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花窗 三

第二天早晨安怡宁进办公室的时候,差点撞上刚泡了杯咖啡的盛遥,盛遥的目光从她脸上掠过,一声招呼生生地给咽回了嗓子眼里。

他看见安怡宁的眼圈是红的。

安怡宁把一个薄薄的卷宗扔在沈夜熙桌子上,闷不作声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整个人被电脑和桌子上堆得厚厚的东西挡住。沈夜熙打开卷宗看了两眼,立刻就明白安怡宁为啥一个字都不说了。

案情非常简单,太简单了——就是一个小青年失踪了。

姚皎,男,二十六岁,自由职业者。报案的是他的房东,据说是因为过了该交房租的日子一个多礼拜了,这人也没出现过,敲门没人,打开一看,里面的家具东西都在,就是人没影了。

也联系不到,打电话还关机。

于是房东大妈报警了。

当然房东大妈不是担心姚皎的安全,那么一个大小伙子,谁能把他怎么着啊?不过就是你要跑、要玩人家蒸发,也得把这半年的房租钱给交了对吧?

盛遥凑过来,沈夜熙把卷宗递给他。

这种案子是不往他们这里送的,盛遥迅速地翻完,无奈地给沈夜熙递了个眼色——还能有什么,莫局找茬呗。

这时候办公室里只有沈夜熙、姜湖、盛遥和安怡宁四个人。杨曼听说旁边商城打折,叫了一个法医那边实习的小姑娘,俩人开小差溜达过去了,苏君子昨天就请假了,说是女儿幼儿园开家长会,至于幼儿园有啥家长会好开的,一帮单身人士是不能理解了。

像这样闲散的上午,安怡宁一般是过来晃荡一圈,就不知道跑到哪鬼混去了,快下班的时候再偷偷跑回来,跟老爹报个到,表示一整天自己都在勤勤恳恳地工作。偶尔赶上莫匆下楼查岗,众人也会以诸如“上厕所了”“跟杨姐出去了”之类的烂借口帮她遮过去。

看出来了,昨天那么一闹,他们局长是真火了,你不是闲么?你不是天天不着家,没事就翘班看你那混混男朋友么?哪都甭去了,局里老老实实地待着,有的是活给你干。

悲剧的是连累了整个办公室的人,在这么一个暖融融的春天里,要出外勤去搜索一个逃了房租的小青年。

沈夜熙揉揉眉心,眼圈有点黑,前天就没睡好,昨天为了自己无脑之极的不正常发挥郁闷了半宿,又没休息好,有点无精打采。莫局还这么折腾人……不带这么公私不分的吧?

“怡宁……怡宁?”第一声声音小了,安怡宁没理会他,沈夜熙只能提高了一点音量。

“嗯?”安怡宁的声音有点哑。

“莫局怎么跟你说的?不是有专门负责这种失踪人口的事的人么,况且……”况且这一个礼拜不见人,也不能算是失踪人口啊,说不定是突然有兴致了,出去旅游,忘了打招呼又刚好错过交房租的日期什么的,这不是常有的么。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安怡宁冷笑一声给打断了:“他说了,怎么都是占用资源,既然现在你们也没事,就是闲置资源,放着也是放着,与其闲得长蘑菇,不如给其他人分担分担任务,这事嫌小也行,晚上扫黄打非组有一次行动,愿意昼伏夜出的可以先回家了,晚上回来找扫黄打非组的李组长报道。”

沈夜熙觉得,莫局说的“你们”,应该是“你”的意思。

城门失火啊,殃及了他们这帮小池鱼。沈夜熙叹了口气,站起来,拍醒一边睡着的姜湖:“醒醒吧,来事了。”

姜湖迷茫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也跟着站起来的安怡宁……和她脸上想忽视都不行的哭过的痕迹,愣了一下,眼神渐渐清明起来。

沈夜熙把他的外衣和围巾丢过来:“穿好了,现在暖和了,也小心着点,别一会感冒——怡宁你跟我们一起去这个姚皎租房的地方看看,盛遥——”

“我知道,我留守,负责查看这小青年的背景资料。”盛遥递了湿巾给安怡宁,柔声说,“擦擦脸再出去,外面风大,别吹了脸。”

安怡宁接过去,勉强对他笑了笑。

作孽哦,整个一现代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莫匆两口子真是打散鸳鸯的一对大棒。

沈夜熙在前边走,和后边两个人保持了点距离,这种情况下,他一般是说不上什么话的,杨曼又不在,正好这有个心理医生。

姜湖会意,和安怡宁并肩走在后边,用比耳语高一点的声音轻轻地对她说:“怡宁,这是你的私事,按理说我不应该多嘴,不过……安叔和莫局他们未必就是不同意你和翟……”翟什么来着?姜湖顿了顿,“嗯,昨天那个翟先生在一起。”

安怡宁闷闷地不吱声,踢踢踏踏地用脚尖踢着地上的小石子。姜湖稍微嘴角翘起来一点,以前倒是没发现她这么孩子气:“要是安叔真的那么反对,他前一天又看见你们了,又和那位老翟先生是旧识,早就私下去解决这件事了,不会闹到昨天那样子的。”

安怡宁一愣,想想,好像也是。

“再说平时没事的时候,你老也不在局里,莫局问起来每次都是那三句半的理由,他也都睁只眼闭只眼,也不想想,他是那么好骗的人么?”

