子——姚皎,近期联系过么?”

姚妈妈脸上的笑容有一点僵硬,她看着安怡宁:“安警官,你们来找我,问我的儿子,想说什么呢?”

“前一天,我们姚先生的房东赵女士的报案,说他已经失踪了超过一个多礼拜……”安怡宁的话音不高,音调尽量柔和。

姚妈妈冷笑了一下:“姚皎?他经常失踪,以前和我们住在一起的时候就这样,离家出走就是家常便饭,过不了多久,他钱用光了会自己回来的。”

安怡宁把垂到额前的一缕头发别到耳朵后边,身体微微前倾,十指交叉在一起,放在膝盖上:“我们探查了一下他最近的踪迹,联系了一些情况,联络到东青镇的警方……他们发现了一具尸体,身份已经确认……”她的话音顿住,有些不安地抬头看了一眼姚妈妈。

头发花白仍然风姿绰约的年长女士脸上却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安怡宁说:“希望您节哀顺变,案件调查结束以后,您可以去局里接他回来。”

一室静默,安怡宁轻轻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偏头和杨曼对视一眼。半晌,姚妈妈才低声说:“你是告诉我,姚皎死了?他怎么死的?”

“初步确认是谋杀,嫌疑人正在调查中。”安怡宁说。

“哦。”姚妈妈轻描淡写地点点头,那态度让安怡宁看得有些心惊,她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冷漠的母亲,能在听到儿子的死讯以后这样的镇定。

“我们希望您能提供一些可供调查的线索,”杨曼接过来,拿出一个记事本,例行公事地说,“他平时和什么人来往得比较多,最后一次和你联系是什么时候?”

“和什么人来往得比较多?”姚妈妈冷笑了一下,抬眼去看杨曼,敏锐如杨警官,觉得她看不透这个女人,“你问我,他和什么人来往的比较多?”

她突然站起来,拉开客厅的门:“两位,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协助调查的,请尽管来找我,毕竟协助警方办案是公民的义务,但是不要问我姚皎的事情,我们已经断绝母子关系将近三年了,三年的时间里互相没通过一次电话,我最后一次看见他是大概一年半以前,在商业街偶遇,不过我们彼此都装作没看见对方,擦肩而过了。至于他的那些朋友……”她微微扬起下巴,这个动作使得她柔和的五官都刻薄起来,“我听说本市别的没有,堕落的地方还是很多的,你们可以去问一问,其他的真的不知道了,警官们请便吧。”

靠,虎毒还不食子呢,畜生在激素的作用下还知道护崽呢!安怡宁和杨曼对视一眼,安怡宁猛地站起来,干巴巴地说:“那就不打扰您了,杨姐,我们走。”

杨曼对姚妈妈点点头,跟着她走到外面,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安怡宁突然特别的气愤,她指着姚家的方向,压低了声音问杨曼:“这是个当妈的?这就是为人父母的?难道、难道……”

这些日子以来因为和翟行远的事情,与父亲们闹得别扭和委屈瞬间都涌上她的心头,不管是不是亲生的骨肉,就是养了那么多年的小猫小狗,还有几分感情呢吧?难道子女的幸福在他们眼里,一旦和自己的信念什么的相违背,就全都是伤风败俗,不被接受的东西么?!

安怡宁猛地压住声音,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

杨曼看了她一会,忽然叹了口气,把她拉回到姚家的门口,食指竖在嘴边,轻轻地说:“你安静一点,仔细听。”

安怡宁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把情绪压回去,这天天气很好,正是上班的时候,周围也没什么人,安静得很,只有风吹过新生的草地,发出一点悉悉索索的动静。然后,慢慢的,一阵压抑的哽咽声从姚家紧闭的房门里传出来。

安怡宁愕然地望着杨曼,杨曼不动声色地听着,那哽咽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压抑不住了,像撕心裂肺一样地爆发出来,两个人在外面静立良久,杨曼才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谁也没说话,不知道走了有多远,杨曼才低声说:“别随便指责别人冷漠无情,有的时候……你不是他,就不懂得的。”

安怡宁突然想起盛遥对她说过的,有时候杨姐的熟女气质,不只体现在胸上。

至少大家明白了,为什么姚皎有那么矛盾的气质,一方面极其放纵,一方面又极其压抑。盛遥一下午坐在电脑前没动地方,苏君子按着名单,蹲在花窗附近,逮着一个审一个,俩人把姚皎的生平翻了个底掉,发现姚皎这个人,很难和别人保持长久的关系,这大概也是他选择做自由职业者的原因,工作上不和特别多的人打交道,而工作之余,大多数时间是泡在花窗酒吧里的。

