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紧急营救 四

打蛇要打七寸,盛遥旁观蒋自新先生在姜湖问出了那句话之后的面部表情变化,就知道这位蒋先生不幸地被某人打中了七寸。

蒋自新等这个问题看来已经等很久了,虽然姜湖说话磕磕绊绊,半含半吐,也丝毫没有影响蒋先生想要表白的心情。他的眼睛瞬间就亮了,闪着某种让人心悸的、不正常的狂热,往前猛地踏了一大步。

光线晦暗,蒋自新脸上的狰狞和疯狂被影子打得愈加骇人,盛遥下意识地就想挡在姜湖前边,动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衣角被姜湖偷偷拽住了。姜湖转过头来看了盛遥一眼,锐利的眼神从黑框镜片下透出来,盛遥立刻会意,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收回了脚步。

盛遥不是人们通常定义下的“性情中人”,什么场合都能让他嘻嘻哈哈地敷衍而过,谁也看不出他在乎什么不在乎什么,总让人觉得城府有些深,不那么坦诚。可是有些时候,就是需要他这种敏锐变通却不大情绪化的人,和姜湖搭档再好不过,也许是因为两人的性格上,有些很类似的东西,所以危机时候特别心有灵犀。

姜湖慢慢放开了盛遥,微妙地往旁边踏了一小步,看起来像是害怕蒋自新,实际上是在暗暗寻找一个安全的角度。

怎么样不伤害到孩子,拿下这家伙。

机警得让人头疼的蒋自新并没有注意到姜湖的动作,他已经因为眼前这战战兢兢的小“记者”的问题而完全激动起来了。这种心态就像小孩子摔了一跤,如果没人看见,多半也会自己爬起来该干什么干什么,可是一旦有大人在身边,那眼泪就山洪暴发了。

蒋自新就是被姜湖问了一句,问爆发了,他语速极快,快到有点结巴的地步,嘶吼的样子十分马咆哮,语法错误咱就不追究了,可是您能不能不要那么激动地一步一步地往这边凑?

盛遥端着摄像机的手青筋都爆出来了,拼命忍着不把摄像机砸出去。

“我为什么要杀人?我为什么要杀这帮崽子?”蒋自新狠狠地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我凭什么不能杀他们?他们高人一等?他们家娘老子的有几个臭钱,这帮小崽子就高人一等了?”

他一连吐出一大堆问句,却没有指望姜湖他们回答,自顾自地用不和谐的词语表达着愤怒——当然,拖着那个已经快断气的小姑娘。

“他们又没……”姜湖弱弱地出了个声。蒋自新猛地扭过头来看着他,姜湖下半句话于是卡在喉咙里了,却没想到蒋自新居然笑了一下:“没事,你说,记者么,是可以说话的。”

真他娘的得您圣恩,盛遥腹诽,他看见姜湖虽然一直做出畏畏缩缩的样子,可是一只手一直在自己的腰附近徘徊。

盛遥知道,姜湖那宽宽大大的风衣底下,藏了沈夜熙给他的枪,盛遥虽然不大相信姜湖真的会开枪伤人,但是同事那么久,对脾气跟面团儿似的好好先生,也有一定的了解,知道这位也没有看起来的那么镇定,表面装得挺天衣无缝的,心里指不定怎么火呢。

“他们还是孩子,没伤害过什么人……”姜湖小声说。

“我也没伤害过什么人!我又做错了什么?!啊?!”刚还笑着的蒋自新发难起来。

这有啥逻辑关系么——姜湖不合时宜地觉得,这家伙真是有点搞笑天分,于是弱弱地提醒道:“他们说你打死了人。”

“那是他们逼的!我告诉你,电视台要把我的话都放出去,告诉那些小崽子的家长,你们要恨就恨姚芳那个贱人和黄静军去!都是他们的错,这些小崽子也是因为他们才死的!”

啊……谁?