“那他为什么……”

“父辈么,总是不放心你的,这么年纪轻轻的,被人骗了怎么办?”姜湖慢悠悠地说,不知道为什么,安怡宁突然觉得这人说话的口气就像个老气横秋的长辈,“你们进展也太快点了。而且其实……”

姜湖笑了一下,安怡宁瞪着红彤彤的眼睛问:“其实什么?”

“我觉得安叔和那位老翟先生,多半以前是有些过节的,安叔可能有点……嗯,怎么说来着?”

“抹不开面子。”安怡宁下意识地接话。

“你这不是清楚么?”姜湖偏过头来看着她笑,安怡宁压了压嘴角,没压住,也笑了出来。

一边沈夜熙已经在发动车子了。

安怡宁问他:“那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怎么办呗,感情在,总不担心人飞了吧?真是那样,你也不用为这个再有什么想法了。我看他昨天那一手有点太张扬了,还没怎么样呢,先闹得大家都知道,好像他势在必得似的,我是你父亲,我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的。”姜湖站定,慢条斯理地说,“慢慢来,感情这种事情不急,有时候激情过去了,慢慢磨着,说不定能磨出不一样的味道来。”

安怡宁惊诧地看了他一眼:“说得跟你经验很丰富似的,你一万年单身男,在给我上情感讲座?”

姜湖挑挑眉:“你怎么知道我就是……”

安怡宁挑剔地上下打量他一番:“得了吧,你要是有一点经验,能看不出……”

“看不出来什么?”姜湖眨眨眼睛。

“我什么都没说。”关于沈队的话,还是不要在背后说比较好。

这时候沈夜熙已经把车开过来了,停下来让他们俩上车,安怡宁的情绪明显比刚刚已经好些了,沈夜熙对姜湖比了比拇指。

姚皎的地址不难找,途中安怡宁打电话通知了房东赵大妈,一到地方,矮矮胖胖的中年妇女就特别热情地迎了出来,也是,咱平时好好过日子的小老百姓,谁能时常见着警察呢?赵大妈为这事还跟她儿子吵了一架,他们家那败家儿子非要败兴,说这事警察肯定不管,这不是来了么,还来了三位。

所以说什么都挡不住人品好,这要是放在平时,可能还真没人管,刚好她报案,就赶上局长整治自家女儿,这回不但有人管了,还是负责大案要案,平时只管抓连环杀人犯之类的人管了。

“你说说这年轻人,太不像话了,平时就爱跟个不三不四的人来往,白天睡觉晚上聚会的,那正经人有昼伏夜出的么?一聚会还把音乐开那么大,周围街坊都反应,我都厚着老脸替他打点过好几回了,说也不管用。”

大妈没一会就絮絮叨叨地打开了话匣子,一说话还特激动,唾沫乱飞的,喷壶似的,沈夜熙为了躲避“飞沫袭击”,只得尽量往一边闪,大妈偏偏看不出来,唯恐他听不清楚,还老愿意往他那边凑。大妈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情见多了,一眼瞄过去,就知道这三人里谁是管事的,于是沈夜熙成了她的第一炮轰对象。

“也不见有个正经工作,一天到晚就是鬼混鬼混,要是我儿子,我非一杠子横死他不可。”大妈愤愤,随即压低了声音,“警察同志,说出来你们都不相信,那天晚上我买菜回来,看见他那又来人,一大帮小年轻,哎哟那脸哟,一个个儿的都跟染缸里捞出来的似的,什么颜色都有,还有几个穿着裙子的大姑娘在里面,我还琢磨呢,这谁家姑娘这么作孽啊,跟这帮玩意儿混,结果你猜怎么着?”

沈夜熙抹了把脸,悲摧地想,我不猜,你们谁借我一把雨伞?

赵大妈仍然在那自己激动:“哪儿是什么姑娘呀,是几个小伙子,男的!腿上的腿毛还没刮干净呢,留着长头发,穿着姑娘的裙子,啧啧,我活了五十多岁了,真是没见过这样儿的,真没见过……”

赵大妈带着他们进了楼道,往上走,到一户门口,掏钥匙开了门:“就是这了。”

沈夜熙立刻闪进了屋里,老天爷老地奶奶的,总算解放出来了。

姜湖和安怡宁在一边憋着笑,被他们队长狠狠地瞪了一眼:“分头查查,看有没有什么东西有价值的,干活了,都严肃点!”

安怡宁和姜湖立刻假装一本正经地带上手套,开始分别翻查起来。

赵大妈唠唠叨叨的洪亮声音做背景音乐,三人觉得这次的工作环境异常轻松愉快。

突然,姜湖看见了什么东西,脸色一变:“夜熙,这不对劲,你过来下。”

分享到:
赞(38)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沙花xd

    山雨欲来2019/02/08 15:55:07回复
  2. 察个失踪也会发现不对劲

    透明的刺2019/02/13 14:56:08回复
  3. 应该不是失踪那么简单╮(╯▽╰)╭

    余谴2019/02/13 18:26:25回复
  4. 咳,花窗这一章节非常不简单,我要说他们会在这里在一起算剧透吗,会被打么。。。

    沈葭白2019/02/14 13:00:0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