花窗就像是他的另外一个家,调酒师说,他几乎每个晚上都能看见姚皎,姚皎不在的时候,则一般是找到了看对眼的,去发展一点关系,超不过一两个礼拜,就会再次回到酒吧里。

晚上几个人凑在一起,把收集到的姚皎的资料放在一起汇总,说到这里的时候,杨曼似有所指地瞪了盛遥一眼,盛遥摸摸鼻子:“别看我,我不出去花心已经两个月了。”

“我说,咱们现在所有的线索,都在受害者这边,凶手呢?”苏君子看了看表,心不在焉地问了一句。

“嫂子刚刚打电话,说她今天单位不忙,已经把小苒接回去了。”盛遥说。

“嗯……我没……”总被这人一眼看破心思,苏君子有点不好意思,“接着说,盛遥,你那边有什么发现么?”

盛遥体谅地笑了笑,没继续挤兑他,把电脑屏幕拨过来,调出了一大堆让人眼花缭乱的东西:“我查了他的ip,他在离开前一天的时候曾经在同一时间和四个人在网上聊过天。但都是调 情,可是没有提到旅游之类的事情。另外——我找到一个隐藏的链接,他最近经常登录的,像是秘密博客一类的东西,刚刚研究了一下,不幸地是我发现自己比较没文化,没看懂这是啥意思。”

安怡宁凑上去,念出声来:“我有时候分不清,这究竟是他们的错误,还是我的错误,或者我被生出来就是罪孽,我妈妈的,我爸爸的……这世界太让人绝望了,为什么我要在这里,与你们为伍……这是姚皎写的?”

“嗯哼,加密了的,密码就是‘花窗’的汉语拼音,很容易。”盛遥坐在办公桌上得瑟,“不过我没来得及都看完。”

安怡宁把电脑拉过来,迅速地往下拉页面,一目十行地扫,日记的内容极晦涩,看起来让人心情压抑,突然,安怡宁的手指一顿:“你们看这里——‘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他的样子,可是走过了那么多的道路,我返回原点,却又见到了他。他是我生命的来源,却又玷污了我的血统,我恨着他,却又感激着他,如同我恨着自己,又极端自尊着,像是河边自顾的纳西索斯’,这个‘他’是谁?”

“生命的起源,和血统的玷污什么的,又是男性第三人称,像是在说他父亲。”杨曼皱皱眉,“姚皎他爸死了好多年了呀。”

“那还能是谁?”苏君子问。

“而且非常奇怪,”安怡宁抬起头,“听说姚皎有个姐姐是吧?我和杨姐在他妈那里还看见了他姐的照片,据说当年姚皎和家里闹翻的时候,姐弟两个之间的冲突特别的激烈,可是我刚刚从头看到尾,写日志的人提到了自己的父母,却没有提到自己有个姐姐这件事。”

“你说这日志不是他写的?”盛遥已经拿起手机准备报告给沈队了,“那会是谁?”

四个人面面相觑,同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那个在所有人口中,看起来很像姚皎的,最有嫌疑的男人。

盛遥一个电话过去,快而简略地说了自己这边的发现。

沈夜熙到底公私分明,话被憋回去的火立刻压下去了:“把那份日志给我传过来,你能不能查到那个神秘的日志的来源?”

“没问题。”盛遥放下电话。

沈夜熙拉起姜湖:“走着,吃也吃了,接着干活吧。”

-----------------------忘了贴的部分囧----------------------------------

他接电话的时候就按了免提,姜湖在一边都听见了,他微微皱起眉,手指无意识地卷着桌子上的餐巾纸:“如果那日志像盛遥说得那么长的话,我想,会不会姚皎和写日志的人是早就认识的?另外又有多少人能看见那日志?”

沈夜熙动作一顿,心里觉得有点寒,如果写日志的人,像是盛遥他们猜测的那样,就是凶手的话,如果那日志就是他锁定受害者目标的工具的话,那……

“马上找台电脑来,我想看看那篇日志。”姜湖站起来,两人立刻结了账,离开了小餐馆。

乍暖还寒,夜是凉的,小巷地下的潮气开始往上反,出门被风一吹,立刻就觉得冷了。沈夜熙突然一把拉住姜湖,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套在他脖子上,带着体温的围巾贴上皮肤,姜湖竟打了个激灵。抬起那双意外清明清透的眼睛望着沈夜熙。

沈夜熙干咳一声:“还指着你今天通宵呢,别着凉了……”

“夜熙。”姜湖突然开口打断他,沈夜熙脚步顿住,心里的慌张突然一发不可收拾。

姜湖笑了笑,尖削的下巴埋在厚厚的围巾里面:“没什么,只是想,你差不多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了。”

沈夜熙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望,撇撇嘴遮掩过去,揽住姜湖的肩膀:“你见过的?你见过的除了变态杀人狂,就是变态杀人狂的受害者。老子作为一个人民警察,当然能在这帮矬子里混个将军当当。”

不过……哥在你心里,就只是一好人么?