姜湖情不自禁地看了盛遥一眼,盛遥立刻回了他一个不明白的表情,后者他有印象,刚刚在外面一点点的时间,已经把蒋自新的个人资料翻了个底掉。盛遥过目不忘,记得在蒋自新在转单位关系上,好像有这个人的签字,估计应该是个小头目之类的,至于前面那个……还真没听说过。

两人迷茫地表情有点明显,蒋自新显然有些不满意。他觉得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痛苦的人,别人居然连听都没听说过,是一种对自己不幸遭遇的侮辱,于是怒吼:“都是因为他们!全都是因为他们!你们让那些死了崽子的家长找他们报仇去,让那些警察抓他们去!”

警察吃饱了撑的……姜湖和盛遥心有灵犀地同时想。

“他们干什么坏事了?”姜湖问,眼尖地看见蒋自新对小姑娘的控制松动了一点,对,就是这样,想象你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所有人都在等着你的号令,听着你的意思,你会激动,手舞足蹈,全心全意地表现、发泄……

这个问题再一次给蒋自新打了一管鸡血,盛遥觉得他的眼睛更亮了。

外面沈夜熙在外面阴着脸,按着耳机不停地在原地走,杨曼觉得他有点想把地面给踩平的意思。

只听蒋自新说:“姚芳?她算什么东西?一个没受过半点教育的中年妇女!八婆!一身市侩气,她凭什么对我颐指气使?不就是房租么?我有钱的时候她对我那么恭恭敬敬的,进门出门打招呼,不过是最近工作不顺利,请她周转周转,我已经对她低三下四了,她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话?我才是……我才是……”

靠了,一个收房租的大妈,怪不得没查着,盛遥那一瞬间心里无比悲凉,心说我们一坨人在下班以后,就为了一个收房租的大妈聚到这里跟一个杀人的精神病周旋。

姜湖的注意力则始终集中在蒋自新和孩子们的距离上。

他很快就发现了,蒋自新是那种特别喜欢对着人说话的,那样会让他很有控制感,所以在他不动声色地,看似害怕地往一边移动的时候,蒋自新也在不知不觉中跟着他移动,已经离那些吓傻了一样的孩子们远了些。

盛遥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一声不吭地装背景,让蒋自新的注意力全被姜湖吸引走。

姜湖虽然看起来很害怕,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举一动都极能吸引蒋自新的注意,他的眼神和肢体语言给了蒋自新极大的心理暗示,有种扇动力似的,引诱着他一点一点地跟着他走,一点一点地说下去。

盛遥想,自己见识到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心理医生的功力了。

“还有黄静军!那个乌龟王八蛋,自己没本事,所有的精力都用在怎么排挤有能耐的人身上!”

啊……原来您算是有能耐的人,可不是么,连孩子都杀。

姜湖继续吸引着他的注意力,往旁边挪动,需要想个办法让蒋自新离小姑娘远点。

激怒他?激怒他很容易,只要表现出轻慢和不在意就可以。可是不行,这懦夫第一反应不是扑向激怒自己的人,而是会拿怀里的小女孩撒气。怎么办?

“可是你这样,他们不会有一点责任。”姜湖说,看了蒋自新背后一眼,又看了盛遥一眼,盛遥立刻会意,小心地移动着自己的位置,同时把摄像机在孩子们和蒋自新身上扫来扫去,做出一副找拍摄角度的样子。

“法律上他们是没有责任。”蒋自新冷笑了一下,“这就是我叫你们来的目的,我要让全社会的人都知道我是为什么杀人,让全社会的人都知道那两个人是罪魁祸首。”

他轻轻地扬了扬下巴:“当然,这群崽子也该死。他们总会长大的,你看看,看见了么?!”他把手里的小女孩举了起来,在姜湖眼前晃,可怜的小家伙嘴里都往外吐白沫了,“你看看他们穿的衣服,拿的书包,用的文具!他们的父母都是混账,都对不起我,欺负我压榨我得的臭钱,然后给这些小崽子们花,看看他们一个个光鲜的样子。”

“我就是让他们谁都活不成!大家一起死!”(注)

外面的沈夜熙一把把耳机扯了下来:“狙击手!还他妈瞄不准?!”

