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紧急营救 五

一室静默。

姜湖站在暗处,盛遥看不清他的表情。然而只是片刻,盛遥的专业素质立刻让他回过神来,俯身把蒋自新手上的刀夺下来,伸手放在他动脉上,确定死亡,才小心地把女孩子抱起来,对着衣领里面别着的对讲机说:“安全了,进来吧,有个女孩情况不大好,需要医护人员。”

他再次回过头去看姜湖,后者已经把枪收回去了,像是若无其事一样地从阴影里走出来,低着头看着地上不肯闭眼的男人,低声说:“对不起,当着这么多孩子的面,不过刚刚那种情况,不射杀他,他就会杀人。”

盛遥觉得他不对劲,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姜湖的口气没有解释,没有后怕,甚至没有松口气的感觉,音调和表情都太过平淡,平淡到有些不真实的地步,他问:“你还好么?”

姜湖笑了笑,没接话,盛遥觉得他的瞳孔有些散。

沈夜熙在盛遥“安全了”三个字还没说完的时候,就扯下耳机带人冲进去,好在除了被犯人一直拎着的小姑娘意识不大清楚之外,就没有更多的伤亡了。

善后开始,有医护人员抬了担架进来,杨曼组织人把孩子们一个个都带出去,让医生检查,又过了十几分钟,被通知到的家长们蜂拥而来,安静而乖巧的孩子这才回过神来一样,哭声四起。

他们还太年幼,在“死亡”这个概念还没有在这些孩子们心中明晰的时候,就过早地遭遇到了。见到了鲜血,见到了这个社会上最晦暗的人性,见到了最凶恶最疯狂的嘴脸。杨曼把一个嘴唇青紫的女孩交到她妈妈手上的时候,忍不住想,这些孩子将怎样接受这样的事实呢?他们以后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也许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噩梦都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变成他们成长中最残酷的一次洗礼。在目睹了那挺身而出的男孩被残忍地杀死以后,他们以后是会变得畏首畏尾,还是更加勇敢呢?

华灯初上,生和死的话题太过沉重,杨曼想,他们都还没有到足够能消化这些的时候。

小女孩把头扎在她妈妈怀里,一只手抓着她爸爸的衣角,杨曼在不远处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们,女孩嚎啕大哭了好一会,这才慢慢地回过神来。她擦擦脸,突然转过头来,跑到杨曼跟前,颤颤地、还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警察阿姨……”

杨曼蹲下来看着她,柔声问:“怎么啦?”

女孩的小手不安地搓揉着裙子的一角,杨曼注意到那上面有一大块墨水的污迹,女孩红着眼睛小声说:“阿姨,刚才那个坏人抓走的是我的朋友,我们今天吵架了,我很后悔……”她眨巴眨巴眼睛,一串眼泪又流下来,杨曼伸手轻轻地替她抹去。

“……我不应该说她坏话,不应该不理她……阿姨,孙晓丽是不是死了?我以后是不是看不见她了?”

“不会的,孙晓丽就是被吓着了,医生说她住一段时间医院,以后会好的。”杨曼瞬间明白了她说的“孙晓丽”是谁,拍拍女孩乱糟糟的头发。

“那……我能看看她吗?”听说孙晓丽没死,女孩的眼睛刹那就亮了起来,被泪水洗过的瞳子清澈得惊人。

看得杨曼心里一软:“我给你问问医生吧,好不好?”

女孩用力点点头,眼巴巴地看着她走到一边去问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过了一会,杨曼笑着回过头来,冲她招招手。女孩立刻望着她妈妈,也跟着哭了一场的年轻母亲拉过女儿的手,一家三口一起走到救护车旁,那刚刚已经休克的孩子孙晓丽清醒过来,睁着眼睛看着她们。

衣服上被染了墨水的女孩俯下身去,轻轻地说了什么,随后两个孩子一起笑了。

杨曼突然觉得眼眶有点热。

沈夜熙在看见所有人都没受伤以后,大大松了口气,随后开始指挥起后续的事情来,他理所当然地认为犯人胸口的那枪是盛遥开的。等一堆琐事都尘埃落地的时候,沈夜熙才发现,姜湖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而盛遥有些发呆地站在一边。

盛遥出外勤的时候,极少扮演冲锋陷阵的角色,而且无论怎样,打死了人,他也不会有好心情的,即使这真是个穷凶极恶的人。

沈夜熙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想起自己第一次开枪打死犯人的时候,做了整整三天的噩梦,一闭眼就是死人铁青的脸和一地的血。于是沈夜熙走过去,伸手拍拍盛遥的肩膀:“没事,别多想了,回头报告我替你写了,当时那种情况,如果不把他打死,这帮孩子就危险了。”

盛遥这才抬起头来:“不是我开的枪。”

沈夜熙一愣:“你说什么?”