分享到:
赞(136)

评论33

  • 您的称呼
  1. 对啊,你都说要人家把你当亲哥了,能不是好人吗

    争渡晚回舟2019/01/10 14:47:16回复
  2. 意外的好人卡

    绝渡逢舟2019/01/26 09:02:34回复
  3. 哈哈哈,凉了熙好人卡都给你发了

    白月2019/01/29 00:30:23回复
  4. 唉,沈队你能忘了亲哥这个梗不,你都这么想了让人家能说点啥啊⊙﹏⊙

    沈葭白2019/01/31 21:14:36回复
  5. 熙啊,一首凉凉送给你

    匿名2019/02/04 23:12:49回复
  6. 沈队,一张好人卡突然向你狂奔而来(´▽`)ノ♪

    倚清秋2019/02/13 15:12:36回复
  7. 沈队,我看你印堂发黑,面色极差,精神萎缩,面容憔悴,想必是经历了什么令你不高兴的事,让我给你算一卦,据我看来,你应该是没救了……

    余谴2019/02/13 18:46:51回复
  8. 哈哈哈,楼上终于放弃了么

    沈葭白2019/02/14 13:04:27回复
  9. emmm你们有没有发现夜熙的夜和姜湖的湖组合起来是夜壶

    黄水水2019/03/02 07:26:39回复
  10. emmm你们有没有发现夜熙的夜和姜湖的湖组合起来是夜壶啦啦啦

    黄水水2019/03/02 07:27:31回复
  11. ls你是魔鬼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停的儿媳妇茶2019/03/02 19:54:52回复
  12. 说夜壶的那个你也太秀了吧,这么深层的含义都能被你发现,哈哈哈。浆糊都发好人卡了,会不会是浆糊意识到了,然后用这种方式婉拒沈队?emm,希望只是我多想了。你们要早点在一起昂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2019/03/04 17:19:27回复
  13. 滴!好人卡

    李依潇2019/03/18 23:36:31回复
  14. 我感觉姚皎说的人有艾滋病,曾经和他发展过一段关系使姚皎感染并且姚皎爱上了他,但是两人分离后姚皎知道自己吧被感染有产生恨意

    匿名2019/03/24 15:40:28回复
    • 不得不说,各位想象力真的蛮好的啊O_o

      沈葭白2019/04/06 15:49:13回复
  15. 第几张好人卡来着

    哈哈2019/04/03 09:54:56回复
  16. 哈哈哈不行前面那个也壶的站住哈哈哈。措不及防的一张好人卡啊啧啧啧。

    白银十卫2019/04/20 11:00:31回复
  17. 莫名其妙被發好人卡了(

    (´・ω・`)2019/05/08 21:46:03回复
  18. 哈哈哈哈 好人卡发的好 谁让你自己不会表白

    匿名2019/05/15 21:32:48回复
  19. 滴!好人卡

    匿名2019/06/17 22:27:23回复
  20. 不是说的有个妹妹么,怎么又变成姐姐了

    匿名2019/06/28 23:55:19回复
  21. 还是我亲哥

    wizard2019/07/17 18:08:19回复
  22. 沈队你都说了自己是我亲哥了你还要我怎么样
    要不我来表白吧嘿嘿嘿

    姜湖2019/07/17 22:57:51回复
  23. 不过……哥在你心里,就只是一好人么?

    ——不,你在他心里是亲哥。(你自己挖的坑)

    冥洺2019/07/19 13:29:32回复
  24. 亲人卡+好人卡

    气温2019/07/19 15:31:46回复
  25. 好人卡啊,啧啧啧,快了快了不急

    锦心绣口了2019/07/21 12:37:05回复
  26. 安怡宁突然想起盛遥对她说过的,有时候杨姐的熟女气质,不只体现在胸上。

    匿名2019/07/24 15:42:32回复
  27. 我名字最后的字也是熙。。。

    青柠2019/08/01 15:08:02回复
  28. 14楼,男男是是不会传播艾滋病的
    不过沈队长,好人卡可还行

    博君一肖琐了♥2019/08/05 00:36:07回复
    • 会的 你得看怎么弄 ,我记着 说什么97%都是同性怎么的的 ,我也记不清了 ,但是男男一定会的

      匿名2019/08/14 14:06:09回复
  29. 感觉姜湖好像似乎要。。。表白?(>_<)

    匿名白2019/08/11 12:45:43回复
  30. 好人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师兄2019/08/19 08:58:05回复
  31. 百分之九十七是他娘的鬼扯,传染艾滋病还是看当时怎么处理的

    Luke(早睡是不存在的)2019/08/21 03:50:2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