杨曼苏君子对视一眼,谁都没敢言声。

姜湖却在听见他这句话之后,突然灵光一闪,抬起头,问:“你已经杀了两个人了,还不够么?为什么要弄这么多孩子?”

“死一个小崽子和一个女人算什么?都不够上电视的!影响不够大,不会有人重视的。”蒋自新想也不想地回答。

原来你要的是这个,混账东西!

“盛遥。”姜湖猛地提高了音量,蒋自新一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盛遥突然把摄像机砸向蒋自新的脚下——早想这么干了!当然他没往对方身上砸,因为小姑娘还在对方手里,多少投鼠忌器。

随后盛遥猛地蹿出去,异常灵敏,直接□孩子们和蒋自新中间,等蒋自新反应过来,他发现自己辛辛苦苦抓来的三十个小人质已经在对方的保护范围里了,那个举着摄像机挡着脸一直沉默不语的男人脸上露出一个有点坏的笑容:“哥们儿,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咱虽然只是个新闻工作者,偶尔也是想行侠仗义一把的。”

盛遥这小子,真他妈聪明,这时候都没透露自己是警察,因为一旦警察的身份暴露,让蒋自新一点希望都没有的话,他怀里的孩子的命很可能就保不住了。

姜湖心里有了谱,继续装孙子:“盛……盛遥,你……你不要命了?你干什么?”

蒋自新红着眼死瞪着盛遥,听见姜湖说话,又恍然,原来这俩人不是一伙的,他恶狠狠地瞪了姜湖一眼,把注意力转移到盛遥身上,把刀子在盛遥眼前晃了晃,表情阴森地说:“小子,你不想活了么?”

盛遥知道现在自己只能冒险,尽量把对方的敌意转到自己身上,这男人太懦弱,只敢对付孩子和在人背后动手。

刚才姜湖一提示,他立刻就懂了,蒋自新要的是曝光率,杀一个两个人在他眼里曝光率不够,他认为自己一定要杀光那几十个孩子才能达成目的,否则就是前功尽弃,盛遥现在让自己成为就是唯一一个挡在他前面的障碍物,如果他要达成目的,如果他还要影响,如果他还必须要杀死这三十多个孩子,他就必须解决自己这个“文弱的新闻工作者”。

盛遥没把握自己把枪的速度和准头,能不能在蒋自新的手离开小姑娘的一瞬间将对方击毙,但是这个时候,唯有试一试了。

“老子这点血性还有。”于是他给了蒋自新一个满不在乎的笑容,“怎么了,看见成年人就不敢动手了是吧?告诉你,今天除非你踩着我的尸体,否则这帮孩子你一个都别想动!想出名想疯了么?偏不让你得逞!”

蒋自新猛地低吼一声,拎着女孩的后颈,举起刀子就冲盛遥扑过去,胸口敞开,随后——枪响了。

蒋自新的胸口开了个血窟窿,他难以置信地低下头,张开的嘴还没来得及合上,一枪正中心脏,连悬念都没有,刀子落地,男人倒了下去。

这时候盛遥的手刚刚伸到自己腰间,还没来得及往外抽,他以同样难以置信的表情回过头去……

姜湖。

分享到:
赞(37)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哎呀呀好帅

    匿名2019/02/06 23:47:45回复
  2. 心疼姜湖小可爱!!

    【熙】2019/02/07 15:24:17回复
  3. 公子和浆糊同学好帅!(ฅ>ω<*ฅ)

    余谴2019/02/13 17:42:58回复
  4. 公子和浆糊同学好帅!(ฅ>ω<*ฅ)♡

    余谴2019/02/13 17:45:20回复
  5. 现在是很帅没错,咳,下一章预警

    沈葭白2019/02/14 12:50:34回复