盛遥微微皱眉:“我当时没来得及,枪是小姜开的,他……”盛遥回想起那一枪,干净利落,虽然距离不算远,但是准头肯定是经过训练的,一枪毙命,蒋自新连挣扎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沈夜熙脑子里“轰”一声,盛遥的话音还没听完,他就跑了出去,偌大的现场,哪里都没有姜湖的踪迹,最后还是苏君子告诉他,看见姜湖上了车子。

一排警车,沈夜熙心急火燎地一辆一辆地看过去,最后才想起姜湖从不乱坐,一把只上办公室专门给配的那几辆车。

沈夜熙在车门前站定,犹豫了一下,才慢慢地打开车门,还好没有从里面锁上——姜湖躺在后座上,修长的腿蜷起来搭在一边,眼镜挂在领口,弯曲的胳膊覆盖在眼睛上。

头发遮挡下来,弯弯曲曲地落在领口,露出苍白的脖子,沈夜熙慢慢地拉开他的手,对上姜湖的眼睛。

他忽然有些恐慌,因为看不出对方那几乎对不准焦距一样的眼神里究竟有什么。随后姜湖好像辨认了一会才看出是他来,嘴角轻轻地往上弯了一下,那笑容像是画在脸上一样,单薄虚假极了。

姜湖说:“我以前打过活靶,可是第一次打活人。”

沈夜熙就是有千言万语,也被他那轻飘飘的一笑给卡在喉咙里了,他发现心理医生真的是个技术活,就好像现在,他握着对方冰冷得像死人一样的手,却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词句。即使姜湖必须保持一定语速,才能组织好自己的语言,即使他们每个人的中文水平都比他高得多,可是没有人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沈夜熙想了想,伸出手来,穿过姜湖的肩膀,强硬地把他整个人抬起来,侧身坐进车里,然后紧紧地把对方搂在自己怀里。姜湖没有挣扎,没有表情,没再出声,只是静静地任由沈夜熙硬邦邦的手臂箍着自己的身体。

沈夜熙的情绪,姜湖听一听对方心跳的频率就明白了。可是只要姜湖仍然固守在自己的世界里,就没有人走得进去。

轻轻扣动扳机的一瞬间,就像是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姜湖直到浑浑噩噩地回到沈夜熙家里,也没有再说出一个字,草草收拾了一下,就进了卫生间,沈夜熙觉得那水声比平时响得时间更长。

他打开淋浴,却只是一遍一遍地洗着手,有些神经质地把手背的皮都搓破了,姜湖停下来,微微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人那张被雾气晕染的惨白的脸,想起沈夜熙说过,杀一个人,没有你说得那么容易。

半晌,他才换好了衣服出来,头发还在往下滴着水,沈夜熙在等着他,桌上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你晚上想吃点什么?”

姜湖避开他的视线,脸上仍然是淡淡的,摇摇头,轻声说:“我没什么胃口,想先去睡了。”

“那也把牛奶喝了吧?”沈夜熙坚持,把热牛奶递到他面前,这回姜湖看见了男人脸上那种欲言又止的小心翼翼。

他犹豫了一下,接过来,挤出了个笑容:“谢谢。”然后转身进了卧室,关好门,像是把所有人都关在了外面。

姜湖把自己埋在被子里,蜷起身体,手握成拳抵在自己的心脏上,感觉那里传来的跳动,一下又一下的,他想有血液从那里迸出来,进入血管,流向全身,而他那颗子弹,就是打在了蒋自新的这个地方,穿透他的胸口,然后在血肉里炸开,血管分崩离析,然后血涌出来,像是在胸口开了一朵巨硕的花。

“你杀过人么?”朦胧中似乎有人在问他,“你没杀过人,怎么能真真正正地理解杀人者的想法呢?”

他睡得极不安稳,好像没多长时间就被惊醒,又记不得究竟梦见了什么,好像梦魇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周而复始地在他身边徘徊。

黑暗中一只手伸过来,轻轻地搭在他的额头上:“嘘,我在,不怕的,睡吧……”

好像他从头到尾就一直在那里,像神话里那些劈开迷雾的骑士,温热的掌心贴着他的皮肤。

沈夜熙在他身边整整坐了一夜。

分享到:
赞(44)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沈夜熙也太暖了吧~~~

    ,,,2019/01/31 21:30:24回复
  2. 他俩真好……互相救赎的感觉太暖了

    匿名2019/02/07 12:39:07回复
  3. 难受什么时候表白啊

    匿名2019/02/07 22:10:23回复
  4. 下一章是番番番番外?

    笔芯和谢俞的可爱2019/02/12 10:08:33回复
  5. 想要沈队这样的男友♡

    余谴2019/02/13 17:49:16回复
  6. 沈队你语言表达能力要是能和暖心程度成正比你们早在一起了吧o(╯□╰)o

    沈葭白2019/02/14 12:52:2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